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逆

第2531章 不可阻擋

    第2531章 不可阻擋

    閻君居然就是這樣敗了,而且還是敗得如此利落,簡直就是讓人無法置信。

    風浩淡淡地轉過身來,步步地走向了那閻君,嘴角輕微地揚起一抹弧度,輕聲道:“本來不想讓你難堪,不過你卻是對我動了殺意。”

    閻君掙扎著站起來,剛才那一擊,風浩并沒有太過重創他,只是用著一種借力技巧,把他自身釋放出來龐大的力道,都是給轉移到自己的身上去。

    “哼,果然是有兩下門道,不過就以為這樣能夠進入踏仙樓,恐怕還早著呢。”

    閻君是何等人,怎么會是輕易地認輸,當下他也是抖了抖身上的塵土,反而是用著一種冷酷的眼神看著風浩,一股無形的威壓開始自閻君的身體當中彌漫而出。

    而風浩很快便是發現了,在閻君的身體表面,卻是開始浮現出一抹淡淡地金sè光芒,而隨著這些金sè光芒的出現之后,他整個人都宛若是籠罩在一種金sè之中,宛若雕塑。

    “不敗金身,這下閻君可是動用了真正實力。”

    “沒有錯,這就是閻君的成名絕技,不敗金身,據聞一旦施展,肉身的強度將會是達到了一個極限,同階存在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

    當下也是有著不少人便是知曉,現在的閻君恐怕是要動用真正的全部實力了,也有很多人自覺地退后,給他們騰出了足夠的空間。

    在凌霄城,踏仙樓很久沒有發生過這種事了,當下這件事迅速地在凌霄城之內傳播開來,吸引了更多的人。

    看著眼前全身宛若一座金sè雕塑的閻君,風浩微微地皺了皺眉頭,雖然閻君修為是與著自己無比想必,但是看上去,這所謂的不敗金身似乎是很難纏。

    “既然你要自取其辱,那我就不會再手下留情。”風浩深深地呼吸一口氣,既然別人都是欺負到了頭上來,他在容忍可就不是他風浩了。

    “踏仙樓規矩之一,哪怕是你殺了我,也不會是遭受任何后果,不過前提是你有著這個能力。”閻君冷峻地道,施展了不敗金身,他內心沒有絲毫的畏懼。

    “這樣甚好。”

    聽著閻君這么說,風浩索xìng也是放開手,既然哪怕是殺了他,也不會有著任何后果承擔,那他還有什么顧忌。

    他只是想要進入踏仙樓而已,這閻君無故出來阻攔,甚至是對著自己動了殺心,實在是不可留。

    “轟。”

    當下,風浩率先出手,他體內依舊是沒有半點能量波動,直接地一腳踏著地面,頓時好像大地都是在此刻顫抖了一下。

    石屑飛舞而起,在一瞬間的功夫,風浩的身體表示宛若是一顆炮彈一般地暴shè而出,所過之處,空間都是傳來了破空聲。

    既然這閻君以著[**]力量強橫出名,而風浩在此時,偏偏又是無法動用天譴之力,那么他也是打算以著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肉身強橫,我比你更強。

    當下在身體移動的那一瞬間,風浩體表便是浮現出一陣陣微弱的九sè神芒,轉眼之間,風浩的身體便是被著一種神秘的九sè符文給遍布全身。

    莽荒奧義。

    瞬間施展開來,一雙巨大的翅膀陡然地從風浩的背部施展開來,在這種狀態之下,風浩的速度得到了更大的提升,整個人幾乎是化作了一道殘影,就已經是來到了閻君的身前。

    面對于風浩的突然出手,閻君也是微微吃驚一下,因為他發現風浩的速度似乎是變得更快了。

    “哼,速度再快也沒用。”

    閻君當下便是低聲怒吼了一下之后,整個人便是原地沖出,化作了一道璀璨的金sè神芒,直接地硬上了風浩。

    雖然在他眼中看來,風浩此時似乎也是施展了某種秘法,將速度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不過他卻是認為,速度再快也沒用,在施展了不敗金身的自己,風浩除非是壓倒xìng的力量,否則根本是不可能是贏得自己。

    “轟轟轟。”

    當下,兩個人的身影都是宛若消失一般,哪怕是在場也是有著一些強者,不過以著他們的眼里,卻是根本看不透風浩的速度。

    他們只是看到了一道九sè殘影時隱時現,伴隨的還有風雷響聲一般的[**]對碰聲,連同閻君的速度也是提升到了極致,兩個人可謂是打得難分難解。

    而在他們兩人交手的同時,不僅僅是驚動整個凌霄城,連同踏仙樓里面的一些強者也是被這等能量波動所給驚動了。

    “外面怎么回事,難道還有人敢在凌霄城撒野。”

    在踏仙樓的一處樓閣里面,一名玉面白衫男子正在環抱著兩名如花似玉的女子,卻是突然地緊皺著眉頭,對著旁邊空位無一物的空間問道。

    片刻之后,那一處地方的空間卻是緩緩地呈現了一絲漣漪,一道全身籠罩在黑sè衣袍中的男子也是單腿跪下道:“回少主,是有陌生的強者想要進入踏仙樓,不過閻君跟他打起來了。”

    “哦,陌生的強者,并非是凌霄城的人。”

    當下聽得他這么說,這個被稱呼為少主的人,也是面露詫異之sè,當下也是來了興趣,問道:“那人什么實力,閻君那個莽夫怎么和他動手了。”

    “屬下看不透。”

    黑袍男子遲疑了一下,也是搖了搖頭道,別說是閻君,就連他也是根本無法看透風浩的修為。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居然連你都看不透,這下可好玩。”那名玉面公子當下也是面露出一種興奮的神sè,抱著懷里里面的兩個貌美女子親昵了一番之后,也是笑著道:“走,我們出去看看,這個陌生強者,到底是有著何等過人之處,想要進入這踏仙樓,可不是這么簡單之事。”

    在這番聲音落下之后,玉面公子的身影卻是陡然地直接消失,甚至是沒有半點能量波動,實在是詭異得很,緊隨的是連同那名單腿跪在地上的黑袍男子也是緩緩地消失。

    www.uuxs.net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