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小說 > 劍叩天門

第867章 別小看當爹的

    龍族,龍宮。

    這里是方丈州的中心,是龍皇權利的象征,也是龍族最神圣不可侵犯之地。

    整座龍宮面積一千多畝,呈一個規整的圓形。

    在龍宮四周,是一圈深不見底的海溝,在那海溝的深處,猩紅灼熱的巖漿依稀可見。

    同樣以這一圈海溝為界,整座龍宮被一道巨大的圓形水流墻壁包裹。

    一些心智未開的海妖試從中穿過,立時便會被高速流動的水流絞成碎末。

    此時,雖然海底昏暗,但龍宮上空那顆看不清形狀的寶珠,猶如一輪明月一樣,不停地撒下銀色光華,將這龍宮籠罩其中,更添一份圣潔與神秘。

    “敖烈,新仇舊怨,這次一起來算算吧。”

    龍宮外圍一處幽深的海溝內,敖解憂望著遠處那熟悉的龍宮,面無表情地輕聲道。

    在李云生的幫助下,從不測之淵逃出來之后,她總算是帶著小白成功騙過了守衛,來到了龍宮的外圍。

    “殿下……云生大哥他,不會有事吧?”

    小白看了眼身后,然后憂心忡忡地看向敖解憂。

    “放心吧,只要拿回祖龍戒,我便有把握打開斷海石。”

    敖解憂溫柔地摸了摸小白的小腦袋。

    “小白你就莫要擔心李云生了,我敢向你保證,就算是我們這些人都見閻王了,李云生那小子,肯定都不會有事,只要他沒事,虞姑娘肯定也會沒事……”

    “咳咳咳……”

    在小白旁邊,一名胡子拉碴,模樣看起來有些玩世不恭的男子,很是自信滿滿地道。

    不過他話才出口,跟著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呂叔,你的傷是不是又加重了~!”

    小白一臉關切地扶住彎腰咳嗽的那名男子。

    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呂蒼黃。

    “沒事,你家殿下給我的丹藥很有效,我好的差不多了!”

    呂蒼黃拿出一只小瓷瓶,從里面倒出一顆藥丸服下,隨后長長地吁出一口氣,一臉輕松地沖小白笑了笑。

    “真的……沒事嗎?”

    小白依舊很是擔心。

    “沒事,沒事,我就受了些皮外傷罷了,我們蛇族身體雖比不上你們龍族,但也差不多哪里去!”

    呂蒼黃用力拍了拍自己胸口。

    “好,好吧……呂叔你還是要當心些。”

    小白見狀眼中擔憂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一些。

    “小白你去前面探探路吧,看看我們那條密道路口有沒有看守。”

    敖解憂拍了拍小白的肩膀語氣溫和地道。

    “好的!”

    小白用力點了點頭。

    因為眼力的緣故,這一路上都是她來探路,所以敖解憂這么說她完全不疑有他。

    “龍血丹不是你那么用的。”

    看著小白漸漸遠去的背影,敖解憂頭也不回地對一旁的呂蒼黃道。

    “怎么?心疼了?小氣!”

    呂蒼黃撇了撇嘴。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她是我女兒?”

    他接著問道。

    “別自作多情了,我跟你不熟,哪里會認出她是你女兒,不過是剛剛看你對小白那般關心的模樣,猜到了一些罷了。”

    敖解憂轉頭白了呂蒼黃一眼。

    兩人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認識的,他們一個被玉虛子安置在秋水洞天,一個被玉虛子關在萬妖谷崖底,雖然見面不多,但因為玉虛子的關系,還是知道彼此的存在的。

    “我表現得那般明顯嗎?”

    呂蒼黃見小白走的遠了一邊說著,一邊有些擔心地向前望了望。

    “就差沒把她捧在手心里了。”

    敖解憂看呂蒼黃這副模樣,不由得有些好笑。

    “我倒是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啊,可惜我不能。”呂蒼黃目光有些呆滯地看向不遠處的小白,“想來你也看出來了,我這具身體已經不過是強扭之末,全靠你的龍血丹撐著。”

    “那你還跟過來做什么?”敖解憂嘆了口氣。

    呂蒼黃看了眼敖解憂,“我見識過敖烈跟那怪物的手段,我不覺得你是他們的對手,我信不過你們,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女兒跟你們一起去送死。”

    說到這里他苦笑了一聲,“但我一個外人,又沒立場勸說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跟在她身后了。”

    敖解憂笑了笑,“你都說了,連我們這些人都保護不了她,你拖著這幅殘軀又做得了什么?”

    呂蒼黃“桀桀”一笑:“別小看我們這些當爹的。”

    “嘖嘖……看把你得意的。”敖解憂很是鄙視地瞟了他一眼。

    “不過你當真覺得,我們不是敖烈的對手?”

    敖解憂皺了皺眉接著道。

    “我相信你有對付敖烈跟睚眥的能耐,但那小怪物,這世上能對付得了他的,在我看來只有李云生,若他還在我倒是不用擔心了。”

    呂蒼黃嘆了口氣。

    “你對我龍族倒是很了解。”

    敖解憂冷笑了一聲。

    呂蒼黃“嘿嘿”一笑,“我當年可是好幾次想偷偷溜進這方丈州。”

    說到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咳嗽了一聲道:“對了,如果今天那小子也在,你的勝算估計會大些。”

    敖解憂不解地看向呂蒼黃,“誰?”

    “蕭澈。”呂蒼黃很是神秘地笑了笑,“按照李云生的說法,他這位兄弟的天賦,不在他之下。”

    “他也來龍族了?”敖解憂有些驚訝。

    蕭澈進入龍族的時候,她已經被關在了不測之淵,故而并不知道這些。

    “你那二哥從昆侖接回來的女子,據說就是那蕭澈的心儀女子,之前一個人獨闖龍宮,險些就將那女子給帶了出來。”

    呂蒼黃笑道。

    “還有這回事?我說怎么我從不測之淵出來了,我那二哥卻還龜縮在龍宮里面呢,原來是怕人追殺。”

    敖解憂一臉恍然。

    “不過這小子會不會來也說不一定,我當日見他時,他已經處在入魔的邊緣,跟那怪物跟你二哥敖烈大戰一場之后又是身受重傷,現在已經完全入魔失去了心智也說不一定。”

    呂蒼黃又是搖了搖頭道。

    “放心吧,就像你不想將你女兒的性命托付于外人手中一樣,我不會將龍族存亡寄希望于一個外人手中,這終究是我龍族自己的事情。”

    說這話時,敖解憂眸子異常堅毅。

    “殿下,呂叔,前面守衛的情況我已經全部探明了。”

    這時,小白飛速地游了回來,來到兩人跟前。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