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如此一家人

    “柳柳,聽說你過幾天邀請朕的大臣們去你那個悠然小筑啊?”

    柳柳一愣,皇上什么意思?剛剛還好好的,高興的很,怎么忽然說這個?柳柳不知道皇上意思,眼睛眨巴眨巴的,把頭點點,等著皇上說明意思。

    “你請了朕那么多大臣,怎么沒有請朕和林大人啊?”

    啊?柳柳哈著嘴,是這個意思?你老也想湊熱鬧?你不知道那些人,我不請不行啊!都收了他們的禮金,推都推不掉,等會到了之后,皇上看到自己贈送這么多別墅出去,別想歪了啊?還有林大人,你也別想歪了啊?這話要怎么說啊?直接說是回禮的?柳柳糾結的很。

    這收禮跟回禮不好當著皇上面說啊?那不成孝文受賄跟行賄了?數目巨大啊!對了,實在不行,就先把他們的禮金算成是先預付別墅的錢,管他們什么回禮不回禮的,一律算是他們過來找自己買別墅的,不就跟行賄受賄不搭嘎了?就這么辦!如果皇上真的去了,就把聲勢造的再大一點,還怕以后我的悠然小筑不火?這么大牌的名人,免費給自己打廣告,干嘛不用?

    “不知道皇上過幾天有沒有時間,民婦也想請皇上過去看看?”柳柳順著皇上的話請人了。想通了,干嘛不請?

    皇上笑笑:“好,朕也想看看去,林大人呢?”

    “微臣一定有時間。”林亞軒父親現在可不是有沒有時間的事,而是皇上發話,沒有時間也得有。

    到了那一天,群臣才知道他們的皇上也到了,心里那個激動啊!誰說皇上不偏心狀元郎的?連狀元郎的大嫂賣的悠然小筑皇上都過來看看?誰家有這樣的殊榮?狀元郎還不是皇上的新寵?再一想到,狀元郎的大嫂把收了的禮金折算成別墅還給了自己,也不再有微詞了,再說,這個地方還真不錯啊!沒有想到送出去的禮金還能換一個別墅回來,也不錯,意外之喜。天生狀元郎誰家也沒有偏頗。

    皇上隨著柳柳一行過來看看柳柳的售樓處,看著那個悠然小筑的整體模型,讓人看著一目了然,不禁更是對柳柳贊嘆,這個女人看起來不咋的,卻是太聰明了。也看到了柳柳把售出的別墅上寫著某某的名字,其中絕大部分自己都知道,是自己的臣子。皇上汗顏。柳柳挺會掙自己臣子的錢的啊!

    然后皇上又跟著柳柳一行人見識了柳柳建造的騎射場地和高雅之地,心里更是嘆為觀止,也虧得柳柳想出來的。難怪她能想這么多別人想不到的東西?

    皇上看過之后,提前先走了,其他官員看皇上走了,都放開了,該吃的吃,該玩的玩,甚至另外還買了柳柳的別墅,連皇上都看過了,這個地方能不好?再說也不貴是吧?買了給兒子沒事過來騎射也好,剛剛皇上就夸了這個騎射場地好,可以激發年輕人的斗志,聽聽,多好!

    柳柳有了皇上這個名人廣告,意想不到的是,自己還沒開盤的都要被人搶定了,柳柳感嘆,說不得自己這個別墅也要排隊買號了撒!

    這邊柳柳的悠然小筑風風火火的賣的差不多了,連商鋪都賣的差不多了,還好柳柳給自己家留了幾大間四層樓的商鋪,就怕以后想要的時候沒有,另外還給林亞軒也留了一處四層樓的商鋪,送他的,這些天,自己跟孝文大福,還有幾個管事的都是林亞軒全程提供的吃喝住行,他也沒有少幫自己的忙。

    那邊孝文也跟皇上請求了要到地方做官,皇上不僅答應了,還讓孝文帶著六品的官階下到基層,還是孝文的家鄉,就在麗江縣。

    麗江縣的那個王縣令三個月后任期就滿了,皇上也是覺得楊孝文還小了點,到地方磨練也好,雖然一般來說,官員任命盡量避免回到祖籍,怕徇私舞弊,但是楊孝文有柳柳在一邊看著,那個女人可不是一般的村婦,比自己的朝堂上的大臣還會做人。有她教著,估計楊孝文很快也成長起來,將來也是天朝的棟梁。要是把楊孝文弄遠了,也怕柳柳沒事時間跟著,這樣挺好。

