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四十一章 明悟

    “奇怪,她的經脈怎么比我狹小了不少,真氣和真元的純度跟我的比起來也相差不小!莫非同樣的龍虎境也有強弱之分?還是她的功法問題?”葛東旭很快便收回了手,眼里閃爍著一絲困惑疑問。

    “師尊,有什么問題嗎?”秦雅英小心翼翼地問道。

    “很好,沒什么問題,既然你已經是龍虎境修士,你這個家主也好出面去處理一下秦府大院的戰爭了。”葛東旭淡淡道。

    秦雅英自不知自己這龍虎境與師父當年的龍虎境質地差了一個檔次,見葛東旭說沒問題,便暗自松了一口氣,沖葛東旭微微一躬身,然后便踏空而去。

    “同樣的龍虎境,功法好壞,應該還是有強弱之分的。不過雅英說她的玄煞白虎真經乃是上古傳下來極厲害的功法,又與她的體質符合,想來就算功法有好壞差距,也不應該跟我有這等大的差距。”看著秦雅英踏空而去的背影,葛東旭繼續思索剛才的問題。

    葛東旭本就是絕頂聰明,很有邏輯思維的人,很快他便聯想到了那次的天人合一經歷,使得自己神念得到了質的飛躍,又想到了不滅帝體訣,還有多巴湖底,自己為了封印火山爆發,以身為陣眼,歷經水火陰陽淬煉等等事情。

    “神念強大,可讓我更精準地識取真龍真虎,身體是一個整體,經脈也是身體的一部分,不滅帝體訣淬煉身體時,經脈也必然得到了益處……”葛東旭越想思路越清晰,兩眼越發明亮,一絲絲明悟在心頭浮起。

    如果說,以前不管是用神念來引導修煉,還是借不滅帝體訣增強經脈,都是葛東旭自然而然,潛意識的行為,但如今經過這番深思分析,葛東旭終于真正形成了他自己的修行理論系統,方才算是真正踏入一代宗師領域。

    這就像莊稼人,他懂得怎么種好莊稼,但那都只是經驗,他還只是一個莊稼人,只有當他真正懂得為什么那樣才能種好莊稼,形成一種明確的知識理論,然后用這知識理論來指導種莊稼時,他便不再是一位莊稼,而是一位農學專家。

    葛東旭這一次的發現,這一次的明悟,實際上便是這種巨大的轉變。

    以前,他只是憑著直覺走,而今天之后,他乃是非常明確堅定地向前走!

    隨著葛東旭這種轉變,他整個人的氣勢由內而外都在發生著變化,那是一種質的蛻變。

    不知不覺中葛東旭召回了金龍印,讓它繼續沉浮在識海里,然后重新盤腿坐下,不再分心的強大神念每一刻都全力配合著抱樸九丹玄功運轉。

    火中識取真龍,水中認取真虎,龍虎相交而變黃芽。

    同樣的運轉途徑,同樣的過程,但以前葛東旭只是憑著直接,隨意分出神念配合玄功運轉,而今日,他的神念是非常明確而堅定,而且還是全力以赴地配合著玄功運轉。

    頓時間,天地靈氣從四面八方云涌而來,竟然比以前還要快上一倍。

    不僅如此,有了神念非常明確堅定并且全力以赴的配合,葛東旭從靈氣中吸取的真龍真虎越發純凈,龍虎相交而變黃芽同樣如此。

    當葛東旭沉浸在明悟修行之中,秦府大院上空,秦雅英踏空而行,烏黑的長發,白色的衣襟,隨風飄揚,一絲絲強大而冰冷的氣息從她身上散發開來。

    “家主!”秦文晟等人正在一面倒擊殺著潘府和陸府的人時,突然渾身一震,面露激動震驚之色地望向踏空而來的秦雅英。

    “龍虎境!”相對于秦文晟等人的激動,潘家和陸家的人則個個面露土色,眼中盡是驚恐之色。

    “秦家主,我們認輸了,請放我們一條生路吧!”很快,潘家和陸家的人都紛紛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和法符,跪地求饒。

