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寒門禍害

第1225章 翻盤?

    藍道行下了詔獄,這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生與死,按說不該受到百官的重度關注。只是現在牽扯到一起針對前首輔嚴嵩的政治陰謀,北京城宛如晴空炸響了一道驚雷。

    一旦坐實這是一起政治陰謀,那皇上極可能會推翻先前的決定,不僅讓嚴閣老還朝,而且還會追究幕后之人的責任,令到各路官員聞之色變。

    特別是徐黨的成員更是惴惴不安,本以為取得了全面的勝利,但沒想到嚴黨竟然還留有這么一手,極可能會以此一舉翻盤。

    “呵呵……我早就說過,我嚴世蕃肯定要找你們算清楚這筆賬!”

    身陷獄中的嚴世蕃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一只手緊緊地握著拳頭,顯得咬牙切齒地瞇著眼睛說道。只是他在獄中的運籌帷幄,令到事情有了轉機。

    “小閣老當真乃神人也,不愧是我大明第一聰明人!”

    前來探監的刑部左侍郎何遷豎起大拇指,陪著笑臉地恭維道。眼看著徐階對嚴黨的清洗悄然開始,但突然出現了翻盤的希望,令到更是緊緊地抱著嚴世蕃的大腿。

    嚴世蕃扭著望了一眼何遷,但心知這才是第一步,便是對著探監的三人正色地道:“現在藍道行已經入了詔獄,你們一定要好好地審這個藍道行,將他的嘴巴給撬開來!”

    刑部左侍郎何遷和工部左侍郎劉伯躍卻是相互交了一個眼色,顯得為難地對著嚴世蕃道:“小閣老,人被關在北鎮撫司,我等恐怕愛莫能助啊!”

    他們雖然都是正三品的六部侍郎,但對錦衣衛根本沒有影響力,人家亦不可能賣他們二人的面子。

    “我并沒有指望你們!”嚴世蕃輕蔑地睥了二人一眼,卻是對著一旁的兒子嚴鴻認真地說道:“嚴鴻,爹信不過其他人,此事由你親來辦吧!”

    “孩兒領命!”嚴鴻經過這些時日的磨煉,加上家中遭遇的巨變,整個人顯得更加的穩重,對著嚴世蕃恭恭敬敬地施禮道。

    刑部左侍郎何遷和工部左侍郎劉伯躍擔憂地望了一眼嚴鴻這個紈绔子弟,只是看著嚴鴻確實穩重不少,最終并沒有出言反對。

    到了如今,撬開藍道行的那張嘴,無疑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嚴鴻,你務必不惜一切手段要藍道行開口!讓藍道行承認是徐階指使他誣陷你爺爺,一切都是徐階想要扳倒你爺爺爭得相位的陰謀!”嚴世蕃一手搭在嚴鴻的肩上,極度認真地叮囑道。

    嚴鴻感受到了那只手的份量,同時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父愛,便是忍著激動地回應道:“孩子定然不辜負爹爹的期望!”

    “好,你現在就去北鎮撫司,切莫望了爹爹的話!”嚴世蕃贊許地點頭,又是認真地叮囑道。

    嚴鴻強忍著淚水,又是鄭重地施予一禮,這才轉身離開了牢門敞開的牢房。

    嚴世蕃看著嚴鴻離開,心里卻沒有底。

    嚴鴻雖然是他的兒子,但卻并非親生的,而是一個恩養子。只是親兒子嚴紹庭一直在家中守孝,現在還呆在江西老家,故而只能將希望寄托于嚴鴻身上。

    “小閣老,咱們喝了一壺如何?”

    刑部左侍郎何遷和工部左侍郎劉伯躍卻是有備而來,在詢問了嚴世蕃的意見后,當即讓人擺上酒菜,跟著嚴世蕃一起在這個牢房里大吃大喝。

    嚴鴻深知肩上扛著一副重擔,走出大理寺的大門后,便是直接乘坐馬車前往北鎮撫司。

    北鎮撫司早已經是威名遠揚,縱使門前是一條寬闊的街道,但卻沒有人愿意靠近這里,甚至門前一個商販的影子都沒見著。

    跟著三法司不同,這個衙門是完全獨立的,直接從聽天子的詔令。

    “你是何人?”

    門前的兩名錦衣衛擋住了嚴鴻的去路,顯得兇神惡煞地詢問道。

    “有勞兩位,我是嚴鴻,前來找陸僉事!”嚴鴻已然沒有往日嚴大公子的猖狂勁,對著兩位公差微笑地拱了拱手道。

    一名錦衣衛對嚴大公子早有耳聞,顯得詫異地望了嚴鴻一眼,卻是無法將眼前這位溫文爾雅的年輕人跟昔日那位京城的惡少聯系到一起。

    “你等著!”

    那名錦衣衛對嚴鴻說了一句,又跟同伴交待一下,便是匆匆地轉身進去通稟。

    沒多會,從里面走出了一個濃眉大眼的年輕小伙子,毅然正是錦衣衛的陸僉事。

    按慣例,設指揮使一人,錦衣衛同知二人,指揮僉事二人,而這位陸僉事已然是錦衣衛的諸位大佬之一。約二十歲出頭,渾身散著一種張揚的氣息。

    剛剛進去通稟的錦衣衛似被這位年輕的陸僉事訓斥了一頓,正是垂頭喪氣地跟在后面。

    陸僉事看到站在門口的嚴鴻,顯得意外地詢問道:“嚴鴻,你怎么來了?”他的性情顯得很是豪爽,上前用力拍打嚴鴻的手臂,嗓門顯得很洪亮。

    嚴鴻將他拉到一邊,微微壓低聲音說來明意道:“陸兄,我爹讓我過來的,讓我親自提審藍道行!”

    陸僉事深知事情非同小可,當即警惕地望了望左右,對著嚴鴻輕輕地點了點頭,這才將嚴鴻悄悄地領了進去。

    陸僉事年紀輕輕便身居高層,身居錦衣衛指揮僉事這一重職,自然不是他立下了多少豐功偉績,而是因為他的老爹是原錦衣衛都督陸炳。

    在前年年底之時,陸炳突然暴斃而亡。陸繹跟著天下所有的錦衣衛一般,子承父業,他接任了北鎮撫司錦衣衛僉事一職。

    雖然陸家跟嚴家因李默一事,曾經鬧過不愉快,但隨著李默倒臺,嚴家和陸家亦是進行了聯姻。嚴世蕃的嫡子嚴紹庭娶了陸炳的女兒,即陸繹的親妹妹,二家毅然一直保持著很親密的關系。

    在剛剛抓拿藍道行的行動中,還是陸繹帶著數十錦衣衛,親自將人給抓回來的。

    雖然嚴世蕃被發配戍邊雷州,嚴嵩被勒令致仕,但陸繹還是伸出援手。他決定幫嚴家這一個忙,讓嚴家有一次翻盤的機會。

    /txt/81388/

    。_手機版閱讀網址: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