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一言喝退千萬軍(上)

    “厲害!”

    蠻獸背上,“公子”等人已經來到,將這一幕看在眼里,金從海忍不住喊出聲來。

    “的確很厲害,一眼看出招數的破綻所在,沖進別人眼中最危險的地方,置死地而后生,不光眼力好,還要有大毅力!”“公子”也點點頭。

    “估計這個洛千紅,已經抵擋不住了,不過……這是軒轅王宮,兵士不少,就算個人武力再強,也不可能和一個國家抗衡。我們怎么辦?要不要下去幫忙?”金從海滿是遲疑的道。

    “他肯定也知道這個問題,將古牧找來,可能就是為了抵抗這些兵士的!”“公子”道。

    諸多職業中,名師單體攻擊力最強,但要說群攻最廣,不畏懼人多,恐怕只有毒師。

    只要毒藥足夠,來的再多,也是枉然。

    “應該是!”金從海點頭。

    “先別忙,如此年輕的二星名師,一眼將半步化凡強者的破綻看出來,無論眼力,還是見識,都讓人拜服。如果他想別人插手,肯定早就告訴楊師了,沒告訴,明顯是不想麻煩別人,咱們還是先看著,等他實在堅持不住再說!”

    “公子”笑了笑。

    “是!”金從海點頭,眉毛一揚:“洛千紅輸了!”

    伴隨他的話音,下面的張懸已經從“江門”出鉆了進去,肩膀橫掃,狠狠撞在對方的胸口。

    嘭!

    被狂暴的肉身正面撞在身上,洛千紅面皮一抽,整個人瞬間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名師堂堂主,三星巔峰名師,青葉榜排行第三的半步化凡,一招敗北。

    眾人盡皆嘩然。

    一直以來,洛千紅都以無敵的姿態出現,擁有無數擁躉,本以為對付一個不足二十的家伙,手到擒來,做夢都沒想到,是手到擒來了,只不過受傷的一方變成了他,被人家“擒了”……而且,還如此徹底。

    “樓主,這個才俊榜第一名……還是丁牧太子?”

    青葉樓最高的樓層上,廖青訓長老忍不住看過來。

    “丁牧?胡說什么,當然是這位在張懸名師了,他們兩個怎么有可比性?開什么玩笑!”

    戴峰樓主道。

    “可你……剛說丁牧太子,前五百年,后五百年,蓋世無雙……”廖青訓長老滿是奇怪。

    剛把太子夸成一朵花了,天上少見,地上沒有的模樣,怎么眨眼功夫就變卦了?

    太快了些吧!

    “我說過嗎?廖長老,不要糾結這些,快點派人查一下,將他的資料給我拿過來!”被當面揭穿,戴峰樓主老臉一紅,急忙吩咐。

    “是!”廖青訓長老轉身走了出去。

    青葉樓負責搜集這個封號王國境內,以及統治境內諸多諸侯國的消息,突然多住這樣一個高手,事先居然沒有一點消息,只知道是位馴獸師,的確是他們的失職。

    “他的實力……”

    周圍眾人,驚訝的不敢相信,嘯天獸背上的莫雨更是震驚欲死。

    對方一路成長,她是親眼看到的。

    本以為,四天時間,就算成為至尊巔峰,也是最弱的,力量晉升太快,使用上肯定有些虛浮和勉強。

    怎么都沒想到……連半步化凡都輕松擊敗!

    這家伙……還是人嗎?

    不光晉升快,還一晉升就鞏固,氣力沉穩……到底怎么做到的?

    ……

    一招撞飛,身受重傷,洛千紅臉色難看,郁悶的快要發瘋,滿是后悔。

    怎么這么傻,輕易聽了丁牧的謊言。

    能逼得他躲到名師堂,怎么可能簡單?

    不摻和這個,還能保住名譽,現在好了,丟人現眼,這個名師堂堂主,以后恐怕將會成為所有人的詬病。

    “以二星名師的身份,戰斗三星,屬于以下犯上……待我處理完這里,會給名師堂一個交代,親自闖堂,向軒轅王國名師堂,要一個公道!”

    一甩衣袖,不待對方說話,張懸哼道。

    闖堂,是指孤身一人挑戰一座名師堂。

    有矛盾也好,有問題也罷,犯錯誤的名師,只要不是背叛人族,能闖過名師堂的種種桎梏,就沒資格為其定罪,總部也不再追究。

    “闖堂?”

    洛千紅臉色一白。

    名師闖堂,成功率極低,可只要成功,被闖的名師堂,就等于毀了,將會成為整個萬國聯盟的笑柄!

    他這位堂主也不用做了,不光會被撤職,弄不好還會被召回總部查辦!

    畢竟,能逼得一位名師闖堂,解決問題,足以說明事情鬧到了何種地步。

    噗通!

