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混世主宰

第四十八章 隊長

    斗天臺,凌天城中唯一允許動武的地方。這里通常都被用來解決死人仇怨,而今天卻是一個例外,這斗天臺被用做了角逐高下的一舞臺。

    向辰與林騰已經站在了臺上,這兩個人看起來都非常沉穩。與之前姜映雪、花小小和云依依的戰斗相比,這兩個人站在臺上更讓人感覺一股隆重,似乎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開場,只有這兩個人的角逐才是壓軸好戲。

    “你能從第三組中脫穎而出,應該有一定的能力,不過這隊長的位置,我林騰還是不會輕易給你的!”林騰眼中忽然掠過一抹戰意,他對自己非常自信。眼前的向辰看起來不過是造化境初期的修為,甚至連造化境中期都沒有達到。

    在他看來,向辰之所以能夠出現,應該是依仗著姜映雪的實力,畢竟姜映雪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他是見到了的,就連那么優秀的云依依都被擊敗了。

    對于云依依的實力,林騰還是非常熟悉的,萬木城中兩個一等家族,一個是林家,另一個就是云家。云依依的實力即便是林騰也不敢說輕易就能勝過。姜映雪雖然在與云依依的交戰中似乎受了傷,可是卻是實實在在的勝了云依依,所以林騰對姜映雪的實力還是肯定的。

    然而,對姜映雪肯定,卻并不意味著對向辰也肯定,所以他才上來,想要會一會向辰。

    “你也不錯,修為只怕已經到了造化境后期大圓滿了吧,或者應該已經觸碰到了筑塔境的門檻!”向辰的眼睛可是很毒的,一眼就看穿了林騰的修為。

    想要看穿別人的修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般來說,只有修為高的人能看穿修為低之人的修為,而修為低的人卻看不透修為高的人。向辰與林騰對比,很明顯后者的修為要高得多,可是向辰卻依然能夠看出對方的修為境界,足見他的眼力之高。

    “哦?看起來你還修煉的秘術,竟然能夠洞察我的修為!”林騰有些意外,不過卻并沒有太在意,他將向辰能夠看穿修為的本事歸功于秘術。

    在這個世界,有許多神奇的東西,并不屬于修煉功法,但是卻一樣非常有用,那就是秘術,可以洞察比自己修為比自己高的人,這樣的秘術也有一些的。

    “不管是什么,既然你能被我看穿,那么就沒有絲毫的勝算!”向辰的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笑容,這股自信并非做作,而是他經歷了數場生死搏殺后,產生的信心。

    “哼,口氣倒是不小,就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見識一下我林家的天木圣訣!”林騰的臉色忽然一沉,緊接著雙手飛快的變換,一連串的手印瞬間結成。

    嗡……

    在林騰手印結成的瞬間,他的背后忽然涌出許多藤蔓的幻影,這些藤蔓幻影一出現便朝著向辰的位置沖了出去。

    “天木圣訣,這是木靈力嗎,而且還是圣級法訣!”向辰看著林騰背后的藤蔓虛影,先是一驚訝,隨后便露出了笑容。

    這林騰應該同樣擁有遠古古族的血脈,而且已經到了覺醒的邊緣,修煉的法訣更是不輸于進階后炎靈訣的圣級靈訣。然而,這林騰的血脈之力畢竟還沒有覺醒,要知道覺醒邊緣的古族血脈與已經覺醒的古族血脈是大不相同的。

    騰……

    向辰的拳頭忽然緊握,隨后在他的拳頭之上,一層漆黑的火焰瞬間燃燒了起來。

    向辰出手了,他的拳頭很快,每擊出一拳,都似有一個小火球飛出。

    啪啪……

    向辰那隱約可見的小火球才與林騰那藤蔓虛影一接觸,便發出了陣清脆的爆裂聲音。緊接著半空中便燃起了一團團火焰。

    這還不算完,那一團團火焰一出現便快速地蔓延,朝著林騰所在的位置撲了過去。

    “給我斷!”林騰的臉上忽然閃過一抹驚訝,不過隨后便恢復了正常。口中輕輕喊了一聲斷,就見到他身后的藤蔓紛紛從火焰還沒有燃燒到的中間斷開。

    這些藤蔓虛影斷開后瞬間消失,空中便只留下了幾團淡淡的黑炎。

    “給我回去!”斷開了藤蔓虛影,林騰隨之一聲輕喝,緊接著一股靈力從他的手中噴發而出。虛空中那還在燃燒的火焰也瞬間朝著向辰的位置飛了過去。

    在林騰看來,即便向辰有操控火焰的本事,可是卻不一定就對不怕這火焰。就好像用毒的人,多半都只了解毒的性質,卻一樣會中自己所配制的毒一樣。

    可是這一次林騰卻想錯了,向辰也不敢保證不懼怕任何火焰,可是他本身懷有炎族血脈,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也是一團火焰,自己發出的火焰他當然不怕了。

