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點道為止

606 意志堅定 永不妥協一聲殺

    蘇劫的身上的確沒有暗世界的氣質。

    不像是他老爸蘇師臨,哪怕是再隱藏,也帶著濃濃暗世界的味道。

    一方水土一方人,某個地方出來的人,身上就明顯帶著那個地方的氣質。與此同時,一個階層也是如此。

    你處于社會階層中的哪個位置,你也必不可少的帶著這個社會階層的氣質和特點。

    不過,現在蘇師臨身上的氣質被逐漸的洗掉。

    如果他身上暗世界的氣質全部清洗掉,轉化為正常,那么精神境界肯定可以提升一個層次,固然未必可以到達“新人類”的境界,也必定可以脫胎換骨。

    而蘇劫的社會階層所處位置其實還不確定,而且他的人生氣質非常的變化不定。

    要知道,他一開始的修行依據就是使得自己經歷各種年代的人生風格,同時融入各種社會階層的人生。

    如此之間,他的氣質就自然變化不定,既好像是古代走出來的修行者,又好像是現代的學生,或者是富豪,或者是上層精英人士,或者是功夫大師,或者是科學家......

    所有人的經歷都在他身上浮現,或者說是各個社會階層代表的那種精氣神,也會在他的身上展現出來。

    這就導致他的命運根本不可能被人所猜測,也不可能被人所掌控。

    就算是精通相術的大師,哪怕是管輅再生,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個什么人。

    鐵昆侖十分困惑不解。

    “真是恐怖,天地之大,居然能夠誕生出來這種人物。”王召道:“接下來,我們的計劃如何?”

    “我們的計劃還是照常進行。”鐵昆侖道:“此人就是來示威而已,對于我們的計劃造成不了實質性的影響,因為明倫武校的股權我已經拿到了,而且劉光烈已經答應交接,此事已經成定局,任憑誰都無法更改。這一片地方,我必須要吃下來。我想你也知道這塊地方的好處了吧。”

    “此地已經龍脈漸漸厚重,不光是我國的尚武精神開始向這里聚集,全世界的尚武精神也都開始向這里匯聚,現在在這里修行,隨意運用精神,都能夠接觸到許多武道氣數,這些氣數可以使得人快速修行。更別說幾十年之后了。”王召道:“如果這樣繼續下去,十年之后,這里怕是真正的成為圣地。就如在遠處的山頂上,曾經有兩位高人參悟境界,把精神力量遺留在了石頭深處,我尋找風水地脈的時候看到了,想要吸收其中的一些真諦,但境界不到,徒勞無功。只希望風水變化,這道真諦從其中益出,被我所吸了。”

    “這里想要發展,遠遠不夠。劉光烈帶不動此地的氣數,他也鎮壓不住牛鬼蛇神,唯獨有我,才能夠使得此地更上一層樓,讓此地中興。”鐵昆侖道:“在我看來,這里的知名度和功夫氛圍都還要差一些,現在只是虛假的繁榮而已,缺乏底蘊。”

    “你的確是有一整套的計劃。”王召道:“如果能夠把此地的武道氣數再向上推動,更上一層樓的話,所有氣數灌注在你的身上,你可以獲得的東西就多了。”

    “其實,我也是為后人栽樹。”鐵昆侖看著兒子鐵中陽,“我到這個年紀已經是巔峰,往后除非是重大性的突破,否則不可能再有進步。但我兒子不同,他現在剛剛成年,修為有成,就是缺少人生經歷而已。”

    “我和那人的差距為什么如此巨大?”鐵中陽反反復復思考著剛才的戰斗,越是想心中越是恐懼,甚至他都不認為蘇劫施展的是功夫,而是邪術,是妖法。

    當然他知道,世界并沒有什么邪術和妖法,最多也就是心理方面的操縱而已。

    “怎么?你失去信心了?覺得自己無法戰勝此人?”鐵昆侖喝道:“如果這樣下去,那么你的進步也就止于此,甚至會退化,你所修煉的本就是無所畏懼之意,一雙鐵拳,砸開所有的攔路虎,披荊斬棘,其實此人的出現,對于你的修行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在你的面前此時此刻樹立了一座大山,你如果能夠用鐵拳把這座大山砸得粉碎,那么你的修為就會真正的突破,一帆風順對于你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

    “知道了。”鐵中陽陡然大吼一聲:“殺!”

