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裝什么死?

    妖辰獸當初在溫言嶺占山為王,土匪一個,獸堂、盟主府都拿它沒辦法,敢找麻煩的,要么被殺,要么被打的跟彩瓜似得扔到不知名角落了。

    這家伙居然一上來就想馴服它,沒直接弄死,就算給面子了。

    吼!

    蹄爪捏著裝有靈獸精血的玉瓶和儲物戒指,再次一聲吼叫。

    “咳咳!”

    張懸咳嗽了一下,滿是不好意思的翻譯:“它讓你喝了這個靈獸血……”

    妖辰獸做為他的獸寵,可以進行靈魂溝通,就算不會獸語,這些簡單的意思表達,還是能聽懂的。

    “喝獸血……”未長青哭了。

    靈獸血,只對靈獸有用,人喝了,非但沒用,弄不好還會長滿鱗片和毛發,跟鬼魅一樣……甚至弄不好還會直接掛掉!

    不是人人都有天道真氣,可以化解其中狂暴力量的。

    吼!

    見他沒動靜,妖辰獸再次咆哮,打開玉瓶就要往他口里塞。

    “張師,救我,我……不馴它了……”

    臉色一白,未長青差點魂飛魄散。

    看對方的架勢,不光要將靈液喂給自己喝,是連玉瓶都塞進他嘴里,再不開口的話,恐怕不用繼續比下去,堅持不了幾個呼吸就會掛在當場。

    這叫啥事……

    信誓旦旦的跑過來馴服對方的靈獸,誰知……這大家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別人的靈獸,看到合靈境靈獸精血,會立刻雙眼放光,各種討好,這家伙倒好,當成垃圾一樣,還要喂給自己……

    你這是不把我弄死,不開心啊……

    堂堂四星馴獸師,被靈獸踩進地面,要求馴服,這叫什么事……

    “好了,妖辰,別鬧了!”

    見再弄一會,這家伙真會掛在這里,張懸呵斥。

    “吼!”

    一臉不舍,妖辰抬起蹄爪,傲然站在擂臺一側,至于儲物戒指、玉瓶之類的,也不歸還。

    開玩笑,到它手里就成它的戰利品了,還想歸還?

    做夢!

    “咳咳!”

    吐出兩口鮮血,未長青掙扎著站起身來,面容慘白。

    馴獸還沒開始,就被靈獸打的快要死了,傳出去,這個馴獸師也不用干了……實在丟不起這個人啊!

    眼巴巴看向妖辰獸,想要索回儲物戒指和獸血,就見它眼睛一瞪,嚇得情不自禁哆縮了一下。

    索個屁啊,看對方的樣子,沒把他打死,就算很給面子了。

    眼淚流了出來。

    我是來找尊嚴的……怎么貌似比剛才還丟人……

    “看樣子,你在我獸寵這里,沒得到一點忠誠度……還有繼續比下去的必要嗎?”張懸看過來。

    互相馴服對方的獸寵,然后以忠誠度的高低,決定勝負,現在他在妖辰獸這里一點忠誠度都沒得到,繼續下去,和不繼續下去,已經沒了意義。

    “當然要繼續下去,馴獸講究機緣,你也未必會比我好太多,如果和我一樣,啥都馴服不了,咱們也最多是個平手……”

    未長青一咬牙。

    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得不到這頭妖辰獸的信任,對方也未必能得到青靈獸的忠誠度。

    弄不好也就一個平手!

    這樣,至少還能扳回一些顏面。

    “你確定?”

    張懸一臉古怪。

    “確定!”

    見他這副表情,未長青還以為不敢,冷冷一笑,雙手背在身后,再次恢復了自信,轉頭看向身邊的獸寵:“青靈,這位張師想要馴服你,只要你能抗住,替我爭氣,回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甚至,尋找古脈,讓你血脈進遷也不是問題……”

    “吼!”

    聽到主人的承諾,青靈獸巨大的眼睛,充滿了堅定,頭顱連忙點了一下。

    “無恥,太無恥了!”

    “是啊,張師剛才交代妖辰獸,要好好配合,他倒好,居然直接要求自己的獸寵,不能屈服,這樣以來,還怎么馴?”

    “這就是作弊!”

    “口口聲聲說公平,卻給自己獸寵如此明確的指示,太過分了!”

    ……

    聽到未長青的話,臺下所有人都嘩然。

    剛才張師,交代妖辰獸,要好好配合,結果你馴服不了,挨揍一頓!

    這是你自己的本領差,現在人家要馴服你的獸寵了,居然這樣要求,還有拋出巨大獎勵……

    要不要臉?

    既然比試馴獸,當然要在公平環境下,這樣做,簡直有失名師風度。

    “丟人啊……丟人!”

    紫金宗的幾個長老,沒想到宗門的天才這樣做,一個個捂著臉。

    這叫什么事……

    這下就算贏了,也無法見人了。

    ……

    “那我開始了!”

