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大逆之門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安爭,必須死

    蔚然宮

    寧小樓面前是一張用一整塊很大的樹根做成的桌子,造型古樸,如一架焦尾。神奇的地方在于,也不知道那清冽的泉水從何而來,就在桌子上不斷的細細落下。

    安爭坐在寧小樓對面,看起來稍顯局促了些。

    他只是讓自己看起來稍顯局促了些。

    寧小樓親自煮茶,不驕不躁。煮茶其實是一件看起來很享受,但每日千篇一律重復起來有些無趣的事。你若是問品茶者,當然會覺得煮茶論道高雅的很。你若去問那些煮茶的少女喜歡不喜歡,多半是已經厭煩。

    寧小樓很享受煮茶的過程,這是他難得的讓自己腦子放松的時間。

    “喜歡和什么茶?”

    “什么茶都可以。”

    “青桔吧,不是什么名品,也不值錢,只是看你眼白帶黃,多半是最近拼的很了有些內熱。小青柑可去火清毒,只是味道稍顯酸澀了些。”

    水沸騰起來,寧小樓將一枚小青柑投進水里,又加了一點點鹽進去。

    “昨日殺了人?”

    寧小樓笑著問了一句,似乎絲毫也不在意。安爭當然知道他不會在意,白勝書院的那個真正的院長,永遠都只能是白勝君本人。而緝事司永遠的那個主人,也只能是寧小樓自己。

    “方坦之臨走之前特意來見我,和我談起你。”

    寧小樓將一杯茶推到安爭面前,安爭微微俯身致謝。端起來,聞了聞,入口,確實有些酸澀。他忽然想到,寧小樓喜歡這樣并不怎么值錢的茶,喜歡它的酸澀,是不是和寧小樓自己的人生有關?

    “不要揣測我。”

    寧小樓的臉色還是沒有改變,依然在微笑。

    “方坦之的感知論,是我給他開悟的。”

    安爭心里一震!

    寧小樓品了一口茶,稍稍往后靠了靠讓自己坐的舒服些:“你來燕城似乎還沒有幾天,但是在燕城已經很多人知道你的名字。方坦之說你四秒入道,這是白勝書院建院以來都不曾出現過的事。你可知道,當初在殺你和留下你之間,我有過幾秒鐘的猶豫,大概也是四秒那么長,所以四秒其實很長了。”

    四秒,確實很長了。

    安爭沒有接話,不知道怎么接,也不想接。和這樣的人說話安爭不陌生,當初在大羲時代和陳無諾之間的交談,也是如此。陳無諾和寧小樓是一類人,是那種時時刻刻都表現的很親和毫無架子,可是每一個字都在隱隱約約的告訴你他的帝王的事實。

    寧小樓就是想告訴安爭,你就算再厲害四秒入道也沒有什么意義,因為我用了四秒鐘的時間來思考你該死還是該活著。

    “這個時間上,能讓我用四秒的時間來考慮生死的人并不多。”

    寧小樓接下來的話,讓安爭心里微微發震。

    “我小時候并不是一個很果斷勇敢的人,父親為此很傷神。作為白勝君唯一的繼承者,我需要學會很多很多東西,其中有四個字分量很重,叫做殺伐果決。為了訓練我適應做出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