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大逆之門

第三百零三章 殺人者

    雖然心急,可安爭對天昊宮那些被擒住的女弟子也不能坐視不理。這些女弟子如今的遭遇如此凄涼,起因還是因為他。許眉黛是因為他出了事,才會調集所有門人出外尋找。若是真的被人買去做了奴隸,也不知道她們會遭受到什么樣的折磨。在大羲,天昊宮和凰閣的女弟子,向來都是江湖之中天仙一般的存在。也不知道平日里多少江湖客去追求,都是碰了一鼻子灰。

    現在,只要有錢就能買到,那些齷齪的家伙會好些瘋狗一樣撲上去。

    杜瘦瘦看安爭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湊過去笑著說道:“別擔心,那個叫赫連小心的家伙瞧著也沒多厲害,這件事咱們也未必不能擺平。”

    安爭搖頭:“他很強。”

    杜瘦瘦不服氣:“有多強?”

    安爭道:“大羲的江湖和燕國的江湖,完全是兩個世界。以我現在的修為可以燕國橫行無忌,太后之亂,高家之亂,細雨樓之亂后,燕國的江湖上小滿境的修行者幾乎死光了。可是在大羲,宗門林立,到處都是幾百年的世家,上千年的名門。如果燕國的江湖是江湖,那么大羲的江湖就是大海,深不可測。”

    “之前迎接出來的那個白面先生,他的實力怕是深不可測。”

    安爭一邊走一邊說道:“不過,大羲的江湖有個弊端,那就是因為太富有,所以那些天才都是丹藥和各種秘術堆積出來了。可怕是可怕,但實戰經驗都不多。畢竟,在大羲的江湖,沒有人敢隨隨便便的去招惹誰。因為誰也不知道,你的對手強不強。”

    杜瘦瘦道:“一群有錢就變態的家伙。”

    安爭道:“咱們也是。”

    杜瘦瘦愣住:“你說的對......我無力反駁。”

    安爭回頭看了看齊天和玄庭法師:“他們兩個不要算在內,這件事還是靠你我,所以并不容易。”

    杜瘦瘦:“沒關系,你打我助威。”

    安爭笑了笑:“一會兒過了邊關,咱們先去西羌國看看情況,摸清楚底細再說。要是不靠打的就能把這件事了結最好,不過我帶著的銀子不多。”

    杜瘦瘦:“你也說了,那些大羲過來的人都是財大氣粗,咱們在燕國算是有錢人,和他們沒法比。”

    安爭:“可他們沒有我會賺錢,到時候見機行事就好了,人我是必須要救的。”

    杜瘦瘦:“我知道有些事你不愿意說,你和方爭之間的關系只怕也很復雜。我忍了好久,還是忍不住,你們到底......”

    安爭腳步頓了一下:“我要是說我就是方爭,你信嗎?”

    杜瘦瘦撇嘴:“別扯淡行嗎,你和我是一塊長大的,你要是方爭,我還是陳無諾呢。”

    安爭搖頭:“你看,說了你也不信。”

    兩個人往前走,杜瘦瘦知道安爭心里不痛快,一路上就找笑話說。出了鎮子走了大概幾里路之后,看到路邊有一只流浪狗,杜瘦瘦忽然笑起來:“看到那狗我想起個事,咱們出燕國之前,有一次我去找鐘九歌喝酒。他跟我說了一事,我笑到現在了。那些達官貴人的老婆,都喜歡養個寵物,千奇百怪,養什么的都有,最多的就是養狗。”

    “有一個貴婦,養了兩條大狗。品種我記不住了,反正就是挺大的那種狗。她假裝暈倒,那兩只狗也有靈性,一只原地守著,另外一只跑出去叫人了。而另外一個貴婦看著羨慕,心說自己養了五只狗,雖然都是那種小狗,但是數量多啊。于是她也假裝暈倒,然后其中一只就趴她身上了,一個勁兒的活動屁股......”

    安爭楞了一下,然后噗嗤一聲笑出來:“還有四只呢。”

    “還有四只在排隊啊。”

    安爭哈哈大笑,眼淚都笑出來了:“鐘九歌嘴里出來的事,多半夸張。”

    杜瘦瘦:“但是他牛啊,那些達官貴人的老婆,一個個見了他比見了自己老爺們兒還親。”

    兩個人說著話往前走,而后面齊天和玄庭法師的氣氛就沒那么融洽了。

    齊天:“你別和我一起走,去前面和他倆一起走。”

    “為何?”

    “我看到和尚就來氣,就想打。”

    “可你一路上,也沒有打我。”

    “我怕打死你。”

    “我知道你有怨氣,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帶著這種歧視的心態看和尚?和尚大部分都是好的,而且當初那個人,未必就騙了你。就算他騙了你,他抑郁而終,難道還不算補償?”

    “我操,和尚!你的意思是,別人傷害了我,但是他內疚的死掉了,我就可以不計較?”

    “麻煩你把前四個字中間的間隔拉長一點。”

    兩個人互相瞪著,好像下一秒就要開打,可還是都忍下來。

    “你往前走。”

    “就不。”

    過了鎮子再走不到三十里就是邊關,城關修建在一個峽谷口,出了峽谷就是西羌國。趙國的軍隊在城關戍守,對過往的商人和行人收稅。當然,比規定的要收的高很多。安爭在邊疆生活的時候,燕國邊軍原本也是這么干的。只不過后來日子好了,所以人也變得和善起來。

    有句話說,窮生惡念富漲良心未必沒有道理。

    快要到邊關的時候,天空上一頭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妖獸突然飛了過去,然后從天空上撲下來把安爭他們四個攔住。那妖獸看起來虎頭熊身,背后居然還有雙翅,看體型最少也有四米大小。尋常的戰馬,可能頃刻之間就能被它撕碎了吃掉。

    “熊虎獸。”

    齊天站在那嘟囔了一句:“這種低級到不能更低級的妖獸。”

    熊虎獸上,那個青衣小書童坐在后背上看著安爭他們冷笑:“就這么滾了?你們問過我了嗎?”

