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退課

    “王族長,你這是……”

    不光眾人這副樣子,張懸也有些奇怪。

    就算自己教授王穎,也不至于專門跑過來吧。

    “你治好了小女的腿,又教授他這么高深的知識,我當然要當面感激!”王弘族長連連點頭。

    王穎的腿一直是他心病,這位老師幫她治好,甚至還讓其力量大增,這種手段已然堪比名師!

    名師面前,就算他是王家族長身份,也算不了什么!

    “哦,她是我的學生,好好教導是應該的,職責所在,沒什么可感激的!”張懸點頭。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前世雖然只是高校的圖書管理員,卻也是老師中的一員,對這個職業還是十分敬重、喜愛的。

    王穎既然是他的學生,幫她解決問題,讓她更好修煉,沒什么值得自滿和驕傲的。

    看到他沉著的樣子,眾人再次發瘋,這可是王家族長,就好像窮人見了億萬富翁一樣,怎么會這么冷靜,一點都不緊張?

    “職責所在,不錯,不錯!”

    將這一幕看在眼里的莫長老不由捋了捋胡須,暗暗點頭。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很多老師為了追逐名利,早已忘了初心,這個張懸老師,還能如此純粹,讓人敬佩。

    “能有這種心思,而且劉揚對他有這么高的信任度,王弘族長又推崇備至,會不會尚臣長老弄錯了?”

    感慨完,莫長老心中產生了疑惑。

    之前一來到,就聽到尚臣說這個張懸老師諸多不是,本以為真是個不學無術,只會花言巧語,禍害人的廢物,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么回事!

    心中懷疑,卻沒說話,而是繼續看過去。

    “王族長里面請!”

    尚臣不愧是長老,面容尷尬,很快就恢復過來,招呼王家眾人分賓主坐了下來。

    “王弘族長!”莫長老抱拳。

    “哦,原來是教師公會的莫祥長老,什么風把你出來了?”這才看到莫長老,王弘連忙起身。

    教師公會,可是凌駕于煉丹師公會、陣法師公會等諸多公會之上的第一公會,其中的長老就算修為不如他,也不是他們一個小小王家可以得罪的。

    “有點小事!”莫長老隨口應了一句,緊接著一臉疑惑的看過來:“就算王穎小姐拜張懸為師,也用不到你親自前來吧!”

    眼前這位是誰?四大家族之一的族長,掌控一方勢力的超級強者!

    就算女兒拜了張懸為師,甚至幫忙治好了頑疾,也達不到讓他親臨的地步。

    “還是莫長老慧眼!要說有事,我還真有事要麻煩尚臣長老!”王弘族長笑著點頭。

    “哦?麻煩我?王族長客氣了,有啥事,你盡管吩咐就是!只要能夠做到,必當竭盡所能!”聽到對方真有事找自己,尚臣長老再次恢復了自信,得意的看了張懸一眼,捋著胡須,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態。

    你就是僥幸治好了王穎的頑疾,才讓王族長高看一眼而已,仔細推論起來,無論身份還是對教學的領悟,都比我差的遠!

    你看,王族長這就有事要麻煩我了……

    “是這樣的,小兒這些日子一直在你們門下學習,承蒙尚老師這么照顧,我也一直沒過來當面感激!”王弘族長一擺手,一位長老立刻走了上來,遞過來一件東西:“這是我的一些心意,也是小兒這些天讓你照顧的表示!”

    “王族長哪里話,教書育人乃老師本分,不敢收受禮物!”

    尚臣長老連忙擺手。

    教師公會的莫長老在這,就算想收,也要有這個膽子啊!

    “尚長老高潔,令人佩服!”見對方不收,王弘族長擺了擺手,踟躕了一下,接著道:“其實,今天過來,是想和長老商議個事,小兒這段時間修煉上出現了一些問題,發現長老的課,和他有些不太相符,你看……能不能把他的課退掉?”

    “退課?”

    正在一臉沉穩,滿心得意的尚臣長老,聽到這話,一個趔趄,差點沒直接摔到。

    退課?

    學的好好的,干嘛退課?

    學生退課,相當于當面打臉,表示這位老師的授課水平不行,本以為過來求他辦什么事,還滿心得意,結果是這件事,尼瑪,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他堂堂教導主任,也不用干了!

    光丟人都能丟死!

    “是啊!還望長老成全!”王弘族長道。

    “這……”尚臣長老只覺得臉蛋像是被人抽了一般,火辣辣的,想要發怒,卻又不敢,糾結了好長時間,擠出一絲笑容:“王族長哪里話,既然令郎已有決定,我這邊好說!”

    說完接過對方代表身份的玉牌,在上面滴了一滴鮮血。

    嗡!

    他的課程取消。

    “多謝尚長老了!”王弘族長滿意的點點頭,將玉牌遞給王濤。

    “哪里話,教師和學生雙方自主選擇,如果在我門下真有些不適應,退課也是正常的,就是不知道,從我這里退掉,王濤要拜誰為師?”

    心中滴血,尚臣長老臉上卻帶著笑容。

    王濤是他門下很有名的學員,每次年級考核都能得到前十的超級存在!

    這種人退課了……想想都抓狂。

    同時心中也疑惑,王弘族長非要退掉自己的課,那會讓他拜在誰的門下?

    自己是長老,又是教導主任,雖說不是整個學院教課最好的,至少也算得上明星教師,不少人擠破腦袋都想沖過來吧!

    除了自己,他真想不出來,還有什么人值得堂堂王家族長專門過來退課,讓其改投他人。

    “哦,我已有了人選!”

    王弘族長站起身來,幾步來到張懸跟前,一臉恭敬:“張老師,你看我的兒子王濤,能否拜在你的門下?成為你的學生?”

    “嘎?”

    “這……”

    “不可能吧?退掉尚臣長老的課,就是為了成為張懸的學生?”

    看到他的舉動,聽到這話,整個學心塔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瘋了。

    尤其是尚臣長老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當場死過去。

    王弘族長,你是來開玩笑的吧!

    退掉我的課,只為了加入一個師資考核得零分家伙的門下?

    尚斌、曹雄二人也傻眼了。

    二人一向瞧不起的廢物老師,竟然讓一位堂堂族長親至退掉長老的課,加入他門下,蒼天啊,大地啊,你有點天理好不好……

    不過,眾人的發瘋還沒結束,就聽到少年淡淡的聲音響起。

    “不好意思,我不收!”

    咕咚!

    眾人倒了一地。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