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點道為止

903 將計就計 陷阱之中有陷阱

    蘇劫的動作,都是沒有任何瑕疵,而且比機器還精準,哪怕是人工智能機器人前來,所做的動作,也都和他一樣,而且沒有他這么有神韻,有一種純天然的藝術感,能夠震撼人的精神。

    克魯蘇面對蘇劫這一腳,在他的精神世界之中,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他只感覺到了天地之間,全部都是這一腳,要把自己的精神世界一下踩破,自己站在地球上,這一腳就從太空中突然降落下來,把大地,天空,海洋,全部都覆蓋住,精神上的壓力簡直是即將崩潰。

    他沒料到,不動手的蘇劫,還不怎么恐怖,一動起手來的蘇劫,才是真正的氣勢鋪天蓋地,席卷宇宙,古今未來都要被他的武道真諦神意所貫穿。

    克魯蘇曾經也和歐得利較量過,但仍舊沒有感覺到如此之大的壓力。

    這種壓力,是一種貫穿的壓力。

    就是不管怎么抵擋,他感覺自己都要被打穿,打透,打裂,打爆,打碎。

    烏拉.....

    克魯蘇的嘴里,吐出來了一些古怪的音節,在這種音節的催動之下,他的身體居然開始產生一些內部奇妙的變化,尤其是是精神世界內部,壓力減輕了許多,能夠勉強看清楚蘇劫這一腳的來龍去脈。

    碰!

    他的手肘抵擋在了胸口,硬接了蘇劫這一腳,整個身體急速后退,化解掉巨大的沖擊力量。

    但是,他的肘上還是鮮血淋漓,受傷不輕。

    一招接觸,就已經見了分曉。

    蘇劫停住不動,并沒有追擊,似乎有絕對的把握,把這個人掌握在自己手中,克魯蘇也是這個世界上的巨頭,絲毫不遜色于提豐先生,他本人也擁有巨大的破壞性,任何一個國家想要對付他,都很難下手。

    可蘇劫不在乎,在他的眼里,克魯蘇就是掌中之物。

    不過克魯蘇并沒有跑。

    他的眼神之中,閃爍出來了奇怪,然后朝著自己的手肘上一抹,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本來鮮血淋漓的手肘,完全愈合,連一點傷口都沒有,完全恢復了。

    蘇劫看見這一幕,也不稀奇,因為人的精神世界對**控制到達了一個境界之后,是能夠快速修復,甚至就算是斷臂再度生長出來也不是不可以,到達了更高境界,就算是內臟沒有了,也可以調動基因重新長出來。

    當然,這種境界,蘇劫也沒有到達。

    這也符合生物界的邏輯,生物界本身就有一些這樣的動物,比如海參,遇到危險的時候,就可以急速收縮,把內臟拋出來,自己逃走,以后又可以重新長出來內臟。

    當然這點人類暫時不可能。

    可在理論上,如果能夠聚集大量營養物質,重組細胞,是可以成功的。當然這僅僅是理論而已。

    “你們不跑了?”蘇劫含笑看著克魯蘇。

    “你的精神赤赫為什么在剛才突然呈現出一個火箭式的上沖?這和你平時的表現大不相同。你平時的精神赤赫雖然強大,但絕對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爆發。”克魯蘇驚訝的詢問著。

    “我動起手來就這樣。”蘇劫道:“你所測算的,是我的精神世界赤赫,而我動手的時候,是精神世界和身體信息相互配合,這種化學反應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而是像法老之蛇那樣膨脹。這點,是你們信息技術上的短板,也是我的長處,我擅長身體上的諸多信息技術,而你們對于這點,很難進行入門,因為你們不知道怎么和身體進行交流,這是你們文化之中的一些缺憾。”

