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悲慘的風老

    “……”

    面皮一抖,張懸懵了,待在原地,收手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

    有天賦就有天賦,沒天賦就沒天賦……炸了干啥?

    我只動用了點天道真氣,進行偽裝,又借助了點圖書館的力量,其他啥都沒施展……

    看剛才風老拿出這東西的樣子,當成了傳家的寶貝,就這樣就炸成粉末……還不找自己拼命?

    正不知如何是好,就看到剛才還一臉笑意的老者,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跟前,看著碎裂在地上的龜甲,面皮不停顫抖,似乎已經抓狂了。

    “老師……”

    也沒料到會出現這個結果,玉晨嚇得不敢說話。

    這東西對老師的重要性,別人理解不深,他可是深刻明白,一下碎成粉末,等于直接要了老命。

    “我的龜甲……”

    果然,不停顫抖,風老手掌伸了過去,撫摸著滿地的碎渣,宛如一瞬間老了不知多少歲。

    “風老,他不是故意的,要不……我想辦法找人幫你粘一下?你看你這個,本來就很多裂痕,快要壞了,去年我在陳家村認識一位匠人,他手工精美,價錢又公道、童叟無欺,干脆我介紹給你……”

    洛玄青安慰。

    “噗!”

    風老再也忍不住,鮮血噴出。

    “咳咳……”

    白了大舅哥一眼,張懸一陣無語。

    不會安慰人,就別安慰人好不好?

    這種級別的龜甲,珍貴無比,粘住……能有用嗎?

    “風老,既然都碎了,也就別傷心了,龜甲而已,明天我給你多抓幾只烏龜過來,想弄幾個,就弄幾個,肉還可以燉湯……”

    思索了一下,張懸滿臉誠懇。

    “噗!噗!”

    風老吐的血更多了。

    “要不,我幫你再做一個……”

    見越安慰,對方越吐血,張懸都不知道怎么說了。

    剛才觸摸了一下,天道圖書館順便生成了書籍,雖然這個龜殼,傳承悠久,級別也很高,但是缺陷也有不少,只要愿意去做,收集足夠的書籍,應該是有可能重新做出一個相同,甚至級別更高的!

    想到這,意識再次進入圖書館,打算繼續研究一下,復制這個龜甲的可能性有多大,就聽到一側玉晨滿是緊張的聲音響了起來。

    “老師……”

    聲音發顫,似乎帶著極大的恐慌。

    聽他喊得著急,滿是哀傷的風老轉過頭來。

    “你看……”

    玉晨指著頭頂。

    急忙抬頭,風老緊接著瞳孔收縮。

    見二人表情古怪,張懸等人也抬起頭來,一看之下,全都情不自禁的發呆。

    只見頭上狀如龜殼的屋頂,此刻也出現了巨大的裂痕,緩緩向上蔓延,四周用來穩固的符文和陣法,一點作用都沒有,好像遇到了一種不可逆轉的力量。

    “怎么會這樣?”

    再顧不上吐血,風老抓頭。

    羲圣龜甲,說炸就炸了,可以說年代久遠了,占卜的人多了,受到了天道的懲罰,可這個……花費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才修筑而成,堅固異常,就算是圣域八重巔峰強者,全力攻擊,都不會有事,怎么……也開始崩塌了?

    “停下!”

    一聲咆哮,手掌猛地向上抓去。

    想止住陣法的崩潰,保住這份基業。

    不過,真氣涌了上去,依舊緩解不了陣法和房屋的崩塌,好像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侵襲,非人力可以抗衡。

    這種力量面前,圣域九重,也只是螻蟻,什么都算不上。

    咔嚓!咔嚓!

    再也承受不住,一連串轟鳴,無數巖石從上方滑落,之前正在冥想的諸多天機師,全都嚇了一跳,齊刷刷睜開眼睛,紛紛向外逃去。

    張懸等人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只好將真氣祭出,形成真氣罩,擋住上面墜落的碎石。

    嘩啦啦!

    煙塵升起,原本就有些古舊的龜殼建筑,不到一分鐘就變成了一片廢墟,其中蘊含的各種陣法,也毀之一炬。

    “這……”

    張懸眨巴眼睛:“也太不結實了吧,要換做普通人,還不當場砸死?”

    外面這個龜殼建筑,還挺好看,沒想到如此中看不中用,幸虧實力強,不然,硬砸在頭上,普通人有多少命也扛不住啊。

    “噗!”

    再次顫抖,風老又吐了口血。

    “老師,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急忙來到跟前,玉晨滿是擔心的看過來,生怕老師太過傷心,氣死當場。

    “應該是天道反噬……”

    穩了一會,風老這才緩過來,吐出一口氣,看著滿地的廢墟,滿是哀傷。

    “反噬?”

