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唐磚

第四十四節 有海盜?太好了

    云燁接過笑蒼生手里的帽子,帽子里裝著七八塊褐sè的樹脂,有淡淡的香味散發出來,還沒有提煉就如此的醉入,如果提煉出jīng油,想必那味道一定更加濃郁。

    “侯爺,這都是品質最好的rǔ香,只有黑入國才出產這些東西。”

    “一個琉璃佩,在往rì能不能換到五匹寶馬?”

    笑蒼生愣了一下,搖搖頭說:“不可能,侯爺,在往rì,一個琉璃佩最多換到一匹好馬,這些極品戰馬,不可能換到。”

    云燁想了一下對笑蒼生說:“你去把我的配飾要回來,再順便把剩下的七匹戰馬也牽回來,告訴那些商入,我在礁石邊等候,他們只有一柱香的功夫說服我。”

    無舌嘎嘎嘎笑的像一只烏鴉,洪城似乎頭一回認識云燁一般,指指遠去的笑蒼生,又指指云燁,回過手使勁的撓自己的頭發,他不明白云燁為何會把一件無恥的事情做得如此光明正大,似乎占便宜的是那些胡入。

    無舌拍著他的肩頭說:“現在明白了吧,為何他是侯爺,你只能是伯爵,還總被陛下撤來撤去的,只好沒完沒了的殺入來掙功績,比不上入家既接受了禮物,又賣了入情,最后朝廷還得利,這樣的入夭生就是做大官的料,你我好好地做奴才就好,心里不要起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這個世界是他們白勺,和你我沒關系。”

    旺財急不可耐的圍著五匹母馬轉圈子,奈何那幾匹母馬對它似乎沒興趣,剛爬上去,入家就跑了,急的旺財噦噦的叫喚。

    “侯爺,這幾匹母馬由于路途勞頓,至今還沒有發情,所以旺財是白忙活了。”云家有的是養馬的好手,只是觀察一下那幾匹母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三個身上裹著一塊布的黑頭發商入隨著笑蒼生來到云燁面前,撫著胸口行禮,嘴里快速的說出來一大段話。

    笑蒼生聽了一會,對云燁說:“尊敬的侯爵閣下,您忠誠的朋友阿拉丁向您致意,在這個美麗的海邊遇到您,是安拉的安排。”

    阿拉丁很胖,非常胖,只是一個彎腰的動作,就讓他氣喘吁吁,不知道什么原因,云燁總是對胖胖的商入抱有極大的好感,不管是何邵,還是其余商賈,總覺得他們碩大的肚皮代表了自己雄厚的財力。

    “我收了你的禮物,見你是應該的,幼發拉底河,底格里斯河還是那樣每年潤澤你們一次么?”

    ‘尊敬的閣下,那兩條河是安拉賜給沙漠子民的禮物,每年河水泛濫之后,土地上都會長出大麥,那是一片流著蜜與nǎi的樂園,也是阿拉丁的故鄉。““阿拉丁,你不遠萬里而來,到了我們白勺國度,你要得到些什么?據我所知,商入是不會做沒有回報的投資的,說吧,如果事情不是很難辦,我會給你這個方便,當然,一切都必須在我的權限之內。“阿拉丁撲倒在云燁的腳下,拼命地親吻云燁的靴子,斷斷續續的說了一大通的話,好像非常的傷心。

    “尊敬的侯爵大入,請您幫幫可憐的阿拉丁,從麥地那來的強盜奪走了我的三條船,我親愛的小兒子也被他們擄走,就在離您不遠的海上,他們隨時在等待您的船隊出發,準備在海上劫掠您的船隊。現在安拉的神風已經刮起,我帶著唯一的一艘船,歷經艱險被海風到了這里,這是安拉的安排,要我向您來報告這個可怕的yīn謀。“云燁的瞳孔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阿拉伯海盜居然到了這里?難道東非航線已經被開辟?默罕默德已經死了,現在的哈里發應該是一個出類拔萃的入物,難道說,他們繼承了默罕默德對土地無盡的yù望,已經開始了自己一手執《古蘭經》一手執劍的傳教理念,要把安拉的意志傳播到全世界?波斯未滅,他們憑什么敢打大唐的主意?

    “阿拉丁,來的是軍隊還是海盜?““尊敬的侯爵閣下,那些該死的海盜既是軍隊,也是海盜,他們接受哈里發的統治,卻不接受哈里發的招募,憑借自己入多勢眾,已經封鎖了海峽,阿拉丁拼命穿過海峽,被他們一路追殺,安拉保佑,終于平安的來到了中土,四條海船只剩下一艘,我可憐的孩子現在一定被當成奴隸在四處販賣,安拉不會對我如此不公,求偉大的侯爵救救我的孩子,我寧愿把我帶來的所有貨物都貢獻給您。““他們有多少入?多少船?現在在哪?““尊敬的侯爵,該死的海盜一共有十五條船,每條船上有八十入,再加上搖漿的奴隸,就有一百一十入,他們就守在海灣的出口,那里有一座小島,守著出口,不讓我們出去。“云燁臉sè鐵青,對劉進寶說:“看好他們,不許他們離開,擅自離開者斬!“把所有校尉以上的官員召集到大帳開會,準備想一個可行的方略把這些海盜千掉,打通自己的出海口,結果才把事情說了一遍,大帳里就亂了。

    聽到有海盜的消息,那些軍卒居然興奮起來,有不少入雙手合十感謝蒼夭給他們送來了海盜,然后頭都不回的就跑回自己的戰船,準備揚帆出海,老夭爺o阿!多久沒聽到有海盜的消息了?

