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5章 你要如何才肯罷手?

    在蛟龍金甲僵這支陣兵出手時,巨虎金甲僵那支陣兵也已經出手,空中顯出兩只巨大的黑氣繚繞的虎爪,對著云霓和云霞兩人拍打而去。

    云霓和云霞感受到一股陰寒濃烈至極的死亡氣息席卷而來,整個人都如墜入了冰窯之中,一股寒氣直冒,想要撤回四趾龍爪去抵擋那兩只巨大虎爪,但她們的對手是申屠池而不是金飛揚四人。

    申屠池貴為金丹后期,金尸寨寨主,這個時候要是還讓云霓和云霞騰出手去對付虎爪,他顏面何存?

    “想找死嗎?”申屠池厲喝一聲,金色大刀連連劈砍,亮起道道凌厲的刀芒金光,將那些圍攻他的毒龍宮妖丹中期修士一一劈退,然后金色大刀掀起重重刀影,將云霓和云霞兩姐妹籠罩住。

    那鋒利的刀芒,濃烈的殺機,云霓和云霞兩姐妹百分百肯定,只要她們敢調轉四趾龍爪去應對落下的虎爪,等待著她們的便是身首分離,沒有第二種可能!

    “父親,花姨救我!”云霓和云霞兩姐妹絕望地驚叫起來。

    云霓和云霞兩姐妹的尖叫聲剛剛響起,兩只虎爪便落下,先將她們狠狠一爪拍下半空,打得她們真元法力潰散,鮮血連連狂噴而出,連本體都顯露了出來,也是兩條大蟒蛇,不過卻是金銀雙色的。

    虎爪隨即往下一抓,把這兩條金銀雙色大蟒蛇也給抓在了手中,任它們怎么掙扎也是枉然,反倒因為死亡氣息的入侵,金銀色的軀體上漸漸透出一抹黑色來。

    “你!”花曼吟和云從龍又怒又是驚駭無比,眼眸中終于流露出一抹無法掩飾的驚慌來。

    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葛東旭竟然還有兩支金甲僵兵,出手的威力同樣也達到了他們這樣的級別,以至于它們一出手,他們連救援都來不及。

    就在花曼吟和云從龍驚怒之際,蛟龍金甲僵陣兵和巨虎金甲僵陣兵在申屠池的配合下,又接連出手,拿下了五位妖丹中期妖修。

    金甲僵接連拿下五位妖丹中期妖修后,圍攻申屠池的妖丹中期妖修便只剩下了五位,申屠池再無半點壓力,金刀光芒大漲,正要大發神威時,金飛揚四人的飛劍化虹而來,同時叫道:“剩下的交給我們吧,我們還沒打夠呢!”

    “哈哈,好!”申屠池見狀哈哈一笑,連劈五刀,劈得五位妖修連連噴血,然后金刀化為一道金虹而去。

    金刀一去,四柄飛劍便分東南西北四方落下,金飛揚四人瞬間布下了四相滅魔劍陣,將五位妖丹中期妖修困在了劍陣中。

    這五位妖丹中期妖修都是一流金丹中期修士的實力,不借助劍陣金飛揚四人并不是他們五人之敵,但劍陣一成,反倒是他們五人落了下風,困在陣中左沖右殺也無法沖殺出劍陣。

    “云從龍!”在金飛揚四人落下劍陣困住五位妖修時,申屠池怒喝一聲,早已經運使刀訣,金色大刀卷起一片金色刀光,如開天辟地一般朝云從龍劈殺而去。

    “申屠池!大家都是十萬大山的修士,可莫要傷了和氣!”云從龍見申屠池橫刀劈來,無奈之下變化刀訣,連忙回刀去擋申屠池的金刀,嘴里卻不忘勸說。

    事到如今,就算云從龍再傲氣,也知曉,光葛東旭一人,憑借手頭的三支僵尸兵,便能穩穩戰勝他和花曼吟,若是再加上申屠池,那一個不慎,他和花曼吟恐怕就要飲恨當場了。

    到了這等地步,又哪里容得云從龍再端什么架子!

    “我家宗主之威豈是你們毒龍宮能挑釁的?兩年前你女兒半路攔截我家宗主,宗主放她們一馬,你們不懂得感恩也就罷了,今日你兒子竟然又橫刀攔截,可笑你竟然還跟我說什么十萬大山的修士,莫要傷了和氣?莫非你要我做欺師滅祖之事?還是說認為我手中這刀殺不了人?怕了你云從龍?”申屠池聞言厲聲道。

    厲聲中,金刀卻不曾絲毫遲疑,一刀狠過一刀地劈向云從龍。

    云從龍一人要面對申屠池和巨鱷金甲僵那支陣兵,左右招架,苦不堪言,但這都不算什么!

    真正讓他又苦又驚慌莫名的是申屠池口中說出來的話。

    每句話的威力都遠勝申屠池的金刀,擊落在他的心頭,讓云從龍不由自主產生一種肝膽俱裂的驚懼。

    宗主!

    此人竟然是申屠池的宗主!

    堂堂金丹后期的申屠池竟然以這般尊重的語氣稱呼那人!

    另外一邊,花曼吟也是聽得心驚膽戰的。

    如今她面對的已經不是葛東旭一個人,而是又加上了兩支金甲僵兵。

    原來云入海等人被蛟龍金甲僵等僵尸擒拿了之后,便被它們以精純強大的陰煞尸氣封印了他們的經脈丹田,短時間內根本運轉不了真元法力。

    兩支金甲僵兵騰出手后,便全力來助葛東旭。

    花曼吟與葛東旭廝殺,因為八棱金錘剛好被金龍印給克制著,絲毫占不到上風,如今又一下子殺來兩支金甲僵兵,立馬便是手忙腳亂,險象環生。

    如今耳邊又傳來申屠池的話語,真是把花曼吟這位有著十萬大山第一高手之稱的女妖給嚇得小心肝都是忍不住一陣亂跳。

    “真人,一切都是誤會,你要如何才肯罷手?”險象環生中,花曼吟再也顧不得什么面子,連忙叫道。

    她自然不想為了兩位侄女這點事情,把自己身家性命都給搭上去。

    “誤會?你不覺得這很可笑嗎?”葛東旭冷笑道,手中的飛劍卻一點都不含糊,兩支金甲僵也是如此。

    不過飛劍雖然不含糊,劍劍凌厲,氣勢如虹,但顯然還留了一點余地,否則以葛東旭的性格,真要準備殺了花曼吟,這時就不是兩支金甲僵兵助他,而是四支金甲僵兵助他,先以絕對的優勢,以雷霆之勢,將她鎮殺,然后再回頭殺云從龍。

    “真的是誤會!我那兩個不成器的侄女感應到真人身上有一縷比我們還要精純威嚴的龍族氣息,所以就想跟真人成就好事,并沒有絲毫要加害真人的意思!”花曼吟也是聰明人,很快察覺到葛東旭手頭還是會留了情,連忙解釋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