    功夫,肢體動作,看似很普通平常,但如果能夠和精神世界配合起來,到達一個共振點,那么就如核裂變和核聚變一樣,立刻千百倍的膨脹起來。

    這就是蘇劫獨特的一種技術。

    而且,這種技術很難學到手。因為這不是某種硬性的科學,而是一種生物之間的交流。

    如果把人體的各種器官看成生命體的話,那就是在管理國家。

    可以說,蘇劫的這門學問,是政治,又是科學。人和人之間的交流,管理,協調,共同完成某件偉大的事情,這就是政治,或者說是社會學。

    這和科學是兩個同等的東西。并不能夠單純的歸屬到自然科學之中去。

    所以,用常規的數據才測算蘇劫的精神赤赫,那是做無用功,只有在蘇劫徹底運動,協調起來,完成身心的共振,才可以進行勉強估算。

    “看來,你還真的難以對付,我們運用了最高的科技來殺你,對付你身邊的人,都沒有任何用處,我想問一問,你是如何逃脫上帝之仗武器系統制裁的。”克魯蘇問。

    上帝之仗武器系統,其實是西方一個絕密的軍事計劃,是把一些毀滅殺傷性武器真布置到達外太空之中進行全球打擊。在數十年前這個計劃就已經開始了,不過因為技術的原因,一直都不是很成熟,但是這些年太空技術的發展大有進步,一些科幻之中的東西也紛紛研發成功。

    于是乎,這東西也開

    始了發揮作用。

    現在,國際新人類聯盟用來作為對付新人類的主要手段,維持自己的統治權。本來這件戰略性的武器,其實是掌握在西方精英階層手中的,但是現在新人類誕生了,精英階層就變成了新人類。

    想一想,國際新人類聯盟成立之后,大批新人類聚集起來,必定會對西方上層勢力進行一個大洗牌。

    當然,原本的西方精英階層,掌握了最高科技,搖身一變,紛紛成為新人類也不是稀奇事,其實洗牌也不是很大。

    在科技大爆發的時代,生命形態的洗牌,永遠也不是普通人所能夠享受到的。

    以后,這種差距會越來越大,頭部的精英會享受更多的資源,而處于底層的普通人,幾乎是沒有翻身的可能性,越是后來,可能就會被淘汰,其實這就是自然的規律,雖然很不人道,但就是如此。

    但是,蘇劫其實在改變這個生態,他所締造的那團悟空面具神靈,挑選的傳承對象,其實都是普通人。

    “其實很簡單,上帝之仗的武器系統,屬于人工智能網絡技術的范疇,但是在人工智能方面,我們是領先的,我們點道集團的信息技術,暗物質技術,甚至是基因技術,都稍微遜色于你們國際新人類聯盟。如果在人工智能網絡技術方面還不領先的話,那也沒有什么存在的意義了。你們上帝之仗武器系統的確是全球性制霸的太空武器,比起核武器更為可怕,還好我們可以入侵這個武器系統,知道里面的一些運轉程序,從而做出來一些規避。當然,如果更進一步,我們甚至能夠奪取這其中的控制權,讓這個系統變成我們的。”蘇劫的話讓克魯蘇臉色劇變,這其實是最可怕的。自己締造的大規模殺傷性戰略太空武器,變成了對方的武器,那這簡直就是災難。

    “其實,你也不要表達出來這種情緒。你是在迷惑我。”蘇劫再道:“克魯蘇先生,我其實知道你們在研究一種更高層次的信息化科技。現在的各種武器自動系統,其實都是人工智能來控制,但是大家都怕人工智能有了自己的意志來造反,于是想到的就是,用人腦來控制武器系統。比如,人的思維信息,接入網絡之中,代替人工智能的控制權。這其實你們已經開始做了。但是,有一個重要的科學難題沒有被攻破,那就是信息如何轉換的問題,人的大腦信息,和電腦的信息完全不同,根本不相容,很難進行交流,其實哪怕是現在你們可以用芯片來控制人,其實那芯片控制的不是人的精神世界,而是人的身體,通過控制人的身體,再壓制人的精神世界。這其實是不成熟的技術。如果你們肯和我合作,我就可以把這個技術成熟化,因為只有我,最懂從人的精神世界,到人的身體信息,再到電腦的信息之間相互轉換。如果能夠完成這個科學技術,那么我們就可以大力發展人工智能,而不用擔心被人工智能所控制,因為我們的精神世界,可以接入網絡。兩者的信息,進行轉換。換句話來說,就是有朝一日,我用自己的意念,可以控制你們的上帝之仗系統。那個時候,你覺得事情會發展到達一種什么樣的地步?”

