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侯門毒妃

第六十四章 發誓要讓歷史改寫

    “不……”安蘭馨驚叫出聲,卻沒有阻止安茹嫣的行為。

    地上,雪球嗚咽的叫了幾聲,便沒了氣息,濺出的鮮血準確無誤的噴濺到了安蘭馨的身上,刺目的鮮紅,在白色的靈堂內,尤為詭異。

    安蘭馨爬到雪球身邊,雙眼通紅,緊握著雙手,眼中滿是恨意,娘死了,安茹嫣竟連她的雪球也不放過,新仇舊恨一起浮上心頭,安蘭馨猛地起身,不顧一切的沖向安茹嫣,“你好狠的心,我要殺了你,為我娘和雪球報仇。”

    只是,她還沒觸碰到安茹嫣的身體,穎秋便上前將她攔住,粗暴的將她推倒在地上,安茹嫣看著安蘭馨,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狠心?狠心又怎樣?不過是一個畜生罷了,也費得著你跟我拼命,哼,報仇?你這丫頭怕是沒那能耐!”

    安茹嫣絲毫沒有將安蘭馨放在眼里,楊木歡那賤人生的女兒,能有什么本事?最多也不過是在這里哭哭啼啼,大放厥詞罷了。

    “你……”安蘭馨緊咬著牙,心里不甘,她沒能耐嗎?安茹嫣竟如此看不起她,緊握著拳頭,安蘭馨在心中發誓,總有一天,她要站在安茹嫣的面前,向她證明,她安蘭馨有能耐報仇!

    她眼中的恨讓安茹嫣微微皺眉,正要上前再次好好教訓安蘭馨¤▽,..,身后卻傳來安寧的聲音。

    “姐姐,原來你在這兒啊,我可算是找到你了。”安寧緩步進入房內,看了一眼地上的安蘭馨,眼中劃過一抹不著痕跡的光芒,溫婉的走近安茹嫣,“姐姐,你來這里做什么?”

    安茹嫣眉心皺得更緊,看到安寧越發出色的容貌,心里的不悅更濃,但記起娘親前些時日的交代,這次四國祭,她還需要安寧的幫助,想,想到此,安茹嫣臉上迅速的綻放出一抹笑容,“我是來看看馨兒妹妹,你找我有什么事?”

    安寧斂下眉眼,還未來得及回答,一抹身影便匆匆而入,直接奔向地上的安蘭馨。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侯府的大公子安洛楓,安洛楓出現,頓時在場的所有人都神色各異,安茹嫣和穎秋更是變了臉色,穎秋不安的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她們可是專門趁著大公子有事外出的空擋,才來這瓊花院的,他怎的剛出去沒多久,便又回來了?

    她們當然不知道這是安寧的設計,安寧將安茹嫣微微蒼白的臉色看在眼里,看來,安茹嫣縱然是再囂張,對于這個侯府大公子,她還是有幾分忌憚的。

    “哥哥!”安蘭馨撲在安洛楓的懷中,委屈的哭了起來。

    安洛楓心里一緊,看到親妹子嘴角的血跡,以及地上慘死的雪球,眸子一凜,“是誰打的你?”

    安蘭馨瑟瑟的窩進他的懷中,卻是不發一語,瑟縮的模樣充滿了驚恐,安寧看在眼里,心中了然,安蘭馨不出聲倒是比出聲來得有用,果然,安洛楓抬眼狠狠的看著神色微變的安茹嫣和穎秋,頓時明白過來,猛地起身,牢牢抓住安茹嫣的手腕兒,平日里溫潤的他,此刻目露寒光,讓人心生戰栗。

    安茹嫣嚇了一跳,“你……你別忘了你的身份,一個庶子,若是動了我,我定讓你不得好死。”

    安洛楓手一緊,痛得安茹嫣叫出聲來,“不能動你這大小姐是嗎?”眼中閃過一抹狠意,重重的丟開安茹嫣的手,一個耳光狠狠的打在了穎秋的臉上,啪的一聲,響徹整個房間。

    安洛楓是練過功夫的,下手用力自然不用說,這一巴掌,硬生生的讓穎秋飛了出去,臉上赫然五根指印,腫得老高,一口鮮血從口中噴灑而出,和著鮮血出口的,還有兩顆牙齒。

    “我這個庶子,教訓教訓丫鬟,大小姐該沒什么可說的吧!”安洛楓冷聲開口,目光凌厲的瞪著安茹嫣。

    安茹嫣身體一怔,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呼痛的的穎秋,心中一顫,自知這里不能久留,挺了挺胸,揚著下巴瞥了一眼安洛楓,“都是不識好歹的東西,我們走。”