    身體一軟,摔倒在地。

    剛才還氣勢洶洶,聽到這話,已然提不起半點精神……

    這個丁牧,到底得罪了一個什么樣的怪物?

    ……

    不理會已經駭然變色,說不出話來的洛千紅,看了一眼,馬上就要結束儀式,繼位國王陛下的丁牧,張懸繼續向前走去。

    “給我攔住他!”

    見名師堂都沒擋住,還留下了闖堂的豪言,丁牧臉色難看,一聲大喝。

    嘩啦啦!

    伴隨他的喊聲,眾多士兵圍了上來,各種兵器出鞘出鞘,寒芒閃爍。

    這些兵士的實力都不高,只有鼎力境,可人數眾多,將這個祭天臺都圍起來,足有數千。

    數千兵士,聯合形成的攻擊,就算半步化凡都要暫避鋒芒,不敢硬碰。

    “張懸……你要小心!”

    莫雨臉色泛白。

    雙拳難敵四手。

    一個鼎力境不足為患,十個也不算什么,但數量達到一百、上千就不同了。

    一個人的力量再強,也有窮盡的時候,和數千人戰斗,磨都能將你磨死!

    這也是散修,不敢得罪國度的原因。

    一個國家面前,再厲害的強者,都只是匹夫之勇。

    “麻煩了……”

    金從海眉毛也是一皺。

    身為化凡境的強者,面對一千個武者,也能從容而退,可面對數千,就算是他,也感到了濃濃的壓力。

    大將易殺,千軍難退。

    個人實力再強,扔到一個訓練有素的軍隊里,也會受到沖擊,很難抗衡。

    “是啊,這下麻煩大了,除非……使用毒師手段!”“公子”也眉頭皺起。

    面對如此多的兵士,連金從海都覺得困難,更別說對方了。

    這個張懸剛才的表現雖然經驗,但和自己這位屬下,還是差了很大一截的。

    想要獲勝,除非使用了毒師的手段,給這么多人同時下毒。

    不然,眼力再高,力量再強,也不可能勝過前仆后繼的大軍。

    “毒師手段不能用,他身為名師,強攻一個王國,已經遭人詬病了,一旦在用毒,我怕……身份真的會遭受質疑,甚至引來更高名師堂的調查,成為人生的一大污點……”

    魏余青忍不住開口:“古牧殿主,實在不行……你動手吧!”

    身為獸堂長老,對名師這個職業,知道的很多。

    這個職業,代表著大陸的正統,所有人的行為楷模。

    強攻一個王國,要殺人家即將登基的太子,本身就很遭受質疑了,一旦再用毒師手段,以后就算到了名師堂總部,也難以分辨的清楚。

    真要把壞名聲弄出來,以后誰還敢拜師?

    肯定必然會成為生涯中的污點,再沒辦法洗脫。

    以后再想考核更高級別,也不可能了。

    “好!”

    古牧殿主點頭。

    這次受邀請過來,就是為了這事,只要出手,也算報了“師叔祖”的指點之恩了。

    “先別忙,你們看張懸的眼神!”

    答應下來,古牧殿主正在準備毒藥,就聽到一側“公子”的聲音響起。

    “眼神?”

    古牧殿主一愣,急忙看過去,果然給他看出了不尋常。

    被這么多兵士圍住,身為至尊巔峰的青年,沒有絲毫慌張,反而神色淡然。

    太沉著了。

    換做任何人都會慌張的場面,他居然絲毫都不在意。

    “恐怕他已經有了對策,不然不會這樣沉著!”

    “公子”接著道:“寫別著急出手,靜觀其變吧!”

    “嗯!”眾人同時點頭,齊刷刷向下看去,正想推測青年到底用什么方法,讓這些兵士不對他攻擊,就聽到下方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修煉之道,貴在堅持,方能進步,有所成就。鼎力境,想要突破辟穴境,需要三點,第一,認準穴道力量……”

    郎朗的聲音,從青年口中生出。

    “講課?”

    “這時候講什么課?”

    “是不是腦子被打壞了?”

    ……

    本以為他有什么對策,聽到居然開口講課,所有人全都面面相覷,一個個不明所以。

    搞什么?

    被這么多兵士圍住,開始講課了?

    人人都以為,過來鬧事,他卻大戰四方,未嘗敗績;人人覺得名師堂出面,肯定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卻口言闖堂,一點面子都不給……

    現在眾人都覺得,肯定要血洗祭天臺了,卻開始講課……

    咱能按常理出牌嗎?

    你的舉動也太讓人摸不清頭腦了吧!

    蠻獸背上的眾人也一個滿臉懵逼,搞不懂下面的張懸到底要做什么。

    “不對,他不是講課……”

    突然“公子”反應過來,臉色一變,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他這是師言天授……一言驅百敵,一語滅萬軍。”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