    杜瘦瘦瞥了他一眼:“看架勢這是要殺人滅口了。”

    那書童眉宇之間都是陰厲之氣:“在鎮子里,我家公子不愿意多惹是非,所以給你們的臉。你們若是識相,老老實實的也就罷了。可你們這種小地方的人還真是賤,給你們點臉你們就以為自己身份了不得?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四個人排成一排給我磕頭,一個人磕一百個頭,我就放你們走。”

    他坐在那,嘴角往上勾著:“還是那句話,自己什么身份還需要別人給你們提醒?你們賤就是賤,要是在大羲,你們這樣的賤人連做奴隸都沒人要。”

    杜瘦瘦往前走:“來來來,大爺我先給你磕一百個頭。”

    那書童看杜瘦瘦往自己身前走,從懷里取出來一個好像盒子似的東西:“知道這是什么嗎?這是我家公子賜給我的法器,紅品寶物。你們這些賤人知道什么叫紅品嗎?估計著你們往上數三代也沒人見過。我數三下,你們原地站住跪下來磕頭,不然現在就殺了你們!”

    杜瘦瘦回頭:“那東西能賣多少錢?”

    安爭:“紅品法器,還不知道用途是什么,不過幾萬兩銀子是不虧的。”

    杜瘦瘦:“好嘞,正好缺錢。”

    他猛的往前一沖,那熊虎獸立刻朝著他咆哮了一聲。杜瘦瘦把海皇三叉戟召喚出來,三叉戟當做蒼蠅拍,橫著掄起來將那熊虎獸扇飛了出去。杜瘦瘦的實力也是突飛猛進,雖然遠不如安爭那么變態,可好歹也是曲流兮拿丹藥一個勁兒的改善的體質。用齊天的話說,熊虎獸算是翠品的妖獸,品級實在算不上高。至于那書童手里的紅品法器,在海皇三叉戟面前屁都不是。

    那青衣小書童也是驕縱慣了,沒想到杜瘦瘦居然敢出手。

    他的紅品法器還沒有來得及用,就被杜瘦瘦一叉子拍飛了出去。

    熊虎獸被砸出去十幾米遠,翅膀斷了一個,也不敢停留,嚎叫了幾聲掉頭就跑了。

    杜瘦瘦走過去,拎著那小書童的兩只腳把人倒著提起來然后一頓抖,抖啊抖,那書童衣服里裝著的東西全都掉了下來。杜瘦瘦把書童隨手丟在一邊,然后把掉下來的東西撿起來捧著給安爭看:“有值錢的嗎?咱們現在需要一大筆銀子呢,能湊點就湊點。”

    安爭在杜瘦瘦手里扒拉了扒拉:“沒有,除了那件紅品法器之外,沒有值錢的。”

    杜瘦瘦呸了一聲:“還大戶人家呢,真窮。”

    那小書童趴在那罵:“居然敢打我!信不信我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杜瘦瘦剛才出手的時候是奔著那熊虎獸去的,要是奔著這書童說不定已經打殘了。看那書童依然囂張狠厲,杜瘦瘦氣的恨不得上去再打一頓:“早知道就不打那熊虎獸,打你。”

    小書童嘶吼道:“你們這些北蠻子,垃圾,畜生!你們敢對我出手,我家公子是不會饒了你們的。他一定會殺了你們全家為我出氣,男人全部殺了,女人都賣去做娼妓!”

    杜瘦瘦上去一個大嘴巴:“小小年紀,心腸怎么那么狠毒。”

    小書童捂著臉:“你這個死肥豬,我操-你-媽!”

    本來已經不想再打了的杜瘦瘦聽到這句話,臉色變了。他轉身看向那小書童,然后上去一腳直接踹在那書童嘴上,一腳把書童的臉都踹歪了,也不知道多少顆牙齒被踹掉。那書童疼的滿眼都是淚,依然趴在那罵罵咧咧。

    杜瘦瘦:“你不是說大羲的修行者都很強嗎?”

    安爭:“他這個地位,能有這樣的修為已經不錯。”

    杜瘦瘦道:“沒教養的東西,不想理會了,咱們走。”

    齊天笑呵呵的跟著走,玄庭法師的臉色卻有些擔憂。

    等到安爭他們走了,那個叫暮云的中年男人出現,走到小書童身邊伸出手:“吃了虧,可是長記性了?”

    那小書童捂著臉恨恨的說道:“回去一定要讓公子殺了他們。”

    暮云道:“你被打了,打的也是公子的臉面,公子一定會出手教訓他們。可是......你平日里也太放肆了些,尤其是這次出門,受些教訓也不是什么壞事。”

    那書童怒道:“你算什么東西!公子面前,我也要告你一狀,你眼睜睜的看著我被打卻不出手,就是故意看我笑話,故意讓公子丟人。”

    暮云微微一怔,然后搖頭:“公子身邊,你們這樣的人應該少一些才對。”

    他看了看身后,然后一掌拍在那書童的額頭上:“我送你一程,你在公子身邊久了,早晚還是惹事。公子是要成大事的人,怎么能整日的被你們這些小人迷亂了心智。”

    殺人之后,他轉身而行,跟著安爭他們離開的方向去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