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殿主救我

    張懸沒劍,也沒有任何兵器,唯一一柄獸堂長老贈送的長劍,給了趙雅。

    此時對方拿出兵器,逼他使用兵器,眼睛落在女孩身上,立刻喊出聲來。

    “劍?”

    趙雅遲疑了一下,還是玉手一抖,長劍筆直向眼前的柳老師飛了過去。

    不知道這位柳老師為何會向她借劍,但這次既然是來幫助他的,也就無所謂了。

    嘩啦!

    長劍出鞘,寒芒四射,張懸整個人的氣質頓時變了,宛如立刻和劍融合在一起,氣息直沖云霄,要將青天都割破。

    叮叮叮叮叮!

    所有帶劍的武者,手中的長劍宛如見到了王者,同時發出清脆的鳴響,匯聚起來形成一道嘹亮之音。

    “萬劍齊鳴……這是比劍意還高境界的劍心境?”

    “二十來歲的柳會長,領悟了劍心?”

    “他……怎么做到的?”

    ……

    眾人都劇烈顫抖,看怪物一樣的看過來。

    修煉兵器,領悟兵器真意,只是第一步,達到更高深境界才是兵器之心!

    劍心,說明對劍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一種駭人聽聞的地步,據說連一些超越至尊的強者都無法做到,此刻在一個只有宗師巔峰的青年身上使出,如何不讓人驚訝?

    劍心,以心為劍,以意趨勢,所到之處,皆是劍招。

    如此年紀領悟這種意境,用劍方面,同級別,已無敵手。

    “不對,不是劍心!”

    人群后面剛來到的姜堂主,緩緩搖頭。

    別人不知道柳會長的身份,他知道的很清楚,名師堂一代天驕,萬一在林家隕落,總會肯定會把他活活弄死。

    因此,聽到消息,就立刻趕過來。

    不過,此時張懸占據上風,沒有任何被動,也就不用出手。

    “不是?”祝長老疑惑的看過來。

    萬劍齊鳴,龍吟嘯天,正是領悟劍心的征兆,如果不是的話,那是什么?

    “劍心分為上、中、下三種,根據領悟多寡,依次排列。正常下劍心,就可以讓長劍孕育出靈性,與人契合,宛如手臂!張師雖然引動了萬劍齊鳴,實際上只是調動了劍身的氣息,對這種靈性,還沒有完全掌握……”

    姜堂主解釋道。

    劍心,是一種境界,也代表劍有靈,劍有心。

    張懸雖然對劍領悟的很高深,甚至引動萬劍齊鳴,實際上對“靈”掌握的很少,甚至連邊緣都沒摸索到,自然也就沒有完整達到所謂的劍心境了。

    “那這是……”

    明白過來,祝長老忍不住抬頭。

    既然不是劍心境,那是什么?

    “是半心境!”

    姜堂主神色凝重:“他實際上是領悟了劍心,只不過修為沒突破,對靈性沒有完整掌握,只要實力提升,恐怕就會真正掌握,劍術一道,所向無敵!”

    “連‘靈’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掌握半心……怎么做到的?”

    說完,同時震驚無以復加。

    很多超越至尊的超級強者,日日觀察,天天研究,都無法領悟劍心,這家伙連靈是什么都不知道,甚至……連佩劍都沒有,就達到這種境界……

    想想都讓人崩潰。

    如果這個消息給那些研究劍術,一輩子而不入門的人知道,不知會不會當場郁悶而死。

    “好濃烈的劍意……”

    趙雅不知道還有劍心之說,但眼前的柳老師,身上升騰的劍意,讓她感到嬌軀顫抖,似乎整個人都被壓制,在對方面前生不出拔劍的勇氣。

    劍意碾壓!

    同樣領悟了劍意,領悟深刻的,可以輕松碾壓領悟低的。

    “用兵器,恐怕是你做出的最笨的決定!”

    長劍在手,輕輕一笑,張懸看了過來。

    天道拳法、天道身法,只有一招,而且必須近身才能攻擊,天道劍法不同,領悟劍意,一招破萬招,隨手都是招數!

    之前,和對方交手,為其真氣逼迫,沒辦法攻擊,只能躲閃,手中有劍,立刻不同了。

    完全可以與之硬抗!

    嘩啦!

    長劍一抖,劍芒呼嘯,一道璀璨的劍芒從劍尖射出,向林若天劃了過來。

    “什么?”

    林若天哭了。

    剛才對方一直躲閃,讓他打不著,本以為用上兵器,力量凝聚,攻擊范圍廣……能占上便宜,逼得他再無法逃走,做夢都沒想到……人家領悟了兵器之心!

    尼瑪!

    這怎么打?

    雖然修為達到半步至尊,可對劍的領悟,連劍意都沒達到,更別說劍心了!

    臉色難看,身體猛地一縮,躲過對方的劍氣,正想還擊,就看到一道白芒,貼著頭皮刺了過來。

    “我日!”