    “融!”向辰的雙拳伸出,此時的拳頭已經化作了火焰,那些被林騰反擊回來的火焰遇到向辰的雙拳吸引一樣,紛紛朝著他的拳頭靠了上去。只是幾個呼吸的工夫便消失不見了。

    “我早聽說青蘭城中有當年炎族遺留下來的血脈,你也姓向,難道是出自那擁有炎族血脈的向家?”林騰見到向辰將火焰融入雙拳的一幕,眼中終于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你果然也是初中擁有遠古血脈的家族!”聽了林騰的話,向辰也更加確定,這林騰其實也是擁有遠古血脈家族中的一分子。

    “所有人都說炎族是我們木族的克星,我卻偏偏不信,我倒要看看炎族的真本領究竟如何!”林騰說完手中的訣印再次變換,緊接整個斗天臺上似乎都一下子變成了綠色,好像一下子長出一片叢林。

    “向辰,這是我現在最強的一招,如果你接下了,你就是我們這個組的隊長,以后你的話我絕對服從,可是如果你敗了,那么這隊長就由我來當吧!”林騰說這話的時候,那幻化出來的樹林忽然實化,竟然如同真實一般。

    向辰身在這幻化出來的樹林當中,就感覺周圍的壓力陡增,似乎由什么東西在不斷地向他施加壓力。

    啪啪……

    向辰當然不甘心這么被壓制,在他的身上漆黑的火焰開始燃燒,并且不時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就好像點燃的樹枝一樣。

    “嗯?是實體的火焰,炎族的血脈覺醒了嗎?”感受到了向辰的變化,林騰的眼神忽然變得凝重起來。

    覺醒了的血脈比起普通人可是要強上太多了,雖然林騰自認修為在向辰之上,可是如果向辰真的覺醒了炎族血脈之力,他也沒有把握能壓得住向辰。

    騰……

    向辰并沒有理會林騰的驚訝,在他的周圍,溫度還在不停地提高,而靠近向辰身邊的那些樹林也開始隨之燃燒起來。

    “給我壓制!”林騰的手印不停變換,強大的靈力也隨之釋放出來。

    隨著林騰靈力的釋放,原本被向辰火焰點燃的虛影再次實化,變得清晰可見起來。

    “想要壓制我可沒那么容易,給我燒!”向辰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經過交鋒,他對與林騰的能力已經有了了解。

    林騰的實力雖然不弱,可是向辰卻有信心可以贏他。除了本身屬性相克,血脈的因素更是一個不可逆轉的因素。雖然林騰的血脈已經到了覺醒的邊緣,但是向辰卻是真真切切地血脈覺醒,兩個人的差距還是有的。與之相比,那覺醒了冥風族血脈的方宏帶給向辰的壓力要大得多。

    “怎么可能,你的火焰威力怎么回這么大!”在向辰說話的一瞬間,林騰就感覺這斗天臺上的溫度陡升。他那以靈力幻化出來的樹林枯萎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幾倍。

    這場對戰的形勢已經很明顯了,林騰的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可是林騰卻并不甘心,他還在繼續向這幻化出來的樹林灌輸靈力,力圖挽回頹勢。

    “你這招應該是木族傳承中的萬木叢生吧,如果你的血脈覺醒了,這一招的確非常厲害,可是現在的你發出這招顯然很勉強!”向辰說這話時,操控的黑色火焰溫度也再度提升。在他的周圍,林騰所制造出來的樹林開始迅速枯萎并燃燒了起來。

    轟……

    黑色的火焰不停蔓延,在將樹林點燃一半的時候,忽然一聲巨響爆炸開來。

    蹬蹬蹬……

    這聲爆炸之后,一個身影急速后退,等他站穩身形時已經到了斗天臺的邊緣。只差一步,就回跌下這斗天臺了。

    “我輸了,炎族血脈果然名不虛傳,你的修為比我弱,可是實際發揮出的戰斗力卻比我要強得多!”林騰得臉上閃過一絲失意,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不過那一雙眼睛卻隱隱有光芒發出,就好像找到了人生中的目標一樣。

    “你也很強了,如果能完全覺醒血脈之力,我未必可以贏了你!”向辰的聲音再度響起,像是在與林騰客氣,可是這卻是他得心里話。覺醒了血脈之力后再配合圣級法訣,那威力絕對是非常驚人的。

    “如果我覺醒了血脈之力,到時還想于你一戰,希望你不要拒絕!”林騰盯著向辰看了半天,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向辰的眼神中充滿了真誠,林騰可以感覺到,他所說的話陡是出自真心的。

    “當然沒問題,其實我也很盼望在你覺醒血脈的時候于你一戰!”向辰一臉認真道。

    “很好!”林騰說了一句很好之后,忽然加大了聲音道:“我林騰承認向辰絕對有實力領導一個小隊,我愿意奉他為隊長!”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