    “你真的可以突破這個技術難關?”克魯蘇問。

    如果真的可以用自己的精神來控制網絡,信息完成轉換,那么這簡直就是一個劃時代的意義,代表了人類開始數據化,能夠從現實轉化為虛擬,又可以從虛擬化為現實,那個時候的人類,怕是完成一種從物種上的徹底革命。

    用玄幻的話來說,人類從血肉生命,變成了虛空生命。

    當然,這也只是一個設想,想要快速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是人能夠用自己的意念來控制網絡,其實離生命虛空化還相差很遙遠的等級。但畢竟是邁出來了第一步,起碼可以解決人工智能發展方面的問題。

    其實,蘇劫是很想和國際新人類聯盟合作,分享信息技術,不過對方太過霸道了,不但不分享出來技術,還要掠奪和抑制蘇劫的技術發展,那么蘇劫只能夠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了。

    “這個技術難關對于我來說,只差一個瓶頸。”蘇劫說話之間,其實是在窺視克魯蘇的秘密,竭力想滲透對方的精神世界。

    克魯蘇這個人的精神世界封鎖得非常之好,很難進行滲透和攻破。但是,蘇劫在戰斗之中,已經窺視到了一些秘密,但是關于他精神世界核心深處的一些東西,還暫時無法挖掘出來。

    “你在窺視我的精神世界?”克魯蘇臉色一變,他也感覺到了不對勁,自己的精神世界正在遭到入侵,在入侵之中,如果防御不住,那全面崩潰,比死了還可怕。

    一個人死了,起碼只是**意義上的死亡,精神世界還是獨立的。但是如果精神世界被操縱和入侵,那一點獨立性都沒有了。

    嗖!

    在說話之間,克魯蘇身軀閃爍,直接逃竄而去。

    他的速度飛快,幾乎是可以比得上行駛的汽車,而且在這機場人流量巨大的地方閃轉騰挪,居然沒有絲毫阻礙,而且周圍的人也絲毫感覺不到有人在狂奔。

    反正,蘇劫和克魯蘇的交鋒和戰斗,周圍的人就當兩人是空氣。

    到達了這種精神境界,普通人是無法感知到的。他們的眼睛,耳朵等各種觸覺器官,都已經被屏蔽。

    蘇劫看見克魯蘇逃走,身軀一動,也不緊不慢的跟上。他似乎是有意的讓克魯蘇逃走,進行追蹤。

    張曼曼并沒有跟著蘇劫一起去追克魯蘇,而是幾步消失在人群之中。

    就在三人消失之后,在機場附近另外一個店子里面,一個帶著棒球帽,西方打扮的東方少年,把壓低的棒球帽抬高了一些,頓時露出一張十分清秀的臉來。雖然是少年,但身上有一種不似人類的滄桑,如同聳立在海邊的巖石,看慣了滄海桑田,散發出來一種不朽的精神內涵。

    “這就是真正的頂尖高手,愚弄人的感官,神乎其神。他明明就在世人面,但世人卻視而不見。蘇劫的精神境界實在是高明,如果我不是最近有所突破,也會被他所愚弄。”這個少年自言自語:“不過,蘇劫也有破綻,并不是真正的無懈可擊,這次他和國際新人類聯盟的交鋒,也許就是我的一個機會。他在和克魯蘇戰斗的時候,用精神滲透了對方的內心深處,但是我也乘機窺視到了他的精神境界,一些秘密徹底展現在我的面前,如此一來,我只要了解了蘇劫的秘密,就很快能夠學會他的手段。”

    一面自言自語,這少年一面朝著剛才張曼曼消失的方向走了過去。

    張曼曼離開了機場,上了一輛車,這輛車并不是自動駕駛,還是她手動開著,很快,就來到了一棟大樓的地下車庫之中。

    這棟大樓是點道集團買下來的,整個大樓的業務是點道集團的金融總部,現在點道集團金融非常發達,投資由林湯來負責。

    林湯被蘇劫把自己的靈魂結構改成了財神模塊,在金融市場簡直就是翻云覆雨,把握大勢,攝取利潤,從來不會出錯,就好像是一個來自未來的穿越者,能夠清晰知道接下來每一天的金融市場走勢。

