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怎么教?【本卷 終章 】

    教師公會的長老,和張懸前世教育局的領導一樣,有資格廢除一個學院主任職務的。

    “莫長老,看我們多年關系的份上,還望手下留情……”聽到處罰,尚臣忙道。

    此刻,他心中是崩潰的。

    莫長老是他找來,想要開出張懸教師資格的,結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變成他被開除職務!

    要不要這么坑?

    “都是你個紈绔!”

    越想越氣,看向不遠處的尚斌,他恨不得上去踢上兩腳。

    要不是這家伙,非要找這個張懸的麻煩,自己也沾惹不上啊!

    現在倒好,人家屁事沒有,自己被開除職務倒也罷了,關鍵還惹了一身騷,可以想象,教導處打壓老師,亂改成績的事一旦傳出去,他將會變成過街老鼠,人人痛罵!

    雖然自己沒做過,可……也要有人相信才行!

    人家是坑爹,你他媽是坑爺爺……

    “手下留情?尚長老,就是因為我們多年的交情,我已經給你留面子了,不然,刻意打壓同事這一條,上報公會,就有可能連你教師資格一同開除!”莫長老冷哼:“我看你以后還是好自為之吧!”

    尚臣長老知道對方說的是對的,身體一軟,坐在地上,如喪考妣。

    “張老師,今天真是打擾你了,教師之中有這樣的敗類,是公會的疏忽!”處理完三人,莫長老一臉歉意的看先張懸。

    “沒事,偶爾有一兩個敗類也算正常!”張懸擺手毫不在意。

    看到他的態度,眾人再次佩服。

    看到沒,這才是作為老師才有的胸懷……

    “那好,我現在就回公會處理這些事情,一定會給張老師一個公正的交代!”說完莫長老恨恨的看了尚臣長老一眼,轉身就走。

    “張大師,我們也走吧,你還要教我書畫呢!”

    看這邊的事情已經處理,曹雄此刻已經被打的死去活來,差不多廢了,白遜笑盈盈的來到跟前。

    “好吧!”

    點點頭,張懸和眾人一起走出學心塔。

    說實話,這次還真的很險。

    如果不是王家眾人、白遜、黃語等人恰到好處的來到,他就算能應付,也肯定要花費很大麻煩。

    尤其是趙巖峰這件事。

    其實,這件事是他耍了個心眼。

    趙巖峰根本就不是什么天生鎖脈,而是天生經脈狹窄!

    經脈狹窄,用前世的話來說,別人的是八車道,而他的是自行車道。

    這么狹窄的經脈,靈氣通過,自然會有撕裂的感覺,甚至修煉起來速度很慢,成就也有限。

    不過,和天生鎖脈卻有著本質區別。

    前者,經脈封鎖,好像道路上矗立著各種各樣的釘子戶,靈氣走到這里,根本過不去,而后者,經脈就算狹窄,至少暢通無阻,修煉不成問題。

    走火入魔,的確拓寬了他狹窄的經脈,讓其修煉更加容易,正因為如此,才能突飛猛進,達到聚息境巔峰。

    但因為這件事身體也受損的很嚴重,聚息境巔峰算是極限了,想要突破,已然不可能。

    為了補償對方,張懸這才出手,讓其突破,當然,這樣也能消除前身留下的隱患,一舉兩得。

    至少,經過這件事,恐怕再沒人會拿走火入魔說事了。

    至于怎么快讓趙巖峰突破成功,就很簡單了。

    翻完教師藏書閣內的書,早已形成第一、二、三重的天道神功,修煉過一遍,對正確的突破方法,了如指掌,再加上他體內的高純度真氣,引導對方走上正確道路,順利突破,并不復雜。

    “從現在開始,不會被隨時開除了!”

    感慨一聲,吐出一口氣。

    重生過來,他就即將被開除,哪怕收到學生,依舊覺得有陰云在頭上盤旋,現在,算是徹底清除了!

    走出學心塔,安排王巖和王濤一樣,以后可以過來旁聽,這才讓王家眾人悻悻離開。

    至于趙巖峰,眼巴巴的看過來,很顯然張老師露的一手,讓他動心,希望能再次回歸門下。

    不過,這個建議被張懸直接拒絕。

    開玩笑!