    只有少數一些族老,還有潘大力這位有著尸魔宗背景的潘家三少爺依然站立著,不過他們的臉色都是蒼白的。

    “你們這么興師動眾而來,要滅殺我秦家,如今卻要我放你們一條生路,你們不覺得這個請求很可笑嗎?”秦雅英凌空而來,高高在上地掃視過下方,面帶冰冷之色道。

    “秦家主,我師父乃是龐摩真人,掌尸魔宗執法堂,你若敢殺我,我師父……”潘大力臉色發白,強行鎮定地威脅道。

    “連你的師兄,本家主都殺了,憑你也配來威脅本家主?”秦雅英沒等潘大力把話說完,一雙美眸立馬射出一道銳利目光,纖纖玉手抬起對著潘大力隔空便打了過去。

    頓時空中顯出一只法力凝聚的大手掌,打在潘大力身上。

    “啪!”潘大力立馬被這一掌拍得趴到在地上,整個人不斷抽搐,鮮紅的血從嘴里不斷汩汩流出。

    “全都殺了!”秦雅英目光充滿殺機地掃過下方,嘴里蹦出四個冰冷的字。

    “殺!”秦文晟等人立時目中殺機再起,個個如猛虎下山一般朝潘家和陸家的人撲殺而去。

    秦雅英沒有動手,她只是凌空而來,目光冰冷而無情地俯視著下方。

    她如今已經是龍虎境強者,下面陸家和潘家的人最厲害的也不過只有練氣十層境界,又個個都已經嚇破了膽子,又哪里需要她親自動手?

    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師父擊殺了褚獰之事,當時她雖然正處于突破之際,但葛東旭滅殺褚獰之事她還是知道的,剛才將此事攬過來,既有不暴露師父之意,也有為將來尸魔宗不肯罷休,替師父留條退路之意。

    有秦雅英這位龍虎境強者在半空中坐鎮,秦府的士氣達到了巔峰,而陸家和潘家的人則已經徹底絕望,戰爭幾乎是一面倒的屠殺。

    不過片刻功夫,陸家和潘家此時大舉來犯的族內精銳盡數被滅殺。

    盡滅敵人之后,秦文晟等族老帶頭單膝跪地高呼“拜見家主!”,表情無比激動,老淚縱橫。

    “拜見家主!”其他人也都紛紛單膝跪地,同樣表情激動,聲音響震天地,從秦府中遠遠傳出去,回蕩在滄溟城上空。

    葛東旭被這聲音驚動,緩緩睜開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微笑。

    就剛才片刻功夫的明悟修行,他收獲頗多,越發明確自己修行的方向、道路。

    微笑之際,一道金光從葛東旭頭頂沖出,顯出一個金印子,金印子上盤著一條金色巨龍,巨龍張開嘴巴對著秦府大院的方向猛地一吸,一縷縷還未消散在天地間的魂魄便紛紛朝它嘴巴匯聚而來,被它吞噬而下。

    前前后后有上千條魂魄。

    雖然這上千條的魂魄,相對與龍魂曾經的鼎盛時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對于如今早已經變得很是弱小不堪的龍魂而言則是一份不小的補品。

    吸入上千條魂魄,金龍魂明顯變得凝練強大一分。享受了魂魄之后,金龍魂看向葛東旭的目光明顯多了一絲異樣的感**彩。

    當葛東旭放出金龍魂,吸食敵人的魂魄時,一陣健馬疾馳的聲音在滄溟城空蕩蕩的大街上轟然響起,幾個強悍的騎士正騎著踏云黑光駒如風卷殘云一般疾馳過大街,飛奔出城門,一路朝國都的方向而去。

    ps:今天更新完畢,謝謝支持。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