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火胥古圣【第一更】

    辰庸皇的祖父,乃當年和孔師爭斗的狠人,萬世都留有其名,無人能夠超越!

    因此,這位雖然和他同為古圣,但自小就被確立為皇者,地位尊崇……什么時候冒出個少爺?

    堂堂靈族第一皇者,稱呼別人為少爺……

    誰有這個資格?

    “他是靈神的戀人……”辰庸皇解釋。

    “靈神?”

    亳塤古圣縮了縮脖子。

    靈族能夠傳承下來,正是因為靈神,眼前這位竟然是她的戀人……來頭未免太大了。

    再次看向張懸,亳塤古圣充滿了敬畏。

    此刻的張懸,不去管二人的議論,全身心沉浸在元磁力的淬煉之中。

    大圣四重不朽境,肉身、靈魂,不朽不滅,換做平時,沒有對應的天道功法,想要提升,不知花費多久,而現在,元磁石之中散發的力量,剛好可以對他進行淬煉,讓其逐漸向這個境界靠近。

    不知過了多久,身體再次發生了蛻變,全身肌肉、靈魂,發出耀眼的光芒,神圣不可侵犯。

    不朽境!

    還以為這個境界,不知要花費多久,沒想到,元磁力擁有如此功效,一舉成功。

    突破境界,張懸并未停歇,繼續吞噬四周蔓延的五彩光芒。

    這個石頭,能讓滴血重生強者都無能為力,足見可怕,伴隨進入體內的力量越來越多,修為也肉眼可見的快速增加。

    不朽境初期!

    不朽境中期!

    ……

    半個時辰,就達到了不朽境大圓滿!

    咕咕咕!

    雄渾的力量,在體內不停翻滾,達到瓶頸,再也無法進步,張懸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學生、父母一個接一個達到這種境界,終于自己也到了。

    達到不朽境大圓滿,力量比之前強大了數倍,配合上龍骨神槍,即便不適用妖異玄刀,血脈延續級別的古圣,或許也能一戰!

    當然,古圣強大的是對法則的領悟,和對天地的理解,力量上,反倒沒那么重要。

    能夠戰斗,和斬殺對方,依舊存在著一大段距離。

    “隨時可以沖擊古圣了……”

    達到這種境界,力量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代表,距離古圣只剩下臨門一腳。

    他現在心境已經突破,手里也有古圣之力,只需要領悟一種法則,超越天道,就可以去嘗試了。

    此刻的情況,只有成為古圣,才算得上一飛沖天,真正站在世界之巔。

    知道需要時間鞏固,暫時不可能沖擊成功,張懸停了下來。

    手掌一揮,漫天光芒消散,元磁石再次出現在掌心,只不過,縮小了接近一半。

    圖書館內修煉了半個多時辰,外界還不到十分鐘。

    “你的修為……”

    光芒散盡,辰庸皇隨即看出了張懸現在的實力,目瞪口呆。

    這是……又晉級了?

    不是才突破的心血來潮嗎?

    頓時有種,我是誰,我在哪的感覺,莫名的心塞。

    別人突破,需要花費心血和精力,這家伙,跟鬧著玩似得……

    還讓人活不活?

    真不知到底怎么修煉的。

    不理會二人的表情,張懸看向一側的亳塤古圣:“你身上的隱患已經解決,這塊元磁石,也被我毀掉了意念,可以當成法寶隨意使用,只不過……最好不要嘗試煉化,否則,之前的情況,可能還會出現!”

    說完,將元磁石遞了過去。

    這東西是對方花費了三千年溫養,才有了現在的樣子,雖是寶物,但已經得到了好處,不便奪人所愛。

    “多謝救命之恩……”接過元磁石,亳塤古圣松了口氣,再次看向辰庸皇:“你有什么計劃,如何報仇,我聽你的!”

    之前就答應了,現在又知曉了這位的真實身份,心中再沒半點遲疑。

    “靈皇和星皇,二人湊集了八位古圣,我們現在還是太弱,打算去邀請火胥古圣,助我一臂之力!”

    思索了片刻,辰庸皇道。

    “火胥古圣?”

    皺了皺眉,亳塤古圣看了過來:“你說的可是圣獸一族的那位老祖?當年,你出兵征討,早已結下大仇……過去邀請,它會殺了你吧!”

    火胥古圣,并非靈族強者,而是生活在靈族地域內的圣獸一族老祖。

    實力比起他只強不弱。

    只不過,這位圣獸和辰庸皇有大仇,去找它歸順,非但不會成功,弄不好,還會引起相反的效果吧!

    “達到滴血重生境界的古圣,一共就那么幾位,屈指可數,不去找它,我們不可能獲勝……”

    辰庸皇搖頭。

    其他的諸多王者,雖然強大,但他拼命的話,依舊可以抵御……可靈皇、星皇實在太強了,必須有同級別的強者才能抗衡。

    與其找些弱的,過去送死,還不如,找同級別的強者。

    “圣獸?”張懸看過來。

    “本體是一頭火焰巨獸,比起我,也不差太多,當年,和靈族戰斗,我帶領人,將其趕了出去,雙方是有些矛盾……”辰庸皇道。

    如果有其他人可以選擇,絕不會找這個,畢竟,雙方有矛盾,很容易出現相反的效果。

    “少爺,不是對馴獸有特殊的手段嗎?或許……”

    滿懷希望的看過來。

    眼前這位少爺,金身境的時候,就輕易馴服不朽境大圓滿的圣獸,這位火胥古圣雖然強大,不好馴服,但搞好關系,應該大有希望。

    “你們之間的矛盾有多大?”

    并未答應,張懸皺了皺眉,問道。

    矛盾不共戴天,無法化解,誰去都無用。

    “是種族之爭,它想帶領族人,占據靈族的一片地域,我沒答應,雙方以勝負來決定,我憑借實力,將其戰勝,趕出數千萬公里……”

    撓了撓頭,辰庸皇道。

    當年年輕氣盛,并未留手,不光將其趕走,還把它打成了重傷……

    “趕出數千萬公里?整個種族搬遷?”

    對方一說,他就知道這個矛盾幾乎沒辦法化解了,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種仇恨,我恐怕也無能為力!”

    “這……”

    聽到他都沒辦法,辰庸皇停頓了一下,牙齒咬緊,眼中露出狠辣:“實在不行,我過去負荊請罪,任殺任刮!”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