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開導

    老大夫沒好氣的說:“你現在還有心思買去疤藥?”言下之意就是這個人都要死了,還祛什么傷疤?

    “買幾瓶用著,你不是不賣吧?”柳柳沒好氣的瞪了老大夫一眼,怎么?就這么肯定孝中活不了?就是活不了也要給他先用著,萬一活了,身上這么多傷疤怎么娶媳婦?不是還有奇跡的嘛!

    老大夫也無語了,自己家的藥有人要買,能不賣?叫了徒弟過來帶柳柳抓藥買藥。自己閃了。

    柳柳抓了藥,也買了4瓶祛傷疤的藥一起帶著,到了牛車那兒,才跟著一起回家了。也叫孝全多帶點養身體的好吃的帶回家,回頭不行,就藥補加食補了。

    回到家,就把孝中安排在他家的套房了,還是柳柳設計的。新蓋的。將孝中安排好,也趕緊熬藥。

    二叔二嬸陪著坐在孝中的床邊,默默的看著兒子,孝中現在又是昏睡過去了。柳柳都覺得他真是隨時可以去了一樣。心也跟著拎著,都不敢開口問二嬸他們孝天的事。不過,問不問也是那回事,孝天既然沒有回家,那就是留下了。具體怎么留的不問也罷。

    把藥熬好叫醒孝中,孝中喝藥可是比柳柳厲害多了,眼都不眨就一口氣喝了,喝完跟沒有感覺死的,難道他感覺不到味道?柳柳有種感覺,他病的連感覺都不靈了。

    “二叔,給他把這個祛疤的藥也涂上吧!”柳柳指著自己買回來的4瓶去疤藥,放到孝中的床頭柜上,好像都沒有動過。

    二叔點點頭,正準備給孝中上藥。

    “不用這個。”孝中不愿用去疤藥,身體的傷疤算什么?有這些傷疤,自己心里還好過些。孝中眼看弟弟消失在自己眼前,卻無能為力,心中的痛苦恨不得用肉體的疼痛來替代,有點自虐傾向了。

    柳柳無語,先忍你,等會自己找機會再過來。這孝中看來心結很嚴重。有點自暴自棄的念頭,想陪他弟弟一塊去?

    柳柳終于逮到機會,將二叔二嬸支走,叫他們先睡一覺,這邊自己和孝國孝敏看著,有事叫他們,說他們要是倒下,孝中更是受不了打擊的。于是二嬸二叔也勉強回屋休息了,也是,自從見到兒子孝中,就沒有真正合過眼。更是心力交瘁。兩人躺下,放松下來倒也睡著了。

    “是不是不想活了?”柳柳坐在孝中床邊的凳子上,嚴肅的問他。他剛剛吃了藥睡了一小會,此時正好醒來了。

    孝中不語,孝中現在已經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子是自己大嫂。雖然是才見面不久,可是通過家人對她的態度,還是感覺到大嫂在楊家的地位,連爹跟娘都聽大嫂的話,自己叫爹娘睡覺,都不見他們聽自己的,大嫂一說,他們就聽了。

    只是再一想到孝天大哥為了自己的固執,替自己尋找弟弟,不知道會不會害了孝天大哥?可是不找到弟弟,自己死都不能瞑目。只是這樣,最對不住的就是眼前的大嫂了。

    “大嫂,對不起!”孝中沒有回答柳柳的話,而是深懷著歉意說了這句話。

    “對不起我什么?”柳柳沒好氣的問。都知道對不起,還不好好盡力的活著。

    “我,我,對不起,大哥替我找孝輝了。”孝中艱難的說著自己的歉意。是自己做不到看著弟弟生死不明,一定要找到,也因為這樣,孝天大哥不得不替代自己找去了。

    其實大哥可以不必去的,真的。自己現在也知道了家中情況很好,再也不是以前靠孝天大哥打獵的時候了,只是這樣,弟弟一個人在那個山崖底下,真的是不能不管的,哪怕是死了,也要找到。找到弟弟,已經成為自己活著的念頭。

