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5章 追殺

    “魔雷!”眾人臉色驟變,尤其朱獰等人被魔雷重傷過,更是情不自禁目露一絲驚慌之色。

    “據說絕仙小千世界中還是有一些深居不出的厲害真仙,我這魔雷是留著防備他們的,當然如果你們非要留下給炎鴻擎賣命,我也只能忍痛再用掉一兩個。”葛東旭見狀咧嘴道,白森森的牙齒上還沾染有鮮血,看起來格外的猙獰可怖。

    “假的!肯定是假的!他絕不可能擁有好幾個魔雷!”炎鴻擎臉色有些蒼白地叫了起來,眼中終于流露出驚恐之色。

    “或許是假的,但我卻沒必要為了你冒這個兇險!”水星河冷笑一聲,將黑龍召回盤繞周身,將綠色枝條所化的參天大樹召回,懸在頭頂,綠光蕩漾,如碧海滔滔,不讓吞天袋有機可乘。

    “水星河,枉你貴為水木大帝十世孫,水木大帝的一世英名都被你丟盡了!”炎鴻擎見水星河率先要走,不禁又是驚慌又是氣急敗壞地叫起來。

    “哼,憑你也配說這話!”水星河目中殺機一閃,一根枝條從參天大樹中探出,化為一道綠色長鞭對著炎鴻擎便抽打過去。

    炎鴻擎哪里知道水星河說翻臉就翻臉,還對著他出手,一個躲閃不及,被綠色長鞭抽中,一個踉蹌,鮮血奪口而出,傷上加傷。

    水星河見狀仰天一聲長嘯,踏黑龍而去。

    其余人見狀不僅沒替炎鴻擎仗義執言,也都紛紛擺脫戰場,快速離去。

    “你們會后悔的!你們一定會后悔的!”炎鴻擎見眾人離去,狀若瘋癲地叫起來。

    “殺!”葛東旭卻懶得聽炎鴻擎在這里嘶吼,冷聲下令道,手中金龍劍對著他破空殺去。

    其實根本不用葛東旭下令,小蛟等人因為主人受傷,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水星河等人一離去,他們便立馬殺氣騰騰地殺向炎鴻擎。

    炎鴻擎雖然厲害,但又哪里抵擋得住這么多強者的攻擊,沒多久就被鎮殺掉。

    剛才參與圍攻的人,大部分也都被吞天袋給攝取煉化,成為吞天袋進化的一部分能量。

    吞天袋是饕餮族道仙老祖的皮甲所煉制而成,不僅帶有饕餮族吞噬神通,而且同樣帶有饕餮族吸收煉化生靈進化的屬性。

    吞天袋攝取煉化的生靈越多,威力便越大。

    從這角度上講,吞天袋是極殘忍邪惡之法寶。

    當然這要看落在誰的手中,葛東旭生性善良,不是好殺之輩,絕不會像吞海一樣為了提升自身修為或者進化法寶就無緣無故去吞噬生靈。

    “大哥!”

    “九陽!”

    鎮殺了炎鴻擎之后,葛東旭方才和元玄正式見面,時隔八十四年方才見面的兄弟兩雙手緊緊握在一起。

    雖說男兒流血不流淚,但還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沒人知道他們當年那一別,對他們而言其實跟永別沒有什么區別!

    這次重逢是多么的珍貴!

    “柳靈你來見過我元玄大哥,這次若不是他及時趕到,情況就真危急了。”許久葛東旭松開元玄的手,對站在一邊的柳靈說道。

    “柳靈見過元玄大哥,多謝……”柳靈連忙上前,深深鞠躬道,沒敢有半點失禮。

    “你是九陽的義妹,也便是我的義妹,以后感謝的話就不要再提了。”元玄打斷道。

    “是,元玄大哥。”柳靈性格本就活潑直爽,聞言也不矯情,點了點頭,然后一臉自責地道:“都怪我,連累你們受了重傷,現在怎么樣?”

    “放心,為兄正需要這番生死廝殺來感悟生死之道,倒是大哥你怎么樣?剛才你那秘術很詭異,我感覺到了你生機在流逝!”葛東旭寬慰了柳靈一句,然后轉向元玄關心地問道。

    “柳靈出關及時,我損失的壽元很少,沒有什么問題。倒是這番廝殺對我參悟劍道頗有幫助。”元玄很是豁達地回道。

    “元玄大哥!”柳靈這才知道剛才元玄已經不惜用上了損耗生機的秘術,眼眶不禁有些發紅。

    “哈哈,你不要感動,這跟你沒關系,我是為了你葛大哥。”元玄笑道。

    “看大哥的樣子,應該還能一戰!”葛東旭見狀微笑道,只是話語中卻透出一抹森冷殺意。

    “當然!劍乃是殺伐之物,一往無前,身為劍仙,只要我沒有死,就還能再戰!”元玄點頭道,那看似孩童一般的肥胖身子一下子散發出冷冽劍氣,劍意盈天,仿若出鞘的利劍。

    “好!那我們現在先出發擊殺水星河!”葛東旭沉聲道。

    說完,葛東旭已經躍身立在大鵬鳥背上。

    元玄和柳靈微微一怔,目露一絲疑惑之色,但還是立馬躍身而上,與葛東旭并肩而立。

    大鵬鳥發出禽唳聲,穿金裂石,展翅高飛。

    “大哥,剛才你也說了,這絕仙小千世界很是遼闊,空間波動異常,如今水星河他們早就四散遠遠離去,我們還怎么去追殺他?”柳靈不解問道。

    “別忘了,你大哥我除了擅長煉尸之術,還擅長煉蠱之術,蠱蟲可是最擅長追蹤。剛才那一戰何等激烈,他們個個身上也沒少受傷,沒少流血,而且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上了一些我身上噴濺而出的血。短時間之內,他們又如何擺脫得了我天上地下兩種蠱蟲的追蹤?”葛東旭一臉自信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剛才大哥那么干脆放他們走,我還在想著,我們應該至少還能多留下一個。”柳靈道。

    “我雖然不好殺,但也并不意味著接連被人圍殺,還會大方地放他們走人,這次一個都休想走脫,看看下次還有誰敢打你的主意,還敢跟我們爭奪機緣!”葛東旭冷笑道,目中殺機閃爍。

    “可惜了!”元玄聞言想起了風浩楚,表情有些復雜。

    “大哥如果想要放風浩楚一馬,我們就暫且放他一馬。”葛東旭見狀說道。

    “從他對我出劍那一刻起,我和他就再也沒有同門之緣!而且我很清楚,這次若不殺他,等離開了絕仙小千世界,回到宗門,他第一個要殺的肯定是我!”元玄復雜的表情很快轉為了決然冰冷。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