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曝光

    西蒙抵達格林尼治,約瑟夫·施拉普也給西蒙帶來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維斯特洛體系重點推進用以完善互聯網著作權和版權保護的《數字版權法案》最新一版草案在眾議員第二次審議過程中再次遭到了否決。

    爭議核心還是其中的‘避風港條例’。

    反對避風港條例的議員給出的理由是這項條款制定后很可能遭到濫用,導致互聯網盜版資源泛濫。

    根據美國國會的立法流程,一項法案在通過審議后要經過國會眾議院和參議院兩次投票,獲得半數以上議員支持并經過總統簽署才能生效,美國總統有權拒絕簽署某些法案,國會對此也有反制措施,只要能夠爭取到超過三分之二的國會議員批準,法案同樣能夠強行通過。

    美國大部分法案通常都被阻礙在審議流程,有時候拖延五六年經歷七八次審議都不一定能通過。

    最終的投票環節懸念反而不會太大。

    因為一旦開始投票,往往意味著一項法案經過反復磋商博弈妥協,已經爭取到多數國會議員的同意。

    “根據我們團隊的游說反饋數據,參議院的問題不大,因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是戈爾。不過,如果我們想要通過眾議院,至少還需要爭取20張選票。”

    美國參議院100個席位長期不變,眾議院議員數量根據美國人口變化定期微調,目前一共434個席位,超過半數的選票至少也是218張,20張選票看似不多,想要爭取難度也不小。

    現階段眾議院民主黨與共和黨持有的席位數量分別為256個和178個,按理說作為民主黨的支持者,維斯特洛體系想要通過一份法案應該很容易,事實卻遠非如此。民主黨內部并非鐵板一塊,維斯特洛體系也并非受到所有民主黨人的歡迎。

    可以輕易想見的一點,那些幕后有著傳統紙媒集團支持的民主黨議員肯定不會站在維斯特洛體系一邊繼續坐看伊格瑞特公司發展壯大。

    約瑟夫·施拉普見西蒙只是低頭翻看他帶來的一份文件,繼續又道:“康涅狄格州的眾議院議員大衛·梅羅思聯合其他幾位議員近期正在尋求推進一項互聯網媒體監管法案,”施拉普說著在西蒙面前一疊他帶來的資料中翻找片刻,道:“就是這份,所以,我們想要通過《數字版權法案》,大概就需要進行一些交換。另外,國會很多議員,兩黨都有,同樣也在尋求放寬‘跨媒體所有權禁令’,這也是我們的機會。”

    雖然所有人都明白伊格瑞特門戶等新興互聯網平臺有著傳媒屬性,但伊格瑞特公司本身對自己的新聞資訊部門定位是一家內容出版商,而不是傳媒公司,關鍵就在于這兩大領域需要受到的監管完全不同。

    美國的出版行業有著很強的自由度,傳媒行業因為美國憲法關于言論自由的條款反而要受到嚴格監管。

    其中的‘跨媒體所有權禁令’就是束縛報紙、電視等傳統媒體的一大緊箍咒,這是美國六十年代頒布的一項法案,并且從尼克松時代起,很多傳媒巨頭都在持續游說試圖放寬相關禁令。

    為了避免媒體操縱輿論,‘跨媒體所有權禁令’的主要條款包括一家傳媒集團不得在同一地區擁有兩家以上的報紙,不得在同一地區同時擁有報紙和電視臺,傳媒公司不得擁有超過12家的直屬地方電視臺,大型公共電視網的觀眾市場占有率不得超過35%,等等。

    持續大手筆經營了這幾年時間,維斯特洛體系大概可以動員的國會選票,眾議院有17張,參議院有6張,這些都是在必要情況下會明確站在維斯特洛體系一邊的議員,而且看似比例不大,卻也已經是一股不容小覷的政治資本,同時也是施拉普所說的交換籌碼。

    西蒙的記憶力很好。

    康涅狄格州的國會眾議員大衛·梅羅思,正是他當初參加赫斯特家族派對時威廉·赫斯特三世親自向他介紹的一位議員,以維斯特洛體系與傳統紙媒勢力之間的僵持現狀,對方帶頭發起互聯網媒體監管法案也就理所當然。

    放寬‘跨媒體所有權禁令’,同樣又是傳統媒體集團在互聯網產業越發洶涌的背景下迫切需要的一次維護自身行業地位的松綁。

    赫斯特集團、康泰納仕集團、《紐約時報》集團等等這些根深蒂固的傳統紙媒,掌握的國會選票加起來肯定只會比維斯特洛體系只多不少,如果雙方達成協議,爭取到額外的20張眾議院選票以便《數字版權法案》通過就輕而易舉。

    顯而易見的一點,《數字版權法案》通過的主要障礙,大概也就在這些紙媒身上。

    西蒙腦海中快速整理著這些信息,突然抬頭看向約瑟夫·施拉普,嘴角帶著一些笑意,道:“不會是有人想和解吧?”

