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點道為止

430章 江湖猶在 草莽之中有龍蛇

    “江湖?”蘇劫道:“現在還有江湖么?這個社會階層倒有些意思。按照道理,練武的人聚集在一起,相互交流,算是一個小小的江湖。不過現在練武的人,大多數都是興趣愛好,有自己的職業,哪怕是功夫門派,也都難以糊口,只有大規模的武校才可以生存下去。”

    的確,現在的江湖門派和古代已經大不相同。

    古代的江湖門派,是純粹靠功夫為生。

    而現代已經無法這樣,大多數的拳師都有另外一份工作,閑暇的時候收幾個徒弟在公園里面玩玩,徒弟給錢也好,不給錢也好,就是當個愛好。

    哪怕是開武館的,也就有自己的一份小小場地,多的十多個弟子,慘淡經營而已。

    古時候的拳師功夫人可以去走鏢,甚至是成為當地幫會,還有的聚集起來,幫朝廷做漕運。最不濟去賣藝,表演胸口碎大石什么的。

    總而言之,以前底層的功夫人拳師也算是一門手藝,現代就不行了。

    蘇劫還真不知道徐長壽所說的江湖是什么。

    “你相不相信,在民間還有很多奇人。”徐長壽道:“有的人,表面上是上班族,但他暗地里的身份卻是古老的神偷傳人,能夠不知不覺把人身上的東西都偷走。還有的人,表面上是大學教授,但實際上卻是極其厲害的相士。”

    “這倒是有。”蘇劫點點頭,想起來了他老爸蘇師臨,身份不過是個保安隊長,但他的真實身份是神秘組織的龍面具。

    這些形形色色的人組成了一個江湖倒也很新奇。

    “在西方有暗世界。”徐長壽道:“很多人表面上有可能是華爾街精英,大銀行家,但他們在暗世界的身份,就是殺手,特工,或者是某個神秘組織的負責人。身上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在西方有暗世界,在我們這里有江湖。”

    “你跟我說這些是想做什么呢?”蘇劫問。

    “很簡單,這個和馬太院有關。”徐長壽道:“他們在大肆吸納一些江湖人物為自己所用,我希望你能夠和我一起阻止。我有兩個江湖上的朋友,一個是神偷,他厲害到身上綁著一連串的鈴鐺翻墻越院,不會發出來一點聲音,還有一些秘術,連狗都發現都不了他,只要他出馬,這個世界上很少有他偷不到的東西。他的最高記錄就是在車上不知不覺的偷了一個女人的內褲和內衣,而對方一點都沒有發現。他可以用兩根手指,從水里面瞬間夾起一條滑不溜秋的黃鱔。”

    “這的確是有些厲害。”蘇劫道:“不過你的朋友干這種事情,怕不是什么好東西。”

    “他的確不是什么好東西,但被抓之后刑滿釋放后就改過自新了,而且那次他也是幫一個朋友報復而已,本身倒不是什么猥褻的人。”徐長壽道:“不過現在我的這個江湖朋友已經被馬太院的人看中了,出錢招攬了過去,讓他傳授一些秘密的偷竊絕技。”

    在說話之間,徐長壽走到了蘇劫面前,身體稍微觸碰一下。

    蘇劫就感覺到自己口袋里面的錢包,手機,還有一些東西消失了,就好像被瞬間轉移一樣。

    不過他并沒有阻止。

    這是偷竊的手法,甚至可以說是偷竊的藝術。

    果然,在徐長壽的手上,出現了蘇劫身上的很多物品。他把這些物品還給了蘇劫:“你如果阻止,我是不可能偷竊到的。”

    他知道,蘇劫的精神境界匪夷所思,連他想什么都知道,偷竊就更別想了,只不過蘇劫想看看他的偷竊手法而已。

    偷竊手法和功夫不同,但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只是兩者目的不一樣,功夫是要擊倒別人,偷竊是把別人的東西順走。

    蘇劫知道,在古代小偷,扒手,是最古老的一門職業,這一個行業的人專門研究偷竊技術,各種練功手段,簡直神乎其神,在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這個職業還很多,有一些高手在公交車上扒人錢包。

    不過現在移動支付興起來之后,沒有現金,小偷這個職業也不好混了。

    現在的小偷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甚至有的就變成了搶劫,直接抓住人的手機搶了就跑。

    蘇劫覺得,偷這個行為雖然犯法,但如果只是研究技術來表演,那還是可以的,古代這門藝術博大精深,有很多技術能夠保存下來。

    現在老外看上,要全部納入自己的體系之中去,這也是蘇劫所不能容忍的。

    “我還有一個江湖上的朋友,他的暗器手法也是一絕,家傳暗器。我的暗器手法也是跟他學的。”就在這時,徐長壽突然一動,兩枚子彈錐形暗器飛了出去,瞄準旁邊大樹上的兩只野鳥。

    砰砰!