    這個殺字從丹田之中迸發而出,其勢森然,如閻王之口,判官之筆,勾決人性命。

    看見這一幕,王召心中連連搖頭,不過他知道這一對父子兩人的性格,絕對不容忤逆,也只能夠把到口的話吞咽下去。

    而且他知道,這一對父子的背后,還有高人,是一個盤根錯節龐大的勢力和組織,這個組織,不是暗世界,而是一個巨型的不為人所知,但一直在暗中掌握許多經濟命脈的商業組織。

    鐵昆侖是其中的一個元老。

    不過,真正的大元老卻是另有其人。

    這次就是這個組織讓鐵昆侖吃下明倫武校。

    而王召深深知道這個組織的能量,他之所以和鐵昆侖交朋友,其實也是想和這個組織靠攏,獲得一些方便。

    鐵昆侖的實力他也知道,絕非等閑,可以說是國內的真正超一流,想不到居然在蘇劫的手上都簡直如三歲小孩一般。

    蘇劫到底有多強,現在他的內心深處真的沒有多少底了。

    原本以為他可以看出來蘇劫的深淺,但是現在看來,越是和蘇劫接觸得越多,越是看不出來他的深淺。

    在外面,蘇劫和聶霜在聊天。

    “你這次可謂是狠狠打壓了鐵氏父子。不過對于大局并沒有什么幫助。我看那鐵昆侖的態度,似乎并不愿意讓出來明倫武校的股份,也不愿意讓出我們的控制權,一心一意想要當這個校長,你有什么辦法讓他們打消這個念頭?”聶霜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這個。

    “這個看似不可能了。”蘇劫搖搖頭,“他的意志不可摧毀,決心基本上不可動搖。其實更加關鍵的一點是,此人的確有接替校長的資格,在他的帶領下,明倫武校的確會加速擴大,而且會帶動整個地方的武道氣數猛烈增長,我從此人的身上,看出來了許多有價值的東西。”

    和鐵昆侖教授,蘇劫不得不承認,除了他之外,沒有人合適接替校長職位。

    蘇劫是一個大局觀極強的人。

    “但是他會改弦更張,使得明倫武校失去原有的價值觀。”聶霜道。

    “這一點是很有可能。”蘇劫點點頭,“所以,只要改變他的世界觀就可以了。這點我還是很有把握做到,總之,這件事情交給我來做就好了。另外,這鐵昆侖的背后,還有真正的厲害人物,那才是可以掌握大全的強橫存在,我遲早也要順藤摸瓜摘出來。”

    “也只有你能夠搞定這件事情了。走,我們去和老校長談一談吧。”聶霜道。

    兩人來到了學校之中,在后山的木塔之上,劉光烈還是在其中靜坐修行,可以俯瞰整個武校的情況,氣運流轉,學生的精神氣質都盡收眼底。

    劉光烈現在的確只適合于安靜修行,不適合管理各種事情了。

    “聶霜,你帶著蘇劫去找鐵昆侖了?”劉光烈看著這兩人,似乎猜測到了。

    “沒錯。”聶霜點頭。

    “鐵昆侖的實力極強,幾乎是參悟了天人之境,他拳法大勢磅礴,這個世界能夠和他對敵的人少之又少,一雙鐵拳可以說是雄霸天下。但和蘇劫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劉光烈道:“不過就算是找他又有什么用呢?就算是殺了他,結局已經注定,不可挽回。”

    “還是有可能的。”蘇劫道:“不過我倒是從鐵昆侖的身上參悟出來了不少東西,此人對昆侖,乃至于華夏三大龍脈的領悟極為深刻。我和他戰斗了幾個回合,已經把他的修行經歷全部都納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他苦修十多年的絕學,都被我吸收,這等于是讓我省去了花費許多年歲月,去游離的時間了。”

    原本,蘇劫準備游離天下,感悟天地之間的萬事萬物,但是現在,從鐵昆侖的身上獲得經歷,就可以免去他游離昆侖,黃河,長江,秦嶺的時間。

    “任何事情,都要自己去感悟,你這樣算不算投機取巧,復制別人的感悟,恐怕不是正道吧。”劉光烈道。

    “這就是堂堂正道。”蘇劫道:“而且在很多年以后,人的思維感悟精神都可以相互傳遞,就可以少去不少的時間,加速人類的快速進步。人類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在毫無效率的學習之上,這其實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情。如果所有的小孩子,都可以通過信息傳遞來接受知識,那社會發展該有多么的迅速?”

    “話雖如此,但同樣一件東西,每個人看上去,感悟都就有所不同吧。”劉光烈道:”你如果去游歷昆侖,那所獲得的感悟,肯定比鐵昆侖要深刻得多。”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