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二十章 秘藏

    并沒有讓向南天和向辰久等,金師爺在離開不久,便有人來請向南天與向辰爺孫二人到前廳議事。

    城主府的前廳氣勢恢宏,絕對不是幾個世家可以比擬的。畢竟這城主府是屬于官方的勢力,身后有這雄厚的財力、人力與物理的支持。與之相比,在靑蘭城的幾大世家雖然世代經營卻依然大有不及。

    “城主大人!”向南天一進入大廳,急忙朝著上坐的一個魁梧男子深鞠一躬。

    這魁梧男子一身錦袍,比起普通人得高出一頭,身材健碩,皮膚卻白皙細膩。不過在臉上卻有這一道明顯的疤痕。此人不怒而威,根本不用介紹向辰也能猜到,這個人必然是青蘭成的城主伍雄。

    “向家主不必客氣,請坐!”伍雄說話倒是挺客氣。

    向南天再次謝過,坐了下來。向辰沒有坐,恭敬地站立在向南天身后,這是禮數,出身世家的他自然也是非常清楚的。

    向南天剛剛坐下,便聽到一連串的腳步聲,緊接著便從外面走進來幾個人。

    這幾個人一到,向南天立刻有些意外了,本來他以為這城主伍雄只叫向家來,沒想到還召集了其他人,而且這幾個人向南天都不陌生。

    走在前邊的兩個人,一個是姜家的前任家主姜成龍,另一個則是姜成龍的小兒子姜玉。走在后面的兩個人則是南區吳家的家主吳楠人以及他的長吳青。

    靑蘭城本來有四大世家,如今只剩下三家,這剩下的三家卻同時被城主伍雄召見,這讓向南天和向辰隱隱感覺氣氛有些不對起來。

    姜家姜成龍一進門便看到了向南天,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顯然他也沒有想到向南天也在此地。不過,那吳楠人卻似乎并沒有什么意外之色。

    “幾位,都請坐吧!”伍雄見到都到齊了,一揮手道。

    “城主大人,不知今日召集我三大世家前來可是有什么事情?”向南天首先發問道。

    與此同時,向辰也在仔細觀察每個人的反應。姜成龍與向南天表情近似,似乎都有些意外,吳楠人最平靜,似乎早有意料。

    “不要著急,我慢慢和你們說,前些天我有些事情不在這靑蘭城中,沒想到等我回來的時候,這靑蘭城中的世家卻重新洗牌了,所以我才想召見各位。剩下的三大世家雖然是長居在此已久,可是本城主還是怕與各位生疏了,所以邀請各位來溝通一下感情,同時也請三大家族幫我一個小忙!”伍雄說話時還在不停地打量著每個人。

    “哦?城主大人有事盡管吩咐就是了!”向南天在聽到伍雄說要三大家族幫忙時心頭忽然一緊。

    伍雄是靑蘭城的城主,手下能人無數,有什么事情需要這幾個世家來幫忙,莫不是要收北區沈家的地盤嗎?

    有這個想法的可不只是向南天,姜成龍的臉上也露出了緊張的神色,顯然他也怕這城主討要北區的地盤。

    “各位不要緊張,沈家的事情已經過去了,這是世家之間的爭斗,我自然不會插手,至于沈家之前的地盤,自然也是世家斗爭的勝利品,我是不會有任何異議的。這次將各位請來,是想請三大世家與我一起去探一處秘境,那里十分危險,光憑我還不能應付,青蘭城的官方實力雖然也歸我調遣,可是我卻并不想用這官方力量,那樣的話秘藏中的東西大部分都要充公,所以我想請青蘭城三大世家幫忙,到時候我們各憑本事,怎么樣?”伍熊道。

    伍熊的話說完了,三大世家卻沒有一個人搭話。伍熊不動用官方力量的理由倒也無可厚非,按照規定,動用官方力量后所得的東西有九分都要上繳,只能留下一分。與之相比,和青蘭城三大世家合作似乎好處更多。可是,事情真的是這樣嗎?向南天不敢確定,向辰不敢確定,姜家與吳家同樣也沒有把握。

    “我會給大家時間考慮,三天之后如果各位有了決定可以到我的城主府找我,這次行動的確有危險,不過我可以向各位保證,里面的好處是非常大的,只要你各位肯出力,家族的興旺絕對是指日可待!”伍熊耐心道。

    “城主大人,這件事我向家需要好好商量一下!”一直在傾聽的向辰忽然感覺在場每個人的表情都不太對勁,就連自己的爺爺向南天臉上似乎都閃過一絲瘋狂。

    這伍雄說得好聽,卻在這個時候用上了蠱惑之術,向辰可不想向家因此而受到任何影響,所以急忙出言,他這一說話,伍雄的蠱惑之術立刻就被打斷了。

    “城主大人,這件事對我們三大家族的確牽扯很大,我們姜家也需要商量一下!”姜成龍眉頭緊皺,他也意識到剛才自己的心智受到了影響。

    “啊,好,那么今天我就先把話說到這里,如果三天之內三大世家有了決定可以隨時來城主府來找我!”被向辰打斷,青蘭城城主伍雄感覺有些意外,盯著向辰看了幾眼,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不過,他畢竟是久經風雨的人物,反映還是相當快的,只是一個恍惚便再次恢復了正常。

