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唐磚

第六節 殺豬般作詩

    李靖大笑著說:“老王,喝不了酒就說,拿自己的看家本事算怎么回事。”

    王坯反嘴回敬:“老夫五個人是斯文人,你們拿野人喝酒的法子來灌老夫,難道就不許老夫用斯文人的法子回敬,說好了賦詩,一人一首,賦不了的喝酒。”

    李二坐在主位上看他們互相攻擊,自己揪了倆葡萄慢慢品嘗,賦詩也好,斗酒也罷,對他來說都不算是事,柴紹也安坐不動,他也是文武兼修,早年間浪蕩長安的時候,是出了名的浪子班頭。

    李靖不怕,他也算得上是文辭斐然,可憐李績出身響馬,沒有賦詩的本事,見到拿著鼓槌傻笑的長孫沖,立刻就揪過來按在自己身邊準備拿他當槍手。

    長孫無忌郁悶的問李績:“你抓著我兒子干什么,要幫他也該幫我。”

    “長孫,這話就不對了,你擠到文官那里去了,那是你的事,你兒子卻是老夫麾下的校尉,主帥有難,他這個當校尉的就不該來頂缸?“

    對于他的無賴手段,長孫無忌,房玄齡等人更是嗤之以鼻,李績干事情從來都是另辟蹊徑,不走正道,嫁個閨女都要請皇后幫忙,給自己臉上涂金。

    “小子,一會賦詩,我和你秦伯伯,牛伯伯,尉遲伯伯的那份你就代勞了,不用念得有多好,混過去就行。”

    程咬金早早就給云燁安排了任務,至于李承乾已經被李孝恭,李道宗弄走了,李懷仁為此又挨了兩腳,賦詩對他來說難度太大。

    王坯房玄齡,杜如晦都是詩文大家,長孫無忌,柴紹也不是泛泛之輩,對面的人除了李靖算的上一號人物,余者不足以論,云燁算學高絕,詩文一道卻是弱項,沒聽他作過什么出名的詩歌,長孫沖倒是小有bó名,但是對上他老子,就不信能翻出手掌心。

    皇帝是當然的裁半,這讓他很不滿,有些失落,他很喜歡在宴會上賦詩,可是身份總是一個制約,每回飲宴,他都是萬年裁半。

    以李二的xìng子來說不滿就會刁難人,自己沒份,玩的不盡興,就要其他人也不能盡興,張嘴就把規矩定了下來,既然是賦詩,那就要中規中矩,要符合詩歌的格律,不能再像上回程咬金念得那首,哎呀我的媽,好大一樹杈,之類的胡說八道,必須有意味才好。

    規矩一出武將們叫苦連天,他們以前就是靠著一個大樹杈之類的順口溜來混的,陛下這是**裸的偏袒文官。

    “小子,有沒有問題,陛下把難度拔高了不少,看樣子不好混啊。”程咬金憂心仲忡的問云燁,他也知道詩文不是云燁的長處,但是武將丟人可以,絕對不能怯戰,死也要咬下敵人三兩肉來是大唐軍人的傳統。

    “伯伯放心,小意思,您以前做的那首詩就不錯。”

    “胡說八道,那是老夫被逼急了,胡說的,完了,小子,你連老夫的詩都喜歡,這場詩賦比賽八成要輸。”牛進達,秦瓊,尉遲恭也覺得不妙。

    “伯伯,他們做的詩文只是文字游戲罷了,把一些字排來排去就好,真正的大家作詩都是有感而發,將自己的靈魂,**融入其中,可謂jīng氣神一樣都不可或缺,這樣出來的詩歌要嘛悲憤,要嘛慷慨,要嘛豪情萬丈,要嘛憂國憂民,大格局才能現大氣魄,拷問靈魂才能發人深省,余者只是堆砌文字而已,那里算得上什么詩。”

    聽云燁吹得厲害,程咬金等人終于放下心事,可是這番話卻讓坐在一邊偷聽到的王生七竅生煙,大叫著說:“氣煞老夫也,小子,竟然敢胡吹大氣藐視先賢,今rì你若不能給老夫堆砌出幾首合轍押韻的文字來,老夫明rì就打上玉山,看你還有何面目教授子弟。”

    痛斥完云燁,還添油加醋的把剛才云燁對大家所做詩賦的評論又說了一遍,房玄齡,杜如晦,長孫無忌,柴紹的臉頓時就黑了,一起痛斥云燁不知天高地厚,將天下文華說的如此不堪,要他做個交代。

    云燁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來貞觀年間出過什么著名的詩歌,李二存留的兩首詩還是因為他是皇帝,史學家給他留了點面子才錄上去的,至于其他人的,實在是沒聽說過。

    “小子好大的口氣,合轍押韻這是新的韻律,是我大唐初年才有的東西,你既然說的慷慨,那就給朕念出一首來好的來,否則,王卿打上玉山朕是不會管的。

    云燁起身給王蛙行了一禮說:“小子剛才說的孟浪了,還請老先生原諒。”王陛的臉sè才松下來就聽云燁又說:“小子是學算學的,發現這天下間的事情都可以有據可循,詩文也不例外,用算學的排列法,的確能堆出好些個合轍押韻的詩歌來。有的還很優美,比如我程伯伯念得那兩句詩就很美。”

    王坯幾乎要吐血了,用算學的排列來做詩?欺人太甚啊。

    李二安撫了一下要暴走的老王珪,咬著牙對云燁說:“好好,你就給朕解釋一下你程伯伯詠枯樹叉子的名作,哎呀我的媽,好大一樹杈,這兩句美在何處?”

