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師兄前來

    “您師父也姓任?”塞信聞言不禁渾身一震。

    “是的,如果他老人家還健在的話,今年應該是一百二十六歲。”葛東旭回道。

    “您等等,您等等,我還深刻記得恩公的樣子。先父還特意畫了他的肖像掛在家中,以免后人忘了這份恩情。我這就把恩公的肖像畫下來,您看是不是他老人家。”塞信聞言手都有些顫抖起來,匆忙進屋拿了筆紙,然后快速地勾勒出了一位穿著灰色長袍,腰間掛著一個小小的八卦爐和桃木劍的中年男子。

    “沒錯,他就是我師父,姓任名遙。”葛東旭看到塞信用筆寥寥幾筆勾勒出來的中年男子,只是一眼就認出來那就是他的師父。

    說著葛東旭拿出了掛在脖子上的桃木劍,眼角不知不覺有些濕潤。

    他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一位跟他師父有過交集的奇門中人,勾起了他對師父濃濃的思念之情。

    “拜見前輩,塞信有眼不識泰山,恩將仇報,還請前輩恕罪。”一看到葛東旭拿出那桃木劍,塞信渾身不禁再次一震,人已經對著葛東旭跪了下去,老淚縱橫。

    “不知者不罪,而且你剛才所言也算是講理,說明我師父當年沒救錯人。”葛東旭上前扶起塞信說道,心中感慨萬千。

    “多謝前輩。”塞信見葛東旭沒有怪罪之意,這才大大松了一口氣,同時也是無比慶幸自己剛才沒有真正做出兇狠出格之舉,否則他以后還真沒有臉面去見他死去的父親和任遙了。

    “你今年應該八十多歲了吧,就不要叫我前輩了。”葛東旭微笑道。

    “回前輩,晚輩今年八十有七了。當年恩公救了我父子之后,不僅在我家逗留了一夜,而且還曾經指點過我父親修行,說起來,他與我父親不僅有救命之恩,還有授業解惑之恩。我今日能修行到練氣五層,跟當年恩公的指點有著莫大關系。您是恩公的弟子,我理當稱呼您為前輩。”塞信恭敬地回道。

    看著年紀已經八十七歲,并且還是泰國國師級人物的塞信,口口聲聲叫葛東旭前輩,而且態度極為恭敬,甘雷等人已經徹底驚呆了,對葛東旭越發心生敬畏。

    “既然我師父指點過你父親修行,那我就不跟你謙讓。”葛東旭聞言倒是頗感有些意外,不過隨后看塞信的目光越發多了幾分柔和親切。

    “理當如此!”塞信恭敬道,然后猶豫了下問道:“不知道恩公如今長眠何處?我是否可以前去拜祭?”

    “我師父如今長眠江南省,等此間事了,你可以隨我去一趟。”葛東旭點點頭回道。

    “多謝前輩。”塞信聞言連忙鞠躬道謝。

    葛東旭點點頭,然后目光轉向了巴查。

    巴查見葛東旭目光看向自己,渾身都不禁哆嗦了一下,急忙上前單膝跪地道:“巴查拜見葛爺,我這就命人退出此處山頭!”

    葛東旭不置可否地點點頭,然后對甘雷命令道:“等巴查退出這座山頭之后,你就命你的人駐扎在這里,不準任何人闖進此處山谷。”

    “是!”甘雷立馬立正敬禮道,目中閃著一絲激動和崇拜之色。

    “葛爺,那梭溫還有日本人呢?”巴查猶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認為呢,巴查?”葛東旭微微一笑反問道。

    巴查看著葛東旭臉上的微笑,感到一縷寒氣從脊背升起。

    “聽說那些日本人在日本頗有財勢和政治影響。”巴查壓下心頭的驚懼,猶豫了下,再次小心翼翼地道。

    “那又怎么樣?”葛東旭再次微微一笑反問道。

    巴查被問住了,而塞信已經微微躬身道:“那前輩,我在山下等候您的消息。”

    葛東旭點點頭,又看了一眼巴查,淡淡道:“巴查你應該慶幸你有一位好老師。”

    巴查聞言心頭哆嗦了一下,急忙跟著師父一樣,微微鞠躬,然后一道道命令下達下去,士兵一一開始拔營離開山頭。

    “葛爺,需不需要我們先派人去山谷還有那個天坑探查一番?”見巴查的人一一離開,甘雷先是給自己本部下達了命令,命人前來此處駐扎之后,走到葛東旭身后,小心翼翼地建議道。

    “我不擔心山谷和天坑,真要有危險,你的人也探查不出來對我的危險程度。我倒是擔心你這邊,你這邊缺乏真正的高手。這樣吧,你先命人封鎖山谷,我通知我師兄過來。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師兄是誰吧。”葛東旭沉吟片刻道。

    “當然!”甘雷聞言渾身打了個激靈,目中流露出一抹敬畏之色。

    ……

    楊銀厚的抵達自然不可能有葛東旭這么般迅速,他是過了兩天之后才抵達了山谷所在之地。

    “楊將軍!您的腿?”甘雷看到楊銀厚雙腿完好如常,精神矍鑠,差點眼珠子都瞪圓了。

    “有這么一位厲害的師弟在,你覺得我的腿還能好不起來嗎?”楊銀厚微笑道。

    “是!是!”甘雷連連點頭,額頭已經冒冷汗了。

    人的名樹的影,楊銀厚在叢林中的威名,甘雷自然一清二楚。

    “東旭,你特意把我叫來,應該真正在乎的是那天坑吧。”楊銀厚沒有再理會甘雷,而是轉向葛東旭,面色有些凝重道。

    “那是當然,一些金銀珠寶又哪里需要師兄你親自過來坐鎮啊,隨便派些人直接探查挖掘便是。”葛東旭點點頭,臉上也漸漸露出一抹凝重之色繼續道:“那天坑有些不尋常,我曾遠遠以神念探查,但深入不到多少米就沒辦法再深入,甚至連神念都被吸收走。不過那天坑卻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所以里面應該有些玄機。當然也有可能有一些危險,所以需要師兄前來坐鎮。”

    “師弟,你是一門之尊,應該由我先進入天坑一探究竟。”楊銀厚聞言神色越發凝重道。

    “你沒來前,我已經去天坑口看過了。天坑口的直徑雖然不是很大,但天坑卻非常深,至少有**百米深,而且下面還連著通道,就算里面沒有藏著什么危險的生物,單單這地形,以師兄的修為下去也不是容易之事。但對我而言,地形不是問題,就算真有什么危險生物,我想及時逃脫也不是什么問題。”葛東旭說道。

    ps:非常抱歉,今天只有一更。看來這個月算是徹底萎靡了,爭取下個月努力吧。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