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1章 柳宿

    寧煞關外,有黑壓壓的魔族大軍也不知道連綿多少萬里,滔天的兇戾魔焰如洶涌的海浪一波接一波地對著寧煞關席卷而來,引得天地空間動蕩,狂風呼嘯,城墻搖動,城墻上的符文不斷亮起。

    不時有魔族大軍突然發出震天響的咆哮聲,對著寧煞關發起山呼海嘯般的進攻。

    “嗖!嗖!嗖!”滅魔巨弩箭從城墻上密集射出,一大批的域外天魔被滅魔弩箭擊殺,只是轉眼間,城外便堆滿了域外天魔的尸首。

    但更多的域外天魔卻踏著尸首攻到了城墻上,有高大如山的真魔一躍而上,登上城墻,一只巨爪下去一抓,便是數十名的仙人被他抓在手中,直接捏爆,塞入口中,吃得滿口血肉橫飛。

    “惡魔!”一位厲害的真仙踏空而來,一道耀眼如星河的飛劍在他之前橫空而出,一劍從真魔的胸口貫空而過。

    “轟然!”一聲巨響,高大如山的真魔從城墻上翻倒與地。

    同樣的一幕在不同的城墻段不時發生著,戰況慘烈。

    當有魔王如一座巍峨高山從魔族大軍后面拔地而起,朝著城墻踏空而來時,必有道仙從城中踏出,攔截魔王,與他發生驚天動地的大戰。

    當有道仙出來屠殺魔族大軍時,同樣也會有魔王從遠處混亂的空間中踏出,攔截道仙。

    雙方似乎形成了一種默契,魔王不出戰,道仙不出戰,道仙不出戰,魔王同樣也只會在遠處觀望魔族大軍與守城大軍之間的廝殺。

    寧煞關中部,巍峨如巨山的城主府。

    一位身上散發著濃烈煞氣和威嚴的紅發老者站立在數十萬米的城樓之上,俯瞰發生在寧煞關的慘烈戰況,面沉如水。

    紅發老者的身后立著兩位道仙,這兩位道仙,一位是已經只差一步便能長出道樹的上品道仙,一身雄渾精純的道力比起被葛東旭鎮壓的柳灹都要強上不少。一位是堪比巴衍的中品道樹道仙。

    這紅發老者不是別人,正是朱雀靈宮七大宿主之一的柳宿,他身后所站的兩位道仙則是柳宿府的左右護法,是一直追隨柳宿左右的兩大將。

    “難提大魔王此番接連聚集兵馬對我寧煞關發起兇猛進攻,看來隨著大劫逼近,我寧煞關內外空間不穩,他開始蠢蠢欲動,想乘機攻破我寧煞關,以億萬生靈為血食,尋求突破契機。接下來這些年,看來我是不得輕松了。”柳宿神色凝重道。

    “可惜我還無法真正窺探到道樹奧秘,否則以宿主之威,再加上我和林覺兩人配合,必能將難提大魔王一舉鎮殺,這寧煞關便安然無憂了。”左護法帝蒼恨恨道。

    一頭金色的長發隨風舞動,如同一團團金色烈焰在燃燒,使得四周空間都起了漣漪。

    “難提大魔王實力本就不下與我,就算你突破為道樹道仙,在混亂世界中,我們三人合力頂多也就只能擊敗他,想要鎮殺他絕無可能。因為一旦他逃遁,你我三人絕不敢追入混亂世界,否則被殺的很有可能就是我們。除非將他引入九天界,合我們三人之力方才有一線機會鎮殺他。”

    “只是如此一來,恐怕就會有無數九天界的生靈要被他殺戮了!”柳宿搖頭道。

    “殺又殺不了,走又走不得,看來接下來這些年宿主要被牽制在寧煞關了。”右護法凌絕說道。

    “若只是被牽制在這里倒也無妨,怕就怕大劫來臨啊!”柳宿說道。

    帝蒼和凌絕顯然都知曉大劫之事,聞言都沉默了下來。

    四靈宮的職責是鎮守九天界第一線,一旦大劫來臨,他們必然是首當其沖。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大劫一來,誰也躲不開,多想也是無益。聽聞蒼煫域柳煌那邊出了不小魔亂,柳煌戰死,柳靈下落不明。柳靈年紀輕輕便突破為上品道仙,乃是我柳宿部中最有希望踏入上品道樹道仙的一名朱雀后裔,我本當親自前去萬峰府一趟,可惜被難提牽制,不敢脫身。凌絕你代我去一趟萬峰府,看看情況如何?不過如今魔亂四起,你乃是我柳宿部重將,不可再有閃失,若事已經不可為,你就不要以身涉險。”柳宿話鋒一轉道。

    “屬下領命!”凌絕神色一凜,肅然領命,然后帶著十多位真仙踏空而去。

    一個時辰之后,凌絕帶著十多位真仙先飛臨柳星七部星主府。

    柳煌家屬柳星七部,而且凌絕與柳灹的交情不錯,如今柳宿派他前來探查情況,于情于理,他都要先去見過柳灹。

    很快,凌絕便從柳星七部星主府得知星主去了萬峰府至今未歸。

    “莫非萬峰府的戰況依舊極為嚴峻不成?”凌絕得知柳灹去萬峰府未歸,不禁心頭凜然,立馬帶著人馬趕赴萬峰府。

    “嗤!”一到萬峰府,凌絕便看到了那尊大魔王的尸體不禁猛吸了一口冷氣。

    這尊大魔王實力跟難提大魔王無法相比,以凌絕的實力倒也能與他一戰,但要說鎮殺那就是癡人做夢了,但現在這尊大魔王卻橫尸萬峰府,如何不讓凌絕猛吸冷氣?

    不過更讓凌絕吃驚的是,萬峰府正在建造的一座巨城,如今竟然有十多股蘊含道力的氣息盤繞上空,震懾著的魔族,讓巨城外的魔族只敢遠遠游蕩,根本不敢踏過空間裂縫,進入萬峰府。

    “什么時候柳星七部竟然一下子擁有了十多位半道仙?”凌絕暗自吃驚不已。

    “柳焢拜見右護法大人,有失遠迎!”柳焢帶著幾位族老出了巨城,遠遠便對著凌絕一躬到底道。

    不過金烈等人都沒出城。

    他們又不是柳宿部的將士,只聽從掌教老爺之命鎮守萬峰府,自是不管什么左護法還是右護法。況且混亂世界兇險無比,掌教老爺深入混亂世界,金烈等人心里其實也有些遷怒與柳宿部的道仙,認為是他們見死不救,才害得如今要他們的掌教老爺來冒這個兇險。

    凌絕在柳宿部說起來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下,見自己大駕光臨,柳煌家明明有兩位道仙,十多位半道仙在場,卻只是幾位真仙出來迎接,不禁眉頭微皺,心里暗暗不爽。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