    “大嫂,皇上答應我了,說過三個月,就回家任命當縣令,還是用的六品官階,皇上說先要我在學士府跟著學習三個月再去接任。”孝文回來后,就跟大嫂說了自己的任命。

    “這樣最好,你也靠著家,我們也能照顧你,大福你呢?”柳柳問跟孝文一起回來的大福。

    “我現在也是先在學士府學著,等過幾個月再看。”大福現在很知足,現在自己高中之后,最直接的好處就是,家里種的那些田都可以免稅了,連家里的其他的賦稅也跟著免了,這樣龔家就可以過上好日子了,不過,自己有今天,也是因為柳柳,心里對柳柳的感覺很復雜,說不出道不明。現在的柳柳十分吸引自己,可是自己也知道,柳柳是孝文的大嫂,自己心里知道柳柳的好就行了,不能給她添一點點的麻煩。

    “這樣也好,這幾個月,暫時就這樣好好跟著他們學著。跟他們相處的時候,注意低調,不要做意氣之爭,但是被人往死了整就不能退縮了,回家告訴我,我替你們告御狀!”

    “柳柳?不能告御狀!滾頂板會死人的!再說,我們不會有事的,我們不跟人爭斗。”龔大福急忙阻止。沒看見陳謙告御狀被打了半死扔出去了?要是換成滾頂板,估計連皇上的面都見不到,死了。

    “呵呵,沒事,我就是打打小報告,不是真的去敲御鼓,我就是不怕死,也怕疼的。”柳柳笑笑,給孝文跟大福一個安心的眼神。

    “大嫂,我們不會有事的,你就放心吧!別去找皇上!”孝文雖然知道大嫂見過皇上的,但是,孝文還是怕天恩難測,還是遠離的好。

    柳柳笑了,孝文這段時間,長大了,心智熟了不少,還是拜陳謙所致,還得感謝他啊!

    再說,陳謙自從被太監扔出去,陳家的人嚇得要死,也不敢多問,只能請大夫給他醫治,用了幾百兩才將陳謙從鬼門關拉了回來,錢已經所剩不多,只剩下僅有的兩百幾十兩銀子,這些錢還是孝美從楊家拿的錢,被他用的理所當然的,現在用這樣的錢買命,也是報應了。

    陳謙醒來就面如死灰,只是說著自己完了完了,一輩子完了的話,陳家的那個人后來出去打聽到了,陳謙已經被皇上奪去功名,以后咱也不準應考,也只能是庶民一個了,而陳謙讀書多年,做庶民也是做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庶民了。

    陳家的人大驚,但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他也是十幾歲的半大孩子,想想還是租了一輛馬車,回家再說。

    到了陳家,除去馬車和路上吃喝,還有陳謙吃藥的錢,就剩下兩百兩了。陳家的人見到陳謙這樣,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知道陳家多年的付出打了水漂,對陳謙母子的照顧也是白搭,都氣得七竅冒煙。

    這個蠢貨。當下也不廢話,直接把陳謙所剩不多的兩百兩全拿去分了。以前哄著他,也是盼著他高中造福陳家,現在還指望個屁?以前的錢算是扔水里了,現在還不趁著他剩下的一點錢,趕緊拿走,難道等他一個字也沒有的時候再白白嘆氣?

    “他二叔,求你了,不要把錢拿走,謙兒現在還病著,要花錢吃藥,求求你們了!”陳謙的娘雖然也氣自己兒子把自己弄成這樣回來,但是兒子到底是兒子,總不能看著兒子去死吧?所以陳謙的娘看著陳謙病著,而陳家的幾房都急不可待的搶走家里僅有的錢,只能跪求他們高抬貴手,給兒子一條活路。

    “求我們?你怎么教出來的兒子?放著好好的大官不做,偏偏告什么御狀?現在好了,一輩子都完了,我們這么多年投在你兒子身上的錢都完了,你叫我們怎么辦?滾開!”

