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三十三章 談心

    凌天府,北疆五府中排名第三,向辰還是第一次來到這么大的地方。此中的繁華讓他感覺無限好奇。

    凌天府的權力范圍很大,不過他的中心卻是在這凌天城。向辰與姜映雪結伴而行,一路就像是鄉下孩子進城,見到各種新奇的東西都要駐足停留。

    好在,他們并不是只知道玩,還沒有忘記他們來凌天城的目的。一路打聽,兩個人很快便找到了府主接待這些來參加通天路歷練世家子弟的地方通天樓。

    通天樓位于整個凌天城的北部,高聳的建筑群,看起來非常氣派。

    “你們找誰?”向辰與姜映雪下了馬,剛走進通天樓,便有守衛攔住他們詢問道。

    “我們是來參加通天路歷練的,我是青蘭城向家的向辰,而她是靑蘭城姜家的姜映雪,是府主大人要我們來這凌天城報到的!”向辰道。

    “哦,靑蘭城向家還有青蘭城姜家?那好像是兩個小世家吧,怎么這次會讓這么小的兩個世家來參加通天路的歷練呢?”攔住向辰與姜映雪的守衛有些不相信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這是府主大人的信函,你可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向辰從衣服中摸出一份信函遞交到了守衛的手上。

    “這是真的,真不知道府主大人這次是怎么了,為什么會發函邀請這樣弱小的兩個世家來參加通天路的資格選拔呢?”守衛看了向辰遞過來的信函,臉上的表情充滿了不可思議。

    “能幫我們安排住處了嗎?”向辰看著守衛那迷惑的模樣,忍不住提醒道。

    “哦,當然可以,既然是府主大人允許的,當然沒有問題!你們去掌柜那里,領一個房間。”守衛說完一轉頭對著里面喊道:“丁字二號房,靑蘭城向家與姜家的子弟!”

    “你們進去吧!”守衛喊完話便對向辰與姜映雪道。

    “這位大人,我們是兩個人,只有一個房間嗎?”向辰一皺眉,雖然他與姜映雪是已經定了婚,可是卻還沒有拜堂成親,這樣兩個人睡一個房間,似乎有些問題。

    “怎么有問題嗎?凌天府各個世家的子弟都會來這里,這里的位置也很緊張,能給你們一個房間已經不錯了!”守衛對于向辰的詢問似乎有些不悅。

    “沒事的,向辰哥哥,我們就住一個房間吧!”姜映雪柔聲道。

    “嗯?”聽到姜映雪的聲音,這守衛就是一愣。

    姜映雪出門之后早已改換裝束,雖然依舊是女子服飾,卻帶著一個黑色的紗笠。一個女子出門在外總會有些不便,尤其是像姜映雪這樣美麗的女子。帶上紗笠可以遮擋住面容,這樣便不會惹來別人的注意。

    這一切都是向辰的安排,雖然帶著一個大美女出來轉很有面子,可是他卻不喜歡惹麻煩,所以才想出為姜映雪帶上一個紗笠。

    不過,向辰還是忽略了一點,那就是面容可以遮擋,可是聲音卻遮擋不住。姜映雪一開口,那聲音便如三月的清風,讓人感覺分外的清新舒爽。

    “如果你們不愿意,我可以為這位姑娘單獨安排一個房間!”守衛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異色,隨后態度大變。

    “不用了,我們在一個房間就行!”姜映雪的聲音忽然變得清冷而堅定,她可不想離開向辰太遠。

    “既然如此,那就到掌柜那里去領房間鑰匙吧!”守衛聲音再次恢復了平靜,對向辰與姜映雪淡淡道。

    向辰并沒有再說什么,拉著姜映雪到了掌柜所在的柜臺前。

    “這是你們的鑰匙,不要把房間弄臟了!”掌柜一臉輕蔑,眼皮都沒有抬就對向辰與姜映雪說道。

    “多謝!”向辰并不想與這掌柜的多做交流,也不想招惹他,直接接過鑰匙便朝著客房的位置走去。

    “怎么連靑蘭城這垃圾地方的鄉巴佬都來了,真不知道府主大人是怎么想的。”根本沒有等向辰與姜映雪走遠,這掌柜的便開始嘟囔了起來。

    姜映雪與向辰將掌柜的話聽的清清楚楚。姜映雪當時就要出手,這小妮子雖然對向辰溫柔體貼百依百順,可是她對別人脾氣可沒有那么好,這掌柜的滿口的輕視,姜映雪當時就要發作。

    “不要惹事,我們的目標是通天路!”向辰的手忽然搭在了姜映雪的那細嫩白皙的小手上道。

    “哦!”姜映雪下意識的一激靈,緊接著一股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是向辰第一次主動拉姜映雪的手,姜映雪就感覺被向辰拉著的手就像是觸了電一樣,滿是酥麻的感覺,同時她的心跳也開始加快,臉上更是如同火燒一樣。甚至,姜映雪感覺自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你怎么了?”向辰握著姜映雪的手,似乎感覺她的手在輕輕的顫抖,還以為姜映雪生病了,于是關切地問道。

