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一世獨尊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神龍殿宇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好冷!

    寒玉洞窟本就陰冷無比,當這些雙眼睛出現后,寒意立刻增加了許多倍。

    林云還好,他修煉龍族煉體神訣,氣血磅礴如淵。

    在這陰暗的空間,就像是火爐一般存在,心口在跳躍間血液沸騰不止。

    嘶嘶!

    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后背發涼的聲音,從那些眼睛的主人口里發出來。

    可這地方突然變得昏暗陰沉,除了那雙血淋淋的眼睛之外,完全無法瞧見這些怪物的真身。

    林云將劍意灌注在雙目中,依舊無法看清,詭異的令人發毛。

    這就是龍血魔尸?

    林云眉頭微皺,屏氣凝神,一時間也不敢妄動。

    就在此時,林云感覺到一具柔軟的身軀貼在了自己身上,最初還好,只是稍稍貼了過來。

    可感受到林云身上的火爐般的暖意后,那具身體越貼越緊,尤其是胸前雪白飽滿兩座峰巒,幾乎全都擠壓在了林云后背上,讓人心猿意馬,火氣涌動。

    “我有點冷”

    黑暗中,安流煙在林云身邊吐著氣,她嘴唇發紫,臉色慘白,渾身上下冷的像冰塊一般。

    林云心中嘆了口氣,這時候就算對方是故意的,他也沒辦法推開此女。

    他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朝著前方一點點走去,想和這些怪物拉開距離。

    可那些血眼的主人,卻一直死死盯著他,與他的距離不斷靠近。

    林云手握葬花,手心有汗水滲透出來,眉頭緊皺,他還是頭一次碰到如此棘手的情況。

    嘩!

    那些血眼怪,突然殺了過來,當接近林云百米之時又全部消失不見。

    糟糕!

    林云心口莫名一顫,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險,手中葬花猛的揮了出去。

    鏘鏘!

    在林云面前,有火星四濺,一柄散發著白光的黑色長劍出現在林云面前,散發出極為可怕的陰冥之氣。

    幸好林云劍意足夠敏銳,若不然這一劍,會直接刺中林云的心口。

    且不管蒼龍戰體能不能擋不住這一劍,一旦被刺中,林云自我感覺肯定兇多吉少。

    咔咔咔!

    就在林云思緒如電之時,一柄柄長劍憑空出現,將林云圍在了其中。

    蒼龍!

    林云心念微動,身上八千道紫金龍紋同時催動,龍紋匯聚在一起衍化成一條百丈蒼龍。

    蒼龍栩栩如生,宛若活物。

    龍鱗密布,龍威爆涌,爪間風雷縈繞,龍目劍光璀璨。

    一旦祭出蒼龍,林云肉身就沒有龍紋保護,會變得極端虛弱。

    可眼下,也顧不得許多,

    就算有龍紋護體,林云也不愿挨上這些魔尸的攻擊,只能寄望蒼龍環繞,護著他一路沖出去。

    鏘鏘鏘!

    數不清的劍光劈砍在蒼龍身上,蒼龍環繞著林云將他護在中心,一路狂突出去。

    等到成功突圍后,遍體鱗傷的蒼龍立刻解體,化成八千道綻放著圣光的龍紋,重新到林云體內。

    “來!”

    林云雙手結印,伸手一招。

    之前被卡在墻縫中的劍匣,于洞窟中橫空直撞快速飛了過來,林云直接跳上劍匣背后金烏圣翼瞬間展開。

    嗖!

    他背著安流煙,雙手按在劍匣上,化為驚鴻快速遠遁。

    可即便如此,始終有幾只血眼怪跟著,無論如何催動金烏圣翼都沒有辦法甩開。

    唰唰唰!

    安流煙在林云背上伸手,身甩出好幾道蘊含著冰屬性的火焰,那種冰焰威力極為恐怖。

    按照林云的猜測,應該是某種冰屬性圣火,那些寒冰圣火衍化成一道道長矛。

    可這四道長矛,在撞擊到血眼怪身上時,悄無聲息的融化了。

    那些透明的血眼怪身上,燃燒起詭異的陰冥之火,安流煙后面施展的攻擊也都被悄無聲息融化了。

    “怎么會這樣?這些怪物,是鬼怪不成?”

    安流煙頭皮發麻,還是首次碰到這種情況,只覺得驚恐無比。

    “我看未必!”

    林云將安流煙放下來,眼中閃過抹寒意。

    這般窮追不舍,讓他有些惱了!

    既然甩不掉,那就殺了吧,林云還真不信這世上有什么鬼怪存在。

    他決定正面迎擊,以絕對的力量,斬殺掉這四尊兇物。

    想要殺掉這些魔尸,就得找到他們真正的軀體,林云并不覺得這些兇獸全都是虛無的存在。

    轟!

    一幅星相畫卷在林云背后展開,太古兇獸燭龍出現,剎那間林云身上氣力暴漲,他的眼眸中涌動出金色的燭火,這個世界所有的虛妄在他面前盡數破除。

    吾有神眸分日月,一念生來萬古寒!

