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七脈暴熊

    “這是什么情況?”

    “這兩頭虎頭獸難道病了?”

    “病個毛啊,你難道沒看出來,是被嚇的……”

    “他說‘你們不倒下,我無法通過挑戰’,這兩個家伙就嚇得摔倒了……”

    鴉雀無聲之后,上方的眾人全都瘋了。

    見過蠻獸殊死相拼,寧死不屈的。

    見過高傲不羈,不給任何人面子的……

    可還從未見過,連打都不打,直接躺地上撞死的。

    你們到底是多怕這家伙?

    “沒出手,就嚇得以兇猛著稱的虎頭獸躺在地上裝死?”

    羅塘、方進也差點咬著自己的舌頭。

    要不要這么夸張?

    這可是虎頭獸,兇猛無比,連至尊強者都敢撕上一口的家伙!聽到打一拳,就橫躺下來,不停吐口水……

    敢再假一點,再不要臉一點嗎?

    蠻獸的尊嚴呢?

    叢林霸王的骨氣呢?

    宗師巔峰的氣度呢?

    羅塘都覺得整個人都被顛覆了。

    十分鐘前,還自信滿滿的覺得天下英雄出我輩,馴獸一道,軒轅王國無敵手,見到這個張懸,世界觀都崩塌了

    幾個呼吸就讓疾風狼趴在地上等著徹底馴服,結果這家伙……理都不理,一腳踢飛。

    你不需要蠻獸,我咬牙認了,可……一句話就嚇得虎頭獸裝死,未免有些太夸張了吧!

    “如果換做我……會怎么樣?”

    設身處地的想了一下,立刻哭喪著臉。

    要是他在對方的位置,肯定會被這三個大家伙撓死,別說將其嚇得躺在地上。

    估計是對方大吼一聲,自己躺地上裝死……

    之前封堂主等人,對這家伙推崇備至,還覺得言過其詞,現在才知道,和這家伙的確有差距,而且還是……天淵之別。

    “我也做不到……”方進也苦笑著搖頭。

    就算他現在是半步至尊強者,遇到三頭虎頭獸也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打敗,讓其臣服,也只能做夢想想。

    ……

    “虎頭獸防御最強的地方是腹部,牽扯到全身力量的發揮,他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段,擊中這里,瞬間破壞了生理結構。這才導致它嘔吐不止,站都站不起來!”

    將這一幕看在眼里,謝久晨堂主也長大了嘴巴,過了半天,才緩緩開口:“剩下兩頭虎頭獸,看到這一幕,知道一旦被打中,會和之前那個一樣,喪失戰斗力……”

    “蠻獸沒了戰斗力,就等于失去了性命,再傻也知道如何抉擇了!”

    蠻獸也會趨吉避兇,遇到一下就能讓其掛掉的,再囂張也會分場合,不可能硬著頭皮沖上去的。

    “是啊,可……虎頭獸腹部范圍這么大,一拳擊中,出現這種情況,并不光是力量強的緣故,更要對其生理結構有最完整的了解,才能在一瞬間找準肌肉、骨骼、經脈運轉的縫隙,一招擊毀……”

    魏余青長老也整個人都是懵的。

    這可是虎頭獸,別說他宗師巔峰的時候,就算是現在,想要一拳震懾的后者躺地上裝死,也做不到!

    這已經不是單純力量,而是牽扯對虎這種蠻獸生命形態了解到極點,生活和進攻習慣熟悉到令人發指,才能做到!

    可以說,已經把這種蠻獸研究到比對自己還要了解,才會如此輕描淡寫。

    這……還是人嗎?

    一個不足二十的二星馴獸師……怎么做到的?

    “如果我猜的不錯,他可能有一頭獸寵就是虎頭獸,日夜相處,這才能對其了解這么多,不然……實在想不通!”

    謝久晨堂主緩緩道。

    對任何東西熟悉,都不可能憑空而來,需要日夜相處才行找到規律。

    當年王城一位書畫師,為了能更好的畫出竹子的靈性,房子周圍種滿了竹子,日夜觀察,整整二十七年,這才畫出最有神韻的作品,一舉成名天下知!

    一些厲害的馴獸師,為了了解自己的獸寵,也都是睡覺都不離開,甚至還模仿它們的動作,才創出與之匹配的功法,了解更多的習慣,讓其信任度大增。

    世界上沒有白來的午餐,能一下找到連他們都想不到的問題,打的虎頭獸主動認輸,說明對這種蠻獸的了解,就算他們,也比擬不上。

    恐怕,在這種虎頭獸身上,沒少下功夫。

    極有可能就有一頭此類蠻獸。

    “是啊!”

    魏余青長老贊同的點頭,接著向前看去,眼中露出擔心:“對虎頭獸了解,輕松可以通過,但第三關就不太容易了!”

    “第三關是半步至尊蠻獸,【七脈暴熊】。”

    謝久晨堂主神色也逐漸凝重起來:“這種蠻獸數量稀少,而且幾乎不可能馴服,所以,想要提前了解,是不可能做到的!”

