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快扶我起來

    “佳瑤,可以了,我們走吧。”葛東旭輕輕抱了抱柳佳瑤的香肩,柔聲說道。

    見葛東旭輕抱柳佳瑤的肩膀說要走,錢凱定張了張嘴又合了起來,他既沒臉面開口,也沒膽子再開口。

    “那,那個,葛,葛大師,那,那我呢?”錢凱定沒開口,那邱安彤見葛東旭施法讓自己的丈夫明顯變得青春活力起來,卻忍不住戰戰兢兢地開口問道。

    “莫非你也想讓我給你調理一下身體,延年益壽?”葛東旭問道,眼眸深處寒芒閃動,帶著說不出的譏諷和厭惡。

    “對,對,求求您,這件事我知道我做錯了,但不管怎么說,我總歸是佳瑤的……”邱安彤聞言把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一樣。

    “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過像你這么不要臉的!你應該慶幸你的丈夫是錢先生,否則就憑你之前的舉動,你知道你會是什么下場嗎?是死!可笑你竟然還敢求我給你調理身體,延年益壽!”葛東旭冷聲道。

    葛東旭那個“是死”兩個字一說出口,邱安彤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臉的驚恐。

    “不過聽你剛才說話的意思,一兩年壽元不算什么,也罷,我成全你一下,讓你感受一下失去一兩年壽元的感覺。”葛東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

    “不,不要,不要,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佳瑤,求求你,幫我說說話,我不敢了,不要取我的壽元!”邱安彤聞言嚇得連滾帶爬地上前要去抓柳佳瑤的手臂求饒。

    不過柳佳瑤卻只是無比厭惡的閃開,碰都不讓她碰到。

    她比誰都清楚,舅舅固然有做得很過分的地方,但若不是有這么一位舅媽,她跟她舅舅也不會走到今日一刀兩斷的地步。

    說到底,始作俑者是她這位舅媽!

    所以柳佳瑤現在對她可以說由原先的尊敬轉為了深惡痛絕!若不是她終究是她舅舅的妻子,她都想給她一巴掌!

    見柳佳瑤躲開邱安彤,葛東旭便已經知道她的心意,眼眸里閃過一抹寒光,伸出手指對著邱安彤隔空一點,邱安彤的眉心便冒出了一點鮮血。

    這鮮血一冒出來,邱安彤立時感到一股說不出的虛弱感襲上來,然后兩眼無比驚恐地看著葛東旭,尖聲叫了起來:“你,你,你對我做了什么?”

    “你應該問你自己對佳瑤做了什么?”葛東旭冷笑著說了一句,然后牽起柳佳瑤的手,柔聲道:“我們走!”

    見葛東旭牽著柳佳瑤的手要走,被鎮壓在地上的邱向明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氣,慶幸自己逃過了一劫,但嚴承志卻遍體生寒,驚得叫起來:“前輩饒命啊!前輩饒命啊!”

    當年三臺山的經歷,他可是刻骨銘心,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他可不會傻得認為葛東旭一走,他就能得到解放,就能活動自如地起身開溜。

    要知道,這次可是對葛東旭的女人施展邪術啊!

    葛東旭卻根本連看都不看嚴承志一眼,牽著柳佳瑤的手徑直朝包廂外走去。

    經過邱安彤身邊時,柳佳瑤突然頓住腳步,目光落在邱安彤身上,一臉平靜道:“其實你根本不需要這么大費苦心的,錢財現在對我已經是身外之物,遲早有一天,就算你們不開口,我都會把屬于我的那部分青蘭集團股份無償轉讓給你們,因為在這世界上,錢先生是血緣上跟我最親的親人。但現在這一切都已經不可能了!”

    “咚!”一聲,邱安彤聽到這番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個人失魂落魄,兩眼發呆,心里懊悔得就跟有一條毒蛇在不停啃食她的心臟一樣,錐心的痛。

    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原本她單純地做個舅媽,現在她不僅可以得到神仙一般的外甥女婿調理身體,延年益壽,而且以后這諾大的青蘭集團她也肯定有份,那時她就是華夏國富豪榜上的大富豪。

    可如今呢?一切都沒了!

    不僅沒有了,她還損失了一兩年的壽元,以后她丈夫對她的態度肯定也會變得很差。

    錢凱定同樣一副失神落魄的樣子,“錢先生”這三個字回蕩在他的耳邊,心里的滋味別提有多么的苦澀、復雜。

    牽著柳佳瑤的手出了包廂,葛東旭先給林坤撥打了電話,讓他叫人來看著這間包廂,不要讓人鬧事,接著又給他的二弟子徐壘撥打了電話,讓他來處理這起事件。

    嚴承志以邪術害人,雖然沒有得逞,但已經嚴重違反了異能管理局的規定,而且他很有可能不是第一次施展邪術害人,還需要徐壘深入審問調查,一旦查清楚了,別說嚴承志難逃這一劫,就連嚴家若是被查出知情放縱,甚至也參與一些邪術勾當也要受懲罰。輕則嚴家有修為的人全部被廢修為,道法傳承盡數沒收,從此以后淪為普通家族,再無法踏入奇門,重則有關人員被廢修為,盡數鋃鐺入獄。

    至于邱向明雖然是普通人,但也算是主要案犯,自然不可能逃過這一劫。

    “姑姑,姑姑,快扶我起來。”包廂里,邱向明見葛東旭那個恐怖人物帶著柳佳瑤離開了包廂,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氣,連忙對還坐在地上的邱安彤叫道。

    邱安彤雙目有些茫然地轉向邱向明,好一會兒目光才由茫然變為了復雜,長嘆了一口氣,起身去扶邱向明。

    不管如何,這邱向明總歸是她親侄子。

    “噗通!”邱安彤不僅沒能扶起邱向明,反倒一個抓不住,邱向明像一具僵尸一樣直挺挺摔倒在地上。

    “這,這怎么回事?”邱安彤不禁傻眼,而邱向明則已經驚恐得要哭了。

    他以為葛東旭他們一走,他就能在姑姑的攙扶下站起來恢復自由,結果他依舊是渾身動彈不得,跟一個活死人一樣。

    錢凱定雖然恨不得扇邱向明和邱安彤幾個耳光,但見邱向明像個活死人一樣,難免有些驚奇和不信邪,上前來也幫忙扶了一下。

    錢凱定力氣大,把邱向明扶得更高,當然結果是邱向明也摔得更慘。

    牙齒磕掉了三個,鼻子也被摔歪了,鼻血流個不停。

    “別費那個勁了!你們以為那人走了,一切都結束了嗎?你們太傻太天真了!”邊上直挺挺趴在地上的嚴承志見狀嘲諷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