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葛爺!高抬貴手【第六更,為盟主小樓風雨的披風賀】

    “你,你這是什么意思?這樣很好玩嗎?我爸怎么說也是大山集團的董事長,我們陳家……”年輕人總是氣盛一些,陳有發還在強壓怒火,腦子在快速轉動著尋求解決辦法時,陳健鑫見葛東旭**裸地無視他的父親,終于按壓不住心頭的沖動,沖了出來,指著葛東旭質問道。

    不過因為過于緊張和害怕,他說話的聲音都是顫抖嘶啞的。

    陳健鑫話還沒說完,陳有發已經臉色大變,剛要喝阻,黛西、宋文宏等人早已經霍然起身,黛西這位澳洲傳奇女富豪更是猛地一個旋腿,一腳狠狠地踢在了陳健鑫的肚子上。

    別看黛西長得無比的艷麗性感,讓人一看就血脈賁張,但她能被澳洲地下勢力尊稱為教母,靠的不是美貌,而是血腥的手段,而是心狠手辣。

    所以當年宋文宏介紹她時,說她是蛇蝎美人!

    她的身手又豈是一般?不僅不是一般,而且真要論打斗,十來個彪悍男子都近不了她的身。

    這一腳黛西踢出去,陳健鑫頓時一聲慘叫,整個人都后退了好幾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著肚子半天都起不來。

    場面再度陷入了一片安靜。

    除了宋文宏、林天還有魏豪,所有人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著黛西。

    誰能想到,堂堂坐擁數十億澳元的澳洲傳奇女富豪,竟然會為了陳健鑫對葛東旭一句不敬的話,驟然起身親自出手,當起了葛東旭的女打手。

    “要是在澳洲,就憑你剛才那句話,你現在已經橫尸街頭了!”黛西冷聲道,聲音中不帶一點感**彩,只有冰冷到了極點的殺意和無情。

    黛西的話音回蕩在酒吧里,清晰地落在眾人的耳中,仿若周圍樂隊的嘶吼聲,勁爆的音樂聲,已經完全離他們遠去,只有黛西的聲音在響。

    陳有發等人突然間生生打了個寒戰,這才猛然想起,眼前這位美艷的金發女郎,不僅僅只是女富豪,她還是一位非洲大地不少國家幕后的軍火商,還是澳洲地下勢力的教母!

    陳健鑫已經完全被嚇傻了,捂著肚子,連哀嚎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你看,你應該知道這樣很不好玩了。可你有沒有想過,你今天白天在學校對我兄弟做的事情,同樣很不好玩!現在,我不過晾你老子幾下,你就跟我說不好玩?你算什么東西,你老子又算什么東西?在我眼里,你們再有錢再有權,也頂不上我兄弟身上的一根毛!你有本事讓他的女人移情別戀,那是你的本事,反正這種女人也不值得我兄弟去珍惜,但你錯就錯在,你太張揚太囂張了。殺人不過頭點地,你挖了他的墻角,你還要回過頭來羞辱他,還打他,還當著我的面,還要我女朋友陪你喝酒,我草!就因為你是陳家大少嗎?”葛東旭終于緩緩站了起來,走到陳健鑫身邊,高高俯視著他,一句句質問著,到最后,想起剛才程樂皓那要死要活的頹廢樣子,還有他臉上的巴掌印,還有陳健鑫指著蔣麗麗時的囂張表情,葛東旭臉色驟然冷了下來,一把將陳健鑫從地上拎了起來。

    “懂不懂什么叫辱人者人恒辱之?”葛東旭一只手抓著陳健鑫的脖子,就那樣生生把他拎了起來,手越抓越緊,抓得陳健鑫雙腿直蹬,手拼命地去抓脖子,一張臉因為缺氧越漲越紅,到后來都成了絳紫色。

    “葛爺!葛爺!高抬貴手,都是我缺乏管教,所以才會讓這混賬不知道天高地厚,胡作非為,才……”在葛東旭一聲聲質問中,陳有發這才知道兒子闖了什么禍,再想起黛西他們對葛東旭的恭敬態度,看到兒子如今的景象,陳有發終于徹底放下了身段,情急下連葛爺都叫了出來。

    “葛爺?哈哈!你以為誰都有資格叫我葛爺嗎?”葛東旭自然不會殺人,不屑地冷冷一笑,松開了手。

    陳健鑫頓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葛先生,這件事是我兒子做錯了,您劃個道,我接下來就是。”見葛東旭松了手,陳有發暗暗松了一口氣,然后看著葛東旭說道。

    “我要真劃個道,你以為你接的下嗎?”葛東旭冷冷一笑,像打發叫花子一樣,揮揮手道:“走吧!子不教父之過,好好想想吧。”

    “謝謝葛先生大人不記小人過!”陳有發見狀暗暗松了一口氣,然后抬腳踢了還坐在地上的兒子一腳,道:“還不謝過葛先生。”

    “不必了,讓他滾!”葛東旭直接揮手道,眼眸深處閃過一抹陰冷。

    這樣的紈绔子弟,不僅羞辱打了他的兄弟,而且還指著蔣麗麗要她陪酒,明擺著要上演“強搶民女”,葛東旭又豈會真就這樣放過他?

    在剛才將他拎起時,早已經下了暗手,讓他不能人道,成了活太監!

    陳有發聞言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倍受羞辱的恨意,不過卻沒敢表現出來,而是拉起兒子轉身就走。

    “葛,葛先生,您看……”金長宏見陳有發拉著兒子走了,但葛東旭沒發話,他沒敢走啊。

    葛東旭看了金長宏父子一眼,然后厭惡地揮揮手,倒是沒再對金越下什么陰手。

    “葛爺,葛爺,都是我鬼迷了心竅,才會,才會……”見陳健鑫等人都走了,邱子薇嚇得兩腿都是發軟的,臉色慘白,見葛東旭轉身要落座,也不知道她哪里來的勇氣,突然撲過去抱著葛東旭的腿,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哭求道。

    畢竟是程樂皓曾經的戀人,葛東旭自然不可能一腳將她踹開,要踹也應該是程樂皓。

    所以看著抱著自己腿的邱子薇,葛東旭臉上只是露出厭惡之色,看向程樂皓道:“樂皓,你不準備跟邱小姐好好聊一聊嗎?”

    經過這么一連串驚心動魄的事情,程樂皓的酒早已經嚇醒了,剛才看著陳健鑫被訓得跟狗一樣,心里的那份屈辱和恨意也早已經消散得七七八八,見葛東旭問他,再看看邱子薇那可憐樣,心里暗暗嘆了一口氣,然后站了起來,對邱子薇說道:“我想,現在你應該有興趣跟我好好聊一聊了吧?”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