    “我沒事,我們走吧!”姜映雪的聲音很微弱,微弱到連在她身邊的向辰都沒有聽清楚。

    “真的沒事嗎?”向辰繼續追問道。

    這一次姜映雪沒有說話,只是緩緩地點點頭。

    得到了姜映雪的肯定,向辰也沒有多問,直接拉著姜映雪進了房間。

    “向辰哥哥,你好壞呢!”一進房間,姜映雪那略帶嬌嗔的聲音便響起了。

    “我?我怎么了?”向辰被姜映雪的話說得一愣,一時間竟然忘記了松開拉著姜映雪的手。

    “你還要這樣拉這人家到什么時候?”姜映雪的聲音又低了下去,似乎是生怕被向辰聽到一樣。

    “啊!”向辰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松開了手,一時間有種雙手不知道往哪放的感覺。

    “咯咯……”見到向辰的反應,姜映雪反而笑了起來。

    “你這小妮子,還笑得出來!”向辰故意一瞪眼故作生氣道。

    “向辰哥哥你不要著急,反正人家已經和你定親了,遲早都是你的人的!”姜映雪看到向辰的模樣,以為他真的生氣了,急忙解釋道。

    可是她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全都亂了套,倒是讓向辰有種在犯罪的感覺,直想要落荒而逃。

    “向辰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人家……”姜映雪剛要繼續發威,立刻被向辰打斷了。

    “沒有,我很好,我什么事也沒有。”向辰急忙退了兩步,他可不想讓姜映雪繼續說下去了,再說下去他都感覺自己像個淫賊了。

    “哦!”姜映雪似乎有些失落。

    “映雪,我真的沒事,不過這個房間只有一張床,我就只有睡地板了!”向辰忽然呼了一口氣,岔開話題道。

    “向辰哥哥喜歡睡床的話,我睡地板也可以!”姜映雪緊張道。似乎是怕向辰不高興一樣。

    “映雪,我怎么感覺你像變了呢,是不是誰跟你說什么了?”向辰眉頭一皺,今天他總是感覺姜映雪似乎有些不對勁,其實也不是今天,路上這兩天都是這個樣子。

    “沒,沒有!”姜映雪道。

    “是不是姜伯父和姜爺爺和你說什么了?”向辰腦筋一轉問道。

    “沒有,真的沒有!”姜映雪有些緊張。

    “映雪,說謊可不好哦,我希望你能跟我說實話!”向辰正色道。

    “我,我說,可是你不許生氣!”姜映雪變得越來越緊張了。

    “你說吧,究竟是怎么回事?”向辰道。

    “前些天,我回到家,爺爺和爹都找我談話,他們說向家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姜家,以后姜家會走到什么樣的地步就要看我了,他們讓我不要惹你生氣,要好好照顧你,什么都聽你的,就算你要人家……也不要反抗!”姜映雪臉色忽然變得煞白。

    “哎!”向辰嘆了口氣。

    姜成龍與姜桓對姜映雪這番交代他其實早就料到了,現在向家在靑蘭城如日中天,兩位筑塔境的高手,外加一個絲毫不遜于筑塔境的他,姜家肯定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非常危險,以姜家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斗過向家,所以才指望姜映雪能在其中發揮一些作用,起碼讓姜家可以以家族的方式在靑蘭城生存下去。

    “映雪,我知道姜伯父和姜爺爺究竟擔心什么,我只想告訴你,我在向家的時間里,姜家就是姜家,我希望你不要背負著那么多東西,你只要是你就好,不用刻意討好我,我更喜歡以前的你!”向辰拍拍姜映雪小腦袋道。

    “向辰哥哥,你說的是真的嗎?”姜映雪眨著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是看到了一絲希望。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向辰臉色一正道。

    “我就知道,向辰哥哥這么大本事,一定不會在乎姜家那點勢力的,向辰哥哥的天空要高的多!”姜映雪的臉上再次掛上了笑容,俏皮地對著向辰眨著眼睛。

    “好了,你現在不用擔心我對你怎么樣了吧!”向辰忽然露出了一抹壞笑道。

    “向辰哥哥大壞蛋,人家什么時候說過擔心這個了,人家已經和你定親了,只是……”姜映雪還想說什么,可是卻怎么也張不開嘴了,因為他發現自己說什么,好像都不對,一張臉紅得像蘋果一樣。

    向辰沒有說話,眼睛卻一直盯著姜映雪。這讓姜映雪更加不知所措,竟然直接跑到了床邊拉起被子將自己的臉遮住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