    玉晨不解。

    “天機師,尋找機緣,竊取天地奧秘,自然被天道深惡痛絕。只不過,我們利用特殊手段屏蔽了這種氣機感應,對方無法發現……剛才這種手段好像突然失去了作用,天道的威嚴從內部迸發,這才變成了這樣……”

    遲疑了一下,風老緩緩道。

    身為九星天機師,雖然龜甲碎的有些奇怪,房屋塌的也有些不對勁,仔細推衍,還是能知道一些的。

    任何職業,修煉到巔峰都會遭到天地的嫉妒,就好像出竅劫、洞虛劫,都是天地對強者的懲罰。

    天機師,偷窺天道,更容易遭到懲罰,只不過提前防范措施做的好罷了,就好像一些特殊場所,一旦警察來了,會提前將錢、人藏好,娛樂性質,不牽扯賭博,抓不到人,就算違法也不至于太過嚴重。

    這種職業,能進行偷窺,自然也做好了防備,做夢都沒想到,層層防備之下,還是被發現了,不光龜甲被毀,整個圣子殿天機堂,數萬年的基業,也毀于一旦……

    握著胸口,風老滿是心疼。

    張懸眉毛一跳。

    還以為是龜殼和建筑不結實,做夢都沒想到和天道有關。

    剛才他借助了天道圖書館,來探查龜甲,龜甲碎了……來計算可否能夠雕刻,殿堂就塌了……

    難不成眼前這個局面,真的與之有關?

    真要如此,他就有很大責任了。

    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正不知道如何解釋,就見風老苦笑一聲,看了過來。

    “張師,你無需自責!這件事和你無關,可能是我們天機堂最近懈怠了,有些什么事情沒有推衍到,才出現了如此變故,正常情況下,我們這個職業,雖然不少事,要慎言慎行,注意天道的和諧,但職業本身,還是十分安全的。”

    “安全?”見對方并未怪罪自己,張懸這才松了口氣。

    天道圖書館的事情,肯定是不能說的,既然對方沒有發現,還是低調的裝迷糊為好。

    至于對方的損失,找個其他借口想辦法補償便可。

    “是啊,你看到的只是意外,這種情況萬年也不會出現一次……”

    生怕好不容易遇見的天才,出了退縮之心,風老連忙解釋:“不信,你看那邊的藏書閣,就沒有任何問題。”

    說完向一側指去。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張懸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一個建筑,矗立在不遠處,盡管和巨大的龜殼相連,卻并沒有受到影響,一排排書架并排在房間內,四周塵土飛揚,這里卻干凈如新。

    “這都是你們的藏書?”

    張懸眼睛一亮。

    只uu小說,就可以凝聚出天道功法,弄得對方如此狼狽,也可以進行補償了。

    “是啊!”

    風老點頭,生出自豪之意:“我們圣子殿的天機堂,盡管人數比其他職業要少得多,可功法秘籍,卻絲毫都不遜色,羲圣龜甲盡管出了點意外壞了,你還是可以通過看書學習,來檢測自己天賦能力的……”

    之前對方uu小說、學習,確定自己適不適合這個職業,他沒有同意,覺得挺比較麻煩。

    現在羲圣龜甲碎裂,就算想要檢測也無法做到了,只能使用這種最原始的方法。

    “那好,我先看看……”

    聽到可以隨便看,張懸松了口氣,人還沒來到跟前,眼睛就掃了過去,同時,心中暗暗低呼:“缺陷!”

    轟隆!

    話音未落,就看到眼前的書籍,立刻像是被大火灼燒了一樣,眨眼工夫燃燒成灰燼,緊接著整個建筑,也和之前的龜甲一樣,出現了巨大的裂痕。

    幾個呼吸,就塌陷下來,同樣變成了一堆廢墟。

    “藏書閣……”臉色再次一紅,風老又是一口鮮血吐出,似乎都有些抓狂了。

    這到底發生了什么?怎么眨眼工夫,天機堂接而連三的出事?

    如果是一次,可以說是沒遮掩好氣息,被天道發現了,可連續三次……就算是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張懸再次嘴角一抽:“難道因為……看書了?”

    如果之前他還不敢確定,這次,才看了一眼書籍,圖書館就崩塌,已經差不多確認了。

    轉頭看向有些呆滯的老者,心中滿是不忍:“風老、風老、風老……”

    連續喊了三聲,對方都沒有回應,心中的歉意越來越濃郁,正想仔細觀察一下,對方會不會受打擊太大,傷了元氣,就看到一道粗大的雷電不知從何而來,筆直劈在了對方的頭上。

    咔嚓!

    風老躺在了地上。

    “風老,你……”

    嘴角一抽,張懸急忙上前。

    嘭嘭嘭嘭!

    雷電將老者淹沒,只留下了一只腳,在外面不停的抽動,鞋子都抖掉了。

    (月初,求月票!)

    百度搜索【uu小說】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