    武將們都很擔憂的看著云燁,連他們都沒看出這兩句那里好,就純粹是一句大白話。

    走到場子中間,云燁作了一個羅圈揖,笑著說:“諸位長輩,您們當時太心急,我程伯伯還有兩句沒念出來,只要連起來,就是一首絕妙的好詩絕對合轍押韻。”

    “快念,老夫等著明rì去玉山找李綱算賬。”

    “哎呀我的媽,好大一樹杈,chūn來苔是葉冬來雪是花。”云燁才念完武將們頓時連聲叫好,就連李二都不得不承認的確算得上是一首好詩,前兩句直白,后兩句立刻就把枯樹的形態描繪的栩栩如生,沒有大才,做不出這樣的詩。

    隨時做好爆發的王陛呆住了,詩歌還可以這樣做?這算什么?不對,是早就做好的,說不定程咬金找人想挽回面子找的大家給續的,必須現場命題。

    揮手止住了武將的喧鬧,尤其是程咬金,早就給旁人說老子當初就是這樣想的,是你們不給老夫出彩的機會。見到王坯想要大家安靜,越發笑的起勁。

    等眾人笑鬧結束,王珪說:“云小子,你如果再念出一首關于雪的詩來,老夫才會信服。誰知道這首詩是不是程知節找你書院的大儒做的。

    云燁笑著說:‘湊字而已,簡單短時間字就不講究了,合轍押韻就好,想要好詩回去拿著書院排列好的印書用的韻腳挑些好字回來就是,您聽好了,天地一籠統,井上黑窟窿,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完了,千年文華毀于一旦!“王址一屁股坐回位子上慘叫一聲,這首詩的確不算什么詩,偏偏在韻腳上無懈可擊。

    “燁子,你說我們回去之后,只要把所有的字韻腳分開,然后再分門別類,最后想要賦什么詩,把那些字組來組去,最后組通順了,就成了詩?”

    “好詩大概是拼不出來但是應付酒宴足矣。”

    聽到云燁和李懷仁一唱一和的說話,王坯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但是在事實面前由不得不承認,一瞬間就急的滿頭大汗。

    “原來寫詩是這么回事,老王,老房,你們也太不地道了,早點告訴兄弟不就完了,讓我們出了多年的丑,實在是不夠朋友啊。”

    李績總算逮著話題,yīn陽怪氣的諷刺文官,李二忽然一拍案子大聲說:“小子,差點被你蒙混過去,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為詩,再者“詩言志,歌詠言,聲依永,律和聲,如果你簡單的把賦詩稱之為堆砌文字,也太小看天下士子了,有本事,你當堂堆砌出一首佳作,才算是能做跟腳,再說你的謬論不遲,就以面前的美酒為題,小子,朕等著你給朕一個意外。

    看著面前琥珀sè的美酒,云燁忽然覺得李二的題目也不是太難,于是問侍者:“這是什么酒?“

    侍者小聲的回答:“回侯爺,這是蘭陵美酒。“云燁點點頭,要來一張大紙,開頭寫下了蘭陵美酒四個字回頭又問侍者:”這個酒泡了什么?“

    “回侯爺,泡了郁金草,所以味道芬芳。“云燁點點頭,又在上面加了郁金香三個字。寫完之后跑到李二的面前看看他的酒碗,別人是瓷杯,只有他一個人用的是玉碗,仔細看了一會,又回到紙張面前寫下了,玉碗兩字,撓撓頭又加了”裝滿琥珀sè“五個字,這五個字一出,王陛頓時嗤之以鼻。

    長孫沖一個勁的對云燁小聲說韻腳不對,云燁想了一下,又把sè字改成光字,想了想又把裝滿改成盛來,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薛萬仞笑著對柴紹說:‘上回咱們在草原喝酒,我都喝的連帳房都找不到了,這種甜絲絲的酒,沒有云家的酒好喝。“

    云燁好像有了神助,一口氣寫下了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家鄉口寫完,就把筆放下,清清嗓子大聲念道:“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李二把這首詩念了好幾遍,長嘆一口氣,覺得賦詩很沒意思,一件風雅的事情,被云燁宛如殺豬一般,掏腸子掏肺東拼西湊之下就弄出一首絕美的詩,原來詩歌這個樣子也能做出來,全無意境。

    王坯淚流滿面,房玄齡,杜如晦面sè鐵青,長孫無忌面sèyīn晴不定,看云燁的神sè愈發的狐疑。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