    “最關鍵的是,這家伙力大無窮,雖只有半步至尊,可真正力量恐怕已經超過了萬鼎!”

    “嗯,七脈暴熊體內只有七根經脈,看起來少,卻也等于給了它們天然的優勢,經脈少也就更加粗大,力量更強。要不是它們的動作遲緩,速度不快,絕對是至尊級別的蠻獸,而不是歸類在低一個級別之中!”

    魏余青長老點頭。

    七脈暴熊公認的是半步至尊蠻獸,主要因為它的速度不快,綜合實力和半步至尊相仿,但要是單論力量,就算一般的至尊初期,都難以比擬。

    “十獸籠第三關,為了彌補七脈暴熊的速度缺陷,故意將牢籠修的狹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挑戰者不可能找空隙鉆過去,再想憑借剛才兩關的方法,恐怕不可能了!”

    謝久晨堂主道。

    前兩關,這個張懸看起來過得輕松,實際上有投機取巧的嫌疑。

    都是掌握了兩種蠻獸的缺陷、問題,這才一擊必中,才順利完成。

    而第三關,明顯沒有類似的情況,挑戰之處狹窄無比,閃躲騰挪都困難,七脈暴熊肯定會將缺陷之處,隱藏在背后,讓你攻擊不到,就算手段再多,也只能硬碰硬對抗。

    如果相同實力倒也罷了,高一個級別,還要對付兩頭……

    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可以說幾乎沒啥獲勝的希望。

    ……

    “估計……他要止步在這里了!”

    江南屏拳頭捏緊的拳頭緩緩松開。

    一招嚇得虎頭獸裝死躲避,也給了他很大震撼。

    但七脈暴熊和虎頭獸不一樣。

    死守在狹窄的通道里,絲毫取巧不得,只能硬碰力量。

    只要力量不夠,輸……是必然的。

    從這個青年剛才和疾風狼戰斗可以看出,極其擅長速度,而這種修煉者,力量上很多都有缺陷。

    和鏡子的反正面一樣,不可能什么好處都是你的。

    “想要讓七脈暴熊折服,至尊初期都做不到,他……肯定擋不住的!”

    魏有道也有相同觀點。

    如果說第二關和虎頭獸戰斗,是兇險,而這關,就是絕望!

    會讓你知道,明明對方動作不快,卻沒有任何戰勝的可能。

    “就看他用什么兵器了!”江南屏應了一聲。

    這關,因為對抗力大無窮的家伙,可以允許使用兵器。

    可選擇兵器也是有技巧的,如果太長,地方狹窄,難以施展,反而會成為累贅。太短,對抗這么巨大的身軀的蠻獸,又沒啥作用,讓人糾結。

    選不好,就等于徹底放棄。

    “已經來到兵器架跟前了,我猜他應該會選擇巨錘之類的,厚重而又容易施展……”

    “我覺得應該是鋒利的匕首之類,使用簡單容易……”

    二人眼睛緊緊盯過去,口中推測,話沒說完,全都愣住。

    只見下方的青年,走到兵器架跟前,好像沒看到似得,抬腳走了過去,啥玩意都沒選。

    “沒選?什么意思?不會……是想赤手空拳和七脈暴熊爭斗吧?”

    “赤手空拳?這家伙沒瘋吧?”

    那可是力大無窮的七脈暴熊,依仗兵器與對方拼技巧,或許還能贏……赤手空拳,怎么打?

    這就好像拿著雞蛋碰石頭,簡直找死啊!

    “開始了……現在再想選,也晚了……”

    正在驚奇,就見青年已經來到兩頭七脈暴熊的范圍。

    吼!吼!

    兩聲憤怒的咆哮,兩個巨大的家伙,將狹窄的籠子死死擋住,氣勢洶洶的看了過來。

    似乎要將其撕碎。

    “七脈暴熊,不光力大無窮,防御也是無敵,比起虎頭獸都不差,而且又放在這種狹窄的地方……這關的確很難!”

    張懸向前看去。

    學習過的知識中,對這種蠻獸的描述不下數萬字,知道這家伙的可怕和強大。

    如果沒修煉過天道金身第二重,遇上恐怕真的很難辦,而現在嘛,倒也不算什么。

    至于兵器……

    他就學過槍法、劍法、刀法,都太過鋒利,萬一弄不好殺了,獸堂還不跟自己拼命?

    半步至尊級別的蠻獸,就算在軒轅王國獸堂,也不是一抓一大片的。

    “好了,咱們動作也快些,我還想多掙些靈獸血……”

    搖搖頭,不等對方過來,張懸當先沖過去,身體一晃,已經來到一頭七脈暴熊的跟前,雙手合抱,摟住一頭大家伙的手臂。

    “起!”

    一聲爆吼,將其甩了起來。

    “……”

    “這是什么打法?”

    魏有道、江南屏、謝久晨堂主、魏余青長老等人,同時呆傻原地。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