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一世獨尊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遠古煉妖樹

    “退后。”

    林云說了一聲。

    安流煙帶著他退后一步,眼前一切蕩然無存,前方依舊是黑漆漆的洞窟,一眼無法忘穿。

    而方才的宮殿和龍威,以及磅礴圣光,全都蕩然無存。

    “這是什么?幻覺嗎?”

    安流煙詫異的道。

    林云若有所思,沉吟道:“我看著不像是幻覺,可也不像是真實存在的圣境,這寒玉寶洞真的是古怪的很……”

    “這地方居然有一處輪回節點!”

    就在此時,紫鳶劍匣中的小冰鳳眼前大亮,直接驚呼了起來。

    “什么意思?”

    “這是過去與現在的輪回節點,曾經有擅長輪回之道的遠古大能在此與人交手,留下了至今都未抹滅的輪回節點。通過輪回節點,可以穿越到已經逝去的過往時空,但危險重重,一不小心就會被時空裂縫吞沒。”

    小冰鳳震撼不已,她首次見到除了紫鳶之外,還有人掌握輪回之道。

    且造詣似乎不輸于紫鳶,甚至更強大一些。

    突然,小冰鳳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她明白了!

    頓時失聲道:“這里是神戰之地!不是覆滅上古黃金盛世的神戰,是更為久遠的神戰,我的天,這殘龍星界到底是什么鬼!!”

    林云現在來不及關心這個,后面還有龍血魔尸再追。

    他只關心,能不能躲進里面,躲進去之后能不能再回來。

    “理論上,輪回節點肯定是存在的,可你進去之后時空坐標肯定亂了……你懂我意思吧?你剛才是退的早,再走進步就徹底陷在里面,到時候在想要找到輪回節點,恐怕相當困難。”

    小冰鳳的聲音悠悠傳來。

    咚咚咚!

    就在此時,后方又傳來了陣陣腳步聲。

    林云和安流煙回頭看去,數十雙血色眼睛,猶如鬼火一般飄在空中顯得駭人無比。

    “走!”

    顧不得考慮太多,林云背著紫鳶劍匣,握著安流煙的手,踏進了前方這片未知區域。

    他現在氣血才恢復了三成,根本不是這群龍血魔尸的對手。

    當腳步邁進去的瞬間,那片宏偉浩蕩的宮殿群,又一次出現在林云和安流煙的眼前。

    在這片宮殿群的正前方,豎立著一座宏偉的青銅巨門。

    巨門是敞開的,林云和安流煙直接邁了進去。

    呼呼!

    旋即,宮殿群中綻放的圣光,化作星星點點,隨著清風漂浮在半空之中。

    “那是?”

    林云看著這些光點,覺得有些熟悉。

    這不是之前那些圣藥嗎?

    原來那些冰屬性的圣藥,全都跑到這種地方了,他凝目去看,發現最頂端的那座宮殿是神圣無暇的潔白之色。

    純粹寧靜,陰寒冰冷。

    可這股陰寒冰冷,卻一點都不邪惡,與寒玉寶洞中的陰冥之氣有很大區別。

    “這……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紫鳶劍匣中小冰鳳有些害怕了,她失聲顫抖,顯現出從未有過的驚恐。

    林云面色微變,大帝一向狂傲,且來自上古黃金盛世。雖說記憶殘缺了許多,可眼界幾乎無人能及,很少見到她露出這般驚恐的神情,那是一種來自本能的畏懼。

    是因為那座雪白的宮殿嗎?

    林云若有所思,面露沉吟,不是很能理解。

    兩人隨意走在這片區域,安流煙忽然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她是冰屬性的修士。

    對空氣中那些星星點點,有著天然的親近,就像是林云蒼龍圣天訣對真龍圣液一般,**本身就會對此感到渴望。

    當一粒光點被安流煙吸收后,她驚喜的道:“這……林云,我的先天圣氣多了十道……”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驚喜之中帶著絲恐懼,這呼吸之間修為就精進如此之多,讓她感到很害怕不自在。

    因為虛空之中,那一粒粒光點多不勝數,讓人眼花繚亂。

    修士逆天而行,一步一個腳印。

    沒有捷徑可走,就算是林云之前收獲的圣果,也是付出了很大代價才拿到的。

    若非他有蒼龍圣體,還同時精修重力劍法,一不小心就會在圣樹面前殞命。

    而眼前這些光點,得來卻如此輕易,任誰都會感到毛骨悚然。

    “先別碰。”

    林云手握葬花,謹慎的行走這片區域,朝著宮殿群的上方走去。

    “那是什么!”

    安流煙伸手一指,看向了百丈之外的一顆撐天古樹。

    那是一顆無比龐大的圣樹,可卻光禿禿沒有樹葉,像是瘦骨嶙峋的老人,充滿了枯寂敗落。

    真正讓安流煙驚詫的是,光禿禿的樹枝上,插滿了許多干瘦的尸體。

    那些尸體的面容都很奇特,眉心有著一道血縫,深陷的眼窩中縈繞著邪惡的陰冥之氣。他們的手臂纖細而悠長,有的背后還長著光禿禿的肉翼,無論怎么看都不像是昆侖界的種族。

    既不是妖族,也不是人族,僅僅是尸體就讓人產生了強烈的排斥感。

    那些尸體存在了不知道多少萬年,早已被風成了肉干,可依舊散發出種種邪惡的威壓,骨骼也沒有腐朽。

    生前只怕都是圣者!