    后來看到家里來人,看到大哥帶著爹娘,還帶了一個大夫過來接自己回家,自己說什么也不會答應的,后來大哥抱著自己,答應自己說他一定好好的找到弟弟,說他一定帶弟弟回家,讓自己好好回家養傷,不然大哥覺得再也沒有臉面見自己爹娘,說他們太苦,要自己回家好好陪著爹娘。臨走還叫大夫不管用什么藥,都要治好自己。

    是的,一路上,自己親自看到了爹娘的苦,他們傷心也不敢問弟弟的情況,自己也不敢說,只要自己醒來,就看到爹娘慘白無神的臉。自己也覺得沒有臉見爹娘,把弟弟帶出去,卻沒有照顧好他,連生死都不知道,一想到萬一弟弟還活在山崖底下,卻苦苦的等著自己去救他,心里就跟刀割一樣的疼。

    可自己不能再固執的不聽大哥的話,只能回家好好養傷,也怕自己的固執傷了爹娘的心,也知道爹娘害怕自己死了,可是說心里話,有時候,自己寧愿死了,也不愿面對弟弟這樣。最后還連累大哥為自己能回家,留在那兒找弟弟。

    “孝中,你覺得孝輝這樣,是不是怪你自己沒有看好他?你不用回答,我也知道,你就是這么想的。

    可是,你也知道,孝輝不管是死是活,都不是你能看的住的,現在,孝輝掉入山崖,我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活著,孝天過去會好好找的,孝天他是好好的,不像你滿是傷,他也是經常在山里打獵的,進山找弟弟希望會很大。如果你真的擔心你弟弟,就好好活著等他回來。

    還有,如果你真的覺得虧欠孝天,也好好活著等他回來,跟他說你心里的話,而不是覺得對不起我,對不起家人,或是對不起孝天。

    家里沒有人需要你說對不起,只是需要你好好活著,再難也要活著,最起碼也要等一個結果,是不是?

    一個人要想活著,就要有欲望,不許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要積極的想活著,想好好的活著,從你能做的事做起,讓二叔二嬸覺得你堅強的意志,覺得你會活下來的。

    這就要你好好吃藥,好好吃飯,好好跟家人說說話,心里想的都說出來,這樣家人才知道你在努力,你沒有自暴自棄。

    為了你的努力,就讓二叔給你用祛疤的藥吧,一個人愛美是好事,說明他很想漂漂亮亮的活著。總不能你傷好了之后,留下一身的傷疤,以后怎么找媳婦?是不是?”

    柳柳神色嚴肅的說著。雖然孝天離開自己,讓自己一時難以接受,現在孝天走了已是事實,不容改變,自己也不為難自己,為難家人。都能好好的過著了,而看到孝中眼里的死氣,卻是能感到他其實不想活著,他能回來也是為了二叔二嬸,只是這樣回家后,卻死在二叔二嬸眼前,這不是更加殘忍?

    孝中沉默著,而門外的二叔也聽到了柳柳對孝中說的話,二叔睡得不踏實,驚醒后沒有驚動孝中的娘,悄悄過來想看看孝中的,就聽到了柳柳對孝中的一番話,心里感觸不已。

    是的,那一個兒子雖然說是生死不明,可自己也有準備他是死了,可是眼前的這個兒子卻是活著的,眼看他為了弟弟不顧生死的要留在那兒要找孝輝,心都碎了。

    跟著孝中回家的幾天,就明顯感到孝中的內疚和痛心,自己跟他娘怕提起他心里傷痛,也不敢開口問他孝輝是怎么掉的山崖,畢竟從明五那兒也算是知道了大概。可眼看孝中這樣隨時就要撒手,心里就無法承受。老天,總不能把自己兩個兒子都帶走吧?

    “還沒想好是不是要好好活下來?我可以預見的是,如果你死在二叔二嬸眼前,估計他們也活不了幾年,你信不信?

    一個人的精神很重要,你弟弟的生死不明狠狠的打擊了你,可你卻沒有想到如果你死在二叔二嬸眼前,更是狠狠的打擊他們,他們給了你生命,可你卻沒有給他們期望!

