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二境?【第六更,7746月票加更】

    “而且,作畫講究的是意境,沒有意境,再惟妙惟肖都沒用,左右游龍,等于將完整的畫面硬生生分割成兩份,意境有了裂痕……所以,這幅畫,即便完美結上,也恐怕很難達到第三境。”

    左右手配合再好,也是把畫面分割開來,整體意境肯定會差上不少。

    “過度炫耀畫技,而失去本來作畫的目的,浮夸!”解釋完,原語大師搖了搖頭。

    震驚過后,他對這位張懸的印象非凡沒有好轉,變得更壞。

    傲慢無禮,讓他們等到中午不來;作畫前要調整狀態,耽誤兩、三個時辰,沒時間概念;現在更是炫耀畫技,失去本來作畫的意義,簡直就是心態不穩,浮夸至極。

    作畫沒有平和心,只想著讓別人震驚,給別人看,就算技藝再高,又有什么用?難成一代大師。

    “張小兄弟還年輕,愛出風頭也是正常……”

    陸沉大師知道老友的脾氣,有什么話從不藏著掖著,直接就說,苦笑一聲道。

    年輕人嘛,愛炫技,屬于正常,總不能跟他們這些要入土的人一樣吧。

    “做出最好的畫,就是出風頭,左右游龍只是街頭那些匠人,用來批量生產畫作用的,不改這個習慣,恐怕終生都難有成就!”

    原語大師語氣沒有絲毫客氣。

    “呃……”

    聽他這樣評價,黃語二人一個個沉默不言。

    作畫上,他們肯定沒眼前這位老者有發言權,也無法反駁。

    陸沉正想再說兩句,就聽白遜的聲音響起。

    “快看,已經開始對接了……”

    眾人看去,果然見張懸雙手的畫筆,已經匯聚在一起,紙上的畫面,也開始結合。

    “這個……接不上吧!”

    看了一眼,黃語忍不住道。

    眼見左右兩幅畫面馬上接在一起了,可兩側紙張上的墨色深淺、畫風、韻味,沒有一點相同,甚至色度都不一樣,這種情況就算成功匯在一起,也是兩種風格,不是一幅畫……

    一半亮度高,一半亮度低……接在一起,也是廢品。

    難道,失敗了?

    “是接不上……”

    本來還想替張懸說兩句好話的陸沉大師,此刻也啞了下來,臉色也不太好看,手指用力,將胡子捏斷了好幾根都不自知。

    雖然不想承認,但憑借他對作畫的研究,可以清晰看出左右兩側的畫面完全不同,像是兩個世界一般,根本不可能融合,難道這位張小友,真和原兄說的一樣,太過浮夸?

    之前雖然只接觸一次,但謙虛謹慎,彬彬有禮,不像這種人啊……

    如果真是這種性格,以后在書畫上恐怕真的很難有更高成就……

    “接不上就是廢品,等了一下午,沒想到等來這東西……”原語大師搖頭,滿是失望。

    陸沉說出張懸事跡的時候,他還是抱有很大希望的,本以為真是個少年天才,能將書畫發揚光大,親眼見了才知道,是個浮夸之輩。

    明明沒本事,安心作畫即可,還偏要裝什么高手,用左右游龍,這下好了,兩幅畫的風格不一樣,接都接不到一起,我看你怎么下臺。

    裝逼首先要先有這個本事才行,否則,只會把自己裝成傻逼。

    很明顯,這位張懸就是后者。

    嘆息一聲,緩緩閉上了眼睛,不再去看。

    不是不想看,而是生怕看到對方接不上出丑的樣子,會更加生氣。

    “嗯?”

    “不對,這……”

    “這怎么可能?”

    剛將眼睛閉上,緊接著耳邊就響起了驚嘆的聲音,似乎看到了某些難以置信的場景。

    眉毛一皺,再次將眼睛睜開,隨即看到陸沉大師、黃語、白遜三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緊盯著前面,見鬼了一般。

    “怎么了?就算接不上,也不至于這么驚訝吧……”

    略帶疑惑,原語大師也忍不住看了過去,只一眼,瞳孔陡然收縮,身體一晃,呆在原地:“這……這……怎么個情況?”