    陳家的幾房也氣得要死,也都知道陳謙這輩子完了,還像以前那樣巴結照顧他干嘛?先把他剩下的200兩分了,也彌補一下家里的損失。果然不愧是陳家的人,都是一家人,全是這個德行,陳謙以前怎么做的,陳家人也會做。是真正的一家人啊!

    晚晴內心也是百感交集,陳謙有今天,自己并不失望,原來自己就沒指望他,他們陳家都沒有好人,如今果然是這樣。晚晴平靜的看著陳謙的娘跪在地上求著陳家已經轉身的人。

    等陳家其他人絕情的走了,陳謙的娘不得不站起來,正好看到晚晴一臉平靜的看著自己,心里忽然就把所受到的火轉移到晚晴身上來。

    “都是你這個掃把星,要不是你,我兒子會這樣,要是沒有遇到你,我兒子一直就好好的,都是被你唆使壞了。

    是你,是你把你那個要死的娘帶到我家,害的我家沾上晦氣,害了我兒子,我打死你這個妖精,迷惑我兒子的妖精。”陳謙的娘發瘋一樣的過來扭著晚晴的頭發,廝打起來。

    晚晴也不含糊,現在都已經撕破臉皮了,自己更是從來也不指望他們陳家,他們陳家從來沒有當自己是他家媳婦,如今,自己也搭上五哥了,更是不要怕她一個老嫗,再是想到自己懷孕,被她逼著喝了打胎的藥,新仇舊恨涌了上來,跟她對打,也使勁扯著她的頭發,陳謙的娘雖然年紀大,但是潑辣,而晚晴雖然第一次動手,有點生疏,但是年輕有力,兩人打個平手,誰都沒有落一點好,全都披頭散發,也都掛了彩。

    “你這個賤人!我命苦的兒子,偏偏瞎了眼被你這樣的賤人迷上了。還害的自己這樣回家?要是知道你是這樣的掃把星,老娘早就一掃把攆走你了,還會留著你禍害我兒子?你這個沒人要的賤人!”

    陳謙的娘打累了,坐在地上哭罵著晚晴,手憤怒的指著晚晴,罵的唾沫星字到處都是。

    “你兒子是好人?是好人會強要了我?就給了一個妾的名頭?你也是好人?我呸!你們都是缺德事干多了,有像你們家這樣親手殺自己兒子孫子的?哈哈,是報應來了!你們家活該一輩子抬不起頭!”

    晚晴也霍出去,再也不忍了,難道還指望陳謙跟他善待自己?留在他家,還不是被她這樣想罵就罵,想打就打,還要伺候他們母子吃喝拉撒?我呸!自己就是回家等著五哥也好過在他們家被欺負。更何況他們家現在的情況比自己家還要窮,起碼自己還是好好的,有手有腳,家里也有幾間土房子,院子。而他們家老的老,病的病,留在他們家干嘛?就在這么被欺負的?

    陳謙現在才知道晚晴溫柔如水的背后是這樣的惡毒,以前的嘴臉全是裝出來騙自己的?想到以前,自己心疼她,想給她吃的好,穿的好,想著自己一直以為孝美跟她一個天,一個地,想著跟她一起毒害孝美,是自己錯了,能下毒手陷害自己多年的姐妹,心能好?

    如今自己落魄了,她才露出原來的面目,從來都是自己在她身上花錢,都捂不熱她的心,還在自己這么難堪的時候,跟娘廝打,謾罵。難道你真的以為還有男人肯要你?你難道真的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孝天的過往?難道你真的不知道你陷害楊家的那些事?不過是以為你還是處子,以為你還是溫柔的女人,不過是能從你身上得到做男人的尊嚴?

    如今,你敢這樣對自己娘,就等著被村里人的口水淹死去!我們家不留你,還有哪個男人會要你?除非是瞎了眼的老光棍,多年沒有碰到女人!

    “你!給我滾!我陳謙不要你這樣不要臉的賤人!滾!”陳謙被晚晴狠狠刺激了,一個男人在外面難堪的回家,看到的是自己的女人惡毒的嘴臉,能忍得下去,這些天雖然心如死灰,但內心深處也想著不知道回家如何面對溫柔如水的晚晴,可如今就是這樣的結果?陳謙爆發了,第一次這樣對晚晴兇狠。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