    “城主大人,如果沒有其他事情,那么我向家就先告辭了,待商定之后,再給城主大人答復!”向南天臉色有些難看,他本是筑塔境的修為,在這些人之中也算是高的了,可是卻沒有想到還是著了伍雄的道,這讓他心中很不愉快,可是對方畢竟是城主,依照向家目前的實力,還得罪不起。

    “送客!”伍雄臉上沒有任何尷尬的表情,依然帶著笑容,對這向南天和向英雄道了聲送。

    “城主大人,我姜家也就此告辭了,回去與家住商議此事!”姜成龍見到向南天與向辰起身要走,也站起來告辭。

    “請!”伍雄并沒有阻攔。

    “吳家主,你是否要與回族中商議此事?”待向家與姜家人走了之后,伍雄的目光落到了依然坐在大廳中的吳楠人身上。

    “我就是吳家的家主,不用商量,此次探查秘藏之事我吳家愿效犬馬之勞!”吳楠人拍著胸脯道。

    “好,很好,吳家主果然識時務!”伍雄臉上的笑意便的更濃了,以至于臉上的傷疤都開始扭曲了。

    ……

    “爹,你說伍雄邀請我們三家一起去探索迷藏,我怎么覺得這件事總是有些古怪呢!”青蘭城向家的大廳中,向英雄眉頭緊皺,事情的經過他已經聽向南天說了,總覺得其中有些問題。

    “老爹,這件事古怪大了,爺爺只說了事情的經過,這其間還有一個小插曲,我們這為伍城主在與我們談話的過程中,竟然還動用了蠱惑之術!”向辰在一旁補充了一句。

    “蠱惑術,他到底想做什么?”向英雄聽到蠱惑術三個字之后神色大變。蠱惑術他是知道的,是一種非常邪門的功法,可以影響人的心智,可是一般情況下很少有人會使用,因為修煉這東西要求是非常苛刻的,向英雄沒有想到,青蘭城的城主伍雄竟然會懂得這種異術。

    “如果我猜得沒錯得話,他是想控制我們三家,至于為什么這樣做,我也不清楚,但是總覺得與沈家的事情有關,不知這伍雄與沈家是不是有什么關聯呢?”向辰思索了一會問道。

    “應該沒有,我在這青蘭城中生活了幾十年,并沒有聽說伍雄與沈家有什么關系,若是有聯系,不會一點風聲都沒有!”向南天道。

    “那就不知道這伍雄究竟是什么心思了!”向辰一時間也找不到頭緒了。

    “爹,依我看無論這伍雄是何居心,對我們來說都沒有什么好處,不如我們還是直接拒絕了吧。”向英雄始終感覺不放心。

    “我也想拒絕,可是伍雄畢竟是城主,我們現在可得罪不起,所以我想,這次就由我代表向家去,我老了,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也不在乎了!”向英雄微微嘆了口氣道。

    “爺爺,您一個人去可不行,我陪您一起去!”向辰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道。

    “不許胡鬧,你知道這行動有多危險嗎?且不說那個所謂的秘藏究竟如何,就是這伍雄就不是易與之輩,你可是我們向家未來的希望,萬萬不能冒險的!”向南天道。

    “爺爺,這您就錯了,正因為我是向家未來的希望,才一定要冒這個險!”向辰一臉堅定,似乎已經打定注意要去秘藏中探查個究竟。

    “你什么意思?”向南天何向英雄都板起了臉。

    “我的意思很簡單,我既然是向家的少家住,向家以后肯定要由我接管。所以我必須要經受足夠的歷練,才能帶領向家走上更強大的道路。溫室中的花兒是經受不住風雨的,這個道理我想你們也一定知道,所以,就算是為了向家的未來,這次秘藏的歷練我也不能錯過!”向辰道。

    “你這完全是歪理,你要是在歷練中有個什么好歹呢?”向南天胡子一撅道。

    “爺爺,我知道你緊張我,不過你也要明白,如果我現在死了,死的是我一個人,可是如果將來家族交到我手里,我沒有足夠的歷練,致使家族毀滅了,那連累的可是向家所有的人!”向辰絲毫也不退讓。

    “你……”向南天明明知道向辰說的是歪理,可是卻沒有什么語言能反駁。

    “爹,其實我覺得向辰說的也有道理!”向英雄忽然冒出來一句。

    “有什么道理,你兒子渾,你怎么也犯渾,他說那話都是歪理……”向英雄的話就向是朝著滾燙的油鍋中潑了一碗冷水,向南天立刻就爆發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