    他也傻了。

    只見正前方,兩幅畫結合的地方,張懸畫筆輕輕一勾,一道院墻出現,如同一個屏障將兩幅畫分成了兩個部分。

    之前的無法接上的違和感,在墻壁的分割下,沒有絲毫不對勁,反而給人另外一個世界的感覺。

    “是這個小院……”

    白遜忍不住喊道。

    這時他看了出來,張懸左手畫的正是他們所在的院落,其中有人作畫,有人評點,氣氛祥和,右手畫的則是另外一個院落,其中花團錦簇,鳥雀飛舞,其中還有各種動物穿梭齊間,蟬聲嘹亮,給人一種喧鬧的世外桃源之感。

    一邊是人,一邊是物,一邊安靜,一邊喧鬧,本就是兩個環境,兩種狀態,韻味不同,之前左右兩側的違和,居然這個墻壁下,瞬間融為一體,給人一種完美之感。

    “神來之筆,絕對是神來之筆……”

    陸沉大師不停哆嗦。

    他之前和原語大師的想法一樣,也覺得張懸這幅畫肯定廢了,做夢都沒想到,明明兩個韻味不同的場景,一道院墻下,變得無比和諧,動靜有度,給人另一樣的美感和享受。

    靜中有動,動中有靜。

    可以說,這墻壁,絕對是神來之筆。

    一墻之隔,咫尺天涯,整副畫的質量,立刻上了一大截不止。

    “厲害……”

    原語大師也憋了半天,吐出兩個字。

    很顯然,這一道院墻,是他沒想到的。

    如果院墻兩側的意境都一樣,反而會變成敗筆。

    “獻丑了!”

    院墻畫完,整幅作品也完成了,張懸放下毛筆,輕輕一笑:“還請幾位過來鑒定吧!”

    他剛學會作畫,不知道畫什么,就將眾人所在的院落和隔壁院子畫了出來。

    “我來看看!”

    陸沉大師當先走了過來,低頭看向眼前的畫面。

    黃語、白遜等人也緊跟著來到跟前。

    之前他們離的遠,看不清楚,所以一開始沒看出是這里,此時近距離一看,全都不由驚嘆。

    院落的景物,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一個個仿佛活了一般,在他畫筆的演繹下,浮于紙面,美麗至極。

    “好漂亮……”

    忍不住贊揚,黃語美目放光。

    雖然左右手同時作畫,但細節上無可挑剔,就連一個桌子一個凳子,都清晰可見,畫面上眾人的表情都在,好像印在上面一樣,整幅畫漂亮的不像話。

    “可惜……”

    看了一會,原語大師忍不住搖頭,就連一側的陸沉大師也臉上露出惋惜之意。

    “這幅畫很漂亮啊,還有什么不對勁?”不知他們嘆息什么,白遜忍不住開口。

    說實話,他沒看出這幅畫到底有啥問題,感覺比起之前的兩幅,也不遑多讓。

    “這幅畫,畫工無懈可擊,沒有絲毫錯誤,色彩、配合……也全都是上上之作,只是和我之前說的一樣,左右融合,太過注重細節,反而缺乏了意境!沒有意境,最多只達到第二境靈動,距離意存,還有很大一段差距!”

    陸沉大師搖了搖頭。

    書畫分為四個境界,錄實、靈動、意存、驚鴻。

    之前原語、陸沉兩位大師畫出的都是第三境,蘊含意境,一看之下給人心曠神怡之感。

    張懸這副,雖然筆鋒細膩,無論結構還是布局,都沒問題,但可惜……缺了這種感覺。

    沒有意境的話,最多也就是第二境靈動境界,算不上什么珍品。

    “可惜了,不過,張小兄弟還年輕的很,等到我們這個年紀,就可以隨便畫出三境,乃至四境的畫作了!”

    陸沉大師安慰。

    雖然沒達到第三境,他還是比較震驚的。

    畢竟張懸不到二十歲,這種年紀,就有如此高深的繪畫技巧,即便是他,都贊揚不已。

    “算有些真才實學!”原語大師也點點頭,看向張懸,語氣中帶著訓斥的味道:“不過,年輕人還是要低調些好!”

    經過一系列事,對張懸的印象差了些,但這幅畫,的確不錯,除了沒意境,他也挑不出毛病,看來這家伙,并非騙子,是實打實有些本事。

    不過,這點本事,就如此恃才傲物,讓他們等這么久,內心深處,還是有些不高興的。

    “低調?”聽到對方話里有話,張懸知道肯定是拖了太久,對方生氣了,尷尬的一笑:“是,是,是我耽誤時間太久了,十分抱歉!”

    “這還差不多!”見他態度很好,原語大師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你現在的基礎不錯,以后好好培養,好好游歷,畫出第三境的畫作,也指日可待,千萬不要因為狂妄,浪費了天賦!”

    “是啊,想要做出有意境的畫作,首先要多觀察,對世界有更深的了解,對周圍有更深的認識!”

    陸沉大師也諄諄教導。

    “受教了!”

    張懸知道對方是好意,忍不住點點頭。

    “那好,我們都完畫了,你們兩個開始鑒賞吧……”見他虛心接受,陸沉不再多說,正想讓黃語二人考核繼續,就聽到白遜驚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不對……張大師這幅畫的人和鳥獸,怎么……都沒有眼睛?”

    之前眾人都只看整幅畫的布局和結構了,并未注意這些細節,此刻一看,果然發現整幅畫上的人和鳥獸,都還沒畫眼睛。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uu小說,或者直接訪問網站www.uuxs.net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