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三十七章 勝王敗寇

    潘大力同樣騎著一頭渾體漆黑的云豹,手中拿著一個攝魂鈴,身后跟著一頭被黑色斗篷遮掩起來的僵尸。

    只是潘大力身后跟著的僵尸散發出來的陰煞死氣比起褚獰身后跟著的那一頭淡了許多。

    “師兄你的僵尸快要進化為銀甲僵了吧?”潘大力與褚獰并駕齊驅,一臉羨慕道。

    “銀甲僵談何容易啊!不僅需要僵尸本身底子好,而且更需要后天淬煉栽培。這頭僵尸,不知道耗費了為兄多少心血,如今方才看到了一絲進化為銀甲僵的苗頭,但要真正進化為銀甲僵,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褚獰回道。

    “那已經很厲害了,等哪一天師兄的僵尸進化為銀甲僵,在我們這一代的同門師兄弟中就沒人能與師兄您比肩了!”潘大力拍馬道。

    “哈哈!那是。有了銀甲僵,那便多了一位龍虎境強者打手,同門師兄弟中還有誰敢惹我!”褚獰聞言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僵尸進化為了銀甲僵,不禁放聲狂笑起來。

    兩人說話間,陰煞死氣從他們隨行的僵尸身上散發過來,陰風陣陣,街道上的人們早便嚇得四處躲閃,店門也都關了起來。不過片刻功夫,大街上已經空空蕩蕩,不見一人。

    秦府,氣氛凝重森嚴。

    一道道殺氣沖天而起。

    秦家鐵衛,還有家將,族老全都神色肅殺地聚集與秦府大院,嚴陣以待。

    “葛長老,潘家和陸家在上宗執法弟子褚獰的帶領下,正朝我秦府而來。”秦文晟再次來到了偏僻小院,看向葛東旭的目光帶著一絲期待,并沒有絲毫驚慌。

    有這位道武雙修的龍虎境強者,秦府已經立于不敗之地,秦文晟自然無需驚慌,唯一擔心的就是那褚獰身后乃是尸魔宗。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想尸魔宗的執法弟子也不是想滅哪個家族就滅哪個家族的吧?”秦文晟沒有驚慌,葛東旭自然更不會驚慌,而是淡淡問道,眼眸深處有殺機閃過。

    “話是這么說沒錯,不過勝王敗寇,真要滅了哪個家族,以褚獰的身份,也不會有人說什么。”秦文晟回道。

    “好一個勝王敗寇,你覺得秦府會是敗寇嗎?”葛東旭意味深長地問道。

    “有葛長老坐鎮,我們秦府自然不會是敗寇!”秦文晟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頭猛地震了一下。

    “既不是敗寇,那便是勝王!那潘家和陸家,一個是城主之家,一個是滄溟城五大家族之一,他們若不主動前來挑事,你們秦府還真不好隨便滅他們!至于褚獰,他既無上宗的旨令便無緣無辜帶人來攻打秦府,秦府總不能坐于待斃,兩軍對陣,生死交戰,一個收手不住死傷總是難免,死了也就死了。”葛東旭淡淡道。

    “呲!”秦文晟雖然已經猜到了葛東旭剛才之言乃是大有要趁機滅殺潘家和陸家之意,但也沒想到他竟然想連尸魔宗執法堂的執事弟子也一起滅殺,不僅猛吸一口冷氣道:“葛長老,不看僧面看佛面,褚獰上面乃是尸魔宗執法長老,素來兇狠,這要是把他殺了,恐怕……”

    “只要雅英突破龍虎境,我想一個執事弟子,一個龍虎境強者,又是褚獰要滅秦家在先,秦家一個收手不住滅殺了褚獰,這是非輕重,尸魔宗宗主肯定有個衡量。”葛東旭淡淡道。

    他雖然忌憚尸魔宗,目前也不宜露面,但怎么說他也是有兩大高階銀甲僵護身的龍虎境強者,別人殺上門來,還不至于連還手擊殺一位尸魔宗弟子的膽子都沒有。

    對于葛東旭而言,謹慎小心并不是縮手縮腳,膽怯畏縮!

    該殺還是要殺!

    “可是……”秦文晟自然不知道葛東旭底牌比他在元獸山狩獵顯露出來的還要牛叉很多,聞言面露不安之色道。

    “放心,我若判斷沒有錯的話,雅英突破在即!你們秦府有兩大龍虎境坐鎮,你還擔心一個執事弟子的生死嗎?”葛東旭淡淡道。

    “真的?”秦文晟聞言不禁渾身大震,目中流露出無比激動之色。

    葛東旭微笑不語,什么都沒說話。

    “葛長老對秦府恩大如山,以后只要葛長老一句話,秦某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秦文晟激動過后,突然退后一步,然后跪下,對著葛東旭拜了一拜,然后起身離去。

    “褚真人,不知道我秦府犯了何事?你要帶領潘家和陸家殺上我們秦府!”秦府大門敞開,站在大院,秦文晟對著當先騎著云豹長驅直入的褚獰遙遙拱手道。

    “本真人要滅你秦府還需要理由嗎?讓你的家主出來,本真人聽說她是滄溟城第一美女,今日她若伺候本真人滿意了,或許本真人還能放你們秦府一條生路,否則必滅你們秦府滿門,一個不留!”褚獰掃了眾人一眼,一臉不屑張狂道。

    他有半步龍虎境修為,又有與他實力相當的僵尸手下,而眼前這些秦府的人,最厲害的也不過就練氣十層而已,他又哪里會放在眼里!

    甚至褚獰連理由都懶得編一個。

    “褚真人,你身為執法堂執事弟子卻知法犯法,我們秦府必會上報上宗!”秦文晟一臉悲憤道。

    “知法犯法?上報上宗?哈哈,本真人便是法,本真人便是上宗!你要上報什么?你以為你們還有機會上報嗎?”褚獰仰天狂笑。

    “就是,就憑你們,一旦我家師兄出手,你以為你們還有機會生還嗎?還是快叫秦雅英出來好好伺候我家師兄吧。”潘大力不屑道。

    “我說過了,我們家家主正在閉關修行,暫時不見任何人!”秦文晟道。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么好說了!殺!”褚獰聞言臉色猛地一沉,目中殺機迸射,大手一揮冷喝道。

    “殺!”潘家和陸家的人馬立馬個個或掐動法訣,或直接拿起刀劍沖殺了過去。

    “殺!”秦府的人悲憤異常地怒吼著,紛紛掐動法訣,三百秦府鐵衛則是直接手握兵刃,向前沖殺而去。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