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算我贏嗎?【第一更】

    “你畫的?”

    房間啞然。

    緊接著嘩聲響起。

    “你說這五境圖畫是你畫的?張懸,你可真笑死我了,就算鑒賞不出來,認輸就是,不用這么裝吧!”

    “臉可真大,裝逼總要有個限度,你畫的,咋不說,你就是云少卿宗師?”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你知道五境畫作代表的意義嗎?還你畫的?開什么玩笑!”

    田龍、陸尋、王超全都冷笑出聲,一個個看向張懸像是看著一個傻子。

    五境畫作,什么概念?

    整個天玄王國,都沒一個人能夠畫出,就連陸尋的父親,帝師陸沉大師,都做不到,一個學院老師,不足二十歲的小子,說他能作出,這不是開玩笑是什么?

    “劉凌,這就是你們看上,打算招為學徒的人?不知天高地厚,夸夸其談,這種人也配做老師?”

    田老一甩衣袖,臉色陰沉下來。

    劉師將這幅畫當做壽禮送過來,他整日掛在房間,仔細摸索,驚為天人,一直覺得是某個書畫大宗師留下的墨寶,心生仰慕,這家伙卻說是他的畫的?

    簡直就是侮辱名畫。

    “田老師,這幅畫……”

    聽到老師的質問,劉凌滿臉糾結:“……真是張懸老師畫的!”

    “怎么,你也承認他狂妄了吧……嗯?你說什么?”田老沒聽清,自言自語了一句,突然反應過來,差點暈過去,嘴唇發顫:“他……他畫的?”

    “是,這幅畫……是張老師前幾天親手所畫……”

    劉凌苦笑著道。

    當初黃語將這副拿過來,交給他當賀禮的時候,說實話他也懵了。

    五境畫作,就算在北武二等王國,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居然出自洪天學院,一個不足二十歲的老師之手……

    就算親耳聽見,都覺得腦中發暈,難以相信。

    “這……這……”

    田老瞳孔一縮,老臉一下漲的透紅,恨不得有地縫鉆進去。

    劉凌做為名師,不可能信口雌黃,也就說明……這幅畫,真是這位張老師畫的。

    自己口口聲聲崇拜有嘉,有生之年想要拜見,結果真見到了,還質疑對方……

    “我不信……他就算從娘胎學習書畫,也不可能畫出這么厲害的畫作……”聽到劉師承認,陸尋咬牙看過來。

    剛將作畫的作者,夸到天上去了,又是這種手法,又是那種筆鋒……又是這個大師,又是那個宗師,恨不得跪舔,結果……是他一直想懟的這位,打死也不相信。

    “我也不信,劉師千萬別被他騙了……”

    王超也一聲嘶吼。

    不過,二人的吼聲還沒結束,就見張懸已經來到書畫跟前,手掌與之輕輕接觸。

    嗡!

    一陣清鳴,畫卷上的野鹿立刻像活了一般,扭頭沖了過來,片刻后消散在空中。

    “這是……本源化靈?只有書畫的創作者才具備的本源化靈?”

    “一幅書畫,蘊含了創作者的全部心血,與他的精氣神能夠完美呼應,達到五境的畫作,只要作者觸碰,就會自動化靈……”

    “這……真是他畫的……”

    達到化靈境的書畫,想要分辨誰畫的十分容易,只要創作者手掌接觸,畫卷會自動展示化靈效果。

    看到野鹿奔跑,畫卷上氣息流轉,與不遠處的張懸老師交相呼應……再傻的人也知道,這幅畫的作者,肯定是他了。

    “這……怎么可能?”

    陸尋一個趔趄,摔倒在地,欲哭無淚。

    剛才他還自信的說,這幅畫的作者肯定是云少卿大師,用的肯定是雙鉤筆法,結果……現實就狠狠打了一巴掌。

    大哥,如果早知道你是書畫宗師,我跟比個毛線啊!

    這不是找削嗎?

    一側的王超、田龍也覺得全身抽搐,快要暈過去。

    尤其是田龍,這時終于明白為何原語大師都對這家伙這么恭敬,甚至還要跟他學習了……

    一個能畫出五境畫作的宗師級別書畫師……值得他這么尊敬。

    “張懸宗師,是我眼拙,還請見諒……”

    田老也臉色難看的起身抱拳,一瞬間仿佛老了十幾歲。

    一輩子教書育人,享有很大名聲,結果在這栽了跟斗。

    讓陸尋和一個書畫宗師比試書畫?

    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嗎?

    本想幫他拜師,結果……就這樣把他坑了,還是坑的很慘的那種……

    難怪劉凌他們擠破了頭顱也要收他為學徒,不顧名師身份,原來如此。

    一位能畫出五境的書畫宗師,一旦成為學徒,就立刻擁有考核名師的資格,真要成功,作為老師也會響徹王國!