    哥是帶金手指的穿越者,遲早成為名師的存在,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豈不弄的我很沒面子?

    前身弄的你走火入魔,我幫你突破到武者二重,恩怨兩清,再也不想沾惹了。

    被他拒絕,趙巖峰臉上滿是失落,不過時間不長,想到了什么,眼中再次露出了堅韌,和王巖等人轉身離開。

    “黃語小姐,不知如何才能成為助教?”

    走在路上,張懸忍不住問道。

    經過這件事,他也算知道,想要在這個世界立足,不被人找麻煩,只有成為名師!

    而想要成為名師,首先要成為助教。

    “助教是一種稱呼,不像名師一樣需要考核!主要看運氣,只要有名師看上,聘請你做,你就是助教!”黃語解釋。

    “哦!”張懸點頭。

    其實這個助教說白了,和前世的教授助理一樣,雖然沒有實權,只是代言人,卻代表了名師的臉面,有著極高的地位。

    “你是名師助教,那書屋……”張懸疑惑的看過來。

    聽到黃語竟然是名師助教,他還是很震驚的,之前見她能隨意進入陸沉大師院落,就知道身份不一般,只是沒想到這么不一般。

    而且,堂堂助教,這可是比洪天學院長老都尊崇的地位,為什么要在商場開個沒人光顧的小書屋?

    “我雖然僥幸被劉師看重,成為他老人家的助教,但本身還是太年輕了,需要沉淀沉淀才能讓人信服,因此聽從劉師安排,選擇在商場這種人流很多的地方,開個小店,修身養性,磨礪鋒芒,同時也能學習更多知識……”黃語解釋。

    張懸點頭。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有時候別小看開個小店鋪的,其實這些人,對人性才是最了解的,比一些專家、學者都要強!

    想要真正了解人性,更好的磨礪自己,去最底層,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黃語做為教師公會會長的女兒,從小就含著金鑰匙長大,這位劉師這樣做,也是想好好培養,讓她經歷更多的事情。

    又聊了一會,對名師和助教都了解一些,這才忍不住感慨。

    這個世界,師道為尊,老師的地位,十分崇高,比前世強的太多了。

    什么煉丹師、煉器師、煉寶師……上九流的諸多職業,都不及名師。

    也難怪,這個世界,無論修煉,還是學習各種職業,都需要老師指點,連老師都不尊重,又怎么可能進步?

    “對了,陸沉大師到底考核你們什么?讓你們非要跟我學習才行?”

    知道老師的地位,張懸將心中另外一個疑惑問了出來。

    白遜是鎮南王小王爺,黃語是教師公會會長的女兒,自身更是名師助理,按照道理,他們這種地位,還需要別人考核?

    “陸沉大師家里有一副珍藏不知多少年的……我們兩個都想要,大師這才故意給我們設下難題,進行考核!”

    黃語解釋道。

    “墨軒圖?”張懸眉頭一皺:“當年畫道宗師墨塵子的墨軒圖?你們都不懂書畫……要這個干什么?”

    瀏覽藏書閣諸多書籍,其中有關于這個墨軒圖的記載,說是百年前以為畫道宗師留下的墨寶,珍貴無比,價值連城。

    “是……送人!”

    黃語臉色一紅。

    “送人?”

    張懸這才明白過來。

    白遜和她都看上了這個墨軒圖,想要問陸沉大師索要,大師答應給他們,不過,前提是他們之中誰先通過考核。

    這個所謂的考核,應該就是辨識書畫了。

    “張大師,你對書畫這么了解,只看一眼就能辨識出這么多問題,能不能教教我們?”

    白遜眼巴巴的看過來。

    “是啊,教教我們吧!”黃語也看過來。

    “教你們?”

    他能辨識書畫,靠的是天道圖書館,其實……本身對書畫一竅不通,怎么教?

    看著二人滿是期待的眼神,張懸滿臉尷尬,不知該怎么辦了。

    第一卷結束!第二卷開啟!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