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唐磚

第十五節星星掉下來了

    從我們的地球向太空望去,所有的天體——太陽、月亮、行星、恒星、星云、星團和星系等等都有自己在天上特定的位置,要把他們在天上的位置記錄下來,就需要繪制星圖。星圖的歷史幾乎與天文學本身一樣古老。

    星圖世界就是屬于趙延陵的世界,現在,這個世界里靜謐安詳,四處彌漫著茶香,李承乾躺在一張碩大的躺椅上看著屋頂那些璀璨的寶石,或者說,那些都是璀璨的星辰,這些都是趙延陵嚴格按照春夏秋冬四季星圖布置的,每顆星星的大小位置都嚴格遵照了星圖。

    他其實看不懂星圖,他就是單純的喜歡看星星,他喜歡遼闊,喜歡無拘無束,上一會戈壁行軍作戰的經歷讓他魂牽夢繞,躺在毯子上,呼吸著戈壁上的寒氣,一縷縷的白氣從嘴里呼出,看著漫天的星斗對著他眨眼睛,側首望去,到處都是散落的碎石,黃沙,這一刻他的心都要自由的飛起來了。

    李承乾從來都沒有喜歡過長安,和那座輝煌的宮殿,他甚至想穿著獸皮襖,騎著無鞍馬,帶著一群狼一樣的武士從大地的這一頭一直沖殺到盡頭,所以,在和云燁,李泰賽馬的時候,他從來都是贏家,雖然不明白云燁為什么總是賊光爍爍的看他的腳,并且烏鴉一樣的叫囂,這只腳離倒霉不遠了,李承乾依然喜歡狂奔,喜歡速度帶來的刺激。

    現在他喜歡上了這樣的一間屋子,決定回去以后就修建這么一間,雖然會花費很多的寶石,不過這東西東宮還是有一些的,再加上青雀,云燁那里也不少。總會湊夠的。

    一想到自己今后就要在這樣的一間屋子里入睡,李承乾就興奮的發抖,太子妃就算了,那個哪怕在夫妻交合的時候都要穿著上衣的女人不適合這間屋子,不過,侯氏應該沒問題。想起侯氏在床榻上的癲狂,李承乾的嘴角就浮出一絲笑意。

    “你笑的非常淫蕩!”倆個豬頭一樣的腦袋趴在他的頭頂居高臨下的瞅著他,白天互毆的過于厲害,現在兩個人的臉都腫的很厲害。

    李承乾收起自己的笑意,一本正經的問:“時間到了么?”

    “沒有,我們剛才在喝茶,想問你喝不喝?”李泰搖著腦袋狐疑回答。

    “你是我見到第一個看星圖能看的意淫的人物,難道說自古以來的帝王都是如此?把大地天空當成自己的美人,可以在腦海里肆意的蹂躪?青雀。這種本事你有沒有?”

    “沒有,我過于理性,所以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見星星只會是星星,不會吧星星看成美人的,不過阿哥啊,你到現在就只有兩個老婆是不是有點虧啊。你兄弟我現在已經有七八個女人了,告訴你一個秘密。每個女人都有不同的滋味哦。”李泰淫蕩的挑挑眉毛,朝自己的大哥示意自己是多么的能干。

    “可是我已經有了一子,一女,青雀,你到現在可還一個孩子都沒有呢,上回孫先生就說你的身子虛。不知道你進補得如何了?別為了玩,連子孫都耽擱了。”

    這是李泰的軟肋,提不得,誰提跟誰急眼,有時候他自己的心里也惴惴不安。是不是自己真的把身體玩壞了?

    沒等李泰發火,趙延陵走進來說:“太子殿下,剛才那一大片云彩飄走了,微臣看了一下,掃帚星已經可以看得很清楚了,比起昨日又大了一分,再有兩晚上,不用望遠鏡就能清楚的看見,現在請殿下移步去觀星臺。”

    既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兄弟二人就對掃帚星的到來有了一定的了解,很想看看這顆妖星到底長得是什么樣子,需要丑陋到何等地步,才能讓人把它和災難聯系在一起。

    觀星臺上有一個球形的屋子,兩個仆役費力的絞動絞盤,房頂裂成了兩半,漫天的星辰頓時就出現在李家兄弟的面前。

    李承乾睜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從密密的繁星里找到那顆妖星,可是不管他怎么看,就是看不出哪一顆才是他娘的妖星。

    相比哥哥的煩躁,李泰對那個可以裂開的屋頂更感興趣,攆走了仆役,自己不斷地把手柄搖來搖去的玩的很開心。

    “殿下,這座球形屋是云侯設計,公輸家完成的,您看,屋頂全是特制的櫸木,兩個結合面上是凹槽,一旦被齒輪傳送到位置,正好咬合在一起,堪稱神奇。”