    沒回答田老的話,張懸安靜的站在書畫前,看著眼前的畫卷:“這幅畫是幾天前我在陸沉大師府邸畫的,并沒有站在草原,也沒用雙鉤筆法,而是用了左右游龍的手法,總共畫出來用了四十七個呼吸,沒有所謂的兩三天。”

    “左右游龍?”

    “四十七個呼吸?”

    陸尋嘴角再次一抽。

    剛才他還信誓旦旦的說,作出這幅畫的就算是宗師,也花費了至少兩三天,而且還是身處草原,有感而發,結果做夢都沒想到,就在他家畫的,還只用了這么短的時間……

    更夸張的是,用了街邊匠人印刷書畫的技巧做出五境名畫……

    這也太逆天了吧!

    聽到這些,田龍更是快要哭了。

    剛才對方說這個技巧的時候,還被他罵的狗血噴頭,結果眨眼間就證實……是真的!

    左右游龍這種趕速度的作畫手法,也能做出這么牛逼的畫?

    張老師,你到底達到了什么水平?

    不理會二人的態度,張懸手指在畫卷上一彈:“不知這里可有筆墨?”

    “有,有!”

    田老一招手,田剛立刻著急跑了出去,時間不長,就將筆墨帶了過來,因為太過激動,進屋的時候,差點摔倒。

    只要不傻,都知道這位張老師,肯定要為這副書畫留下名字了。

    一幅畫,留名字和不留名字,價值差別很大,往往就會一躍數十倍。

    尤其這位張老師如此年輕就成為書畫宗師,一旦再過數年,成為名師,響徹周邊王國,留下名字的畫作,價值肯定會再次暴增。

    當然,價值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能親眼見到一位書畫宗師提筆寫字,何等榮幸!

    “這幅圖沒有揮毫潑墨的氣勢,也沒有陸老師說的意境高遠,揮毫青天圖這個名字,肯定是承受不起的!”拿起筆沾滿墨水,張懸站在畫卷前,沒有絲毫猶豫,毛筆向前舞動。

    刷刷刷!

    兩個大字立刻出現畫卷上方。

    “野鹿?”

    看到他寫出的名字,眾人同時一愣。

    本以為會命個多厲害的名字,【野鹿】未免太隨意了吧。

    “直抒胸臆,這才是真正書畫宗師的境界。”

    沉靜片刻,田老開口。

    “是啊,這幅圖,最主要的就是野鹿,其他的都是陪襯,所謂的氣質,所謂的意境,都是它帶來的,叫【野鹿】,聽起來簡單,沒有氣勢,卻等于把這幅畫的主要內容全部展現出來,讓整幅畫再次提升了一個高度。”

    劉凌感嘆。

    不愧是張老師,年紀輕輕就成為書畫宗師的存在,雖然只是個簡單名字,卻直接將畫的品質再次提升。

    “不僅僅如此,如果這幅畫叫揮毫青天圖,看到這幅畫的人,受到影響,就會不自然的為其中的氣勢感染,再無法理解其他韻味。而叫【野鹿】,簡單是簡單了,卻沒思維限制,每一個看畫的人,都會心生遐想,讓圖的韻味更足,意境更加遼闊。”

    莊賢開口。

    “是啊,神來之筆,神來之筆啊……”鄭非點點頭,正想說出自己的簡介突然一愣,向前一指:“快看!”

    眾人看去,只見畫卷中的野鹿再次竄了出來,滿是眷戀的看向張懸,并在他的手臂上蹭了幾下,這才慢慢消散。

    “這是……靈智?”

    “靈智境的畫作?不對,還沒達到,如果達到,這頭野鹿,在外界待得時間肯定比這長久。”

    “雖然不是,卻也差不多快到了,增加了名字,就讓這幅畫,提升了接近一個級別,無限接近六境……”

    看到野鹿的樣子,眾人全都一震,一個個激動的臉色漲紅。

    書畫境界,前四境,分別是錄實、靈動、意存、驚鴻。

    第五境為化靈。

    化靈之上還有第六境,也就是他們剛說的靈智。

    據說達到這種境界的畫作,其中書畫的動物,完全有了自己的靈智,甚至還可以吸收靈氣短時間內維持形態,從書畫中出來,神奇無比。

    本以為傳說,做夢都沒想到,竟然親眼看到了。

    眼前這副,其中的野鹿雖然不會吸收靈氣在空中多維持一段時間,但能夠對作者眷戀,說明已經快具備了靈智。

    一旦放在靈氣充足處,溫養百年,未必就不能成為真正的六境畫作!

    一個名字,就讓整幅畫,硬生生拔了接近一個級別,“野鹿”二字,絕對一字萬金!

    所有人此刻都看向眼前的青年,眼神火熱。

    尤其是黃語、白遜等人,激動的都有些顫抖。

    不理會眾人的激動,張懸將毛筆放了下來,環顧一周。

    “我鑒賞完了,這個考驗……算我贏嗎?”

    (今天爆發,求月票,推薦票!各位,給老涯動力吧,讓老涯再次瘋狂起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