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還請真人饒我一命

    “真人我們愿意臣服!”弒魂殿殿主和匡獰到了這時,哪里還不知道兩人已經失去了逃脫機會,臉色變得蒼白如紙,眼中透出一抹驚慌之色,一邊苦苦擋著四面八方而來的攻擊,一邊叫了起來。

    “臣服?你們真愿意臣服嗎?那先收起法寶吧!”葛東旭聲音在大陣里響起,冰冷中帶著說不出的威嚴和霸道。

    “還麻煩真人先撤了四方鎖天陣!”弒魂殿殿主和匡獰目中閃過一抹猶豫之色,幾乎同時叫了起來。

    “哼,你們現在還有跟我討價還價的資格嗎?”葛東旭冷聲道。

    隨著葛東旭聲音落下,四柄黑色飛劍和噬金嗜血龍蟻對兩人展開了越發兇猛的攻擊,而金龍印則恢復原本的形狀,伺機轟隆落下,每一擊落下那便是如山崩地裂,就算以弒魂殿殿主和匡獰的實力,抵擋一下都要真元氣血動蕩,渾身經脈有種要被寸寸震斷的感覺。

    騰子蹇和申屠池兩人這時終于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兩人的金刀不再大開大合,剛猛勇往,而是多了一些玄妙變化,透出一絲陰柔詭詐來,時不時給弒魂殿殿主和匡獰來上一刀,打得他們總是措手不及,手忙腳亂。

    沒過多長時間,弒魂殿殿主和匡獰便是渾身血跡斑斑,披頭散發,臉上爬滿了樹皮一樣的皺紋,再不復先前的威風。

    “我愿意臣服,愿意收起法寶,還請真人饒我一命。”匡獰見再也沒有機會逃生,再打下去,頂多也就多殺一些噬金嗜血龍蟻,甚至連對方的僵尸都傷不到,這點損失對于那位恐怖的人物根本就不痛不癢,算不得什么,而他自己再打下去,卻是遲早要活活真元法力耗盡而亡,終于再次叫了起來,并且把法寶也收了回去。

    “你這種殘忍無道之輩,也配臣服本真人嗎?”匡獰法寶剛剛往回收,四柄黑色飛劍便氣勢如虹地劈向匡獰。

    “你!”匡獰臉色驟變,但已經回天乏力,四柄黑色飛劍一落下,匡獰立馬便一命嗚呼,然后被一群噬金嗜血龍蟻風卷殘云地啃成了一堆白骨,魂魄被黑葫蘆給攝取了去。

    匡獰一死,弒魂殿殿主便徹底獨木難支,不過幾個呼吸之間,就被“群毆”而亡,一身血肉入了噬金嗜血龍蟻之腹,魂魄則被黑葫蘆攝取了去,真個是落得個身死道消,魂飛魄散。

    不過弒魂殿殿主和兩位長老這一輩子不知道殺了多少無辜之輩,攝取了多少無辜魂魄來煉魂修行,落得這樣的下場也算是罪有應得。

    騰子蹇和申屠池眼睜睜看著昔日的死敵化為一堆白骨,卻沒有想象中的淋漓暢意,反倒有一種說不出的寒意在身體里蔓延開來。

    就這樣死了!

    叱咤青玉壇福地的一代星羅宮宮主夫人,叱咤南面十萬大山的四位金丹后期老祖,整整五位金丹后期老祖,前后才多少時間,竟然就這樣死了!

    而事實上,以他們的眼力其實不難看出,葛東旭算上他諸多助手,綜合實力其實頂多也就比兩位他們這樣級別的金丹后期修士稍勝一籌,絕對當不得三位他們這樣級別的金丹后期修士。

    但結果呢!

    一步步地,他們三人合力竟然殺了五位金丹后期修士,而他們這邊沒有一人死亡,只有申屠池受了重傷!

    這是何等的手段!何等縝密的算計!

    好在這人是站在他們這邊的,否則,騰子蹇和申屠池根本不敢想象若跟他作對會是什么樣的下場!

    葛東旭見弒魂殿殿主也終于授首,終于大大松了一口氣,整個人有一種虛脫的感覺。

    別看他剛才說不出的冷靜,算計起人來一環接著一環,實際上,他的神經從出手開始便處于一種極限的運行狀態!

    因為只要有一點差錯,鹿死誰手還真不知道!

    好在申屠池勇猛,悍不畏死,騰子蹇又忠肝義膽,義無反顧地出手救申屠池,將崔蠱娘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讓他有了滅殺崔蠱娘的機會!

    否則以崔蠱娘的實力,稍有差池,不能將她一擊必殺,那么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因為崔無涯父女再加上弒魂殿殿主和兩位長老,這樣一股實力,葛東旭根本沒資格離間威脅他們!

    但裹夾著一擊滅殺崔蠱娘的雷霆之威,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當然關鍵還是弒魂殿殿主和兩位長老抱了明哲保身,自私自利的心思,否則結果還是不一樣。

    這一切事后分析起來似乎合情合理,但實際上身處其中,在那么短的時間內做出如此一環扣一環的算計卻又談何容易?

    也正是因為這樣,就算騰子蹇和申屠池兩人都是百多年前就踏入金丹后期的一方霸主,想起葛東旭這番實力和心計,也是忍不住感到一股寒氣直冒,心底不由自主對葛東旭產生敬畏之意。

    調整了下狀態,葛東旭方才法訣一起,四桿四方鎖天陣旗便拔地而起,化為四面小旗被他收了起來。

    四方鎖天陣旗一去,天地便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騰子蹇和申屠池身子猛地一震,這才回過神來。

    “多謝恩公出手,否則不僅我們兄弟兩今日要遭遇劫難,恐怕我們金尸寨也要生靈涂炭啊!”兩人回過神來之后,對著葛東旭深深鞠躬拱手道。

    “我助你們也是助我自己,而且你們兄弟二人有情有義,忠肝義膽,也是我欣賞之輩,自當相助。”葛東旭正色道。

    “恩公過獎了!”兩人連忙再次鞠躬,心里有一種慶幸和感悟。

    今日若不是他們重情義,葛東旭方才肯出手相救,他們便遭了劫難,而弒魂殿殿主和兩位長老,若不是背信棄義,也不至于遭此殺劫!

    葛東旭淡淡一笑,擺擺手,然后心念一動收了金龍印和黑葫蘆,又往腰間的小錦袋一拍,收了兩支噬金化血龍蟻,最后才又開啟了封尸環,將除大鵬鳥金甲僵之外的所有僵尸盡數收入封尸環中。

    這封尸環平時便如法寶一樣隱入葛東旭體內,只有葛東旭收放僵尸時才會在左手小拇指上顯現。

    之前生死之戰,騰子蹇和申屠池雖然無比震撼與葛東旭的煉尸之術,但也沒時間去深思和關注,如今終于大敵已滅,兩人緊繃的心弦終于得到放松,這才猛地注意到了葛東旭戴在左手小拇指上的封尸環。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