    兩枚石頭后發先至,把這兩枚子彈錐形暗器給打飛。

    在大樹上的夜鳥被驚得飛了起來。

    “不要打鳥。”是蘇劫隨便踢起地面上的石頭,把徐長壽的暗器攔截住。

    徐長壽的暗器手法很神奇,可在蘇劫面前還是和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的幼稚。蘇劫的暗器功夫才是真正一絕。

    “單純從手法上來說,你的暗器倒非常奇妙。”蘇劫也看出來徐長壽的手法別有技巧,而且在發射出去的剎那,還可以運動到達全身,是一種練功的好方法。

    “你用腳都可以發射?”徐長壽更為震驚:“這是只履西歸的運用方法?還可以這么用?那打架的時候,我踢石子,揚灰塵,都可以占到很大便宜。”

    徐長壽到了現在這個境界,還在想一些下三濫的手段,這可謂是初心不改。

    “我那個朋友掌握了很多暗器手法,現在也被馬太院招攬了。以后馬太院把這些技術全部學習到之后,改頭換面,跟通背拳一樣,都變成了他們的東西。”徐長壽道:“我是說服不了這些人,但你可以。我希望你能夠幫一下忙。”

    “這倒不是幫忙,是我的義務。”蘇劫道:“不過,你剛才所說的江湖,是有什么組織,或者是什么聯盟之類?比如這些隱藏在普通人之中形形色色的奇人,他們背后有一個相當于武林盟主的角色。如果馬太院把這個角色拉攏,那么很多有絕活的江湖人物都會被拉攏。”

    “沒錯,是有這么一個人物。”徐長壽道:“而且這幾十年來,形形色色的江湖人物都相互之間有聯系,有會議。所以我才告訴你這個。”

    “那個是誰?”蘇劫問。

    “彭連山。”徐長壽說出來了一個名字:“就是通背拳世家,就是他把通背拳傳給了馬太院的人,和他們交流,同時也借助馬太院的先進技術來訓練彭家子弟。”

    “彭家?”蘇劫知道,在這一帶,彭家很有名氣,是典型的武術世家,也是祖祖輩輩修煉通背拳,還有各種刀法,尤其是暗器飛鏢。他在三年前的小型擂臺上,還和通背拳的年輕高手彭海東交過手。

    “彭家是先在祖上是專門替朝廷辦事的家族,在清朝的時候,替朝廷緝拿盜賊,肅清匪徒,聯絡江湖黑道豪客,都是彭家在做。甚至彭家祖上還因為輔助剿匪,立下野戰功勛,獲得過爵位。”徐長壽道:“正因為如此,彭家底蘊非常深厚,而且家族非常大,開枝散葉,遍布這黃河以北七省。在清朝末年的時候,綠林兩道,甚至有南張北彭一說。”

    張家,其實就是張洪青的家族,在南方一直是替朝廷做漕運。

    而彭家,在北方是幫助朝廷緝捕盜賊,各種土匪,山賊,甚至還替朝廷秘密監控江湖上的動靜,什么白蓮花之內的反賊。

    “我記得在清朝康熙年間,有個叫黃天霸的武林大豪,幫助朝廷做事,后來官居二品。”蘇劫道。

    “是有這么一個人。”徐長壽道:“你對舊社會的武林掌故倒是知道得很清楚。不過彭家勢力那時候非常之大,現在也是一樣,在當年劉光烈老校長在這里開武校,彭家還不讓他開,后來是和彭家的老爺子約斗了一次,勝過了他,這才把明倫武校開起來。不過彭家對于這件事情念念不忘,那個時候彭連山還小,現在幾十年過去,他已經成為了強豪,我想彭家和馬太院合作,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你是想我去說服彭連山?”蘇劫問。

    “不錯,也只有你能夠說服他了。”徐長壽道:“他的實力還在熾天使之上,就算是老校長現在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因為他現在還是在壯年。只有你可以穩穩當當制服他。”

    “我想知道的是,他怎么成為這一帶的江湖大佬?”蘇劫問。

    “彭家本身就很有威望。”徐長壽道:“而且彭家自古以來就替朝廷聯絡各種黑道強豪,在我們這一帶,其實有很多厲害的人物掌握了流傳下來的絕活,以前就是以彭家為尊,這黃河以北很多省份的綠林強豪,甚至每年都來彭家拜山,解放后這些規矩都散了,不過后來彭家又聯絡上了很多掌握絕活的人,其實暗中的勢力極大,你想想,就算是馬太院再強,也不可能在這里開武校。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