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4章 語不驚人死不休

    “這又算得了什么?若不是江南島那邊也需要人馬鎮守,我們可以調集更多的道仙和半道仙過來!哼,柳灹此老賊竟然敢算計掌教老爺的長輩和義妹,本就罪該萬死,老爺暫時饒他一命已經算是非常給柳宿面子,沒想到他派來的人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反倒要問罪我們,真是氣煞我了!”金烈雙目兇芒閃爍道。

    “還有更多人馬?”柳焢等人聞言猛吸冷氣,一顆心劇烈跳動不已,他們對葛東旭雖然算不上知根知底,但也知道兩百多年前葛東旭還只是一介仙嬰仙人,結果,這一轉眼的功夫,不僅自己已經有了叫板他們柳宿部宿主的實力,更有如此多的道仙、半道仙手下,這讓柳焢等人簡直無法想象。

    “上仙莫要惱火,凌絕乃是我柳宿部二號人物,素來強勢慣了,而且他與柳灹素來交好,所以方才有此表現,如今能將他困住最好,等葛掌教回來,我與葛掌教一同前去面見宿主,宿主必能明辨是非。”許久,柳焢方才回過神來,勸說金烈。

    “希望柳宿主能明辨是非,否則以我家掌教老爺的性子,他的長輩被逼自爆身亡,若義妹再出了意外,恐怕真會將你們柳宿部鬧個天翻地覆的。”金烈說道。

    若是以前有人跟柳焢說這話,柳焢肯定會嗤之以鼻。

    以柳宿部的實力,整個九天界又有幾人敢在柳宿部鬧事,還把柳宿部鬧得天翻地覆的,但現在柳焢相信了,心情不禁很是矛盾和沉重。

    畢竟柳煌家是屬于柳宿部,說起來是柳宿家的支脈,真要鬧得柳宿天翻地覆絕不是柳焢等人所愿意看到的。

    但若柳宿不為柳煌家主持公道,柳焢等人卻又絕難壓下心頭這股恨意。

    柳焢與金烈說話之際,天地煉爐大陣中的凌絕越戰越是心驚和惱火。

    “這柳靈什么時候有了一位這般厲害的義兄,竟然有十二位能布下此等厲害大陣的火系大道半道仙!他們十二人走馬燈般的輪流主持大陣,總有人能稍作休息,緩一口勁,而我卻得不到休息,若一直被困在里面作戰,遲早累也要被累死。”

    “但想要破陣而出,肯定要激發道樹根源之力,少不得要損失上千年的功力,甚至一個不慎都有可能傷到一些道樹根基。也是我剛才急躁了,應該先聽聽柳焢等人說辭,如今被困在這里再改口,肯定被他們認為是我凌絕怕了他們!”

    “罷了,罷了,先再與他們周旋一番,看看他們能堅持多久,實在不行便拼著損失上千年的苦修,也要先破陣而出,讓他們知曉我凌絕的厲害!”

    凌絕心意已定,便繼續在大陣中與火猿他們周旋,并沒有急著破陣。

    凌絕卻不知道,就因為他這個決定,他失去了脫困的機會。因為在他與大陣周旋之際,烏焰又帶著十二位半道仙外加問心和破空兩位在西海新晉的道仙返回了萬峰府。

    柳焢等人見烏焰不僅帶回了十二位半道仙,還額外多帶了兩位道仙,心里不禁一陣狂跳,這才知道金烈剛才之言一點都沒有吹噓夸張成分。

    這年頭,又有哪家勢力能隨隨便便多添加兩位道仙的?

    “不是說只帶十二位來嗎?怎么問心和破空也來了?”金烈問道。

    “夫人聽聞了此間之事有些不放心,生怕掌教老爺吃了虧,便讓問心和破空也隨同一起前來。反正江南島那邊還有雷鎮等人坐鎮,而且元玄老爺也已經前去天裂山赴任星主之職,天裂山與江南島遙相呼應,江南島真要有什么事情,元玄老爺必能第一時間趕到,也沒什么好擔心的。”烏焰回道。

    烏焰等人雖然是道仙,但元玄乃葛東旭生死之交的兄弟,故以老爺來稱呼元玄,以示尊敬。

    “既然元玄老爺已經前去天裂山赴任,那便沒有什么好擔心了。”金烈點點頭道。

    對元玄,金烈還是非常信服的!

    “天裂山不是奎宿部星九部駐扎之地,星主不是伏元戟嗎?怎么又改成了元玄老爺?元玄老爺又是誰?”四靈宮在某種角度上講,算是一個聯盟陣營,素來共進共退,柳焢曾經是柳煌家族長,雖然沒去過流洲奎宿部,倒也聽聞過天裂山之名,也知道奎宿部星九部的星主乃是伏元戟,所以聞言不禁一臉詫異。

    “炎洲和流洲相隔太遠了,看來蜀山大戰和天裂山大戰的消息都還沒傳到炎洲來。”金烈聞言自言自語道。

    “什么蜀山大戰?什么天裂山大戰?我們確實都沒聽過。”柳焢一臉好奇道。

    “蜀山劍派你聽聞過吧?”金烈見柳焢等人都不知道此事,臉上不由流露出一抹自豪之色,開口問道。

    “蜀山劍派雖然位于流洲,但當年蒼煫域絕仙山大魔亂,蜀山劍派長眉老祖和妙一老祖兩人持道寶飛劍前來助戰,曾聯手斬殺過大魔王,一戰成名,到如今我們族中藏書閣的蒼煫域歷史中還記載有他們的英勇事跡,所以我們都知曉蜀山劍派之威名。”柳焢回道,目中流露出一抹敬仰之色。

    “妙一道仙已經仙逝,如今元玄老爺乃蜀山劍派唯一道仙老祖,而且還是上品劍道道樹道仙!”金烈說道。

    “上品劍道道樹道仙!”柳焢等人聞言全都心頭大震,目露驚駭之色。

    “元玄老爺跟你們族長也是結義兄妹,他如今還不知道這邊的事情,一旦讓他知道,柳宿若不給個說法,他也是絕不可能會善罷甘休的!”金烈緊跟著說道。

    “什么,元玄老爺跟我們族長還是結義兄妹?”柳焢等人聞言差點沒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他們做夢也沒想到,他們的族長除了葛掌教這么一位牛叉的兄長,竟然還有一位上品劍道道樹道仙的兄長!

    “前陣子,奎宿部星九部的星主伏元戟剛剛修成了道樹,在慶祝宴席上因為羞辱了掌教老爺的三弟子,被掌教老爺削了道樹樹冠,切了雙臂,隨后又被奎宿老爺隔了職,派去邊關鎮守。在奎宿老爺的力邀之下,元玄老爺入主天裂山,成了奎宿星九部的星主。對了,奎宿乃是我家掌教老爺的結義大哥,哼,別說區區一柳宿部的右護法,就算柳宿親臨那又如何?”金烈見柳焢等人震驚的樣子,臉上自豪之色更濃,繼續補充道。

    這話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把柳焢等人聽得半天都無法回過神來,等他們前后連貫起來想明白之后,個個簡直是熱血沸騰。

    原來他們的族長有兩位這么牛叉的兄長!

    原來他們柳煌家背后有這么牛叉的大靠山!

    不過當他們想到老祖身亡,族長生死未卜,兇多吉少,頓時整個人如被一盆冷水由頭澆淋而下,渾身冰冷。

    “柳灹!”很快柳焢等人全都雙拳緊握,咬牙切齒,目透刻骨恨意。

    若不是柳灹罔顧他們的求援,柳煌家的前景該是多么的光明和輝煌,但現在這一切都被柳灹毀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