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輩分

    “好吧,不過等會你跟我外公他們說話注意一點,可別說那天的事情,稍微提下就說我幫過你們一點忙就行了。”葛東旭見左樂這樣說,只好無奈地點點頭,然后低聲說道。

    “我明白,我明白。”因為當時在市醫院時葛東旭就曾經有過交代,所以兩人都明白,聞言急忙點頭。

    葛東旭見他們明白,也就不再叮囑,帶著他們往外公那一桌走去。

    這時外公他們看到葛東旭領著左樂和許景芳他們過來,早都已經站起來,梁珍也跟著站了起來,只是臉紅紅的,雙手抓著衣襟使勁地扯來扯去,很是舉足無措。

    她現在心里自然懊悔得腸子都青了。

    大半輩子的勢利眼,天天想著如何巴結貴人,沒想到貴人就是自家人,而她卻棄之如敝履!

    這世間還有比這更諷刺,更讓人感到懊悔的事情嗎?

    “老左,景芳,這是我的外公,這是我的外婆!”葛東旭領著左樂和許景芳,先把外公外婆介紹給兩人。

    見葛東旭一個少年人直呼縣公安局局長為老左,直呼他妻子的名字,只把梁珍等人聽得心臟病都快要嚇了出來。

    “老人家好,我們給你們拜年了!”左樂和許景芳急忙伸手跟老人握了握手,又畢恭畢敬地向老人抱拳拜年,把兩位老人給慌得急忙道:“使不得,使不得。”

    “老人家,我也是許社村的,看您有些面熟,但卻想不起來,也不知道該怎么稱呼您?”跟老人打過招呼之后,許景芳特意問道。

    “我叫許國忠,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爺爺,你爺爺叫許國力對不對?”許國忠笑道。

    許國力家因為出了個縣公安局局長孫女婿,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在許社村里出了名。許國忠跟許景芳爺爺是同輩的人,自然認得她爺爺。

    “啊,那我得管您叫爺爺了。國忠爺爺,奶奶,孫女景芳給你們拜年了。”許景芳驚訝地叫了聲,然后又重新給許國忠重新正式拜過年。

    “國忠爺爺,奶奶,我這許社村女婿也給你們拜年了。”左樂跟著也叫起了爺爺奶奶。

    許哲銘等人見左樂和許景芳竟然按老規矩叫許國忠兩夫婦為爺爺奶奶,全都給聽傻了。

    倒是葛東旭暗暗松了一口氣,心想,這樣自己叫左樂老左倒是沒有什么輩分問題了。要不然自己叫他老左,他得怎么稱呼自己爸媽呀。

    倒是許國忠老兩口急忙道:“都什么年代了,不論輩分,不論輩分。”

    “應該的,應該的。”左樂和許景芳急忙道。

    見左樂和許景芳堅持,許國忠兩口子就沒辦法再說什么,只能連連說他們是好人,好官。

    話語中透著老百姓的淳樸。

    “這位是我爸爸葛勝明,這位是我媽媽許素雅。”葛東旭緊跟著便給左樂和許景芳介紹了自己的父母親。

    “叔叔阿姨好,給你們拜年了。”左樂和許景芳見兩人是葛東旭的父母親,自然不敢怠慢,急忙跟他們又是握手,又是拜年的。

    “別別,我們說起來年紀比你們還小呢。”葛勝明和許素雅紅著臉慌張道。

    許景芳跟許素瑛同學過,年紀自然要比許素雅大一些。

    “呵呵,既然景芳跟你們是同個村的,自然是按老傳統來,不好亂了輩分。”左樂說道。

    “那也不行,我爸媽年紀大,你們叫爺爺奶奶倒沒什么,我們真當不起。這樣,都叫名字,都叫名字吧!”葛勝明說道,他又哪敢當得起縣公安局局長稱呼他為叔叔啊。

    許素雅是老幺,許素瑛是倒數第二個,所以許素雅雖然才四十歲,而老人家年紀卻已經七十六歲了。

    “東旭,你看這……”左樂夫婦就有點為難地看向葛東旭。

    “還是叫名字吧,名字本來就是拿來叫的,你們要真按老傳統來,倒是把我爸媽都給叫老了!”葛東旭笑道。

    “行,那就聽你的。”左樂和許景芳夫婦其實也不習慣叫葛勝明夫婦為叔叔阿姨,只是一方面葛東旭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又是個奇人,他們心中對他很是感激和敬畏,如果跟他的父母親平輩相交,便好像占了他的便宜似的,另外一方面,是因為許景芳和許素雅是同村人,這輩分也擺在那里,所以兩人才會稱呼葛勝明夫婦為叔叔阿姨。

    見連這種事情左樂夫婦都要請示葛東旭,而且葛東旭開了口,他們才敢改口,這一幕只看得許家的人全都暗暗心驚膽戰的,不知道葛東旭究竟跟左樂夫婦是什么關系,為什么左樂堂堂一個縣公安局局長竟然會這么尊敬他一個少年人。

    當然這時心情最復雜的肯定要數梁珍,心里哪個后悔得都恨不得一頭撞死在墻上。

    介紹了父母親之后,葛東旭又把三個舅舅還有兩個舅媽介紹給了左樂和許景芳,獨獨漏過梁珍。

    這讓梁珍羞愧難當,但也知道這是自己自找的,想發火都沒地方發。當然連縣公安局局長對葛東旭都這么尊敬,以她那勢利眼的性子也絕對不敢沖葛東旭發火。

    一番介紹下來之后,許景芳的娘家人也都出于好奇全都走了過來。

    許景芳的父母親年紀畢竟大一些,算是許社村的老人,倒是認得許國忠夫婦。本來按以前,他們因為有一個縣公安局局長女婿的緣故,在村里姿態都比較高的,但見女兒和女婿都是一口一個爺爺奶奶,對他們甚是尊敬,他們自然也就不好擺什么姿態,反倒好好跟他們敘了一番舊。

    本來就是同村人,這一敘舊,倒是說出了感情來,到最后在左樂的建議下,干脆兩家人合在一起吃新年酒席。

    本來左樂身份尊貴,應該跟長輩許國忠他們坐同桌,而且還要坐上位,小輩還有女人們則另開一桌。葛東旭是小輩,自然要跟他的表兄弟們,還有他舅媽等人坐一桌。但有葛東旭還有他家的長輩在,左樂又哪好意思上座,就非要按許社村的輩分來排席位,最后無奈之下,還是在外面做生意的二舅舅許哲博有眼力,知道關鍵還是在葛東旭。

    于是建議把葛東旭叫到主桌來,不要跟表兄弟他們一起,還把他跟左樂安排在一起,左樂這才作罷。

    ps:今天三更完畢,求繼續支持,謝謝。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