    有些時候,一個人的精神力量是無法估計的,如果你強烈的想活著,你便有了活的希望,如果你沒有這樣的念頭,說真的,你還不如死在戰場,起碼沒有死在你爹娘眼前,起碼也沒有這樣慢慢折磨他們的精神。”

    柳柳還想說,更起碼也不會因此而讓孝天去了戰場,不過,這話太自私,太混賬,說不出口。只能是自己的說不出口的私心而已。

    “我想喝水。”孝中說話了,這幾天,爹娘給他吃的喝的,他都被動接受,從沒有主動開口,孝中被柳柳說動了,是的,自己既然回家了,就不能再無所謂生死,不然還真不如跟大嫂說的那樣,死在戰場,起碼也不會死在爹娘眼前,更不會拖累孝天大哥,既然已經這樣,正如大嫂說的,好好活下去,起碼等一個結果,也等孝天大哥回家。

    “這樣不就對了。”柳柳贊許的看了孝中后,幫著他扶靠起來,拿了床頭柜上的水,喂到他嘴邊。孝中喝了。柳柳忽然感到手上有冰涼的水珠,是孝中哭了。能哭也好。

    原本二叔聽到兒子開口說想喝水,心里已經感動不已,還是柳柳能說動兒子,本想進去給兒子端水,卻也看到了兒子無聲的哭了。二叔跟著也哭了,就站在門邊無聲的流著眼淚。

    二嬸也起來了,看到了兒子跟他爹各自默默的哭著,也跟著站在孩子爹的身邊陪著哭了。

    “等二叔二嬸過來,你也跟他們說說心里話吧。他們都沒有怪你,只想你好好的,還有,把這個藥也涂了。”柳柳注意力在孝中這里,沒有感到二叔二嬸已經站到門口了。還是一起哭著的。

    “嗯,我會涂這個祛疤藥的,我也想好了以后娶一個好媳婦。”孝中配合了。連自己最無法面對的大嫂都這樣期望自己活著,那就好好活著,努力活著,跟大嫂說的那樣,死也不能死在爹娘眼前。

    二嬸聽到兒子說也想好了以后娶一個好媳婦,激動的哭出聲音了,終于感到了兒子想活著的念頭。嗚嗚嗚,二嬸掩面痛哭。二叔扶著二嬸進了孝中的屋子。

    柳柳一看,一家人都哭著也好,都壓抑了這么多天,心結能解開更有利于孝中治病,隨即看了孝中一眼,帶著鼓勵的眼神:跟他們說說心里話。然后悄悄的退了出來,把門帶上了。

    柳柳后來過來的時候,看到了孝中的眼紅紅的,二嬸的眼不但是紅紅的,還是腫腫的,二叔也是。看來是哭痛快了。

    這幾天,孝中配合治療,也主動說話,甚至有時候還聽到他跟孝國孝敏說說當兵的事。這樣也好。

    過了幾天,大夫也說了孝中好多了,有希望。柳柳也寬慰許多,家里人也輕松不少。孝中臉色還是很差,不過,精神好了很多,還能勉強坐在床邊。這也讓家里欣喜不已。

    孝中穩定轉好以后,二叔二嬸想想還是跟柳柳說了孝天已經被軍隊收下了,并且說是被一個將軍看上了,說孝天能跟一群士兵打斗還勝出了,所以被收下,也被一個將軍看上了。

    柳柳聽二叔這么一說,心里稍微有點放心了,起碼孝天這樣的話,活著的機會將會更大。孝天原本就識字也會算術,體力因為常年打獵也比常人要好,后來跟著自己也學了跆拳道,自己編打仗的書給鷹子學的時候,也是孝天幫著教鷹子的,這么一想,柳柳又覺得孝天活著的機會再大了一些。

    這樣也好,我也可以等著他回家,自己就好好照顧好這個家。

    原本應該是打算3月到了就帶著孝文走路的,現在看看孝中,雖然好轉,但是還想多看看,免得孝文走路也放心。于是決定推遲10天走路,應考也是在3月下旬,時間是夠的,只是去吃了怕孝文不能很快適應,孝文卻是決定不要緊,沒有什么適應不適宜的,柳柳也隨孝文了,這孩子心理素質還不錯。連著大福也跟著孝文遲點出發,大福現在跟孝文好的很,兩人吃住一起,學習一起。赴考也一起了。

    等過了10天,孝中真的好多了,能下床走路了,只是要人扶著,氣虛,沒力氣,但是卻能讓柳柳跟孝文放心的進京赴考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