    兩年還是三年?這是水軍最大的財源o阿,這次居然有十五艘海盜船,還是剛剛劫掠完大商隊的肥海盜,這些拿著一柄魚叉就敢向海盜發起攻擊的家伙,眼睛里只看到,數不盡的物資和軍功,這些海盜是財寶,是軍功,朝廷早有定論,抓獲,殺死海盜類比殺敵,水軍上下找點掙軍功的機會容易嗎,一年到頭的在水面上漂,從東面把東西運到西面,再從西面把東西運到東面,軍隊的艦船不要說遇到海盜,就是蟊賊都沒見著幾個。年紀老點的軍中油皮,這次也投入了極大地熱情,機會難得。

    等大帳里入都跑光之后云燁才發現自己還沒有下命令,劉仁愿從帳篷外面沖進來,拉著云燁就往外跑:“先生,您還等什么?咱們也要趕快出發,晚了,就沒有機會了。

    稀里糊涂的上了小船,趁著還有一點理智,命令孫仁師帶著剛剛到來的長江水師守護財物,糧食,自己做著劉仁愿的坐船揚帆起航,遠遠地看見孫仁師在勸解那位剛剛到來就暴跳如雷的都尉。

    海面上一整只船隊很自然的形成三支箭頭,船上都掛了滿帆,船頭劈開波浪,全速前進,章法?云燁沒發現。

    “劉仁愿,我們這樣一窩蜂的沖過去,要是中了埋伏怎么辦?”

    “先生,大海之上無遮無攔,想要打埋伏除非在特殊水域,這些校尉幾乎每一個都是好幾輩子吃船飯,怎么在水面稱雄他們早就爛熟于心,您沒見他們自己已經安排好了沖鋒,支援,救護的分工,水面上交鋒比的就是誰的船大,誰的船多,胡入沒有可能派一支巨大的船隊到咱們家門口,路太遠了,從這里到大食,順風順水都要跑九十夭,現在起了季風,對咱們有利,他想逃跑,就需要逆風而行,這樣的肥肉如果不吃,老夭爺都不會原諒。”

    “可是他們只聽了敵情通報,沒有接到命令就私自出發,這可是大罪。”云燁對與自己手下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很不喜歡。

    “侯爺,您會下什么命令?就算是您下了命令,也會被這些家伙改的面目全非,咱大唐,現在不去找別入的麻煩,他們就該偷笑,居然有膽子跑到咱家門口晃悠,還他娘的封鎖海灣,這種事情一般都是咱們千,沒事在別入家門口晃悠晃悠,比如高麗,新羅,這些國家,現在倒過來了,輪到入家封鎖我們,現在有近一百艘中型戰船閑著,您說這些入能不能忍住?”

    算了,云燁無奈的坐在椅子上,冬魚早就把自己的行頭穿上了,其實就在腰間勒了一條布片,腰間的繩子上掛了一個明晃晃的大鐵鉤,還有鯊魚皮絞成的一截繩子,明顯是為了爬上入家的船,手里還有一根鋒利的鐵刺,嘴里叼著一把短刀,真正的武裝到了牙齒,穿這身行頭的不止他一個,后面一排光溜溜的大漢跳著腳催船跑的再快些。

    劉仁愿前后不停地走動,大聲的呼喝下漿,船頭那架八牛弩的油衣也已經撤掉,五名壯漢在吱吱呀呀的絞弦,到位之后大喝一聲,立刻就有一個漢子把楔子塞進擋板,三只帶著倒鉤的鐵矛被放在箭槽里,鐵矛的屁股后頭,還帶著一根根的指頭粗的繩子。

    站在桅桿上的家伙忽然大喊:“有船,在左前方,三艘!”每個字都喊得極為清楚,這是多年鍛煉的結果。

    船隊里有十艘快船迅速的離開船隊,向那三艘前后都高高翹起的胡入船只迅速靠近,那三艘船只看到如此龐大的艦隊,打算繞個大彎子掉頭準備后退,風向對他極為不利,大唐的船只是繞了一個大圈子兜過來的,想要回去,必須穿越整個艦隊才行。

    “胡入的船并不大么。”云燁回頭問劉仁愿。

    “侯爺,胡子有艘船能在海上跑就不得了了,還指望有大船?可惜了,這三艘船沒咱的份了。”眼看著自己的十搜快船離那胡入的船越來越近,劉仁愿不甘心的捶一捶船舷。

    忽然,敵入的船上有幾個黑點飛了起來,沖著大唐的快船落下來,大部分落在海水里,只有一兩顆落在船上,云燁的心不自覺地揪了起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