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雷霆手段

    隨元玄真人而來的四位道人,都是蜀山派虛字輩弟子,最年輕的便是剛剛卸任掌門之位,退為太上長老的虛塵真人,其他四人都是虛塵的師兄。

    這四人年紀最大的虛空真人已經是百歲出頭,一身修為以臻至練氣七層,與前兩年龍虎山那位去世的老前輩相當,都是奇門圈子里的傳奇人物,平時深居后山苦修,基本上不會出面的。

    只是這一次,因為有元玄真人的出現,虛空的光彩才被他掩蓋了去,讓人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元玄真人身上。

    實際上除了最年長的虛空,還有最年輕的虛塵,另外兩位,也都是奇門中的傳奇人物,都有練氣六層的修為。

    換成任何一個時候,這四人中任何一個人出現在奇門大會中,都是足矣引起轟動的大人物。

    今日這四人以隨從的身份出現,看似普通,但一旦發怒出手,又豈同尋常?

    只見劍符隨著他們的怒喝聲,有劍芒四射,緊跟著一把把飛劍沖天而起,分東南西北四面而懸,劍芒吞吐,將包括葛東旭在內的異能管理局一眾人全都包圍了起來。

    整個大殿,隨著這四把飛劍的沖天而起,溫度驟降,寒風瑟瑟,吹在身上仿若刀子割在身上一樣,不少人修為低一些的術士早已經悄悄退到殿門口附近,遠遠躲開。

    就算明云等一些修為高深的術士,這時也是微微運轉真氣,面露凝重肅然,眼中透出敬畏之色。

    大殿中之人尚且如此,面對四劍鋒芒威勢的樊洪等人就更不消說了。

    這四劍一圍,他們頓時感覺如墜冰窯,四周風刃肆虐,個個都運轉真氣,連連掐動法訣抵御,這才不至于露丑。

    “元玄真人,這就是你的態度嗎?”葛東旭似乎根本沒看到那懸在半空中的四劍鋒芒,只是看著元玄真人,沉聲問道。

    “先生!”樊洪一聽葛東旭的語氣,心里不禁一個咯噔,壓低聲音叫了一下。

    樊洪何人,見蜀山派不僅虛空等四位虛空輩長老盡出,就連元玄真人這位數十年不出的傳奇人物都突然露面,又哪會不明白蜀山派的意思。

    這是在展露他們的底蘊,這是要讓京城那邊投鼠忌器,最終使得這件事不了了之。

    而樊洪在看到元玄真人時,心中已然升起一絲退意。

    畢竟坐在他的位置上,是需要全盤考慮的!

    有元玄真人坐鎮的蜀山派,真要鎮壓下來,那代價是非常巨大,引起的轟動也是非常恐怖的。

    見樊洪低聲叫葛東旭,元玄真人沒有任何表情波動,虛空等人嘴角已經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滿頭大汗的青遠臉上更是大大松了一口,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說道:“豎子,還是快快收起你的飛劍吧!”

    “嘭!”青遠真人話音剛落,一道氣球被戳破的聲音驟然響起。

    緊跟著青遠真人臉色一瞬間變得蒼白無比,整個人也無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本還算光滑的肌膚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爬滿了皺紋。

    大殿一片死寂!

    樊洪等異能管理局的人,除了徐壘表現還算鎮定,其他人全都呆如塑泥,面如死灰。

    明云真人等全都面露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葛東旭就像看著瘋子和死人一樣。

    因為所有人都沒想到,在元玄真人的面前,葛東旭竟然真敢廢了蜀山派當代掌門的丹田!

    “豎子爾敢!”

    “殺!”

    在短暫的死寂之后,大殿里再次驟然響起聲聲怒吼聲,一道道懸而未發的飛劍,瞬間鋒芒大漲,如閃電般全都朝葛東旭激射而去。

    蜀山派,四位太上長老。

    一位練氣五層巔峰,兩位練氣六層,還有一位是練氣七層。

    四人全都憤然出手,飛劍的威勢何等強大,速度何等的快!

    樊洪等人臉色大變,連忙掐動法訣。

    只是他的術法還沒施展出來,飛劍已然劃過他們的頭頂,轉眼對準了葛東旭的腦袋。

    “憑你們也配取我性命嗎?”眾人臉色大變之際,葛東旭卻只是冷冷一笑,一黑一綠兩道虛影劍光突然從他身上沖起。

    然后迎上飛來的飛劍一絞。

    那先后飛至的飛劍頓時便被絞得寸寸斷開,化為點點光芒消失在半空中。

    在四把飛劍先后被絞斷之際,虛空等四人臉上全都涌上一抹血色,一口鮮血奪口而出。

    只是瞬間,葛東旭同樣以飛劍之術,不僅盡數破去蜀山派素來擅長的劍仙之術,并且還重創了虛空等人,讓他們體內真氣激蕩,血氣翻騰。

    整個大殿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眼前這一幕,比剛才葛東旭竟然一劍廢掉青遠真人的丹田還要震撼,還要讓人驚恐!

    一直保持著平靜表情的元玄真人終于臉色大變。

    手中不知道何時已經多了一把紫色的劍符。

    看向葛東旭的目光充滿了凝重,仿若面對的是生死大敵,再也沒有之前半點的傲然。

    “樊洪稱你為先生,看來你與他應該有些授道之恩!”元玄真人道。

    “沒錯。”葛東旭沉聲回道。

    聽到葛東旭肯定的回答,元玄真人暗暗一陣苦笑。

    他知道今天除非他能擊敗眼前這位年輕人,否則青遠真人的丹田是注定被白廢了,哪怕傳出去,也不會有人為青遠真人說一句好話,而只會說他是自找的。

    不是因為樊洪是異能管理局的主任,對于很多奇門術士而言,他們骨子里還是有些藐視世俗權勢的天性在,所以青遠真人真要廢掉樊洪的丹田,只要蜀山派能扛住壓力,他們不會覺得有什么。

    只會認為樊洪技不如人,還敢到蜀山派叫囂,那是自取羞辱!

    但多了葛東旭這個因素,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因為葛東旭至始至終沒有借用外力,他使得是奇門術法。

    你青遠真人當著他的面,要廢掉跟他有師徒之實的樊洪,他現在以奇門之術廢你丹田,奇門中人誰能指責他不對?

    青遠真人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臉色不禁大變,心有不甘地望向他的師祖。

    現在他復仇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元玄師祖身上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