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又何必斗得兩敗俱傷呢?

    巨鱷銀甲僵這種情況,要是換成跟它同等級的修士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但僵尸的優勢在這一刻盡展無疑。

    因為它本就是死物!也就無所謂死不死!

    只要那一縷歷經漫長歲月滋生的意識還在,它就算還活著。甚至就算那一縷意識也被抹殺了,只要它的軀體還能用,有人將它拿來重新煉尸,重新刻畫操縱法符,它依舊是一頭銀甲僵,只是當意識再度產生時,那時它已經不是它了。

    巨鱷銀甲僵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它任由血浪拍打它的身軀,但腦袋它還是在盡量保護著。

    所以當那半邊身軀被打得不堪再抵擋血浪時,巨鱷銀甲僵竟然仰頭一聲怒吼,猛地調轉了身軀,再用另外一邊身軀去抵擋血浪。

    “啪!啪!”血浪打在巨鱷銀甲僵另外一邊身軀上,再一次打得它皮甲開裂,“血肉橫飛”。

    但血魔雷最大的威力顯然是在它剛剛爆發那一刻,后面的血浪便如同余浪一般,威力不如先前。

    雖然也打得巨鱷銀甲僵皮甲開裂,“血肉橫飛”,但也只是讓它的身軀坑坑洼洼,沒再暴露出骨架子來,總算還是讓它保住了一部分“血肉之軀”。

    漫天的血浪褪去,顯露出了巨鱷銀甲僵那猙獰恐怖卻透著無盡悲壯的身軀。

    它的四爪死死扣在地面。

    “高階銀甲僵!你竟然還有高階銀甲僵!”血浪退去,厲鋒看到了巨鱷銀甲僵,臉色大變,忍不住驚呼出聲,聲音里透著濃濃的恨意,同時心底第一次產生了一絲對不遠處那只有龍虎境二重修士的懼意。

    因為他實在太能隱忍,太冷靜了,竟然到這一刻才打出這張王牌,讓他的如意算盤落了空。

    換成是厲鋒自己,他認為自己絕對做不到這么隱忍、冷靜!

    “沒錯,高階銀甲僵!現在你還有血魔雷嗎?現在你還認為能殺滅我們嗎?”葛東旭上前一步,手輕輕摸著巨鱷銀甲僵那猙獰的大腦袋,雙目充滿恨意和殺機地盯著厲鋒。

    巨鱷銀甲僵似乎感受得到葛東旭對它的疼愛,還有對罪魁禍首的厲鋒的恨意,用腦袋蹭了蹭葛東旭的腳,傳念道:“主人,那血魔雷雖然幾乎摧毀了小鱷半個肉身,但這血魔雷里蘊藏有無比純凈的血煞陰氣,這樣的打擊卻也淬煉了我的身軀。”

    “你的意思你因禍得福了?”葛東旭驚喜道。

    “禍福參半,骨架更加強悍了,但少了半邊肉身便是少了一層保護和力量,而且也難看!”巨鱷銀甲僵傳念道。

    葛東旭聽到后面一句,整個人都有些懵了,差點就要忍不住抬腳給巨鱷銀甲僵一腳。

    它一頭僵尸還有什么好看不好的?

    好在葛東旭最終還是想到這次巨鱷銀甲僵立了大功,若不是它,恐怕今天大家就都要交代這里了。

    當葛東旭一邊雙目盯著厲鋒,一邊跟巨鱷銀甲僵用神念交流時,那邊劫后余生的金飛揚等人看著巨鱷銀甲僵用腦袋去蹭葛東旭的腿,早就徹底目瞪口呆了。

    這還是僵尸嗎?

    甚至這一刻,他們都忘了驚駭于葛東旭竟然還藏著一頭高階銀甲僵這張王牌!

    “不能,我想現在我們可以談一談金丹道紋果的分配方法了。”厲鋒目光盯著葛東旭和他腳邊的巨鱷銀甲僵,臉色變了好幾變,最終猛地一沉,陰森森道。

    身為血魔宗的血子,厲鋒又哪里不知道高階銀甲僵的厲害。

    若是換一個地方,他龍虎境七重修士也不會怕一頭高階銀甲僵,畢竟銀甲僵的智商有限。

    但在這里,他只能發揮出六重修為,葛東旭那邊多了一頭高階銀甲僵,就算智商打了折扣,甚至修為被壓制,但跟金飛揚一合力,還是能相當于兩位龍虎境六重修士。

    再加上葛東旭四人。

    這一戰,厲鋒再沒有半點勝算。

    厲鋒這話一出口,金飛揚等人身子一震,這才猛地意識過來,形勢已經逆轉了,這才猛地意識到他們臨時起意找來的同伴隱藏的是多么的深,是多么的沉穩冷靜!

    他要是早一刻把這頭高階銀甲僵放出來,恐怕他們依舊逃不過一死。

    因為他的隱忍、冷靜,厲鋒才會大咧咧地拿出血魔雷,才會那么大意地就引發血魔雷,要是他早一刻知道葛東旭還有一頭高階銀甲僵,那他絕不會這么張狂,這么大意,而是會出其不意地打出血魔雷。

    真要那樣,就算葛東旭有高階銀甲僵,葛東旭還有他們都難逃一死。

    因為血魔雷的威力實在太大了,若厲鋒出其不意打向他們,他們絕對尸骨無存。要知道巨鱷銀甲僵那么強悍的身子都被血浪拍打成了那般慘狀,換成其他修士,哪怕是龍虎境七重修士也早已經死了好幾次,這也意味著巨鱷銀甲僵特殊的身軀,在那關鍵的時刻發揮出了好幾個龍虎境七重修士以命抵擋的功效。

    這才讓他們逃過了這一劫!

    意識到這一點,金飛揚等人看葛東旭的目光不由自主帶上了發自靈魂深處的敬畏!

    “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跟我們談金丹道紋果的分配嗎?”葛東旭冷聲道。

    “不要以為有一頭高階銀甲僵就穩操勝券!大家都是求寶而來,又何必斗得兩敗俱傷呢?再說了,我這要是一轉身離去,你知道會是什么后果嗎?”厲鋒聞言臉色再變,冷聲道。

    金飛揚等人聽到厲鋒后面一句話,全都臉色大變。

    他們當然知道厲鋒這句話的話中深意。

    他要是一轉身離去,恐怕很快其他兩大宗門還有許多其他人都會如聞到了血腥味的鱷魚一樣紛紛殺過來。

    這里將立馬成為殺戮之地,誰能得到金丹道紋果就很難說了。

    葛東旭冷眼看著厲鋒,暗地里終于徹底松了一口氣。厲鋒說出最后一句威脅的話,顯然他確實再也沒有可以拿得出手的殺招,已然沒有絲毫戰意,否則以他的身份,以金丹道紋果的誘惑,他又豈會說出這種威脅之言?

    “我只要三個金丹道紋果,而且我保證你們擊殺我三位師弟的事情,出去后絕對不追究,否則,嘿嘿,你們應該知道,以我的背景,你們就算得到金丹道紋果,出了風雷禁地,我照樣能尋到你們一一擊殺!”厲鋒見眾人沉默不語,繼續冷聲道。

    顯然他也不想將這消息泄露出去,引得眾人前來紛爭。

    四人沒有回答厲鋒的話,而是紛紛將目光投向了葛東旭,就連金飛揚也不例外。

    ps:周末哈,今天更新結束,謝謝支持。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