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逆

第2296章 震驚的惡尊者

    第2296章 震驚的惡尊者

    能夠與著自己師尊重逢,簡直就是讓藍雨歡喜到哭出來了,而惡尊者也是激動得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兩個人的重聚都是維持了足足半個小時。

    “我的好徒兒,當年你可是去了哪里啊,為師尋遍了整個真武大陸都是沒有你的蹤影,還以為還以為你”惡尊者滿是感懷地道,當初藍雨消失之后,惡尊者也是大為驚動,足足尋遍了好幾百年,但也沒有藍雨的消息。

    “我我被困在了仙墓之地里面。”藍雨抽泣著道,善惡至尊當年待她很好,而她也是近乎把善惡至尊當作是自己的父親一樣來看待。

    “仙墓之地。”惡尊者緊皺著眉頭,顯然對于這個地方也是不陌生,驚疑地道:“你怎么會進入到那里去,你失蹤的那一段時間,仙墓之地才是出現”

    藍雨聞言,俏臉也是紅了紅,有點不好意思地道:“當初我追殺一頭妖獸,卻沒有想到誤打誤撞地碰見了師伯的坐化過程,直接地闖入了那一邊地域,后來也是直接地被困在里面十幾萬年。”

    “”

    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惡尊者也是一陣無語,想了一想,也是破口大罵道:“鴻蒙那個老不死的,自己想也就算了,還差點把我的乖徒兒也給拉進去,該死的混蛋,,。”

    在道域的小羽卻是突然地打了幾個噴嚏,有點莫名地抬起頭,看了一下四周,摸了摸鼻子,自語道:“誰罵我。”

    當然這一幕,惡尊者也是不知道,一旦開口罵了就停不下來,就好像當年藍雨困在仙墓之地,完全就是因為鴻蒙至尊的過錯一般。

    “咳咳師傅別罵了。”藍雨有點不好意思地道,畢竟再怎么說,鴻蒙至尊也是她的師伯,更何況這丫的還沒死呢,又復活了

    “怎么不能罵么,那死老鬼自己死了也就算,還得把我家徒兒拉下去,要是他還活著,非得去揍他一頓不可。”惡尊者幾乎是氣著胡子都要翹起來。

    “嘿嘿,我說惡尊者,那恐怕你還真揍不過他。”風浩莫名其妙地插了一句,滿臉都是笑意。

    “什么。”惡尊者有點不明所以,白了一眼風浩道:“你小子,鴻蒙至尊都坐化了這么久了,老子去哪揍他去。”

    “那個師尊,有個事我得告訴你。”藍雨也是滿頭的黑線,細聲地道:“師伯他他沒死。”

    惡尊者那臉色頓時就凝固了下來,似乎是再度遭受到了“驚喜”,一曰之內,不僅僅是連自己失蹤了十幾萬年的徒兒都是出現,難道那死去了十幾萬年的師兄也得跟著返回不成。

    “小丫頭,不許胡說,當初你師伯他在臨終之際還托付我好好地看著這一片世間,可惜啊”惡尊者也是滿臉地感嘆道。

    “可惜什么呢,現在不挺好的么。”藍雨調皮地一笑道:“師伯他看見了他挺滿意的,雖然跟你沒多大關系。”

    惡尊者笑了笑,下意識地把話接過來,道:“挺滿意不就好了么”

    然而他說了半句就反應了過來,整個人愣在原地看著藍雨和風浩臉龐上的戲謔笑意,不禁是有點心虛道:“你們不是開玩笑吧。”

    “哈哈”風浩當下就是爆笑了起來,就差沒捂著肚子,嘴角不斷地抽搐著笑意,道:“惡尊者,這些事情真沒騙你,鴻蒙至尊的確是沒死。”

    藍雨旁邊使勁地點了點頭,生怕自己的師尊不相信一般,不過還是沒有忍住自己的笑意,撲哧撲哧地笑個不停。

    “到底怎么回事,給我說清楚了。”惡尊者也是滿臉地黑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自己那個師兄還真的沒死么。

    “嘿嘿,這些說起來就有點長了,讓你的乖徒兒給你慢慢說吧。”風浩嘿嘿一笑,這件事上的確讓藍雨來解釋更為合適一點,畢竟當年這個倒霉鬼親身經歷。

    藍雨也 是忍著笑意,開始從十幾萬年前說起,并且是大概地告訴了一下近期發生的事情,包括是風浩的進入,以及是最后小羽接受傳承成功從而覺醒的事情。

    這足足是說了半個多小時才是停了下來,而惡尊者則是滿臉地震驚,這也太驚為天人了吧,自己那個師兄居然是沒死,反而是留下了一道殘魂不斷地進行轉生。

    惡尊者深深地呼吸了數口氣,才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開什么玩笑,鴻蒙至尊沒死,這個消息若是一旦傳出去的話,恐怕將會是引起巨大的震蕩啊。

    風浩和藍雨相視一眼,也是沒有說話,反而是讓惡尊者自己思考一下,畢竟在來之前也似乎詢問過小羽本人的意見要不要對惡尊者保密,誰料到小羽卻是淡淡地道:“沒事,讓那個老家伙知道,說不定他還想找我打架來著。”

    不過,真讓惡尊者去打架,也未必打的過小羽

    “你是說,那個所謂的鴻蒙神體不過是他的一縷殘魂轉生。”惡尊者苦笑道,沒有想到這個師兄比自己更狠,居然是相處了這么一招,要知道自己將靈魂一分為二也是驚為天人了,沒有料想到,鴻蒙至尊比他在靈魂知道這條道路上走得更遠,連一縷殘魂都是可以直接地轉生,只要一旦蘇醒,就近乎是再生為人。

    “是的,不過他說這件事得保密,所以除了你之外,現在還是沒有人能夠知道他的身份。”風浩點了點頭。

    惡尊者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旋即也是猜測到了自己的師兄這么做,恐怕也是有著自己的原因,也是明白過來,不過也是笑罵道:“這個老家伙,當年就狡猾的要死,沒有想到還來這么一招,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風浩輕笑道:“別說你,當初我在仙墓之地知道的時候,都是差點被嚇死了,鴻蒙身體就是一縷殘魂轉身,一旦覺醒就無疑等于再生,實在是沒有辦法讓人料想得到啊。”

    www.uuxs.net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