    見這家伙到現在還不死心,想讓自己馴服他的獸寵試試,張懸苦笑搖頭,看向眼前的大家伙。

    “吼!”

    一聲咆哮,青靈獸也和妖辰獸一樣,一蹄爪對張懸踩了過去。

    剛才主人受辱的情況,它看在眼里,也打算讓眼前這個張師吃個大虧。

    只不過,它才化凡四重初期的實力,和張懸比起來,差了很大一截。

    身體一晃,躲過攻擊,張懸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抽在青靈獸巨大的臉蛋上,這家伙還沒反應過來,就凌空翻個跟斗,一頭扎進地面,只留下兩個大腿在外面,不停抽搐。

    張懸擁有可媲美合靈境中期的力量,一巴掌抽過去,超過二百多萬鼎的力量,靈級下品兵器都能一下碎裂,要不是手下留情,估計這一下,不死也要殘廢。

    別說反抗,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

    “嘎?”

    “一巴掌抽的化凡四重靈獸倒栽蔥?”

    “這該多大力量?”

    所有人都懵了。

    靈獸天生強壯,依靠強大的肉身和防御,同級別根本不是對手,也就是說,這頭化凡四重初期的青靈獸,要說真正實力,絕對堪比化凡四重中期強者,甚至后期也能一戰。

    如此強大的實力,被一巴掌抽的一頭插在地上,連半點反抗能力都沒有……這該什么樣的力量?

    也太可怕了吧!

    擂臺下方,剛剛飛翔回來的吳天豪,看到這一幕,嚇得嘴唇一抽。

    本以為,剛才對方將他扔出去只是個巧合,只要稍微注意,肯定不會吃虧,現在才知道……幸虧只是將他扔出去,要是剛才這樣來一巴掌……

    估計他現在已經躺在醫師公會,不死,也面目全非了……

    “是你說他實力差的?”扭頭看向同伴:“絕交!”

    “……”同伴。

    ……

    “不對啊,張師這樣做,雖然顯示出他的實力很強,可……直接出手揍,再無法培養好感,馴獸也就不可能成功了!”

    “是啊!”

    “如果張師也沒有忠誠度,就和未師一樣,難道真的要變成平手?”

    “可惡,明明應該是張師贏得,一旦平局,麻煩無比!”

    震驚過后,眾人也反應過來。

    正常馴獸,都是拿出讓靈獸無法拒絕的好東西,獲得好感。

    跟對方動手,只會讓其越來越厭惡,再沒辦法調節。

    張師身為四星馴獸師,這點應該很清楚才是,怎么直接出手了?而且……還打的這么重!

    這樣以來,青靈獸肯定會十分厭惡,非但得不到忠誠度,弄不好,還會愈發厭惡。

    “哈哈,我看你還怎么馴服……”

    沒想到這位張懸,如此魯莽,敢對青靈獸還手,未長青身體一顫,差點笑出聲來。

    當初他馴服這家伙,可是花費了整整兩年時間,各種寶物任由對方選取,甚至還陪同一起狩獵,一起睡覺,這才讓其乖乖臣服。

    這家伙倒好,一巴掌抽的如此嚴重,以青靈獸高傲的性格,不將他撕碎就不錯了,還忠誠度,別做夢了!

    自己沒得到妖辰獸的忠誠度,對方也沒得到青靈獸的忠誠度,二人最多平手罷了!

    甚至……要說好感度的,他還是獲勝的。

    當!

    就在滿是高興的時候,就聽到銅鑼聲響起,一炷香時間恰巧到了。

    名師大比的擂臺,一炷香是個大概范圍,不過,時間到,也該決出勝負,不然不好評判。

    時間到了,就算再有其他手段想用,也來不及了,可以說……他已然立于不敗之地。

    哼!

    你們不是說我只能認輸嗎?不是說我肯定會輸嗎?

    我現在打了個平手,得到了無上尊嚴,看你們還說什么……

    越想越高興,眼睛放出精光,看向不遠處的青年,一臉傲然:“張師,你沒馴服青鷹獸,我也沒馴服妖辰獸,咱們這關就算平手,如何?”

    “平手?”

    “不錯,仔細說起來,你對青靈獸動粗,惹的它厭惡,好感度上已經輸了……”未長青道。

    不是要氣度嗎?這就是!

    明明是他輸了,還說平手……

    “厭惡?”

    正在暗暗得意,就見對面的張師搖了搖頭,一腳踹在不停擺動的大腿上:“裝什么死,還不快起來認主!”

    嘩啦!吼!

    緊接著就看到青靈獸急匆匆從地面將腦袋拔出來,一臉興奮地來到張師跟前,趴倒在地,頭顱不停蹭來,如同一頭見了主人的哈巴狗。

    “嘎?”

    一下僵直,未長青眼睛瞪得快要掉在地上。

    怎么可能?

    不是剛揍過它嗎?怎么就認主了?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嗎?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