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懷才不遇

    新年七天月票翻倍,有月票的兄弟來一張嘛!

    一夜過后。

    分手的時刻還是到來。

    羅成不忍心她不舍難過,便沒有叫醒她,只是輕輕的把她的腦袋從自己已經發麻的手臂上輕輕移開,替她掖好被角,然后悄悄起床了。

    這丫頭昨晚一夜沒睡,一刻鐘前還堅持著不睡,說要送自己走。結果這會終于還是沒撐住,睡著了。

    起身,抱著衣服來到外面。

    在外值夜的義子闞棱立馬就站了起來。

    羅成示意他不要說話,“不要吵醒她。”

    站在外面穿好衣服,羅成又回頭看了眼安靜的臥室,他對站在旁邊的王慧娘道,“你在這里守著你義母,等她醒了,就說我已經走了,不用再來送我。”

    有些心不在焉的隨便洗漱過后,羅成出門。

    結果走過幾條街巷,卻猛然發現,在街口立著一個身影。她氣喘吁吁,甚至頭發都沒有怎么梳好,不禁啞然,不是彬彬那丫頭又是誰呢。

    羅成看她這樣子,肯定是抄了近道趕過來的。

    他笑笑,走上前。

    “怎么就醒了。”

    “說好了我送你的。”

    “看你睡的正香,沒舍得叫你,想讓你多睡會的。”

    丫頭抬著臉,“帶上我一起吧,就算天涯海角我也想跟著你。”

    “可我是出征打仗,軍中不能帶女人。”

    “上次大野澤剿匪,我不也跟著你,我還和以前一樣,做你的傳令兵。”

    “這次不一樣,是去涿郡,去遼東,到時兵馬無數,軍規嚴格。要是被發現你在軍中,說不得要砍掉你腦袋,我可舍不得。”

    哄了半天,羅成最后又送單彬彬回去,親自看著她脫去外衣躺到床上,還替她蓋好被子才走。

    出了城,軍營門口。

    羅成看到了大舅哥單雄信,還有結義兄弟徐世績等,連還在守孝中的表哥叔寶這次也來送行了。

    “我之前還一直想把你介紹給來大將軍,說讓你來我東萊軍營,誰成想,如今你都已經成為七品軍府司馬,而且帶著六百府兵要上遼東前線了,我卻只能呆在家里。”秦瓊有些遺憾的道。

    母親去世,他要在家守孝二十七個月。

    程咬金倒是無所謂的道,“我倒不愿意去打那勞什子仗,還是呆在家逍遙快活。”

    一邊的徐世績則笑了幾聲,“你倒是想的好,可你以為縮在鄉團里就真不用去遼東了嗎?我看這次東征,搞不好誰都逃不過。七弟只不過是第一批而已,我們早晚也要去的。”

    翟讓道,“徐六弟說的沒錯,這次東征規模空前強大,諸衛府不論南北,幾乎是傾巢而出了。就算是各地的郡兵鄉團,肯定也要承擔些押運糧草軍械的任務的。”

    程咬金撇嘴。

    “這仗也沒有這么打的,調動上百萬大軍?這是打仗還是炫耀?”

    “我朝出兵,向來兵強馬壯。”黃君漢笑著說了句,當年平南陳,可是發兵五十二萬,傾國之力南下。

    后來北討突厥,也是每次都出兵二三十萬。開皇十八年的征遼,不也發兵三十萬。

    不過他說話的語氣,其實跟程咬金他們是一樣的,都覺得皇帝這東征過于荒謬,他們倒不是反對東征,可是卻覺得根本沒有必要動用這么多兵力。

    當年征南陳,發兵五十二萬,那都是長江千里戰線諸路兵馬,而且畢竟是在中原打仗,補給等都方便,就算打入南陳,更是能夠獲得補給。

    而征遼?

    一百萬大軍只能擠在遼西那個小地方,一條極漫長的補給線,雖然皇帝意圖很明顯,是要憑百萬大軍,一路催枯拉朽的攻入平壤,直接滅亡高句麗。

    可他們卻不以為會這么容易。

    羅成對于這次東征,自然也是很悲觀的,畢竟歷史早已證明了這次的失敗。但他的地位,又能如何呢?

    除非他想做那了頭的鳥,否則他現在是不敢舍了身家來造反的,時機未到啊。

    上次大野澤一戰后,羅成憑功升了七品司馬。

    而單雄信等協剿的諸人,結果卻完全相反,他們不但沒授官升職,反而都退出了郡兵系統,如今全各自拉著一支鄉團。

    對于其中的緣由,其實也很簡單,徐程單諸家,都是一郡豪強,但又都是北齊貴族高官之后,對于這些人,朝廷還是比較忌憚的。兼之,上次剿匪之后,他們并沒有如羅成一樣花錢打點,疏通關系。

    于是乎,就有了這結果。

    這些人也干脆,直接就從郡兵中退出來了,他們反正家財雄厚,在地方上還是有些影響力的。花點錢財,便弄到了鄉團校尉的頭銜,然后自己出錢出人,自己拉了支隊伍起來。

    地方縣上,卻也很愿意看到這些本地豪強們能夠自己出錢弄鄉團,省了縣里很多錢財,有需要的時候還能用上。

    “你們還真打算以后就呆鄉下自己玩啊?”

    羅成笑問。

    “老子算是看透了,如今當道的都是些什么人,他們是根本不愿意看到我等出頭的。”老程不岔道。

    秦瓊倒覺得事情未必如此,“其實我覺得你們可能有些誤會。”

    “誤會個鳥,事情就是如此,二哥,你莫以為你在來護兒帳下能授個旅帥,就真以為得了重用了,那不過是你現在官低位卑,等你想再往上升,到時就會發現,處處限制打壓了。說白了,咱們都是當年北齊這邊的,當權的都是關隴那邊的。我們在他們眼里,甚至都還比不得羅七弟,畢竟他雖也是山東的,可過去幾代都只是尋常百姓。”

    秦瓊只能笑笑,雖有一定偏見,可卻也有一定理由。

    “可惜你去的是涿郡,若是去東萊郡,我還可以給來大帥寫封信,推薦一下你。不過我回頭可以給來帥寫封信,他在涿郡那邊肯定也有不少關系,到時看能不能安排照顧一下。”

    “多謝二哥了。”羅成也沒有客套,他知道到了涿郡,上百萬的大軍中,他這個七品司馬,其實就是個小卒子。若沒人照顧,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做了炮灰。

    “哥,幫我照顧彬彬。”羅成最后委托單雄信。

    “我不在家的時候,也請大家幫忙照看一下章丘這邊。”

    “放心吧,一定替你看好家。”眾人紛紛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