    燭龍之目!

    林云動用了一向被他視作禁忌的神通,前方空間中,他看到了四具透明的人形軀殼。

    那些軀殼像是流動的液體,在心臟處縈繞著黑色的魔焰,那魔焰與林云以往在上古遺跡見過的魔僵有些類似。

    可明顯要高明許多,也顯得更為玄奧。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林云終于找到了他們。

    嗖嗖嗖!

    在安流煙的眼中,四雙血眼手持陰冥鬼劍,閃電般朝著林云奔去。

    而林云則一動不動,他的眼眸閃爍著金色的燭火,額頭之上有汗水滴落下來,顯得十分吃力,這種狀態很不對。

    安流煙面色微變,剛要過去,卻被林云隔空推開。

    就見他的身后,再度展開一張畫卷,他的眼眸深處燭光隱退。變成了一片猩紅,太古兇獸燭龍畫卷在他身后展開,他渾身氣血燃燒,眼眸中充斥著暴戾和兇殘的氣息。

    仿佛這一刻,他本身就變成了太古兇獸,身上戾氣達到讓人膽寒的地步。

    一股股可怕的氣勢,在林云身上瘋狂暴漲,血紅色的光芒猶如火焰般熊熊燃燒。

    不一會,林云身上的血光就燃燒的如同太陽般可怕。

    窮奇之力定乾坤,毀天滅地碎陰陽!

    “這是至尊星相?”

    安流煙瞧得此幕,心口狂跳,這一刻林云身上的氣質,讓她想起了圣古世家聚會中的某些圣地天驕。

    她曾經驚鴻一瞥,遠遠見過,那等氣勢震顫天地。

    如今,這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居然在林云身上出現了。

    不等她驚醒過來,林云一步邁出,五指緊握連出四拳,轟擊在四尊龍血魔尸身上。

    砰砰砰!

    驚天巨響,在這地底洞窟中接連爆開,下一刻有四縷魔焰退散。

    四對血眼化成血液滴落出去,而后四具**的尸體憑空出現,他們身上散發出陣陣惡臭,有黑色的陰冷魔氣不斷流逝。

    那些陰冷的魔氣很可怕,林云帶著安流煙,退到了很遠的地方。

    噗呲!

    林云一口鮮血吐出,緊接著他的眼眸也流出了血焰,背后的星相遁入畫卷重新到他的體內。

    “林云,你沒事吧!”

    安流煙嚇了一跳,將他攙扶起來。

    林云臉色慘白,往嘴里塞了一枚枯玄丹,這號稱枯木春的圣丹,都沒法讓他的氣血在短時間內恢復。

    “接下來,恐怕得換你背我了。”

    林云煉化著圣丹,出言苦笑道。

    他的模樣太駭人,眼睛中有鮮血不停的流出,傻子都知道他處在相當虛弱的狀態。

    林云現在算是知道,葬龍谷為何一直攻不進去了。

    為何那幫人對龍血魔尸對如此忌憚,確實太過詭異,他連最不愿動用的底牌都用了,才勉強解決四只龍血魔僵。

    接下來都有安流煙背著林云,一路狂奔逃離。

    林云則煉化圣丹,恢復損耗的血氣和真元,臉色漸漸好了起來。

    “你對這些龍血魔尸有什么看法?”

    林云稍稍恢復些許,向安流煙問道。

    “或許和黑暗動|亂時代的那些深淵異族有關吧,這殘龍星界可能不是第一次被發現”

    安流煙斟酌一番,輕聲說道。

    “深淵異族?”

    林云詫異的道。

    “沒錯,這些都是禁忌,只有圣古世家的保存著這方面的古籍。事實上大家都知道,三千年前九帝雖然平定了黑暗動|亂,可卻沒徹底消除這些深淵異族,而且許多禁地都有這些深淵異族留下的痕跡”

    安流煙說著自己的猜測,輕聲道:“我猜測這殘龍星界,可能上古年間就存在了,只是毀在了這些深淵異族手中,從而封存到了如今。”

    只要圣古世家的人知道?

    安流煙也知道?

    所以安流煙也是圣古世家的人?

    林云聽著安流煙的解釋,對方在不經意間,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不過好像也不是很意外的事情,林云對此早就有了猜測,況且她之前也說過。

    圣古世家的人,加入到魔門勢力一點都不稀罕,只要不是神龍帝國的統轄之地即可。

    荒古域之外,東荒的天地很大!

    “這是什么地方”

    就在此時,安流煙突然停了下來,眼中露出極為詫異的神色。

    前方很詭異的出現了一片宮殿,每座宮殿都散發著龍威,巍峨磅礴,高達萬丈,仿佛曾經有神龍居住于此。

    有刺目的光芒,籠罩在這片空間,給人的感覺跨越了無盡時空,來到了無法想象的未知之地。

    此幕出現的太過突兀,以至于兩人都驚住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