    感受到附著在上面的殺氣,知道一旦碰上,頭皮都會被撕開,林若天再不管不顧,就地滾了出去。

    嘩啦!

    劍芒落在地面,劃出一道深溝,巖石、泥土飛濺。

    “可惡!”

    堂堂半步至尊,竟然靠懶驢打滾才能躲避攻擊,林若天氣的快要爆炸,滾動中,手掌在地上一拍,正打算跳起來,寒毛再次炸起,情不自禁向前一滾。

    滋啦!

    剛逃離原地,剛才所在的地方,再次出現一道深溝。

    領悟劍意,能夠施展劍氣,劍氣為真氣配合長劍凝聚而成,鋒利無比,無堅不摧,他雖然是半步至尊強者,碰上這種東西,也只有挨宰的份,根本抵擋不住。

    之前他氣力渾厚,逼得對方無法近身,可在鋒利的劍氣下,這種力量就沒用了,真要施展,弄不好會被切割開來,身受重傷。

    “柳程,你……”

    連續打了兩個滾,又急又氣,林若天再次咆哮,不過,聲音沒結束,又一道劍芒筆直刺來。

    嘶啦!

    這下躲閃不及,身上一涼,寬敞的衣袖,從中撕開,頭發也掉了好幾根。

    感受到劍芒中刺骨的冰寒,知道剛才再慢一步,肯定腸穿肚爛,再顧不上廢話,連連打滾。

    ……

    “真是奇怪了,用拳法,柳會長連續躲閃,抵擋不住,沒有任何辦法……用劍,林會長連起身都做不到,只能滿地打滾……”

    “林家是以劍法聞名的家族,林家主更是王國有名的劍術大師……柳會長是醫師,普通老師,連劍都沒有!現在劍術大師拳法強,無劍的醫師劍術精……”

    “這叫什么事……”

    ……

    面面相覷,所有人傻了一樣。

    林家是用劍家族,劍術延續了不下數百年,論起劍術,甚至整個天武王國都以他為尊。

    本來眾人看到他拿出長劍,都以為這位柳會長必輸無疑,做夢都想不到,會出現這種局面。

    堂堂劍術大師的林家主,連續幾十招,反擊都反擊不了,只能滿地打滾……

    也太遜了吧!

    “不是林家主太遜,而是……柳會長太強了!”

    謝院長神色凝重:“按照正常道理,就算他領悟了劍意、劍心,只有宗師巔峰實力,不可能連續施展劍氣攻擊,而且,劍氣攻擊也有一定范圍,攻擊的越遠,對真氣的消耗也就越大!”

    天武學院幾位老師同時點頭。

    劍氣是真氣的外放,攻擊的距離越遠,散發的越快,威力越小不說,損耗還越大。

    “你們看,連續攻擊了這么多招,劍氣依舊輝煌,威力很強,逼得林家主都不敢抵抗……足以說明,他體內的真氣,要么無比渾厚,要么無比精純!”

    謝院長緩緩道:“只有真氣渾厚到一定境界,才敢如此肆無忌憚的使用,不擔心枯竭!也只有精純到一定境界,才能讓劍芒離開身體這么遠,還依舊保持聚而不散,力量十足!”

    “是啊!”

    眾人全都點頭。

    ……

    這邊所有人震驚的啞卻無言,那邊張懸手中長劍舞動如風。

    “林家主,你剛才不是要和我用兵器比試的嗎?賴在地上打滾什么意思……”

    一聲大喝,張懸義正言辭:“能不能正面和我戰斗?”

    “噗!”

    聽到這話,一陣郁悶,林若天不小心被劍氣掃中,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瘋了!

    這正是他剛才說對方的話,沒想到被直接搬了出來。

    正面對戰?

    我靠啊!

    你劍氣縱橫,打的我連抵擋的能力都沒有,怎么正面戰斗?

    剛才拳法逼得他四處躲閃,不敢正面接觸,打的好好的,裝啥逼,非要用兵器,這下好了,逼沒裝成,變的懵逼了。

    天武王國第一高手,半步至尊強者……

    誰見過被人打的,滿地打滾的高手?

    “廖殿主,大藥王,快點動手……只要毒殺這家伙,你們什么條件我都答應,而且給與雙倍!”

    又打了一會滾,知道繼續下去,早晚都會被對方的劍氣斬殺,林若天再也忍不住,一聲長嘯。

    家族的所有長老都差不多廢了,已經沒辦法對付這個青年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身后的這位廖殿主和大藥王。

    身為毒殿殿主,可越級殺敵,只要用毒,就算劍氣再強也無用!

    “好,記住你的話,此人,我來幫你解決!”聽到承諾,廖勛滿意的點點頭走了出來。

    “廖殿主?大藥王?毒殺?難道是……紅蓮城的大藥王,毒殿殿主廖勛?”

    人群中不知誰喊了出來,所有人臉色同時一白,一陣嘩然。

    (周一,求推薦票!另外,又下雪了,好冷,嗚嗚!)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