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你憑什么這么說?

    “本來就沒事,是他弄不清楚,非要纏著我的女兒。你是林夏的朋友吧,好好勸勸他,弄清楚自己的狀況,別有事沒事再繼續糾纏我的女兒。”回答葛東旭的不是林夏,而是中年婦女輕蔑的口氣。

    “阿姨,我那不是糾纏,我和田佳是互相真心喜歡對方的。”林夏紅著眼道。

    “小伙子,你聽聽,你聽聽,他還是認不清楚情況。你說說看,我女兒在市區銀行上班,他在金山景區的派出所里上班,合適嗎?還有我們家怎么說在金山縣也算是有錢人家,而他家呢,他家有什么?偏癱的老爸,還有需要供讀的妹妹。跟我女兒談了這么久的朋友,也從來沒請我們上一次像樣的飯店吃飯。”

    “你再看看邰福榮,也在市工商銀行上班,而且年紀輕輕已經是一個支行里的業務副主管,父親在市區經營著一家酒店,酒店雖然不大,但已經在跟坤庭連鎖酒店談加盟的事項了,坤庭酒店你應該聽說過吧,到時加盟的事情要是能談成功,酒店事業肯定能更上一層樓。這種情況下,你說我這做父母親的應該怎么選?當然是選擇邰福榮了。”中年婦女先是一臉輕蔑地指了指林夏說了一通,然后又一臉自豪憧憬地指著邰福榮說了一通,好像他已經成了她家的女婿一樣。

    中年婦女這么一說,葛東旭總算大致理出了頭緒來,看了看中年婦女,以及他身邊一臉得意驕傲,一副勝利者姿態的邰福榮,拍了拍面帶復雜表情的林夏,示意他不要開口,然后淡淡道:“做為父母親,你從金錢物質上替女兒考慮,無可厚非,我可以理解。但兩人一旦真正在一起生活,靠的并不僅僅只有金錢物質,還需要感情,需要男人對家庭的擔當和呵護。林夏現在除了經濟基礎,還有職務差了些,但他的人品,我想應該是有保證的,以后也肯定是個對家庭負責和呵護的好男人,這點我想你們其實肯定是心知肚明的。”

    “人品能當飯吃嗎?”中年婦女撇嘴道。

    “人品是不能當飯吃,但難道你愿意你女兒嫁給一個性情薄涼,一肚子花花心腸的有錢男人嗎?”葛東旭反問道。

    “喂,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警告你,說話小心一點!”邰福榮聞言立刻臉色大變,指著葛東旭道。

    “你這么激動干什么?我又沒有說你,再說了你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難道不清楚嗎?”葛東旭冷笑道。

    “你……”邰福榮聞言氣得都握緊了拳頭。

    “行了,小伙子,你剛才說的話也不無道理,但你還年輕,有些東西你是不明白的。生活是現實的,等你以后結婚了你就明白了,現在我說再多,你和林夏一樣都不會聽得進去的。”中年男子拍了拍邰福榮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動怒,然后插話道。

    “生活是現實的,但也不是一成不變,會因為人的努力,人的運道而發生變化,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又能保證林夏以后不會出人頭地呢?既然這樣,在有感情的基礎上,為什么你們就不給他們一個機會呢?退一步說,你們是有錢人家,林夏也是公務員,兩家結合比起許多普通人家總是好許多吧!既然這樣,為什么你們就非不同意呢?這世界好的男人很多,按你們現在的挑選條件,難道說來一個比邰福榮更好的,更有錢的,你又要選擇另外一個嗎?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人心還是要懂得知足的,你們這樣的人家,要找個條件好的人家容易,但要找個真心愛你女兒,人品又好的男人卻并不容易。”葛東旭見中年男子是個明事理的人,便心平氣和地與他講道理。

    中年男子見葛東旭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說出來的話卻句句帶著人生哲理,很事故老成,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

    其實他對林夏的人品還是認同的,也認為他和自己女兒兩人若結婚,以自家的條件,真要資助一二,兩人肯定也能生活得很好,唯一麻煩的主要是工作調動方面。

    不過他也能努力努力,大不了讓女兒做出犧牲調回金山縣,或者林夏做出犧牲辭掉工作,反正警察的工資也就旱澇保收,主要是說出去比較好聽,有社會地位。

    “喂,我說老邱,你別給我腦子發熱,鬼迷心竅啊!我是好不容易說服了女兒的,你再給我三心二意,我跟你急!”中年婦女見丈夫有被說動的樣子,立馬狠狠掐了他一下。

    “叔叔,你相信我,我是真心喜歡田佳的,在大學里就喜歡她,以后肯定會好好對待她的。”邰福榮見狀也有些急了,急忙一臉鄭重地保證道。

    聽中年婦女說女兒已經被說服,葛東旭不禁皺起了眉頭,而林夏則臉色大變,道:“這不可能,阿姨你肯定是騙我的!”

    “騙不騙你,等遲些田佳過來你就知道了。她這次特意趕回來,也就是為了要跟你說清楚,既然今晚剛好在這里遇上,等她來了,到時你們當面說清楚就可以。”中年婦女說道。

    林夏聞言整個人都變得失魂落魄了,嘴里喃喃道:“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葛東旭見狀不由得心生憐憫,不過林夏的女朋友既然已經改變了主意,葛東旭這個外人也就幫不上什么忙。否則只要林夏的女朋友態度堅定,以他如今的財富和地位,想要幫林夏還是簡單的。

    最終葛東旭只好無奈地暗暗搖頭,伸手摟抱過林夏的肩頭,說道:“林夏,先別想了,走走,先去坐下吃點東西吧。”

    “沒錯,想多了也沒用,還是點點東西吃才是正道。”邰福榮見葛東旭摟抱著林夏的肩頭離去,出于對林夏的嫉妒,還有怨恨葛東旭剛才那番話,忍不住幸災樂禍地譏諷道。

    林夏聞言沒有什么反應,但葛東旭聞言卻臉色微微一變,扭頭看向邰福榮,淡淡道:“你的工作,我不會破壞規矩仗勢去干涉。不過你家酒店加盟坤庭連鎖酒店的事情,我現在可以明確告訴你,門都沒有,因為你是個讓我討厭的人!”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憑什么這么說?”邰福榮聞言臉色難看地質問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