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囂張的白小王爺

    “白遜小王爺?”

    房間內的眾人全都一震。

    這位白遜,雖然年紀不大,卻是修煉天才,十七歲就達到武者五重巔峰,在整個天玄城都赫赫有名。

    沈追陛下曾專門評價,說他有可能成為王國最年輕的辟穴境強者!

    鎮南王鎮守南境,不在王都,因此這位小王爺并沒在洪天學院上學,不過,卻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更厲害的北武學院!

    北武學院可是有一星名師坐鎮的超級學校!

    能考入其中的,都是有名的天才。

    這些天鎮南王回天玄城述職,他也跟了過來,只是……來這干什么?找張懸老師……

    一個是落魄最差的教師,一個是超級天才,炙手可熱權臣的獨子……兩者根本沒有半點關系啊!

    他們之間有能認識嗎?地位懸殊太大了!

    “快請!”

    雖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尚臣長老依舊不敢怠慢,連忙招了招手。

    呼!

    時間不長,一個白衣少年大步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幾個隨從,全都一身盔甲,目光冷漠。

    少年年齡不大,卻帶著極強的氣息,全身力量太陽般照耀出來,給人強大的壓力。

    同為武者五重巔峰,單從氣勢上就能看出,比尚斌、沈碧茹強大太多了。

    “見過小王爺……”

    尚臣、王弘族長等人同時起身。

    王家雖然貴為四大家族,但和這位鎮守一方的權臣,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無論何時何地,掌握軍隊的人,永遠有著話語權。

    “啊!張大師,你果然在這里……”

    隨意擺了擺手,不理會恭敬的尚臣等人,白遜眼珠子亂轉,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身影,興奮地沖到張懸面前。

    “你怎么來了?”

    張懸眉頭一皺。

    雖然陸沉大師說,要他向自己學習,可……也不用這么聽話吧,真找過來吧!

    “我爹爹述完職就走,王城我待不了多久的,當然要趕快跟大師學習,爭取通過考核啊!”白遜解釋一句。

    “大師?”

    “白遜小王爺怎么會認識他?還關系這么熟?不是稱呼老師嗎?怎么稱呼大師?”

    看到白遜果然找張懸,而且如此親熱,所有人再次懵在當場。

    怎么回事?

    他們居然真的認識……

    張懸不是老師嗎?

    大師……這是個什么稱呼?

    而且……張懸你這是什么態度?難道沒看到尚長老、王族長見到小王爺都躬身嗎?你非但不行禮,還皺眉頭,皺你妹啊……誰給你的膽子?

    “放肆!”尚臣長老再也忍不住,走上前來,帶著凌人的氣勢:“張懸,你怎么跟小王爺說話呢?還不馬上拜見?身為老師,連絲毫禮儀都不懂,簡直沒有規矩,丟人現眼!”

    說完,一臉堆笑的看向白遜:“白小王爺,你別生氣,這個張懸,實力低下,人也笨拙,不懂禮數……”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白小王爺眉頭一皺,眼中露出冰冷的寒氣,整個人像是炸毛的獅子。

    “你他媽是誰啊?滾一邊去!張懸大師,按輩分是我爺爺,你他媽這樣說,是想找死嗎?”

    “爺爺?”

    咕咚!

    眾人再次倒了一地。

    我屮艸芔茻,這尼瑪是什么稱呼?

    白小王爺的父親是鎮南王,和國王沈追陛下平輩論交……你說他是你爺爺,豈不表明他比沈追陛下還要高了一輩?

    剛才還囂張無比的尚斌長老,全身一顫,差點沒昏死過去。

    這到底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尤其是尚斌、曹雄二人,馬上就要瘋了,頭發都被抓下一撮撮,眼珠子隨時都會脫離眼眶。

    就連一直鎮定自若的莫長老,也覺得下巴一疼,不知何時把胡子揪下來了。

    “不錯!張爺爺乃一代書畫大師,實力更是強悍的我三個都不是對手,你竟然說他放肆,實力低下?你他媽的是想死?還是找練?白楊!”

    白遜大手一擺。

    “屬下在!”伴隨喊聲,一個中年人從他后面走了出來。

    “掌嘴!”白遜道。

    “是!”

    中年人走出來的時候還不怎么起眼,此刻眼皮一抬,一股煞氣瞬間涌了出來,像是從萬千尸骨中走出來的地獄惡魔一樣。

    雖然修為和尚臣長老一樣,同為辟穴境,可整個人的氣息強大的太多了。

    “兵王!”

    眾人心中一凜。

    能有這種煞氣,都是在九死一生中錘煉出來的,這種士兵,都堪稱兵王,個個意念如鐵,強悍到極致,能夠越級戰斗。

    釋放完煞氣,讓眾人心神恍惚,隨即一個箭竄,中年人白楊來到尚臣長老跟前,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一個清脆的響聲,尚臣長老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抽的和陀螺一樣,轉了一圈,鮮血狂噴,牙齒掉了十幾個。

    “你……”

    穩住身形,尚臣長老氣的快要炸了。

    他堂堂洪天學院長老,辟穴境強者,竟然被人當面抽臉……

    可……雖然發怒卻沒辦法,對方是鎮南王的獨子,白小王爺,真敢把他怎么樣,鎮南王絕對會殺過來,將他老窩都端了!

    這種事又不是沒干過。

    當年就有一個不弱于王家的大勢力,不長眼的人找白小王爺麻煩,將其打傷,被發怒的鎮南王帶兵沖入府邸,滿門抄斬,最后沈追陛下一句話沒說,反而安撫了一頓,封賞了白遜小王爺的名號。

    不然,就算他是世子,也沒資格稱為小王爺的。

    “都是張懸……”越想越氣,一腔怒火不敢對白遜,只好轉移到張懸身上。

    要不是這家伙,怎么可能會讓自己今天這么丟人現眼?

    “怎么,你不服?”

    見他臉色難看,白遜眉毛一揚,一臉紈绔模樣。

    “在下不敢!”尚臣長老心中滴血,卻咬牙道。

    “不敢最好,實話告訴你,我是救你,要是我張爺爺出手,他控制不住力氣,你肯定早就死了!”說到這白遜想起那天晚上的交戰,身體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他說的實話,眼前這位張大師,光肉身就有四十多鼎,關鍵還控制不住力氣,一巴掌抽過去,他自己沒覺著啥,你人都沒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