    “趙延陵,哪來那么些廢話,趕緊給我找到妖星,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樣子。”李承乾發現自己找不到那顆星星,有些不高興。

    云燁指指那架大的出奇的望遠鏡對李承乾說,用那東西看,趙先生五年來沒干別的,就弄出來了這東西,把書院搞得快要破產了,弄廢的無色水晶數不勝數,許敬宗已經和趙先生大吵大鬧了好多回了,雖然還是不如意,不過,這東西好歹也能湊活著用。“

    趙延陵愛惜的取下望遠鏡上的綢布,請李承乾躺在一張躺椅上,小聲的說:“殿下,您看左上角,對就在太陰的下方,錯了,離角宿很近,斗宿就在旁邊,對,一個小白點,兩天前,微臣還沒有發現,昨天晚上突然發現太陰星的背面有異星來襲,發現這顆異星拖著白色的尾巴,還以為是流星,結果今日凌晨微臣再看的時候發現它變大了不少,這才肯定必是掃帚星無疑。微臣大致推算的結果就是,十日后,出現日全食的時候,掃帚星必沖日,所以稟報了云侯,希望太子殿下早作準備。“

    李承乾看了很久,才從躺椅上起來,讓給了李泰,自己整理衣冠之后恭恭敬敬的對趙延陵施了一禮誠摯的說:“趙先生的厚意,李承乾決不敢忘,只是不知先生對這顆妖星有何看法。“

    既然說到了趙延陵的長處,這就讓他得意了,把手背在身后緩緩的說:“太子殿下有所不知,以星象定人間命數,以星象測無窮古來有之,我們對蒼穹認知的起源就是來自他,自從《甘石星經》出現,就已經把這種關系固定成了天文學最重要的內容,而后歷代賢者不斷地對它加以補充,例如,《五星占》《天官書》《周髀算經》這些著名的著作逐漸豐滿了我們對于蒼穹的猜測,但是,卻把天文學領進了歧途。

    云侯告訴我說,從落地隕石就能推測出,那些天上的星星是何我們腳下的大地同樣的東西,讓泥土金石來確定我們人的命運實在是可笑,所以微臣以為,這顆所謂的妖星,不過是一顆大一點的流星而已,只不過它太大了,想要完全消失,需要一個很長的時間而已,太子殿下,微臣很負責任的告訴您,那就是一顆星星,除此之外,它什么都不是。“

    李承乾長吁了一口氣,剛開始他之所以對妖星的排斥,是因為這顆星星到來有可能傷害到自己的母親,現在從天文學者嘴中得知,那就是一顆星星,一顆稍微奇怪了點的星星,僅此而已罷了。

    “哈哈哈,我看到了很多的流星,有一顆星星炸開了,四分五裂,流星多的像雨點一般,”聽了李泰的話,趙延陵一把就把李泰拽起來,自己躺倒在躺椅上。

    控制著望遠鏡望天穹,只見果然如此,老天爺,太過癮了,北斗七星中的破軍,貪狼,兩星星光大冒,灼灼如華,好像要亮的裂開一般,趙延陵連忙把望遠鏡對準了南斗的七殺,卻發現那里什么都沒有發生,這是何故?紫微格局難道也不準?不是說一星動,三星皆動的么?怎么七煞就沒有絲毫的動靜?

    不但趙延陵這么問,袁天罡也是這么問的,誰家的星星會炸開?瞅著到處亂飛的流星,他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這種天文現象。這時候亂說話會死人的,沒見太子殿下已經快要瘋了,魏王殿下也是怒氣填膺,將來天下一定會由這兩個人中的一個來掌控,這事想都不用想,掃帚星能傷害誰?皇后啊,這兩個人都是皇后親生的兒子,歷史上不是沒有過新皇登基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替自己的母親復仇的例子。

    以李家哥倆的能力,誰當了皇帝,那個多嘴的人絕不會有什么好下場,就算是命好,在新皇登基前死了,估計也會遺禍子孫。

    “有一顆星星掉下來了。”趙延陵高興地手舞足蹈,云燁被嚇得渾身打擺子,王八蛋,星星掉下來了?那還不快跑?

    趙延陵拋下望遠鏡撒腿就往外跑,李承乾,李泰也會跟著往外跑,云燁挪動著僵硬的雙腿也跟了出去,只見趙延陵指著一顆流星,高興地大叫:“哈哈哈,老子終于可以有一顆星星拿來研究了,嘿嘿……”

    李承乾非常的興奮,帶著侍衛騎上馬,就往星星落地的地方去找,云燁這才弄明白是一顆小的不能再小的星星,這就來了興致,歡快的騎上馬,去追李承乾,把跳著腳大罵的趙延陵遠遠地拋在后面。

    ps:  第一節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