    約瑟夫·施拉普愣了下,他原本還在斟酌怎么把話題挑開,沒想到西蒙已經猜了出來。

    因為熟知自己這位老板的性格以及維斯特洛體系當前和紙媒勢力的關系,約瑟夫·施拉普對于幫某些人傳話表現的非常謹慎。畢竟他現在是在為維斯特洛體系工作,是為西蒙·維斯特洛工作,而且整個施拉普家族以及其他利益相關方都極其重視自身當前在維斯特洛體系內的地位,絕對不想因為這次傳話讓西蒙產生他對維斯特洛體系不夠忠誠的印象。

    這些年,哪怕是互聯網產業興起之前,受到越來越繁榮的電視產業沖擊,美國龐大的紙媒產業已經開始走下坡路。

    無論是赫斯特集團還是康泰納仕集團乃至其他,都在尋求向電視領域發展,赫斯特集團當初從丹妮莉絲娛樂手中搶走espn電視網20%股份就是因為如此。

    只不過,傳統紙媒還沒有完成向電視行業的轉型,互聯網就已經洶涌而來,并且對紙媒產業形成了更加直接而強烈的沖擊。

    老牌傳媒勢力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封殺和對抗。

    只是現在看來,這種針對作用不大。

    想要通過壓制丹妮莉絲娛樂變相讓維斯特洛妥協,結果卻是丹妮莉絲娛樂一部接一部地推出大賣作品。丹妮莉絲娛樂壓縮針對紙媒的影視廣告投放,開拓互聯網營銷渠道,反而讓傳統紙媒偷雞不成蝕把米。

    另一方面,僅僅四年時間不到,美國的互聯網用戶普及程度就已經達到總人口的30%,這種發展速度遠遠超過當初電視機的推廣,或許10年之內,互聯網的普及程度就要直追電視網絡。

    既然對抗無效,順應潮流無疑是最明智的選擇。

    稍微斟酌了下言辭,約瑟夫·施拉普道:“《紐約時報》近期打算開通電子版,你知道的,西蒙,如果沒有伊格瑞特門戶支持引導流量,對方根本不會有太多發展。”

    施拉普還有著另外的潛臺詞。

    《紐約時報》電子版想要在互聯網平臺站穩腳跟,必然意味著與伊格瑞特新聞資訊業務的直接競爭。

    而且,因為兩者提供的服務相當,用戶難免又會傾向于免費的伊格瑞特門戶資訊,而不是花錢去訂閱電子報紙,這又是一種不可避免的利益沖突。雙方想要和解并進行合作,伊格瑞特門戶對此肯定要做出一定退讓。

    相比根深蒂固的老牌紙媒,伊格瑞特門戶的新聞資訊部門依舊非常薄弱。

    就員工數量而言,《紐約時報》集團旗下只是《紐約時報》一家報紙,就在全球各地擁有超過1600名員工。伊格瑞特新聞資訊部門發展到現在,團隊規模也才剛剛達到500人。

    為了引導其他競爭者誤入歧途,西蒙將新聞資訊列為伊格瑞特的最高優先級業務,但實際上,新聞資訊從來都不是伊格瑞特公司的核心。如果當初伊格瑞特門戶能夠得到傳統紙媒集團的線上新聞授權,西蒙根本不會投入大量資源組建自己的新聞資訊團隊。

    因此在這一領域作出退讓對于外人而言或許觸及了伊格瑞特的核心利益,事實卻并非如此。

    另一方面,如果《紐約時報》這樣的老牌媒體能夠將自己擁有的大量紙媒資訊進行數字化,絕對可以很大程度豐富互聯網平臺的內容資源,這是西蒙一直在推進的事情。只有線上內容資源足夠豐富,伊格瑞特公司的搜索引擎業務才能夠獲得更好的發展。

    而且,雖然西蒙打定主意讓伊格瑞特公司野蠻生長,但如果能夠與一些大型紙媒達成和解,他也并不反對。

    多一個朋友,從來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得多。

    約瑟夫·施拉普的暗示已經非常明顯,西蒙想了想,問道:“《紐約時報》幕后,嗯,索爾茲伯格家族?”