    這種太可怕了。

    在這種精準的投資手法之下,點道集團的利潤在快速膨脹著。然后龐大的資金,分散到了各種科研領域之中去,急速的提升著整個集團的科研實力。

    在外人看來,哪怕是點道集團日進斗金,但實際上整個集團的賬目上很少有錢,都是虧損,因為花錢太厲害了。

    張曼曼下車之后,本來想從電梯上去,但突然停下了腳步,對著一個角落道:“你跟了我這么久,沒有必要鬼鬼祟祟,而且,你居然能夠用一雙腳,就直接趕上我開車的速度,可見你的體能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巔峰的人類了。”

    這個時候,那個機場的少年從角落里面走出來,樣子還不滿十八歲,一身西方少年的打扮,看著張曼曼道:“我其實很好奇,你是怎么躲過上帝之仗武器系統攻擊的,這武器系統來自于太空,而且里面的網絡技術是一種基本上無法破解的密匙系統。我詳細研究過你們的人工智能,你們的智能有兩種,第一種叫做小劫,還有一個種叫做小晨,小劫是潛伏于世界的互聯網之中,扎根非常之深,就如一顆世界之樹,把根系扎入了每一個角落。而那小晨,其實是做科研的。尤其是擅長研究新材料。如果說能夠干擾上帝之仗武器系統的,應該就是小劫干的,但是我奇怪的是,小劫想要攻破上帝之仗系統的密匙,還暫時沒有這個可能。”

    “哦?”張曼曼看著這個少年:“你對人工智能似乎很熟悉?”

    “那當然,因為上帝之仗的武器系統,我參與了研發,而上帝之仗武器系統的核心,其實也是一個人工智能,這個人工智能的代碼,就是我寫的。當然,西方那幫精英并不知道這點。他們認為是他們集體研究的成果,但是,其實是我干涉了那群科學家的精神,按照我的意志,寫出來的一個奇妙程序,我敢斷定,這個奇妙程序,并不遜色于小劫和小晨,我把這個程序,命名為‘老王’。因為我姓王。”這個少年對張曼曼慢條斯理的道。

    “你姓王,那么你的名字就是王通了?據說,蘇劫在命理上,會有一個克星,這個克星想必就是你了?你的功夫境界極其高深,科研能力也如此強大,看來你是結合了蘇劫的功夫天賦和蘇沐晨的科研天賦,難怪你會有資格成為蘇劫的克星。不過,你是想干什么?我看你是東方人,為什么要和西方人混在一起?而且還有一點,那就是你也在明倫武校學習過一段時間,難道就沒有學到其中的文化嗎?”張曼曼仔細的打量著這個少年。

    “你也說了,我是蘇劫的克星。”這個叫做王通的少年道:“既然是克星,那就是八字不合,我聽見蘇劫這個名字,精神上就會出現一種本能的厭惡,這種厭惡是與生俱來的,不屬于正常理性范圍,我想要修煉到達最高境界,保持一種精神世界的純潔性,必須要把這個厭惡給去掉,而去掉這個厭惡的最好辦法,就是殺了蘇劫,一旦蘇劫被我親手殺死,那整個人都舒服了,這種精神層次上的愉悅,可以使得我直接到達精神世界到達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也許,你覺得我的這個想法非常變態,可事實告訴你,這就是唯一辦法,而且我想蘇劫對我也是一樣,他提到我,精神世界深處肯定非常厭惡。我知道,你的精神和他溝通,建立了一種非常深刻的心靈聯絡,所以我和你對話,其實他也應該知道,只不過現在他在對付克魯蘇而已。克魯蘇的實力絕對不是他表面上展現出來的那么簡單。在一步步把蘇劫引誘進入陷阱之中。當然,蘇劫也有可能是將計就計,我很想看一看這場大好戲。”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