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十葉花

    “兩位需要什么?”

    見他們走來,前臺的服務人員一臉笑意。

    是個女子,三十歲模樣,緊身的白色醫師服,顯得眉宇頗為清秀。

    這些也都是勤工儉學的名師,達到了五星下品,應該和洛七七一樣,都是二年級的學員。

    “我們想見尤虛副院長!”

    張懸開門見山。

    “副院長?”

    女子一愣,略帶疑惑的看過來:“可有預約?”

    “沒有!”張懸搖了搖頭。

    “那不好意思,副院長繁忙,沒有預約或召見,不能帶你過去!”女子搖頭。

    一個學院的副院長,六星上品名師,就算王公大臣想要見一面,都需要提前預約,豈是一個學生想見就見的?

    對方的樣子,二十來歲,估計也就是個一年級的新生,這種小人物,連個管事都沒資格去見,還想見副院長,真是無知者無畏!

    “那……如何才能得到預約或者召見?”

    張懸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

    見都說明白了,對方還不依不饒,眼中露出一絲不高興,女子擺了擺手。

    張懸撓頭。

    還以為只要見到這位尤副院長,向他打聽藥材,商定價格購買即可,沒想到人都見不到。

    不過,想想也能明白,堂堂副院長,真要什么人都能見上,也不用修煉,不用治病了,光見人都能忙死。

    “對了,我有樣東西,麻煩你遞給尤副院長一下,或許見了這東西,就可能見我!”

    遲疑了一下,張懸道。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情要做,不是信差,不可能幫你做這些事,真想見副院長,還請你擁有與其對話的資格再來……”

    見他還想遞東西,女子搖搖頭,正滿臉不悅的拒絕,就見對方手腕一翻,一個令牌出現在掌心。

    令牌正面,雕刻著特殊的圖案,一排排建筑林立,氣勢恢宏,正是名師學院。

    “長老令牌?”心中“咯噔!”一下,女子將沒說完的話,咽到口中。

    身為二年級學員,她自然能夠認出,這是代表學院長老身份的令牌,一個新生,怎么會有這東西?

    正在震驚,就見青年手腕再次翻動,又有兩枚相同的令牌取了出來。

    “我這有三個令牌,你看哪個和副院長關系好,就麻煩你幫忙送哪個!”

    將令牌隨手扔在桌子上,張懸道。

    “這……”

    嚇了一跳,女子急忙將其中一個翻開,只見后面寫了兩個字糜竹。

    “糜竹?獸院的糜、糜院長?”

    嘴唇哆嗦,打開第二個令牌,眼睛更是一黑。

    也寫了一個名字趙丙戌。

    煉器學院,趙院長!

    “同時擁有糜院長,趙院長的令牌?”顫抖著將第三個令牌翻了過來,女孩感覺如遭電擊。

    衛冉雪,驚鴻院院長!

    十大長老,個個高傲如云,就算她是二年級學員,都沒見過幾次,最多在校慶或者大比盛典上,遠遠能看上一眼。

    平時見都見不上,這位卻一口氣拿出了其中三位的私人令牌……

    女子覺得快要哭了。

    還以為是個新生,沒想到有這么大的背景。

    既然你這么厲害,直接去找尤副院長不就行了,還用說這么多廢話干啥……

    正嚇得臉色泛白,就聽到對面的青年,疑惑的聲音響起:“怎么了?難道這些令牌沒用?那這群家伙還胡亂吹牛……都啥人嘛!回頭找他們問問,實在不行,把他們喊過來……”

    “咳咳!”女孩差點沒當場嚇死。

    說三大院長吹牛……還喊過來……

    這位到底是誰啊?

    可笑她剛才還那副態度……

    身體一晃,俏臉發白:“不用了……這東西有用!”

    生怕說的多了惹對方厭煩,急忙將令牌重新遞了回去,從前臺中走出:“請跟我來!”

    不管對方剛才說的是真是假,能一下拿出三枚長老令牌,身份就已經不是她能猜測的了。

    “多了!”

    見長老令牌真有用,張懸點點頭,和魏長風跟在身后向前走去。

    時間不長,走出醫師塔,來到一個寬闊的別院外面。

    “這就是尤副院長的住所!”女子一指。

    張懸看過去。

    不愧是副院長級別強者居住的地方,比胡夭夭住的別院寬闊的多,其中有陣法籠罩,看不清楚,不過,可以感受到,其中精純、濃郁的靈氣,來回環繞,給人一種厚重之感。

    咚咚咚!

    向前一步,女子敲了敲門。

    吱呀!

    一個中年人走了出來。

    “孫老師,這兩位要見尤院長……”

    女子忙道。

    “見院長?”

    中年人孫老師眉毛一皺,看了張懸一眼,發現并不認識,隨即落在魏長風身上,眼睛一亮:“原來是靈材閣魏閣主來了,我這就去稟報家師!”

