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不分錢

    “嗯,好看,柳柳給你們兩個買的手鐲比我的手鐲還好看。”柳柳的娘笑著說,忽視自己心里的感覺,就認定眼前這個柳柳依舊是自己家的女兒。

    “我買的怎么會不好看?我的眼光多厲害啊!呵呵!對了,大伯,叔叔,這次我們家賣的香腸的錢,我們分了吧!”柳柳雖然是出錢買的瘦豬,也是柳柳教會的他們灌的香腸,但是,這個是自己家人,掙錢了就要分。這樣大伯叔叔他們也干的高興。

    “分什么分?都是柳柳掙的錢!我頭一個不答應。我們就是給柳柳幫了幾天的忙,給自己家的女兒幫忙還要錢的?我不答應!”

    大伯一臉不認同。原本也是柳柳投資了100兩買的豬,教家里人灌的香腸,哦,現在掙錢了,就要分自己家女兒的錢?絕對不能這么做!

    “你大伯說的對!這幾天我們家人沒出錢給柳柳做本錢,都是柳柳一個人出的錢,我們就是給柳柳幫了幾天的忙,還能分柳柳掙得錢?更何況,柳柳還給她大娘,她嬸嬸都買了銀鐲子,不要花錢的啊?我也不答應分錢。”

    叔叔也態度鮮明,就是,給自己家的女兒幫忙還還好意思分錢的?

    “嗯,不分就不分,柳柳,你掙的錢你自己留著,等你以后掙得多了,再℃√,..多買點好吃的孝敬我們就行了,何況你也嫁出去的女兒,你掙得錢,算起來也是楊家的錢,就別拿出來分了。”柳柳的爹也發話了。都沒有人眼紅柳柳的這些錢。

    柳柳好感動,眼眶紅了,這些淳樸的家人,他們對自己掏心窩的好,自己記著就是,現在錢是不多,自己要做的事也多,不如就這樣,先給他們一人50兩銀子算是給他們買酒喝的,這樣自己心里也過意些,爹跟大伯叔叔他們也不會再拒絕自己的孝心了。

    “嗯,我聽爹跟大伯的,不分就不分,不過,我是你們的女兒,我今天掙錢了,都忘了給你們買酒孝敬你們,這就算是做女兒的一片孝心,爹,大伯,叔叔,你們收下吧!”

    柳柳拿出150兩的銀票,幸好是三張面額為50兩的銀票。柳柳拿出來給爹他們一人一張。

    柳柳的爹看著柳柳已經是紅紅的眼,知道不收的話,這個女兒說不定要哭出來,難得柳柳如今長大成人,有了這樣的孝心,就帶頭收了柳柳給的50兩的銀票。

    “柳柳,爹就收了,沒有想到,我家柳柳一出手就給我們買這么多的酒,都要夠我們喝幾年的酒了。”

    隨著柳柳爹收下50兩的銀票,大伯跟叔叔也眼眶紅紅的收了。這是侄女兒的孝心,不能辜負了,呵呵!誰說我們家的柳柳不好的?我們家的柳柳是最好的!大伯跟叔叔心里也是暖暖的,雖然沒有女兒,但是這個侄女兒就如同是自己的親女兒一樣。

    “大嫂,那我的呢?”孝全這孩子,正在柳柳一家人煽情的時候,插了一句。

    “噢!都忘記孝全的了,孝全,你想要什么?大嫂給你買!”柳柳是不敢給孝全現成的銀子,害怕這孩子有錢存不住,去賭就壞了。

    “大嫂,我想學算術,想當掌柜!”孝全的話,把柳柳惹笑了。也把柳柳的家人惹笑了。這孝全現在好像真的忘記賭的事了!還有了遠大的理想,要當掌柜的。呵呵。

    “好,大嫂給你存錢,讓你當掌柜的,現在,你還要先教會我認字,對了,娘,我帶孝全出來也好幾天了,現在也沒有什么事,哥哥們買豬還沒有回來,明天我再帶著孝全過來灌香腸,我先帶孝全回家看看,正好拿幾本書過來,我要認字了!”

    柳柳現在也是迫切要把認字的事搞定,至于那個楊孝天,也不管他了,隨他去!也不跟他置氣了。先顧好自己再說。

    “真的?我們家柳柳要認字了?哈哈哈!好!我們家柳柳現在可不得了了,還學認字了!等你哥哥們回來,要好好跟他們說說,連柳柳都學著認字了!他們到現在連自己的名字還不認識呢!”柳柳大伯笑著用寵溺柳柳的語氣說著。

    啊?哥哥們都不認字?那怎么行?

    “爹,大伯,不如我也叫哥哥們認字,好不好?”柳柳要給家人掃盲了。

    “好好好!就聽柳柳的!叫你哥哥們都跟你一樣學認字!”大伯開懷的說著。就這樣,柳柳不僅自己要認字,還要教會幾個哥哥們認字。

    柳柳心里其實還有一件事耿耿于懷,但是現在好像不合適說這個話題,等哪天自己單獨跟娘說說,看看怎么能把弟弟柳鷹救出來。弟弟要是這樣坐幾年的牢房,那要荒廢多少的光陰。更何況弟弟這么小,才十二歲,就為了自己坐牢,心里想到這個就揪心。

    柳柳帶著孝全回家的時候,也帶了10斤的香腸,還有幾斤的豬大腸,連嬸嬸家的大蒜都帶了,就怕家里的大蒜沒長出來,順便也帶了幾個豬蹄。柳柳前幾天雖然是打了楊家的人回家的,不過,柳柳也不生氣了,自己就沒吃虧,干嘛生氣?不過,既然自己能帶點吃的回家,也不花什么錢,就帶著唄!自己也要跟著吃的。還有那個小屁孩的營養也差了點,要補補。

    “爹,娘,我們回來了!還帶了這么多好吃的!做晚飯的時候,就讓大嫂燒給我們吃!好吃的很呢!”孝全一回家,看見爹娘,就大咧咧的叫著。還把自己拎著的香腸,豬大腸什么的給爹娘看看,炫耀似的。

    柳柳跟著進來看見公公婆婆,也沒事似的叫了他們一聲。柳柳跟他們也不見氣,他們也算是作孽了,娶了這么厲害的媳婦,都不敢跟別人家的公公婆婆那樣端著長輩的架子,柳柳還是可憐公公婆婆的,不過,心里雖然可憐他們,但是面上卻是不能示弱,不然就是跟自己過不去,自己以后想干什么就不會這么利索。現在看孝全面上,盡量在物質上彌補他們就是了。

    “爹,娘,現在也能做晚飯了,今晚我們來做飯,叫二嬸她們過來一起吃吧!孝全,過來跟我一起做飯,我看著你做。”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