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騎

    雷鳴般的馬蹄之聲,震碎了黑夜。

    營中。

    聽到這響聲,羅成卻笑了。

    笑的有些得意,也有些放松。如果今晚聽不到這馬蹄聲,他可能還要不安。聽到了,終于就心安了。

    “將軍為何發笑?”王鐵漢好奇的問,高句麗人敢在暗夜突襲,說明他們很有自信,而營里的隋軍多是初戰,許多人不說沒夜戰經驗,甚至暗夜里還有夜盲癥,晚上都看不清東西,這仗可不好打。

    “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敵則能分之,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羅成笑呵呵的說出一段兵法。

    “啥意思,不懂。”老實人王鐵漢繼續道。

    “這段話是孫子兵法里面的,意思是打仗也得有原則的,比如說我十倍于敵,那么就要實施圍殲敵人。若五倍于敵,就實施進攻。若兩倍于敵,就得很努力才能戰勝敵軍,而若是勢均力敵,則要設法分散各個擊破之。若是兵力弱于敵人,就得避免作戰,所以,弱小的一方若死拼固守,就會成為強大敵人的俘虜,明白了嗎?”

    王鐵漢抓了抓腦袋,“可是將軍,咱們現在不就是弱小的一方嗎,咱們還死拼固守,那豈不是要成為高句麗人俘虜。”

    王君廓一邊聽的冷笑,對跟他同列為五大金剛的王鐵漢這憨貨不屑冷笑,“你傻吧?咱們怎么就是弱小一方?我們兵馬六千之眾,高句麗人才三千,這是我倍于敵人。而且我們據營而守,高句麗人卻是來攻的一方。怎么也是咱們才是強的一方,現在高句麗人不知死活來硬打,他們才是必敗。”

    郭孝恪也點頭,“按將軍所說,高句麗人實力就算不弱于我們,可也頂多是跟咱們勢均力敵,他應當想辦法避免作戰,可卻妄想要擊敗我們,這是取敗之法。”

    “沒錯,守營有天然優勢,若是據一座堅城而守,守軍能夠輕松擋住七倍于已的敵人,若是糧草不缺,那么可以在十倍敵人的圍攻下,起碼堅持一年時間。”羅成笑呵呵的道,“現在高句麗人卻不撞南墻不回頭,這是給我們送人頭來了,讓弟兄們打起精神來,掙戰功吧!”

    高句麗人發起了猛烈的沖擊。

    這一次,比白天的試探進攻攻勢更猛。

    他們是真的直沖營地,或許是黑夜給了他們勇氣,一隊隊的高句麗人勒馬在營外放箭,一片片的箭雨從天而降。

    這種集群攢射真的是很猛,尤其是為了增加殺傷力,他們甚至還用了火箭。

    于是黑夜里,漫天火雨猶如流星。

    高句麗人這次沒有四面圍攻,而是強攻一點。

    大約兩千高句麗人放箭掩護,壓制寨中守軍,然后數百騎左手舉著盾牌,右手持著長矛,便直接往營寨里沖。

    “看到營外放箭的高句麗人沒有?這些狗娘養的站的這么密,還一動不動,這是再好不過的靶子了,讓弩臺上的一百車弩,全給老子瞄準他們,使勁的射他們。”

    羅成站在箭樓上,敏銳的發現了高句麗人的一個破綻。

    他們試圖用弓箭密集壓制守軍,結果便放棄了游走放箭,這樣一來確實箭雨兇狠,可也讓羅成眼睛發亮。

    羅成這個六千人的營地,并不算大,營里樹立著一百座弩臺,還有百來座箭塔,雖說簡易,可架的高,便能射的遠。因為營地小,這些弩臺箭塔幾乎是把整個營地都覆蓋了的。

    站在寨外不過三四十步距離放箭的高句麗大隊輕騎,這是再好不過的靶子了。

    白天一直沒有發威的車弩,終于得到出擊的命令。

    早就已經絞好弦,蓄勢待發的車弩,全都調整了方向,把弩瞄向了那些站的很密集的高句麗輕騎。

    一名弩手舉起手中的木錘,狠狠的砸落。

    木錘砸在弩機上,頓時弓弦彈射。

    嗡的一聲巨響,那把大絞車弩上的七根長矛般的弩槍便疾射而出。

    七弩齊發,擁有七百步射程的七槍車弩,架在一丈多高的弩臺上,射五十步外站成方陣的高句麗輕騎,這簡直是所有弩兵求之不得的場面。

    這么近的距離,這么密集的敵人,就算再沒精度的弩也能射入敵群之中。

    七支弩槍呼嘯而至,直接就洞穿了擋在前面的高句麗人,洞穿一人之后,依然去勢不減,最后接連洞穿三人才衰弱去勢,刺入第四人的胸膛之中。

    僅那一臺七槍弩這一次射擊,居然就射殺了十幾人。

    一百臺大小車弩齊發,這一輪就射殺了起碼一百多人。

    而箭樓上的弓弩手們,也都舉著擘張弩等狂射。

    這是真正的漫天箭雨,遠比高句麗人的還要強還要多。

    不過這美麗而兇悍的箭雨,卻只持續了很短時間。

    高句麗兇悍的攻勢被直接射崩潰了。

    三千多把弓弩,在不到片刻時辰里,射出去了起碼上數萬發箭支。

    弓弩手們都幾乎射虛脫了。

    營前那片地方,完全被箭支覆蓋,好似突然長出來的大片箭草。

    每個人都拼命的射出去了六七支箭。

    這是絕對的飽和攻擊。

    高句麗人的攻勢剛形勢就被粉碎了,沖鋒的那些高句麗人遺尸一地。

    而后面押陣射箭掩護的兩千輕騎,因為站樁密集,更是被射的七零八落。

    “他娘的,痛快。”齊彪胖臉上冒著兇光,無比的興奮,跑到羅成面前大聲道,“將軍,高句麗人完了,這一輪他們起碼折損五百人以上,他們會崩潰的,肯定會逃。讓我帶人沖殺!”

    羅成卻是手往旁邊一指,中軍旗下,不知何時,羅士信已經披甲上馬,他麾下的一百黑光重騎也全都披掛整齊。

    “齊校尉,士信他們憋了很久了,這第一陣,先讓他們上吧。”

    士信對羅成點了下頭,然后放下了面罩。

    “打開營門!”

    “打開營門!”

    王雄誕提著一柄陌刀策馬在前開路喊叫,讓人打開營門,放黑光重騎出去。

    羅士信和十個燕云騎統領著一百黑光鐵騎,策馬前行。

    開始是緩步前行,慢慢加速,小跑著通過打開的營門,速度越來越快。

    高高豎起的長槊緩緩倒下,斜指向前,槊鋒下懸掛的黑色燕尾旗飄蕩。

    一百重騎全速奔馳起來,如山崩似地裂,一往無前,勢不可擋。

    賈潤蒲和齊國彪都翻身上馬,大吼一聲,“輕騎營,跟上重騎營的兄弟,殺!”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