    現階段的美國傳統報紙基本都還控制在各個老牌家族手中,比如赫斯特集團的控制者赫斯特家族、《紐約時報》集團幕后的索爾茲伯格家族、《華盛頓郵報》集團背后的格雷厄姆家族、康泰納仕集團所有者紐豪斯家族等等。

    約瑟夫·施拉普點點頭,道:“西蒙,如果你有時間的話,《紐約時報》的現任出版人小亞瑟·索爾茲伯格希望能和你碰一次面。”

    西蒙卻沒有立刻答應。

    上次與赫斯特家族接觸的經歷實在不算愉快,包括關系還算不錯的魯伯特·默多克其實也是個老狐貍。現在對方才剛剛試探,西蒙就急著回應,很難說索爾茲伯格家族又會整出什么幺蛾子。

    考慮片刻,西蒙道:“我下午還要返回洛杉磯,如果對方有時間的話,讓他來西海岸吧,我隨時可以招待。”

    約瑟夫·施拉普大概也明白西蒙的心思,自家老板和赫斯特家族的僵持現在都還沒有一點緩和,哪怕他自己也不是沒有見識過老牌傳媒世家的傲慢。既然主動權在維斯特洛體系一邊,對方想要和解,做出一些低姿態是必須的。

    隨后繼續談了其他一些事情,已經開啟的1994年度中期選舉、資本利得稅改革法案、解除傳媒行業整合禁令、克林頓政府正在醞釀的《電信法案》等等,如此一直到中午,挽留施拉普一起吃過午餐,西蒙下午一點鐘登上返回洛杉磯的飛機。

    波音767前艙的書房里。

    飛機平穩之后,a女郎進來匯報了早上關于來自英國那份資料的安排,最后又道:“老板,尤利婭·舒爾希金娜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需要安排她來美國嗎?”

    西蒙還在閱讀上午約瑟夫·施拉普留下來的文件,聞言疑惑道:“什么?”

    艾莉森重復道:“尤利婭·舒爾希金娜。”

    西蒙這才想起來,倫敦水果娜娜一組女孩的那個芭蕾舞老師,很符合他心中精靈形象的斯拉夫女郎。

    上次和珍妮特一起看倫敦女孩們練習芭蕾時發現對方,隨口吩咐下去,前些日子拿到資料。

    很普通一個大時代動蕩背景下的小女人,優點和缺點大概都是太漂亮了。

    尤利婭·舒爾希金娜,今年31歲,結過一次婚,還有一個3歲的女兒。女郎兩年前跟隨一位英國銀行家來到倫敦,準確說是被一個花言巧語的英國銀行家騙到倫敦,對方許諾了婚姻和綠卡,結果一樣沒有兌現。

    銀行家有家有室,只是想要把對方養做情人,甚至為了控制母女倆故意不給她們解決綠卡問題。

    女郎本來已經認命,沒想到原本身家還算豐厚的銀行家在92年英鎊危機中壓錯了方向一敗涂地,不但千萬身家全部賠光,還欠下了數百萬英鎊債務,婚姻也隨之破裂。一無所有的銀行家不但無法再支持自己的俄羅斯情人,還要強迫對方尋找工作補貼自己。

    維斯特洛體系的工作人員與女郎接觸時,那位銀行家甚至正在醞釀把母女倆一起賣到倫敦的風月場,價格都談好了,15萬英鎊。

    西蒙對此倒是沒有什么特別感觸。

    動蕩年代個人命運比這更顛沛流離的還要多出無數,既然遇上,隨手把那位破落的銀行家送進了監獄,同時給一對母女安排好了需要的一切。

    當然,對于自己的占有**,西蒙同樣沒有掩飾。他從來不是個救苦救難的爛好人。不過,俄羅斯女郎也只知道自己已經成為倫敦別墅那群女孩幕后大人物的附屬,還不清楚西蒙的身份。

    西蒙只是慣性的收藏癖作怪,身邊并不缺少女人,因此搖了搖頭:“讓她繼續在倫敦教女孩們跳舞吧,對了,不要讓女孩們練腳尖,好像芭蕾舞者的腳尖都不怎么漂亮。”

    艾莉森點點頭,又有些疑惑,在自己抱在懷中的文件夾里翻了翻,找到一張照片,道:“沒有啊,很漂亮。”

    西蒙伸手接過照片看了眼,這是俄羅斯女郎的一張舞蹈姿勢寫真,雖然穿著輕薄的白色絲襪,依舊可以認出一對袖珍而完美的小足。

    a女郎在旁邊道:“我大致知道一些呢,芭蕾舞者足尖變形很多都是不恰當的訓練方式導致的,這一點尤利婭非常專業。”

    西蒙回憶起上次看到俄羅斯女郎教女孩們練功的情形,雖然對芭蕾所知不多,他當時也能感受到尤利婭的專業性。

    隨手放下照片,西蒙道:“總之還是不要練腳尖了,女孩們又不是要當專業的芭蕾舞演員。另外,搜集一份聯邦主要紙媒集團幕后家族的資料給我,先從《紐約時報》背后的索爾茲伯格家族開始,盡量詳細一些。”

    艾莉森點點頭,見西蒙沒有其他吩咐,轉身離開了書房。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