    “那是深淵異族嗎?”

    林云輕聲自語,只覺得毛骨悚然,一顆古樹上掛滿了圣者。

    “這是魔靈族!我曾經在古籍上見過,他們在黑暗動-亂時期,造成了極大的恐慌,是君臨大地的魔君,甚至圈養過人類圣人。這……這怎么可能,古籍中明明記載,魔靈族十分恐怖無法戰勝,可現在居然全都被掛在這里……如螻蟻一般。”

    安流煙有些失語,眼前這一幕,太沖擊她的三觀了。

    林云目光閃爍,沉吟道:“怕是沒那么簡單。”

    他在那光禿禿的樹上,看到了幾顆果子,那些果子綻放著幽暗的紫光。蘊含著無法想象的日月精華,比之前林云吞服的那些流光圣果,都要強大許多倍。

    毫無疑問,這是品級無法想象的圣果,一旦吞服,修士會得到極為驚人的好處。

    不過林云懷疑,以他們的境界,究竟能不能吞服這些圣果。

    “笨蛋,這是煉妖樹啊,你在想什么,別去碰那些果子。”

    小冰鳳聲音顫抖,在紫鳶劍匣中警告道。

    煉妖樹?

    林云臉色微變,他曾經在玄黃界的劍宗遺跡中,見過一顆不算成熟的煉妖樹。

    可那煉妖樹完全無法和眼前相比,數千名異族圣人被當做養料,掛在這顆圣樹之上。

    原來傳說都是真的!

    “林云,你看下面。”安流煙輕聲道。

    不用她說,林云已經看到了。

    在這煉妖樹的下方,有兩具剛剛死去的尸體,那幾人林云甚至還打過照面,正是幽冥殿邪風的屬下。

    兩名強大到讓林云都忌憚的八星天神丹尊者,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讓人對這煉妖樹的恐懼又增添了許多。

    “他們死在了這里,說明邪風和枯鷹老人也都進來了。”

    林云輕聲說道。

    “所以蕭云也在這里!”

    安流煙接口道。

    林云目光閃爍,看著這些散發著龍威,沐浴圣光的宮殿群,思索著一些什么。

    不知道為何,到了此地,他對龍骨的渴望反而淡了許多。

    “咯!咯!咯!”

    忽然,這陰暗的空間,伴隨著一陣清風傳來陣陣清脆的笑聲,笑聲在風中在黑暗里讓人毛骨悚然。

    煉妖樹上的那些魔靈族圣人尸體,全都隨風搖擺起來,笑聲就是從他們口中發出來的。

    這種場面,極度詭異,那些風干的尸體仿佛活過來了一般。

    笑聲在他們口中傳來,很尖銳很清脆,像是女人夜色中帶著哭泣的音調發出長笑。

    林云和安流煙心臟猛的一縮,感覺到頭皮快炸掉了,兩人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緊在了一起。

    咯咯咯咯,笑聲不停。

    那些掛在樹上被風干的尸體,眼窩中魔光不散,他們干癟的尸體隨風搖擺,仿佛在看著林云和安流煙。

    兩人腿腳打顫,都有些不聽使喚,被眼前這一幕給嚇懵了。

    只覺得呼吸都很急促,完全踹不過氣來。

    額頭之上,汗水一滴一滴落下,有無法形容的恐懼在心間彌漫。

    天底下沒有比這更恐怖的事情了!

    兩人都算是超凡妖孽,眼界非凡,可此時此刻都無法成功的說出一句話來。

    同時間,這片空間內似乎越來越暗了,那些宮殿上綻放的圣光都在漸漸隱沒,猶如燭火般一點點黯淡了。

    整個世界都在淪陷,某種大恐怖就要來臨。

    而那可怕的笑聲,則一直不停,宛若魔音般遁入二人腦海,揮之不散。

    啪!

    就在此時,一只手突兀的出現,搭在了林云和安流煙身上。

    撲通!

    兩人情緒徹底崩潰,撲通一聲,便單膝跪在了地上。

    林云還好一點,他以葬花支撐著身體,安流煙則近乎癱軟,全靠林云將其死死拽住。

    兩人回頭看去,在無盡的笑聲中,見到了一張了模糊的笑臉。

    安流煙直接嚇得昏死過去,仿佛見到了無法形容的恐怖畫面,臉色嘩然而白。

    林云視野模糊,只覺得天昏地暗,他想要努力的睜開眼。

    可始終無法睜開,眼皮重如山岳,完全無法抬起來。

    他本就虛弱不堪,血氣才恢復三成,瞳孔還在流血,這下徹底支撐不住倒了下去。

    那張詭異的笑臉,在他腦海中不停的轉動,而后徹底失去意識。

    【如果確定沒有更新,我會在公眾號做出通知的,唯一公眾號,大家微信搜索月如火,就是單獨的月如火三個字。除此之外,都是假的。】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