    說罷,轉身扶起穎秋,憤憤的離開,安寧看了一眼安洛楓,正對上他的視線,安洛楓朝她點了點頭,眼中似有感謝的意思,安寧心中了然,想來梅香跟他說了,是自己讓她去尋他回來的。

    也好,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安洛楓是和她站在一個陣營的。

    十天之后,楊木歡出殯,只有寥寥幾人送葬,這在安寧的預料之中,自那天安洛楓打了穎秋之后,安茹嫣便再也沒敢去瓊花院鬧事,反而天天到她的聽雨軒來,對她溫柔相待,好似回到了前世。

    安寧看在眼里,聽她有意無意的提起四國祭的事情,心中了然,十年一遇的四國祭,四國最優秀的人才齊聚,更有史官記錄四國祭的大小事情,若是在四國祭上出了名,那便是在天下出了名,更會被史書記載,這樣好的機會,安茹嫣又怎么會放過?

    四國祭是陸上四國的盛會,況且……想到前世在東秦國舉辦的這次四國祭,這一次,可不單單是四國的盛會了,就連不屬于四國的那個縱橫四海的船王也會秘密前來。

    四國之外,有一個獨立的海上王國,那是一個用船搭建起來的帝國,而那個掌控著海上王國的主人,便是船王,世人都以為那個素來神秘的船王該是一個老頭子,卻不知原來那船王竟是一個翩翩公子!

    前世,安茹嫣在四國祭上,利用她大放光彩,不僅青史留名,竟還讓那船王為她著迷,之后更是拉攏船王,成為林家和婉貴妃的助力,想到這里,安寧眼中劃過一抹冷意,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眼看向房中的另一人,“表哥,我讓你查的事情可有眉目了?”

    “我按照你給我的畫像,暗中查訪,果然在幾天前看到那人在京城出現,這兩天,他似乎和太子楚走得極近。”云錦面具下的眸子閃過一抹疑惑,皺了皺眉,終究還是開口問道,“那人是誰?讓表妹這般費心?”

    “潛在的敵人。”安寧眸光微閃,既然是潛在的敵人,她便必須在他還未成為真正的敵人之前做些事情,不為其他,就為了不讓安茹嫣多一個厲害的幫手。

    若是別人,她倒不在意,但那個船王,畢竟是四海霸主,她不得不防!

    潛在的敵人?畫像上那個邪魅得近乎妖孽的男子?單是從畫中,他便隱約覺得那個男子氣勢逼人,若是敵人,怕也是一個棘手的敵人。

    “表妹還需我做什么,只管吩咐就是。”云錦看著安寧,這些時日,安寧暗中籌劃,他出面執行,二人配合得十分默契,誰能想到在上流社會的貴族中當紅的八珍閣,正是出自安寧之手!

    除此之外,那些暗地里進行的其他產業,在安寧的指點下,也是經營得有聲有色,他早就對這個表妹是由衷的佩服,一度懷疑,這表妹莫不是財神轉世!

    安寧揚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挑了挑眉,“以表哥的能力,弄到一張四國祭的名帖,想來應該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吧!”

    四國祭,就算是四國使臣,即便是進去了,沒有名帖,也只能看看熱鬧而已,在四國祭中,名帖便是身份的象征。

    云錦是聰明人,經她這么一說,便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寧兒要赴四國祭,不僅如此,他能料想,她并不是簡簡單單的去看熱鬧而已,瞧見她眼中隱約閃爍著的光芒,銀色的面具下,嘴角微揚,“好,表哥定不會讓寧兒失望。”

    一張四國祭的名帖,對于深得那些達官貴族喜愛的八珍閣來說,是再容易不過的了!

    “如此,便多謝表哥了,我等著你的好消息。”安寧斂下眉眼,想到即將到來的四國祭,安寧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濃郁,十年一遇啊,這個難得的盛會,安茹嫣不會放過,她當然也不會放過!

    前世,她被大夫人和安茹嫣所蒙騙,甘愿為安茹嫣推波助瀾,重來一回,這一世,她定要讓歷史改寫!

    ------題外話------

    謝謝親們支持,記得收藏到書架,方便閱讀接下來的章節哦~

    本書由本站首發,請勿轉載!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