    魏長風是圣域強者,鴻遠城都數得著的人物,不少人都見過并且認識的。

    魏長風點了點頭。

    孫老師轉身走進院落,一側的女子嚇得差點沒坐在地上。

    這家伙剛才跟在青年身后,一句話都沒說,剛才還以為是個無用的下人,做夢都沒想到,竟然是靈材閣閣主!

    圣域強者做下人……這位青年到底是誰?

    臉一瞬間白了。

    孫老師走進院子,很快急匆匆的來到跟前,一躬身:“兩位,請!”

    “嗯!”

    不理會驚訝的快要傻掉的女子,張懸抬腳走了進去。

    一進入院落,立刻感到一陣藥香撲鼻,濃郁的靈氣,像是旋風在耳邊徘徊,發出嗚咽之音。

    “靈氣匯鳴?”張懸一愣。

    這種響聲,不是靈氣形成的,而是匯聚諸多寶物,形成的和鳴。

    抬頭向前看去,就見院落中,是個不大的藥園,靈氣匯鳴之處,正在其中,里面種滿了個各種各樣的植被,姹紫嫣紅,讓人看上一眼,就精神一爽。

    “斷陰草、含笑花、七心留蘭……這里居然這么多圣藥?”

    眉毛一跳。

    這個藥園雖然不大,只有幾百株藥物,卻個個級別不低,甚至圣藥,都看到了好幾株。

    “嗯?十葉花?”

    邊向前行邊仔細觀察,突然眼睛一亮。

    十葉花,圣級藥物。

    完全成熟,十片葉子上綻放十朵不同顏色的花朵,對應人的三魂七魄,魏如煙用這東西滋養靈魂的話,快了三天,慢了一周,肯定就能讓其清醒過來。

    “少爺,那株十葉花,是不是可以?”

    正在觀察,魏長風的傳音響起,很顯然,這位靈材閣閣主,也看到了這株藥材。

    為了救治女兒,他對藥材的理解,也絲毫不弱。

    “嗯,這株十葉花可以救治你女兒,不過,如果花開了的話,功效會強上不少。”張懸點頭。

    這株十葉花,只是葉片狀態,距離開花,還有一段時間。

    不過,魏如煙肯定等不到了,就算達不到最大功效,救命還是能夠做到的。

    聽到少爺確認,魏長風松了口氣,眼中滿是激動。

    “老師,魏閣主來了!”

    二人剛說完,孫老師的聲音在前面響起,隨即就看到一個老者在不遠處,彎著腰給植被施肥。

    六、七十歲的模樣,胡須斑白。

    他前方是一個鮮紅的花朵,上面紋理清晰,帶著妖艷之色,老者輕輕挖開地面,倒入一盆鮮紅的汁液,緩緩將泥土填回。

    “妖血花?”

    張懸眉毛一皺。

    這株花,他認識,雖然也是圣級藥物,卻很少有人種植。

    不是因為花朵不吉利,而是供養太難了。

    因為……這東西只有鮮血滋養,才能成活!

    養一株這樣的花朵,最少要獵殺十頭以上的靈獸,十分可怕。

    “看來這位尤副院長的年紀不小了……”

    雖然難養,功效卻是極大,一旦成熟,服用后,能讓人增加血氣,延長壽命。

    尤副院長靜心飼養,恐怕正是為了這個目的。

    不然,堂堂名師,怎么可能勞心勞力的養殖這個。

    “嗯!”

    擺了擺手,老者并未轉身,而是將土一點點踩平,這才在前方的臉盆里洗了洗手,轉身看了過來。

    “久聞魏閣主大名,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尤副院長笑著看過來。

    “在下也早聽聞尤副院長,擅長養殖藥材,今日一見,果然大開眼界!”魏長風抱拳。

    “算不上什么擅長,只是愛好而已。不知魏閣主突然造訪,所為何事?”

    尤副院長問道。

    大家都是圣域強者,雖沒見過面,卻也聽過名字,沒必要含蓄。

    從來沒有過交集,突然來到,要說沒事,他肯定都不相信。

    “尤副院長快人快語,在下前來,的確是有事相求……”

    魏長風躬身:“在下……想購買副院長院中的那株十葉花!”

    “十葉花?”

    看了一眼院中吞吐靈氣的藥材,尤副院長搖了搖頭:“不好意思,這株藥材,不賣!”

    魏長風臉色一急:“在下求這株藥材是為了救人,還望副院長成全……”

    “我已經說了,不賣,孫元,送客!”

    尤副院長擺了擺手。

    “是!”

    孫老師孫元走上前來,一躬身:“兩位,請吧!”

    “這……”

    魏長風急忙開口:“我知道貿然求藥有些唐突,但我真是為了救人,什么價格,副院長只管開口,只要我能付得起,必定在所不惜!”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